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好聽的不是音樂,而是死亡

男人站在樓頂,大聲的叫著:“我活著還有什麽用!!!”

一旁的警察勸解說:“你活著是老天爺給予你的,也是你父母給予你的,所以你活著一定有用!”

男人苦澀的笑了,然後問那個警察說:“你就是談判專家嗎?”

警察挺了挺腰杆說:“嗯!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男人沉思了片刻,說:“我真沒看出來。”

這警察頓時無語:“.........”

男人問:“你知道嗎?我破產了!!!”

警察心念一想,“不怕他說,就怕他不說,看來有機會。”

“破產又怎麽樣?你家裏人不是還在嗎?”警察壯著膽子問,其實這警察還是實習期,完全沒有到單幹的時候,可是今天他偏偏就遇上了這事,所以他也不能不管。

“老婆跑了,兒子在醫院裏。”男人說完就哭了起來。

警察連忙問:“你兒子總是需要你的,所以你要活著,怎麽能尋思?”

“我兒子是贗品!!”男人的這一嗓門嚎叫把警察弄糊塗了。

“贗品?”

“老婆跟別人生的....”男人的鼻子開始流鼻涕下來,看上去真的是能有多慘就有多慘。

年青的警察兼談判專家哪遇到過這種情況,連忙說:“人活著總是有希望的,你現在打電話給你妻子,也許她會告訴你,兒子是你的也不定。”

男人在絕望中似乎找到了一絲黎明,他看著警察問:“真的?”

警察點了點頭,其實他心裏也沒戲,而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穩住這個男人。萬一他真的跳下去了,那他這個剛剛上任的實習警察也就可以下崗了。

男人掏出手機,還沒等撥手機號,手機就響了起來。

男人坐在樓頂的邊緣處,接了電話,奇怪的問:“喂?”

“你在哪?”這是個女人的聲音。

還沒等男人說話,手機裏的女人就突然說:“等我,我來接你,你一定不能有事!”

電話“嘟~”的掛掉了,男人錯愕的表情保持了好一會兒,然後笑了起來說:“你說的是真的,我老婆真的還在乎我!”

年輕的小警察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笑著說:“我說的沒錯吧!隻有活著,才會有希望。”

男人點頭說:“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警察對著樓下的人群喊著:“都散了!沒事了!~~”

樓下圍觀的人群都望著樓頂,而圍觀的群眾甲說:“真沒勁,我以為真跳那!都他媽的折騰了半個小時。”

群眾乙說“是啊!太不敬業了!連跳樓都沒點持之以恒的毅力。”

群眾丙補充到:“現在不是都這樣嗎!昨兒我去修鞋,竟然修了一半告訴我他不修了,要修就多給一倍的錢。”

群眾甲問:“那你給錢了嗎?”

群眾丙回答說:“能不給嗎?他把我的鞋縫到了我的褲子上.....”

群眾甲和乙一起:“.........”

這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開了過來,剛剛散開的人群又都停下了腳步,要知道在這舊樓區可是很少能看到如此名貴的跑車。

在眾人眼睛盯著法拉利跑車的時候,車門一開,一條修長的美女跨了出來,頓時男人們的眼睛開始聚焦在了某一點上,而女人們則是心裏在想:“不就是腿長了點嗎?”

當女人走下車的時候,周圍的所有雄性都倒吸了一口氣,就連路邊的小狗都目不轉睛的翹著那女人,而狗心裏在想:“這女人身上一定藏著骨頭!”

女人穿著紅色的衣裙,腳上是紅色的高跟鞋,嘴唇也塗著紅色的唇膏,而她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無色世界裏那唯一的一抹紅色。

群眾甲一邊流著哈喇子,一邊叫到:“法拉利美女我愛你!”

群眾乙在一邊喊道:“我也是!~”

群眾丙看了看四周,說:“接著愛!~”

三人身後一群人昏倒......

***********

陳旭含從樓梯上跑著,她知道樓的頂端有一個男人在等她,這一輩子裏唯一的一個男人,她知道自己不能沒有他,所以她的心好慌張,似乎在害怕著什麽。

害怕他變了?還是害怕他不再喜歡自己?或者是在....害怕著他是來告別的...

終於,她跑到了樓頂,可是她卻沒有走上去,因為一扇門在她的麵前,此時,竟然沒有勇氣去推開這扇門。

喘息著,顫抖著,她知道總是要見麵的,總是要麵對著他的離開,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心裏好舍不得,好舍不得....為什麽?他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為什麽...自己會遇見他?

假如這是命運,她便希望命運能夠更改,能夠讓他永遠的留在自己的身邊,可是....她卻知道這隻是個夢,一個會醒來的..夢.....

白皙的手指推開了厚重的鐵門,她緩緩的走了過去。

外麵的陽光好刺眼,她忍不住眯著眼睛,尋找著.....

可是,卻沒有他的人影。

她,變得慌了,一雙眸子開始湧出了淚光,也顧不上天台上的兩個男人,就大叫著:“出來!你出來!!別扔下我!”

眼淚湧了出來,那些好看的淚水就像珍珠一樣,一顆顆的被風吹走。

一個聲音突然響起,他說:“我還活著。”

陳旭含猛然回頭,她看到一個白發飛舞的身影坐在了房頂上。

白色的長發隨著風舞動著,一張白皙的麵孔露著淡淡的微笑,一雙眼睛裏倒映著她的紅色,身上穿著第二次見麵時的黑色西服,修長的手指上帶著一隻純銀的骷髏頭戒指。似乎,他變了....也瘦了...

“不認得我了?”他問。

陳旭含努力的含著眼淚,不使自己大哭起來,她張了張嘴,竟然說出的是這樣一句話。

“我恨你!”

“我知道。”

我便是這樣回答她的,我笑著看著這個迷人的女人,似乎我們很久不見了。

樓頂上一個落魄的男人,一個年青的警察,相互對望了一眼,然後莫名其妙的看著陳旭含。

我對陳旭含說:“妖妖,告訴那個警察,這樣下去他是不能勸動別人的。”

陳旭含哭著笑了,然後回頭對著那個小警察這般說道:“這樣下去,你是不能勸動別人的。”

我說:“告訴那個男人,他活著就會有希望,若是死了,再也沒有人會看得起他。”

陳旭含回頭看了我一眼,便轉頭對著那個男人說:“活著就會有希望,若是你死了,再也沒有人會看得起你,我也不會看得起你!”

後來,這名警察辭去了工作,成為了一個世界聞名的談判專家,並且精通二十幾個國家的語言。

至於那個落魄的男人,他成為了一個企業家,並且擁有著全世界前一百強的企業。

也許,活著就真的會有希望。

我坐在了副駕駛席上,車外的陳旭含奇怪的問我說:“你不開車嗎?”

我白了她一眼,說:“你就不怕嚇死人嗎?”

她這才想起來,別人是看不到我的,要是我開車的話....一定是可怕的情景,不嚇死人才怪。

陳旭含她可愛的吐了吐舌頭,然後上了車,可是卻並未發動車子,而是直接跌到了我的懷裏。

“你這些天去了那?”

聽著她柔情的聲音,我真的不忍心騙她,便告訴她說:“我去見我的父母,還有我愛的女人。”

陳旭含鼻子一下子酸了,她低著頭靠在我的胸前問我:“我算什麽?”

“你算我的愛人。”我簡單的說。

“我不信!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消失有多嚇人?你....”她一抬頭就迎上了我通紅的眼睛。

我一把抱過她,痛苦的說:“我再也回不去了。”

“發生了什麽?”

“我.....隻能活在這裏,就這樣活著,你會接受我嗎?”我苦澀的說著,心口隱隱的作痛曆來。

“為什麽這麽問?”她從我的懷抱裏掙脫開來,望著我的眼睛問我。

“我不能像是其他男人一樣陪你逛街,陪你看電影,陪你一起生活,陪一起過日子,在外人眼中你永遠都是再唱獨角戲,而這僅僅是一部分,因為我將會不老,不死....就連白頭到老都不能給你,而且,你永遠都不會懷上我的孩子,因為我根本就不曾存在,你明白嗎?”我說著這一切,這十分簡單而又複雜的一切。

“你,會愛我一輩子嗎?”她撫摸著我的臉頰問我。

“不會。”我的回答似乎傷了她的心。

“我就知道你不會騙我開心的,我也知道你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所以我不在乎,不在乎平凡的愛情,不在乎所謂的白頭偕老,也不在乎生兒育女,我隻要你在我的身邊就好...我會努力使自己不會年老色衰,不會讓你厭煩我,不會讓你離開我...我隻要你的愛,你唯一的愛..”陳旭含的話使我深深的自責著,似乎我做了一個不該做的決定。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給予她這些,也不知道我所給予的出了痛苦還會有什麽,我閉上了雙眼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女人。

“我願化身石橋,受那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隻求你從此橋上經過。”我呢喃著的聲音使陳旭含的身體一顫,便聽她說:“夠了,這就已經夠了。”

她哭花了的俏臉上露出了一個幸福的笑容,而我則微笑著用拇指轉動著中指上的骷髏戒指.....

有些事已經做出了決定,就不能更改,所以當肩負起了責任的時候,就要負責到底,即使要用生命去交換,也要貫徹到底!這就是我的宿命!也是我要麵對的命運。

陳旭含對著車裏的後視鏡,把自己臉蛋上的淚痕擦幹淨之後問我說:“ 還有淚痕嗎?”

我伸出手指蹭了蹭她的鼻尖說:“現在沒了。”

她愣愣的看著我,目不轉睛的樣子,似乎今天她常常露出這個表情。

“你...好像變了?”她突然臉紅著小聲說。

“我變什麽了?”我把臉湊近她問。

“你...變壞了,變帥了...也變得..惹人愛了..”她抿著自己的嘴唇,大眼睛忽閃忽閃的說著,一副絕對花癡的模樣。

“花癡了你,要是再這樣,你遲早嫁不出去的。”我伸手掐著她的下巴說。

她皺了皺秀眉,不服氣的說:“我才不要嫁人,我就陪著你,一直陪著。“

我說:“好吧!看在你這麽堅持的份上,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她盯著我的臉好一陣才轉過頭去開車,我連忙把她抱離開我的懷裏,我可不想她側著身體開車,萬一出了什麽事的話,我可真就追悔莫及了。

“不就坐一會兒嘛!小氣!”她嘟著嘴說著。

見她如此的模樣,我便學著娘娘腔的聲音說:“人家不想讓你吃豆腐嘛!”

結果,她被我逗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嬌聲說:“你人都是我的,我吃點豆腐也是應該的。”

我點頭說:“是!是!我的主子。”

陳旭含她笑著踩下了油門,開車離開了這裏,這個舊樓區。

我望著車窗外的時候,她突然說:“你終於回來了。”

我有些失神的望著車窗上的玻璃,在進入橋下的一瞬間,我在車窗上看到了一個骷髏的倒影....

我問:“你會永遠相信我嗎?”

她笑著說:“永遠相信你。”

“假如我會殺了你,你也會相信我嗎?”

“會!”她沒有一絲一毫猶豫的回答道。

我笑了,笑的彷如一個魔鬼,我知道我可能永遠不能逃離這個世界,我也知道一切都已經不能挽回.....

我從衣服的口袋裏去取出了一枚金色的懷表,而懷表的上麵刻印著一直金色的...眼睛..

當我打開了懷表的蓋子,裏麵傳出了低沉的樂曲。

陳旭含笑著問我說:“好精致的懷表,這音樂是什麽?我怎麽從沒聽過?”

我則笑著說:“這不是音樂,而是死亡。”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