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三章 刁蟬的ASS

一位年青的警察詢問著陳旭含的來意。

“我的一個朋友住在這裏,他叫離少難。”陳旭含簡單的回答道。

警察翻了翻手裏的資料,說:“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陳旭含她心念離少難的安危,隻能推辭說:“能不能先讓我見一見他,他的父母在幾天向法院申請了安樂死的協議,我來就是為了阻止這件事。”

警察看了她一眼,說:“現在他的父母死了。”

“什麽?”陳旭含瞪大了眼睛。

******

“因果能力類的眼睛,願望之眼。”她斜著頭,眨著那雙水藍色的眼睛看著我。

“你在開玩笑嗎?”我不敢置信的說。

“對不起,我並沒有騙你,但是.....我有我的苦衷,我...”她努力的解釋道。

我伸手放在額頭,突然感覺有些頭痛,似乎以前所經曆的一切都是幻覺一樣,我想了好一會兒,才問:“你騙過我嗎?”

她搖了搖頭,水一樣的藍色長發也隨之晃動起來。

“來過。”我伸出手,說。

她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自己的蛇尾,“走”了過來。

“對不起,我一直都沒有發現你擁有和我一樣的眼睛。”我帶著幾分歉意的說。

她看了我一會兒,說:“你不怨我嗎?”

“怨你什麽?別忘了,我也一直沒有告訴你。”我笑了笑,說著。

她伸手擦了擦我臉上的淚,說:“你可以跟我許願,讓我複活爸爸媽媽的。”

我搖了搖頭,沉思了一會兒,說:“就算他們沒有死,還是會遇到這樣的事,因為有些人必須要殺我。”

“因為你的眼睛?”她問。

“嗯。”我苦澀的笑著,伸手在她的鼻尖點了點。

她抓住我的手說:“我永遠不會傷害你,也不會是你的敵人。”

“就算是,也沒關係的。”我淡淡的說著。

她閉上眼睛,把我的手背貼在了自己的臉頰上,我們兩個人就這樣安靜的維持著這個動作。

誰也沒說話,誰也不願意打破這份寧靜。過了許久,我伸出另外一隻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問:“殺了?”

她張開自己那雙水藍色的眼睛,望著我說:“怨我嗎?”

我歎息了一聲,張開手抱住了她。

“我該拿你怎麽辦?”我問。

“怎麽辦都好,別讓我離開你。”她淡著聲音,似乎在祈求著。

“為什麽不對我用你的能力?”我張口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我...曾經想過,可是,若我用了,你會一直恨我,我說的對嗎?”她緩緩的說。

我笑了笑,說:“你果然是我肚子裏的蛔蟲。”

她抿著嘴也笑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問:“你還會相信我嗎?”

“會。”我說。

她一下哭了,說:“你騙我!”

我沒說話,因為我真的在騙她。

“你走吧!”我放開了她,看著她的眼睛說。

“我不走。”她的一雙水藍色眸子緊緊的盯著我,說。

“我會殺你的。”我認真的說道。

“你殺我吧!本來我就該死的。”她伸出手撫摸著我的臉頰說。

我望著她的眼睛,看著她那絕望的臉,還有臉上的淚水,我閉上了眼睛,說:“罷了。”

“知道嗎?我每用一次眼睛的能力,就會在身上生長出一片鱗片,當我全身都是鱗片的時候,就是我死的時候。”她說著,這樣悲傷的說著。

我記得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故事裏有一個天使,她墜落凡塵,並且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可是這個男人一無是處,卻懷揣著各種不切實際的夢想。於是,身為天使的她幫男人實現一個又一個夢想,而代價則是她翅膀上的羽毛,最後....她失去了所有的羽毛,再也不能回到天上,而這個男人也遺忘了她。

我張開眼睛,看到她的胸前慢慢的出現了一塊藍色的鱗片。

我抬頭看她,她閉著雙眸,卻還是透過眼皮射出柔和的白光。

我伸手遮蓋起自己的左眼,右眼睛裏的血色蓮花在一瞬間凝固在了一起,然後迅速的散開,編製成了血紅色的螺紋。

我伸出另外一隻手,放在了她身上有鱗片的地方。

然後,那些藍色的鱗片在她的身上動了動,慢慢的滑到了我的手背上,接著,自我的手臂移動到了我的胸前。

“沒用的,你不能改變我眼睛定下的因果。因為這是我與能力之間的契約,誰也不能改變契約的內容,也不能把這種代價轉到自己的身上。這是一個詛咒,伴隨著我一生的詛咒。”我說。

她張開了眼睛,那雙水藍色的眼睛,她看著我,忍不住又掉下淚來。

“我好沒用!一直都幫不了你,一直都是這樣.....為什麽?為什麽!”她垂著頭,淚水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流淌著,一滴滴淚水落在了她的胸上,她的小腹上,她的蛇尾上,同時,也落在了我的手心兒裏。

“你相信我嗎?”我問她。

“我相信。”她說,如同陳旭含的回答一樣。

“我答應你,我會一直陪同著你,如同詛咒,如同影子,如用生命,從始至終,永遠都不會改變!”我伸出那隻手裏有她淚水的手,蓋在了她的右眼上,我接著說:“契約成立。”

順著她的眼睛,一道白色的光環進入了我的身體,同時,我右眼睛裏的血紅色螺紋也在變為金色。

“ASS的承諾,就是雙眸的契約,不能違反,不能背棄。”我說著放下了手。

她眼中的水藍色在逐漸消退,下半身的蛇尾在慢慢萎縮,變為原來的模樣。至於我身上的那些藍色鱗片,則會一直保存下來,直到我死的那一天。

“你交換了什麽?”她嗚咽的問我。

“交換了你的幸福。”我一說完就突然失去了意識。

昏睡間,我聽到了脫衣服的聲音,還聞到了好聞的味道,不是來自於她的身上,而是....家的味道...

我有些吃力的動了動眼皮,花了一分鍾多的時間張開了眼睛,我看到家裏的屋頂上有一個好大的海報,那是幾年前我在飾品店買的《死神》,而主角就是一個和我有著一樣命運的少年,隻不過他是死神代理,而我是死神助理罷了。

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從床上爬起來,坐在床邊低頭摸了摸胸前的藍色鱗片,我歎息了一口氣。

歇了一會兒才站起身,動了動渾身酸痛的身體,有些不舒服的走到衣櫃前,忽然從衣櫃上的鏡子裏看到身上的傷疤,我摸了摸胸口那道刀疤,才想起來這些傷痕是來自於哪裏。

門在這個時候被推開,我連忙打開衣櫃,隨便拿了一件衣服出來遮在了身上。

“我都看到了。”她看著我說。

我放下了手裏的衣服,看著她笑了,我說:“沒嚇到你吧?”

她搖了搖頭,鼻子有些紅了起來,我連忙過去,伸手捏著她的鼻子說:“可別哭鼻子哦!”

“你的能力是轉移傷害嗎?”她忽然問。

我挑了下眉毛,聳了聳肩說:“差不多。”

“會死嗎?”她的大眼睛裏開始充滿了淚水,似乎馬上就要湧出來一樣。

我說:“隻要謹慎點用,就沒有事。”

“不要再用了,答應我。”她的眼睛裏的淚水開始像洗衣機一樣,轉啊~轉的。

我無奈的說:“隻能答應你盡量不會去使用,但是.....你要明白,我和你都是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會有很多人會來追殺我們。”

“我知道。”她說著抱住了我。

我突然笑了起來,她聽見我的笑聲就抬起了頭,不解的看著我。

我說:“我們這個時候是不是該私奔?”

她聽了之後,也笑了。

我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淚水,說:“媳婦兒,我們得走了。”

“去哪?”她問我。

“去見一個人,然後,還要去見另外一個人。”我說著,感覺到了一種對未知的迷茫和恐懼,這種恐懼不是隻內心,而是指身體,是一種近乎本能的反應。

手指在微微的顫抖著........

******

“怎麽會這樣?”陳旭含死死的盯著那警察的臉,問。

“那是一個瘋子,他拿著手術刀闖進了辦公室,殺死了辦公室裏的三個人,而其中的兩個就是你朋友離少難的父母。”警察說。

“離少難那?”陳旭含內心彷徨的問,生怕自己接下來要聽到的也是一個壞消息。

“他失蹤了。”警察回答。

“被綁架了?還是....”陳旭含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父親,可是她馬上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現在的離少難已經威脅不到他了。

警察沒有說話,一雙眼睛在看著手中的資料。

“能告訴我一些詳細的情況嗎?”陳旭含問。

警察依然保持著這個姿勢,一動不動,就好像是暫停了一樣。

當陳旭含回頭看向周圍的時候,才發覺,除了自己,周圍所有的人都不動了......

“怎麽會這樣?”陳旭含的眼睛裏閃爍著一種恐懼。

“當然會這樣,大妹子。”那先前在外麵見到的胖女人就站在陳旭含的麵前。

然後,陳旭含驚訝的發覺,自己也不能動了。

“害怕嗎?”胖女人伸出粗短的手指摸了摸陳旭含那漂亮的臉蛋。

陳旭含閉上了眼睛,不去看胖女人臉上的笑容。

“這樣就可以了嗎?死家夥,讓她張開眼睛。”胖女人粗著聲音喊到。

陳旭含的眼睛突然不受控製的張開了,而眼睛裏出現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彎著腰的大叔.....

“你很好奇我們是誰吧?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們是不會殺你的。隻是會拿走你肚子裏的孩子,因為它不是屬於你的東西。”彎著腰的男人說著走了過來。

陳旭含想動,卻動不了。想喊,也喊不了。她絕望的掙紮著,心裏在撕心裂肺的叫著一個名字,可是她自己知道,他絕不會出現!因為,她傷了他的心....

男人走近了,看著陳旭含那張絕美的臉,突然說:“我有點下不去手,還是你來吧!”

胖女人呸了一聲,說:“你個老王八羔子,也會下不去手?就在剛才你還控製著一個神經病,剁了三具屍體!你不會忘了吧?那可是他的父母!”

男人先是露出了一個恐懼的表情,接著又自我安慰的說:“我剁了又怎麽樣!他知道嗎?他現在能殺我嗎?!”

胖女人眯起了眼睛說:“還不動手,你等著老板催我們嗎?”

男人哼了一聲,說:“下次,這種事你來幹!”

胖女人在一旁說:“好啊!不過這次你要幹的漂亮點,還有我相中了她的皮,一會兒整張給我扒下來!”

陳旭含張著眼睛看著這兩個魔鬼一樣的人,眼淚從眼睛裏劃落了出來,一陣陣的絕望在折磨著她的心。

“我的孩子....求求你,老天爺!讓我的孩子活下來,我不能失去它!!求求你.....幫幫我....”內心的祈求聲似乎成為了最後的希望,可是陳旭含她知道,這其實根本沒用。

彎著腰的男人從褲子裏拿出了一把折疊匕首,他緩緩的用手拔開了匕首的刀刃,然後在衣袖上擦了擦刀鋒,接著用反著白光的匕首,從陳旭含的胸前一路向下比劃著。

“還不弄手?”一旁看著的胖女人突然喊道。

男人猛然甩出手中的匕首,射向了.......身後。

“挺厲害的嗎!怎麽知道我在這的?”一個左眼帶著黑色眼罩的獨眼男人說。

而那飛過去的匕首在接觸到獨眼男人的一瞬間就消失了。

“果然是死神助理嗎?”胖女人問。

“沒錯,我就是死神助理。”獨眼的男人說完,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黑色的三節棍。

“能力嗎?”彎著腰的男人說。

“你們的能力對我無效。”獨眼男人說完就走了過來,手中的三節棍也被他放了下來,黑色三節棍身上閃耀著古怪的綠色.....

“哥哥,快點解決他們,我餓了。”一個頑皮可愛的聲音突然從天花板響起。

陳旭含抬眼看到了一個倒立在天花板上的女孩.......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