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章 這個女人很邪惡

“我還沒死那!看什麽看?!”我癩子味十足的說道,不過我雙手抱胸的動作還是出賣了我故作鎮定的神態。

女人笑了,抿著嘴唇,笑不露齒,真不愧是個美人兒....就是悲劇了點...

“好吧!我承認你還沒死,可是你現在...到底怎麽一回事?”女人含笑問我,我發覺她的眸子裏閃動著什麽。

也許,她已經想到了。

我低頭歎了一口氣,目光有些悲傷的說:“其實.....”

“唉....”我又歎了一口氣,接著抬頭看著她說:“其實.....”

“再不說我就替你說了!”女人直接打斷了我的話。

我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的口才,我隻好說:“好吧!那你說。”

女人“........”

我笑了起來,然後用好笑的目光在她粉嫩的玉臉上掃來掃去,我終於發現了一個比我還要有意思的人。

“我姓鬼。”我突然說,笑容也收漸了起來。

“哦?”女人似乎在我的笑聲中有暴怒的傾向,我知道這可不是什麽好兆頭。

“那麽我知道你叫什麽了。”女人接著說道,那柳葉般的細長眉毛也輕輕的一挑,帶了幾分得意的繼續說:“你不會是叫鍾馗!也不會是叫閻羅王,更不會是叫黑白無常。”

我“......”無語的想,這個女人不是白癡,就是神經病.....

“那我該叫什麽?教獸。”我笑意盈盈的問。

女人也沒聽出我的弦外之音,隻是頗為驕傲的說:“你叫鬼鬼吧!鬼鬼祟祟的——鬼鬼!”

“那好吧!”我聳了聳肩,隻能承認了這個名號。

我對著這個擁有高貴外表的女人鞠了一躬,做了一個很紳士的動作說:“鄙人姓鬼,名叫鬼。”

女人被我逗笑了,可是沒等她笑完我就接著說:“那您一定是姓妖,名叫妖了。“

她的表情像是卡了殼的小雞,一雙黑色發亮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我,而我就自顧自的笑著,我就不相信這個女人還能拿我怎麽辦!而這個時候我也完全的忘記了找個女人的目的。

她,突然向我邁出了一步,接著沒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伸手扯掉了我腰間的圍巾,一下子....我變成了光溜溜的泥鰍...

我連忙紅著臉捂著自己的關鍵部位,也在也顧不上許多的罵到:“你個女色魔!!”

罵完我就後悔了,生怕我的這句話會刺激到她,不過我還是低估了這個女人的心理素質,因為下一刻我就被這個女人推倒了.....

“那我就色給你看嘍!”她那精致到了幾點的臉就在我的麵前。

那張鮮紅如血的性感嘴唇狠狠的印了過來,然後她竟然咬了我,在我的下嘴唇上留下了一個永遠不能消除的印記。

這個瘋女人竟然這般饑渴的喝著我的血,我幾乎下意識的把她歸屬於吸血鬼一類。

“媽的!敢咬我!”她剛剛離開我的嘴唇,我就如此的罵道。

心裏也狠狠的想到:“敢咬老子的還沒有幾個,媽的,我不咬回去就不算男人!”

我突然伸手抱住身上的女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伸嘴咬了過去,果然被我咬到了...隻是這一口咬的是臉,我連忙把嘴下移,這才準確無誤的咬到了她的嘴唇。

她剛“啊!~”了一半就被我封住了嘴,也不管她那偽裝成眼淚汪汪的眼睛,就下了狠嘴咬著她那鮮紅的下嘴唇。

結果我咬了十多分鍾,也沒咬破....反而我嘴唇上的傷口越來越大了。

我頓時無語的放開了嘴,無語的說:“你是吃什麽長大的?嘴皮子這麽厚?”

她一收眼睛裏的淚水學著我的語氣說:“你是吃什麽長大的?嘴皮子這麽薄?”

我:“..........”

我發覺,這是一個看上去高貴如仙的女人,其實本質確實一個女流氓,我這個半成品的男流氓完全的幹不過去她,所以我隻能打起了退堂鼓。

我連忙鬆開抱住她的手,把她推離我的身上,一邊拉著被她抓在手裏的被子,一邊跟她說:“好男不跟女鬥,好女不吃奶豆!”

見我手忙腳亂的用被子裹好下半身,她就很不服氣的說:“我的都被你看光了,你還遮蓋什麽?”

說著一伸手就把我剛剛裹緊的被子給扯了下來,這下我可就不願意,也不管什麽害羞啊,什麽矜持,一甩手就把被子扔給了她,還一邊囂張的大叫著:“看吧!讓你看個夠好了!!”

女人抿嘴哈哈的笑著,一點也沒有了剛才的淑女形象。

她笑了好一會兒,才止了笑容,走過來把手裏的被子纏繞在我的身上,然後跟我說:“好啦!我看夠了還不成嗎?

我冷哼了一聲,任由她給我裹好下半身。

她見我不說話,就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問我說:“你剛才說什麽?”

“什麽什麽?”我有點生氣的問。

“就是那句好男不跟女鬥,好女...什麽來著?”

我也沒有看到她眼睛裏流轉著的狡猾,就是很隨意的說:“是好女不吃奶豆....”

沒等我說完,她就又咬了我,而且咬的還是我的“奶豆”.....

“你這死女人!屬狗的吧?還咬我!!”我伸手掐著她的臉,試圖把她的臉移開我的胸,可是我卻失敗了。

三分鍾後.....我不再掙紮的任她咬著,心裏還想:“有能耐你咬死我!”

女人看差不多了,就送了口,而這時我可憐的胸已經腫了起來,心底裏暗暗的想到:“這絕對是一個瘋女人!”

她伸手擦了擦自己鮮紅的嘴唇說:“我真就不是好女人!那你該拿我怎麽辦?”

我一邊揉著自己的胸,一邊說:“涼拌!”

“那要不要我幫你做下隆胸?”女人貼了過來,我連忙閃躲著。

“什麽意思?”我兩隻手分別捂著我的兩胸。

“就是對你咬成一對兒唄!你看啊!你左邊的已經這麽大了,而右邊.....”她沒有說下去,可是意思非常的明顯,就是說:“我要接著咬你!”

我拚死握著我的右胸,大叫著:“有能耐你咬我下邊啊!”

她一愣,喃喃說:“什麽下邊....”話未說完臉就紅成了柿子。

“流氓!”她說著就呸了我一小口。

我反擊到:“女流氓!”

還學著她的樣子呸了一口。

見我如此,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一看她笑,我也就笑了。

過了一會兒,我突然嚴肅起來,我跟她說:“既然你已經沒事,我就走了。”

“恩....我要不要送你?”她有一些錯愕,然後低聲詢問著我,此時流露出一副比淑女還要淑女的樣子,似乎剛才的流氓女隻是一場幻覺罷了。

“不用了。”我笑了,然後轉身就這樣走了。

還沒等我走出走廊,她就突然跑了過來說:“讓我送你吧!”

“要是不怕被別人當成神經病的話,就送吧!”我說。

她也知道,別人看不見我的存在,而她和我之間所作的一切,在別人眼裏都隻是一場獨角戲。

“我可不怕被別人當成神經病,我常常會因為修改一些劇本,而神經兮兮的樣子,別說讓我裝男人,我就連人妖都裝過,沒辦法!了解一個人的一切,隻能變成他!”女人溫文爾雅的說著,不時會露出一些俏皮的神情。

我不得不承認,在我認識的所有女性裏隻有這個女人是最“女人”的!

她擁有成熟,溫柔,俏皮,暴力,性感,柔弱等多種性格,有時候我都不知道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她,不過從她的眼睛裏我讀到了一種極為重要的東西,那便是一種純潔。

仿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一般的純潔之色,我相信這個女人身上所發生的種種都是一種坎坷的寫照,而她絕對是一朵堅強的白蓮花。

我被她送出了宅子,在離開前我對她說:“你的頭發很亂,該梳一梳,可惜我沒有梳子,不然一定為你梳頭。”

我不知道她在聽到這話後,眼睛裏所閃動著的含義,也不明白她為什麽流出了眼淚,總之我揮了揮手就走了出去。

當我玩帥的走出去十多分鍾,我才發現自己身在一座山上,而蜿蜒之下的公路根本看不見盡頭,四周連個城市的影子都沒有,我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中國的境內.....

隻有天空上的月亮陪伴著我,漫天的星鬥都像是在嘲笑著我笨蛋一樣的閃動著,我無奈的走啊!~走啊!~~

當我回頭,卻還能看見山上宅子的身影,我正在考慮是不是該走回去求助的時候,遠方來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

我興奮的揮舞著雙手叫著:“這有人!!~~”

跑車似乎就是為了我而來,車聽到了我的跟前,車窗一降下來我就看到那張似笑非笑的臉。

“對不起,我忘了這裏離城市很遠。”

我說:“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雖然你晚來了足足三個小時零三分鍾。”

我們兩個人相視而笑,我上了車,本來打算坐在後麵,可是她卻非要我坐在副駕駛座上,所以隻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真沒想到你會親自送我,我還以為會是那上次的那個老爺子。”我笑著說,而我也真的沒想到她會親自開車來送我,莫不是惦記我給她梳頭吧?我心裏玩笑般的想著。

“老爺子前天去世了。”她默然了幾秒突然苦笑著說。

“這對不起,我真不知道!”我連忙解釋說。

“沒關係的,其實是我害的,不知道什麽人要綁架我,而且還給我的家裏留了信,說:要是不能滿足他們的條件,他們就打算把我賣給全世界最大的性愛俱樂部,讓我被.....後來老爺子知道了,心髒病就病發了。”她的眼睛留下著了淚,車再也開不動了。

她就趴在方向盤上哭泣著,而我則奇怪於綁架的事情。

因為我當時就在現場,明明那幾個黑人完全是臨時決定綁架的,可是現在事情卻好像是另外一回事。

到底是怎麽回事?好像事情並非完結的樣子,莫不會是兩夥人吧?而另外一夥人還沒等綁架,就發現了她被黑人給...那個的事情,所以就沒有動手。那麽,現在是不是該突然跳出來幾個人拿著手槍說下車那?

有的時候真的不會夢想成真,而有時候卻剛好相反.......

“下車!”一隻槍口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視線裏。

我無語的感慨著老天爺的安排,我扭頭看向她,而她則剛好看向我,眼神中的意思在明顯不過:“你能不能再幫我一次?”

“你要一直看著我,否則我是不能接觸到他們的身體。”她點了點頭。

車外帶著黑色頭套的男人又重複了一遍:“下車!”

當我走出車外,竟然發現就隻有他一個人,不知道是這家夥的本事大,還是腦袋有病,或者是以為車上就隻有這一個女人,所以就單獨行動了。

“一!”

“二!”女人微笑著說。

“我說三!”一個刀手砍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男人應聲而倒,當我掀開男人腦袋上的頭套,才發覺竟然又是個黑人.....

“你不是捅了黑人的馬蜂窩吧?”

女人分析說:“沒準是賊心不死?”

“這黑人不是那四個黑人中的,是...新貨。”我想了一下說了這麽個適當的詞語。

女人蹲下身搜了下這人的身上,發覺什麽都沒有,除了一把手槍。

“要報警嗎?”我問。

“不!讓家裏處理這件事。”女人說著拿出手機撥打起了電話。

我蹲在地上看著昏倒的黑人說:“算你倒黴,遇到了老子。”

話剛落,我就看到黑人眼皮下的眼珠子動了動,我暗道:“不好,這廝是裝昏。”

我來不及多想,拿起地上剛剛被繳獲的手槍對著男人就是一槍,可是....這一槍的子彈竟然無聲無息的穿過男人的身體......

“我靠!”我罵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