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與生俱來的天賦

老男人最後也沒離開的了我家,因為我老爸一隻手提著菜刀,另外一隻手在那摸麻將。

我們走的時候,老男人才輸了800多塊錢,不過看他那表情,我就知道他兜裏的錢一定沒過800這個數。

我走在街上,雙手插在褲兜裏,我伸出胳膊肘碰了碰一側的老頭。

老頭看了我一眼,笑眯眯的問我:“怎麽了?快到了,最多還有三百多米。”

“我說你叫馮清華,是不是當年沒考上清華大學自己改的名?”我不解的問。

馮老頭笑了一會兒說:“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我這名啊!是族譜傳下來的,不能改。”

“這麽說,你是清字輩?”我好奇的問。

老頭點頭說:“是啊!”

“你家跟獨孤九劍的風清揚,沒關係吧?”我又問。

老頭皺眉說:“應該沒關係,再說他姓風,我家姓馮,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塊的。”

我挑眉說:“沒準,萬一作者一激動,把你姓改了那!”

老頭:“..........”

過了能有十多分鍾,我和馮老頭才走到畫室。這畫室很大,卻沒幾個人,一看老頭進來,屋裏的幾個人都站了起來,紛紛叫:“老師。”

我無奈的用胳膊肘又碰了碰老頭,小聲問:“這些是你徒弟?”

“是學生!”老頭回答,然後拉著我走到了最裏麵。

我問:“畫什麽?”

馮老頭嘿嘿的一笑,沒說話。從一旁拿過幾個畫板拚在了桌麵上,又拿過宣紙鋪在了畫板上,接著拿過來一塊硯台,給我研起墨來。

我往旁邊一坐,看著這個老頭殷勤的模樣,就知道不是什麽好事。

我正想等會兒要不要放水的時候,一個清秀白皙的女孩走過來問我:“你也是來學畫的?”

我把頭搖的跟波浪鼓似的,女孩一瞧笑了起來。

“那你?”她問。

“我陪這老頭過來瞧瞧,他說他要請我吃飯,嗬嗬。”我隨意的說。

馮老頭的耳朵很尖,一下子就聽到了,回頭瞄了我兩眼,說:“白潔,你來研墨。”

至此,我才知道這個女孩是叫“白潔”。

老頭過來我旁邊,露出了一個奇怪的表情,問:“看上了?”

我努了努嘴,說:“什麽?”

“我問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老頭一副賊眉鼠眼的模樣。

“喂!我才16歲。”我不滿的說,而心裏已經把這個老頭規劃於老色狼一類了。

“我就是隨便問問。”老頭的一雙眼睛盯著那叫白潔的女孩說。

“我問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我學著老頭的語氣問。

老頭嘿嘿一笑,不要臉的說:“嗯,看上了。”

我頓時感覺到一陣沒天理,都這麽大歲數的人了,竟然喜歡老牛吃嫩草!

“怎麽?你沒看上,就不許我看上?”老頭笑著問我。

我一瞧就知道,這老家夥在跟我開玩笑,我笑嗬嗬的說:“哪能啊!說說畫什麽吧?不過我得提前跟你說,國畫我沒接觸過,你要是想讓我畫畫,你得先畫一次。”

馮老頭笑著摸了摸黑色的大胡子,然後說:“可以,不過我得提前跟你說,這畫難畫!”

我摸了摸下巴,尋思了一下他話中的意思。

本來是有點打退堂鼓的,可是一想到小深,我就馬上振作起來,因為這對於不過是一場遊戲,而對於小深,這則是一次機會,一次擺脫負債的機會!所以,我一定要盡全力幫他。

“墨研好了!”白潔衝著馮老頭說。

馮清華突然拍了拍手說:“今天就到這裏,下課!願意留下的,就過來看看這小師傅畫畫。”

屋裏的幾個人一聽,都跑了過來。

我有些不太適應的伸手摸了摸脖子,喘息了一口氣說:“你先畫吧!”

馮老頭拿起筆架上的毛筆,沾了一些墨硯裏的墨水,執筆在宣紙上勾勒出了一朵蓮花。

我認真的看著他每一筆的動作,還有手指間持筆的姿勢與習慣,過了半響,我說:“好了。”

而這時老頭已經在宣紙上畫了十幾朵蓮花,雖然這些蓮花隻有黑白兩色,但是看上去頗有神韻,仿佛這蓮是真蓮一般。

我接過老頭的毛筆,沾了些墨,若有所思的提著筆,沒動。

等了一小會兒,我自己走到角落,手拿著毛筆向地麵甩了幾下。然後伸手摸了摸地上的墨點,又閉眼想了想,這才張眼笑了。

“可以了,畫什麽?”我問。

馮老頭看著我,笑著說:“先畫個蓮。”

我執筆,手動了動,卻沒有落筆。

周圍的幾個人都在奇怪的看著我,而我卻進入了自己的世界裏。

突然!我落筆了,隻是一瞬!便提筆收尾。

幾個人看著宣紙,都驚歎到:“這是?蓮??”

老頭若有所思的模樣,看著宣紙上的線條,過了一會兒,突然笑了。

“你這小子。”馮清華伸手拍了拍我的肩,伸手拿起宣紙,翻了過來。

眾人都驚異的瞪著眼睛,而一旁的白潔則閃動一雙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我。

“反畫。”馮清華說。

“厲害!”

“你好厲害啊!你學了多久?”

“你老師是?”

“你......”

眾人七嘴八舌的問著,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馮老頭,自己完全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去這些問題,隻能隨便的說:“是,嗯,是”。

馮清華清了一下嗓子說:“靜一下。”

幾個人都住了嘴,望著自己的老師。

“這小兄弟是世家學畫,所以你們也不要妄自菲薄,若好好學習,用不了多久,也可以達到這樣的成就。”馮清華說著,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幾個人都紛紛點頭稱:“是”。

白潔在一旁沒說話,因為她知道要達到這種造詣,已經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了。

“好吧!都回去吧!記住明天來上課。”馮清華說著。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幾個人在走的時候還跟我打了一個招呼。不過我看的出來,這幾個家夥的眼睛裏全是白潔,我估摸著他們學畫是假,泡妞才是真。

“怎麽?感覺到情敵了?”馮老頭在我身邊問。

我憋了一眼正在研墨的白潔,我說:“你不會是打算讓我畫她吧?”

馮清華看著我,露出了一個詫異的眼神,我驚訝的出聲問:“不是吧?”

“為什麽不是?”他笑著說。

我伸手揉了揉眼睛,有些頭疼的說:“我見不了美女,你信不?”

“見了就眼昏?頭疼?”老頭問。

“你怎麽知道?”我露出了一個詫異的眼神,表情和剛才的馮老頭像極了。

“行了,別裝算了。”馮老頭伸手欲拍我的後背。

連忙一縮脖子躲開了,我說:“不是不行!但是我有個要求。”

老頭頗為好奇的問:“什麽要求。”

“不許畫裸*體!”我十分認真的說,語氣裏絕對沒有開玩笑的成分,我可以向毛主席保證!

老頭:“...........”

折騰了能有十多分鍾,我才找了一張舒服的椅子。

“這回成了吧?”老頭問我。

“嗯,成了。”我直接一腳邁上了到椅子,然後蹲了下來。

老頭說:“我的太師椅......”

看著離我五米開外的白潔,我有點不太舒服的揉了揉眼睛,然後衝著白潔說:“近點,我看不清。”

白潔往前走了幾步,停住腳問我:“行了嗎?”

我撇了撇嘴,說:“再近點。”

白潔抬腳往前走,這次沒等她站住腳,我就趕忙說:“再近點,再近點!再....”

“碰!”老頭在後麵敲了我的腦勺一下。

“再近就撞桌子上了!”馮老頭喊道。

我倒是沒說什麽,就是白潔:“...........”

“好了!沒你的事了。”我衝著白潔招了招手說。

白潔奇怪的問我:“我不這麽站著,你能畫好嗎?”

“白癡,你拿我當你啊!”我伸手拿起筆架上的毛筆,小心的沾了一些水,並沒有沾墨。

持筆的手停留在潔白的宣紙上,我閉眼在腦海裏翻來覆去的想了幾次“白潔”那清秀的模樣,然後張眼在宣紙上畫了幾筆,完事我跟身後的老頭說:“把宣紙放在窗戶那,晾幹了接著畫。”

老頭也沒說話,拿起宣紙就往窗戶那邊走,看來今兒他是真下狠心給我當助手了。

白潔見狀想過去幫忙,結果被老家夥拒絕了。

看他那副認真的模樣,我就覺得有點好笑。

我蹲在太師椅上,一雙眼睛打量著畫室牆壁上的那些油畫。

“說說你怎麽想的?”白潔走到我旁邊,跟我說。

“什麽怎麽想的?”我也沒看她,就說。

“那這回,你打算怎麽畫?”她微笑著問我。

我搖了搖頭說:“不可說。”

她淡然道:“那好吧!不過我能在這看你畫完吧?”

“隨你的便。”我接著欣賞那些牆壁上的畫。

沒多大一會兒,宣紙就幹了,我又提起毛筆沾了些水,在宣紙上畫了幾筆,然後接著讓老頭風幹。

翻來覆去的七八回,我才說:“好了!這回你可千萬別風幹。”

我連忙製止馮老頭伸手過來拿宣紙的意圖,連忙用毛筆沾了些發幹了的墨,在宣紙上淡淡的勾勒出了一個人形。

白潔問我:“要不要我研墨?”

“千萬別,我就在這個時候。”

我說著,又沾了些墨在宣紙上勾勒著。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一個清秀的女子在宣紙上活靈活現的抿嘴笑著。

白潔很是好奇的問:“我剛才明明沒有笑啊!”

我解釋說:“藝術加工。”

馮老頭一雙眼睛若有所思的盯著我的手,臉上全無一點笑意。

我借著一點粉色,又畫了一個多小時,這才完工。

白潔看著桌麵上的畫說:“你畫的一點不像!比我胖了很多。”

馮老頭伸出手指撫摸了一下宣紙的表麵,然後眉毛皺的更緊了。

“看出什麽門道沒?”我拿著一瓶純正的娃哈哈礦泉水問。

老頭微微的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我說:“你把它拿起來看看!”

“你拿起來,我瞧瞧。”老頭衝著白潔說。

白潔連忙從桌子上拿起畫,站遠打開。

過了好一會兒,白潔都沒有聽到馮老頭說話。這才奇怪的點起腳尖,看到桌旁的老頭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怎麽樣?值手術費的價吧?”我笑著問。

“你是怎麽做到的?”老頭突然問我,可是一雙眼睛卻死死的盯著那幅畫。

“嗯....大概跟光有關,在沒光的地方這幅畫的效果會下降一半不止,還好這兒的燈泡夠亮!”我聳了聳肩解釋說。

“錯覺嗎?”老頭回頭問我。

我見馮老頭的神色有點不對,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問:“你不會要晃點我吧!”

“什麽?”老頭問。

“手術費!”我用機械的聲音說。

“奧,不會差的,隻是...我真的有些無法相信...”老頭說了一半,似乎找不到了下半句的詞匯。

我補充說:“這麽牛B,這麽厲害!是吧?”

老頭笑著向白潔招了招手,跟說我說:“意思差不多,差不多。”

“差不多,就把錢付了,有興趣的話就請我吃個飯。”我摸了摸饑餓的肚子說。

“好說!”老頭從白潔的手裏小心翼翼的接過了畫。

白潔站在一邊,有些不明白的說:“我不太明白....”

我連忙說:“不明白最好!最好!你還沒吃飯吧?今兒你家老師大出血,請咱吃飯。”

白潔皺了眉毛,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盯的我有點發毛。

馮老頭在一旁說:“這丫頭從小就這樣,懂不明白的問題非要弄明白了不可!你要是不讓她明白,今兒你就別打算吃飯了。”

我從椅子上跳下來,一把搶過老頭手裏的畫。

幾步走到遠處,舉手打開畫說:“看清楚沒?”

“嗯,但是沒什麽啊!”白潔疑惑的說。

我抬頭一看,正巧站在一個不亮的燈泡下麵,我連忙換了一個位置,然後問:“這回那?”

“啊!”白潔的一聲尖叫讓我明白,她明白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