s 閱讀頁

第十五章 空手套白狼

  

  距離秦天德在府中宴請錢塘縣一眾潑皮已經過去十幾日了,錢塘縣內難得到有了十幾日短暫的安定,原本在錢塘縣內作威作福的地痞無賴突然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這讓縣城中的百姓大為不解。

  不解的事情不止如此,還有丁家爺孫的出殯。很多人都知道夜香丁就隻有一個小孫女,在沒有任何親人,可是出殯的場麵卻相當龐大。

  有好事者已經打聽出來,出資給丁家爺孫出出殯的秦府,隻不過為什麽秦天德要這麽做就沒人能夠琢磨明白了。

  不管怎麽說,這些日子來錢塘縣境內多年沒有出現過的安定局麵,對於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錢塘百姓來說那是格外的珍惜。

  隻是這種安定沒有維係太久,就在今日,錢塘縣衙突然貼出告示,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頓時使得整個錢塘縣慌亂起來。

  縣衙的告示說的很簡單,要將城南的土地全部征用,城南的百姓在必須在一個月內搬離,而且沒有商量的餘地。

  告示剛剛張貼出來的時候,城南的窮苦百姓們頓時猶如炸了鍋一般。那裏雖然窮,但卻是他們住了多年的地方,日子過得雖然清苦,但至少可以給他們提供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現在縣衙說征用就征用,不但以前從來沒有先例,更是對補償以及安置的事情隻字不提,這讓城南的百姓完全接受不了。

  可就在告示貼出來不超過半天的時間,一個消息迅速流傳開來,說是縣衙此次征收,是秦府大少爺秦天德的注意,這下讓這些想要去縣衙討個公道的百姓們頓時將矛頭轉向了秦府,紛紛圍在了秦府門外,懇求秦天德能夠改變注意。

  秦三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因為秦天德外出沒有帶他,卻帶上了那個便宜的舅兄齊正方,這讓他心中頗是不平。

  “散開散開,你們這群刁民,大白天的居然敢圍在我們秦府門口,不想活了是不是?來呀,給我把他們打走!”

  十幾個穿著藍灰色短褐的家丁手持棍棒立刻將圍在門口的百姓轟散,其中一個家丁湊到了秦三身邊,小聲說道:“三哥,少爺不是說讓您好好安撫這些刁民麽?您這麽做到時候少爺知道了會不會不高興啊?”

  “你說什麽?”秦三瞪了他一眼,“少爺那隻是因為心善,咱們秦府有必要跟他們說那麽多麽?再說了,這麽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帶我去。。。那邊怎麽還有,給我打!”

  秦三在秦府門口大顯威風的時候,秦天德已經帶著秦二和齊正方來到了福滿酒樓二樓的包房內。

  包房內的八仙桌旁坐著三男一女四個人,每個人身後還都站著兩個下人,一看到秦天德走進來,四個人頓時站起身來,笑臉盈盈的打著招呼。

  “秦少爺來了,快請上座。”這個是福滿酒樓的幕後老板杜飛,一個四十多歲的胖子,笑起來兩腮的贅肉忽閃忽閃的。

  “呦,秦少爺,你可是很久沒有光顧過我們醉花樓了,姑娘們可是想你想得緊啊!”這個是醉花樓的謝老板,三十多歲風韻猶存的中年婦人呂媚娘。

  “秦少爺不知道此次把我們找來有何事吩咐,其實有什麽事隻要派個下人知會我等一聲,我們一定義不容辭的。”留著山羊胡子的鬱彥東是錢塘縣內最大的客棧的老板。

  最後一個是錢塘縣縣令朱愈,隻不過今日他並沒有穿官服,隻是身著便服,臉上笑得極為燦爛:“賢侄啊,老夫已經按照你的話將告示貼了出去,隻是不知道你所說的賺錢大計究竟是如何呢?”

  秦天德斜著眼睛看了眼朱愈,徑直走到主位坐下後,才回了一句:“朱縣令,為什麽征地告示貼出沒有半日,整個錢塘縣都知道這是本少爺的意思了呢?”

  朱愈的臉上變了幾變,知道秦天德對此不滿,連稱呼都變成了“朱縣令”,心中有些發苦,一臉尷尬的說道:“賢侄有所不知啊,那幫刁民實在是太猖狂了,如果不是老夫把這個消息放出去,恐怕今日都走不出縣衙。

  而賢侄就不同了,不說賢侄一向在縣裏口碑良好,前些日子更是替夜香丁爺孫報仇雪恨,那些南城的百姓根本不敢說什麽。”

  “好了,這個先不提了,各位老板都做吧,世叔也請坐。”秦天德知道朱愈的想法,也懶得挑破,品了口茶水,淡淡的說道,“今日本少爺派人將諸位老板請來,是因為有一個能夠令在座諸位發大財的注意要跟諸位老板商量一下。”

  這番話朱愈早就聽秦天德說過了,因此並沒有什麽反應;而另外三個老板則不同,他們猛地聽到秦天德這麽說,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住了,心中暗叫糟糕。

  秦天德是個什麽樣的人物他們自認心裏清楚,哪會是商量什麽發財大計,多半是想從他們身上壓榨出一些錢財,隻能寄希望於秦天德下手不要太狠了。

  秦天德從三家老板臉上的表情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繃著臉斜著眼睛說道:“怎麽,幾位老板不願意麽?”

  “哪裏哪裏,秦少爺發話了,我們怎麽敢不聽呢?隻是不知道秦少爺的發財大計是什麽呢?”三家老板看到秦天德臉色變化,心中惶恐,連忙解釋道。

  秦天德滿意的點了點頭,頭也不回的朝著身後喊了一句:“正方。”

  和秦二站立在秦天德身後的齊正方向前一步來到秦天德身邊,將手中的一副畫軸攤開在桌麵上。

  “本少爺準備在城南建立一座整個大宋最奢侈最豪華的娛樂城,具體計劃是這樣的。。。。。。”

  等到秦天德將其計劃合盤托出後,在座的諸人眼睛都直了。除了朱愈,其他人都是多年的生意人,自然知道秦天德的計劃能夠帶給他們什麽樣的好處,但豐厚利益的背後,也蘊藏著極大的風險。

  這不,年紀最大的鬱彥東最先緩過神來,開口說道:“秦少爺,不是老朽懷疑您的計劃,隻是規模如此巨大,恐怕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敲定的啊。”

  秦天德早就料到了會有人提出疑問,因此不慌不忙的說道:“鬱老板有話就直說吧。”

  鬱彥東瞅了眼旁邊的杜飛和呂媚娘,幹咳了兩聲,這才說道:“按照秦少爺所說,能夠把臨安府的達官貴人全都吸引到此,必定能夠讓咱們大賺一把,可是咱們的價格定的也太高了吧?別的不說,在這裏住宿一宿就要花費十八兩白銀,恐怕他們接受不了啊。”

  “嗬嗬,”秦天德笑著將目光轉向了福滿酒樓的老板杜飛,“杜老板恐怕也有這種疑問吧?”

  廢話,一般普通的炒豆芽就要二兩白銀,這跟搶有什麽區別?杜飛心裏這麽嘀咕著,嘴上卻不敢這麽說:“秦少爺高見,杜某也覺得價格定的委實高了一些。那些人非富即貴,萬一因此而記恨咱們。。。。。。”

  秦天德一擺手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杜飛的話頭:“你們根本不明白他們的想法。對於那些人,一盤菜是二兩銀子還是二十兩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吃了這盤菜能夠給他們帶來什麽樣的榮耀!”

  “榮耀?”這回不光是在座的幾個人,就連站立在四周的跟班也都愣住了。

  “對,榮耀!”秦天德從座椅上站了起來,繞著八仙桌邊走邊說,“達官貴人是什麽你們知道麽?那是成功人士!

  什麽叫成功人士你知道嗎?成功人士就是買什麽東西,都買最貴的不買最好的!而且別人都來,毫不在意一擲千金,他能好意思在乎咱們這裏的東西價格貴麽?

  再說了,咱們這裏提供的是整個大宋最高檔的酒樓,最高檔的客棧,最高檔的青樓,最高檔的賭坊,進門就需要預交一百兩白銀辦一張貴賓卡,能夠進了咱們的門,本身就是一種榮耀。

  再說了,咱們這裏隻有他們一小部分人能夠享受的起,一般人根本進不了咱們的門,說出去就是麵子。。。。。。”

  秦天德滔滔不絕唾液紛飛,像極了電影《大腕》中的那個討論房地產的神經病人,可是他的這番話對於在座的諸人來說,卻是極為新穎的,再加上這些人熟知秦家的背景,哪裏還會反對?

  小半個時辰後,秦天德的嗓子開始冒煙了,連聲音都變了,終於忍不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拎起已經放涼的茶壺,狂飲起來。

  他喝水的過程,正好給了朱愈等人消化的時間,幾個人相互對視了好幾眼,終於都點了點頭。

  富貴險中求,何況這裏麵沒有什麽太大的風險,又有秦天德挑頭,即便出了什麽大問題,也會有秦天德抗著。萬一失敗了,最多算是結交秦天德的費用,可要是成功了,他們的身家那就會暴增了!

  “秦少爺,不知道按照你所說的這些建築建造完成後,需要花費多少銀錢啊?”

  “我哪知道要花多少?反正你們幾家商量著辦,不過規模和裝潢必須嚴格按照我的要求來。”秦天德放下茶壺一抹嘴,不耐煩的回答道。

  你大爺的,搞了半天你小子想空手套白狼啊!

  “那將來要是賺了錢,利潤該怎麽分呢?”

  談到正題了,秦天德緩緩坐下後,眯起了眼睛伸出六根手指頭:“本少爺要占六成!”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