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 女人叫我白少蒅

烏黑的青絲如瀑布一般散下披在肩頭,她坐在床邊,姿態優雅的持著水壺澆著屋子裏的一顆小樹苗。

我眯著眼睛看著這個背影,不知道為什麽心裏突然有些害怕,似乎我好像要失去些什麽,這種感覺非常的強烈,我深呼吸了幾次,才平複下來自己的心情。

我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後,伸手撫摸著她的長發,她微微的一笑說:“你醒了?”

我“嗯”了一聲,就伸出另外一隻手攔住她纖細的腰肢,我有些奇怪的問:“你為什麽會愛上我?”

“誰說我愛上你了?”她溫柔的笑著,笑容裏帶著頑皮。

我也笑了,我說:“那好,就算你沒愛我,那是什麽時候喜歡上我的?”

她露出了一個沉思的表情,然後放下了手裏的小水壺,修長的手指挽了一下鬢間的長發,她開口說:“可能是在你救我的是吧?”

一聽她的語氣,我就知道她在騙我,我伸手在她的個雞窩搔著,她果然忍不住嗬嗬的笑了起來。

良久,她從露出求饒的語氣說:“好了!我說...我說~~快停下。”

我手指一停,雙手環繞過她的腋下,直接把她抱緊了自己的懷裏。

“說吧?我的美女大小姐。”我笑吟吟的樣子倒映在她的眼睛裏。

她錯愕了一小會兒,問:“你看過青絲館嗎?”

“那是什麽?”我捏了捏她的手兒問。

她撲哧一笑,淡淡的婉轉的說:“是書啊!你真笨。”

我慧心的一笑說:“你是因為我說幫你梳頭,才愛上我的吧?”

話一落,她就癡了,癡癡的望著我,似乎一直都沒認識我這個人一樣。

然後,她幽幽的歎了一口氣說:“原來,你都知道的。”

“我猜的,因為我看過那書。”我說著,挽起了她的長發,接著說:“我願意一直為你梳頭,館發,直到我消失的那一天。”

她望著我的眼神裏流轉著濃濃的愛意,淚水自她的雙眸裏湧了出來,我愛惜的抱過她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說著這話。

“你真的不在意我是個被人.....”她望著我說著這樣傷心的話。

我用手撫著她的唇,沒有讓她說下去,我愛惜的說:“即使你變的醜了,即使你的四肢慘了,即使你的眼睛看不到了,耳朵聽不見了,嘴也不能說話了,我也會依然陪著你.....”

她明白我的意思,也明白我的心意,她一邊哭一邊笑著捶打著我的手臂,我看著她又哭又笑的模樣,自己也笑了起來,淚水在我的眼角緩緩的溢出,我知道我能給這個女人的不會太多。

我依舊記得那句話,那句它說的話。

“我的兄弟,想起你自己的名字,因為其他的同胞都已經蘇醒,若是你再也記不起自己是誰,那麽,我們會一同抹除你的存在!”

我不是白癡,我知道這話中的含義。有個時間期限來讓我找到一些東西,或者是明白一些事情,假如我不能完成的話,我就會被抹殺掉。

我的時間不多了,這時我目前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假如身在醫院裏身體死掉的話,我也許也會死掉....

“我們出去走走吧?”她對我用著一種極為古怪的語氣說。

似乎,這語氣好像是我的“什麽什麽”人一樣,我笑著站起身,走下了床,然後回頭跟她說:“順便給我找件衣服吧!我總不能就這樣光溜溜的在外麵走。”

她小鳥依人的“嗯”了一聲,我便走了出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然後就又推門走了進來。

“我說....”話還沒說完,我的鼻血就躥了出去。

她背對著我,一聽聲音回頭正好好看我狂噴鼻血的一瞬間....

這下我可糗大了!我這麽想到。

幾分鍾後,我的鼻子上堵著兩團麵巾紙,像是豬八戒一般的鼾聲說:“親愛的,你該告訴我你叫我什麽了吧?”

一直以來我都不願意問這個問題,但是在產生超友誼的關係後,我不得不弄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我總要記住她的名字,不能一輩子隻叫她妖妖的。

她身上穿著白色的小T恤衫,胸前還畫著可愛的小豬,走動的時候你也許還能看見她光滑白皙的小腹,想一想就讓人覺得她是個勾魂的使者。

下身穿著黑色的超短裙,有時候你隻要稍稍的下移目光,就能看到那白色的....不行了,我的鼻子又要出血.....

修長的美腿上蹬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她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粉底和妝容,白皙的皮膚上是精致的五官,和粉紅色的小嘴,原來她不化妝也是這麽的....好看...

她見我失神的樣子,就忍不住笑著伸手捏了捏我掛著麵巾紙的鼻子,然後說:“原來你還能被我迷倒。”

我歎息說:“是啊!是啊~你就是個妖精,那你現在總能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她蹲在我的膝前,俏皮的說:“我不就是姓妖,名妖了。”

她見我要伸手去搔她的癢,就趕緊跳開說:“我投降!~其實,我叫...陳旭含....”

“陳旭含?這名字.....”我重複了一嘴,故意裝作沉思的姿態。

她一見我這樣,馬上靠了過來問我:“你是不是知道我?”

見她如此小心翼翼的樣子,我就知道她是怕我知道了她以前的一些事,一些風流事....

“名字不錯!嗯。”我如此肯定的說著。

她好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然後跟我說:“你嚇死我,我以為你知道我....算了,要是哪天你知道了,別生氣就好。”後半句完全是蚊子聲音,不過我還是聽到了。

我自嘲道:“能不能活到哪天都是個問題。”

“什麽?”她突然問。

這可嚇了我一跳,我連忙說:“今兒天氣不錯,咱出去溜達去。”

“等下!你還...沒給我梳頭那!”她的俏臉一紅,說道。

我開始懷念起了那個女流氓,唉...真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啊!~

也許是因為我和她有了關係,也許是因為其他的一些事情,總之,在她閉上眼睛的時候我也能接觸到她。幾乎我下意識的以為我變回了以前的樣子,可是在我嚐試接觸其他人時,我徹底失敗了。

看來,問題還在她的身上。

我不清楚她眼睛的名字,也不明白她眼睛能力的具體作用,看來有可能的話,我還要去見一次黎雨。我知道現在的我很不適合去見他,因為我既沒有活死人之眼,又沒有能夠接觸他的力量,假如真出現了敵對的場景,我估計我會死的很難看,我不能保證那個基地裏沒有像陳旭含一樣的眼睛,更不能保證黎雨真的會拿我沒有辦法。

更何況,還存在著另外一個組織,而身在醫院裏的身體很可能就是他們的目標,我相信黎雨早就派人守護在了醫院,這些人很可能會是七眼。

這些麻煩事我真的懶得想,順其自然吧!反正怎麽都是死,在死之前我一定要照顧好這幾個女人...

“我漂亮嗎?”旭含問我。

我點頭說漂亮,然後親昵的貼著她的臉頰閉著眼,忍不住流了淚。

“怎麽了?”她在鏡子裏看見我的模樣,緊張的側頭問我。

“眼睛迷了。”我抬起頭揉了揉眼睛,她連忙站起來幫我查看起來,又是翻眼皮,又是吹的...

話說戀愛中的女人真的智商很低,真的......

我瞧著她左腦勺上的馬尾,就會想起一個人來 ,心裏有一陣絲絲的溫暖流過,我知道她現在也會是這個發型,而且比我梳的還要好看。

柳媛,你還好嗎?

我猛然清醒了過來,也不顧陳旭含,就是甩了一個巴掌在自己的臉上。

明明已經有了陪伴的人,怎麽還能去想別的女人!這樣對不起陳旭含,也對不起柳媛。

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陳旭含咬著嘴唇拉著我的手,以防止我再一次發瘋,她心疼的問我:“怎麽了?為什麽自己打自己?你笨還是傻!”

“我...我...”我沒有說出口。

可是她卻看得出來,她問我:“你想起了你喜歡的女人?”

我真的不知道她是真的很傻,還是真的很聰明,我沒有說話,隻是抱過她說:“讓我抱你一會兒。”

過了好一陣,內疚的心情才減弱了下去,我說:“你知道嗎?我一直會以為我會自己孤獨的活在這個世界,從來沒有想到會遇見你。”

“我也是。”她抱緊我的腰,說。

“我愛你。”我說。

她哭了,然後哭著笑著,跟我說:“謝謝你愛我。”

我知道我對她的愛,隻是一種憐惜的愛,也是一種垂涎於美色的愛。我終於明白了曆史上的紂王,吳三桂是怎麽熬過來的,原來麵對一個傾國傾城的女人,即使是在大的心都會被吞噬掉。

因為害怕綁架的事沒有結束,所以隻能一路上由保鏢保護,隻是保護的目標不是我,而是她罷了。

反正在這些黑衣大個兒的保鏢眼睛裏隻有她一個人而已,而她則攬著我的胳膊一路走著。

雖然在外人看來她是攬著空氣,可是在我看來,是有我這麽一個人的。

當一個神經病加上一個神經病等於的就不是兩個神經病了,因為神經病與神經病之間已經產生了一種默契,自動的轉化為精神病與精神病,而這個兩個精神病大概就是指的我們倆。

她問我:這件裙子好看嗎?

我搖了搖頭。

一旁的導購員小姐說:“這裙子真配您,好看極了。”

陳旭含眉毛一挑,跟身邊的黑衣保鏢說:“把這個商場給我買下來,然後開了這個導購員。”

頓時,那個導購員小姐麵色蒼白,而我也不知道後來到底開沒開,反正這個商場變成了自家的。

我是知道她家有錢的,但是我還真不知道有錢到這種地步,以前我活著的時候...咳,我現在也沒死,反正就是我老媽一直在告誡我說:“兒子啊!找媳婦兒咱不要好看的,就要有錢的!”

我老爸一般就會在旁邊隨聲附和說:“千萬別像我一樣.....”

看來我已經完成了老媽的夢想,一想到自己的父母還在家鄉受累,我就一陣的良心不安。

本來還打算讓刁蟬陪我回家一趟,結果卻沒來得及。我知道我受傷這麽大的事刁蟬一定不會瞞著我的父母,說不準我的爸媽已經在醫院裏照顧著我的身體。

我停了腳步,有些難以啟齒的說:“我能求你件事情嗎?”

刁蟬一愣,笑著說:“怎麽?還有什麽求我的?”

見我嚴肅的麵容,她就知道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好吧!隻要我能辦到。”她說。

“借我點錢....”其實我也明白,這跟不是借,而是要。可是我真的不忍心讓自己的父母在我死去後勞累半生,悲痛半生。

“就這事?你要多少?”她問。

我想了想,大概30萬就夠了,我伸出了三根手指,有些不太自然的說:“三....”

“三千萬?好!我借你。”陳旭含的直爽差一點讓我昏倒。

我連忙說:“三十萬就夠!給那麽多我也拿不走。”

她看了我一眼,然後心不在焉的問:“是要給你喜歡的女人嗎?”

我愣了一下說:“是給我的父母。”

“你的父母還活著?”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而身邊的四個黑衣保鏢大哥都在用眼神交流著。

“看到沒?”

“什麽?”

“小姐發傻了。”

“可能是體驗角色,最近小姐了一個劇本。”

“什麽劇本。”

“《第二號神經病醫院》”

“.........”

“.........”

“.........”

不管這四個哥們是怎麽看待陳旭含的,反正我是感激夠嗆,特別是當她說:“我們回家去看看爸媽吧!”

我知道她已經以兒媳婦自居了,可是我還是有一點不自然,特別是我能看到自己的父母,而父母看不到的情況下。

“你叫人把錢送過去就行,就說是我以前存的,等以後有機會再去。”

陳旭含知道我有什麽難言之隱,所以她也沒再要求什麽,而是讓身後的一個黑衣人保鏢去辦這件事。

我說:“謝謝。”

她則很輕默默的看著我說:“我人都是你的,還謝什麽?現在能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嗎?”

是啊!一直以來我也沒有告訴過她我的名字,可是現在我哪有什麽名字了。

“我真的沒有名字,我都不知道我是誰,你若願意,就給我起個名字吧!”我很坦白的說,信與不信全在她了。

她笑了,伸手摸了摸我的白發,說:“你就叫白少蒅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