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征兆的前端

“親愛的,我們結婚吧!”

“真的?”刁蟬一下子跳了起來,看著她高興的模樣我真就沒忍心馬上刺激她。

我們倆個人,一個20歲是我,另外一個才18歲,雖然她說自己馬上就滿19歲了,但是我依然保持懷疑態度。

不過,她的確很像19歲...不!甚至超越了19歲!~瞧她那身段...那曲線!那....咳,話又說回來,我總不能拐騙一個即將滿19歲的少女吧?

“太好了!我一直希望有人向我求婚那!”刁蟬拉著我的手,開心的笑著。

“然後那?”我挑了下眉毛,心想:她不會是認真了吧?這下可糟了。

“什麽然後?”她眨著美麗的眼睛看著我。

我笑著說:“不再拒絕下,顯示你的矜持?”

刁蟬狐疑的看著我,然後突然抓緊我的雙手問:“你不會後悔了吧?”

我扭過頭奸笑著說:“誰能後悔啊?你這麽漂亮!”

“真的?”

“恩!”

“那你在讚美我一次,用你所有能讚美我的話!”刁蟬那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裏充滿了期待的樣子。

“不是吧?”

我心裏琢磨著,是不是女人都喜歡男人讚美自己啊?

“恩!要的!快點!我現在就要聽。”刁蟬抓著我雙手的手拿了上來,帶著我的手撫摸著我的臉頰。

頓時,曖昧的氣氛充滿了整個屋子,我歎息了一聲,然後看著刁蟬說:“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

雖然這麽說,可是不知道為什麽腦子裏浮現的卻是另外一個人,她的笑,她的臉....

在我微微失神的時候,刁蟬咬上了我的手掌,惡狠狠的說:“你賴皮!我不喜歡你這麽誇我!”

我看著她的雙眸,沉聲說:“你可知道,這句話我隻說過一次,就剛剛的一次。”

咬著我手掌的刁蟬一下子愣了,然後鬆開了自己的小嘴,紅著臉問我說:“真的?”

我笑著點頭,然後伸出手撫摸著她的臉頰,我說:“若美麗是一個評價的方式,那我寧願人們評價你為醜惡,因為最美的不是你的臉,不是你的眉,也不是你的眼,而是你的心。”

我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眉毛,獨自笑了起來。

她張了張通紅的小嘴,似乎想說什麽,可是卻沒有說出來。

我的手掌被一隻白嫩的小手揉著,雖然拇指下有一圈圈的牙痕。

“疼嗎?”她問我。

“若你沒有憂愁,我就不疼。”我這麽說實在有點玩酷的味道,其實整個手掌都被咬麻了,看來她剛剛失去的神力又回來了。

“我真的.....”她蹲在我麵前,仰著小臉看著我說到。

“願意做你一輩子的情人。”

我完全是錯愕的表情,因為我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回應她,因為我知道我剛才的玩笑真的開大了,要是這麽下去會出事的!特別是她現在竟然閉上了雙眼,小臉迎了上來,意思非常的明顯。

我恐懼的伸手推開了她,然後馬上感覺到了一陣的眩暈,眼睛又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我捂著右眼,神情慌張的站立著。

由於我剛才推開她的力量太大,使得她坐在了地上,她未起來,隻是看著我....

對著我緩緩的說:“你真的喜歡她嗎?”

我不知道她口中的“她”到底是誰,可是我卻明白,假若這麽鬧下去,她真的會愛上我也說不定。

我一直以為她是在開玩笑,或許她是認真的,而我隻是一直在欺騙自己,為了能夠讓她留在我身邊更久。我害怕著孤獨,所以喜歡熱鬧,可是我卻不喜歡身在其中。我喜歡一個人,卻不喜歡把死亡和災難帶給她。我愛一個人,卻不奢望得到任何的回報,隻是希望她能夠幸福。

男人都是博愛的生命,這句話是對的。

我承認我開始變得喜歡她,變得有些在乎她,可是,我卻不能這樣下去。

因為,我不能再救她第二次。

“我喜歡,而且我愛她。”我說著,很認真的說著。

右眼裏已經開始流下液體,是血也是淚。

左眼裏看到的世界又在崩潰,坍塌,碎裂。

果然,維持平常人狀態的眼睛要承受很大的負荷,一旦這種負荷達到極限,眼睛的狀態就會改變。

我雖然知道這樣的事,卻沒有想到負荷的作用這麽大,而且還在影響著我的身體,此刻我竟然什麽也做不了,就連說話都不能,一絲一毫的力氣都消失了,仿佛這個身體不是我的一樣。

“為什麽?她比我漂亮?她比我愛你嗎?我哪裏不好??我可以改!真的,少難,我愛你,我真的愛上了你。”刁蟬哭著跳了起來,她的擁抱還是這麽的溫暖,她的肌膚還是這麽的......

“轟!~”耳邊突然產生了一股壓碎耳膜的聲音。

血自我的耳朵流出,我的捂著眼睛的手也開始溢出鮮血,我什麽也聽不到,什麽也看不到,什麽也感覺不到,隻是自己一個人孤獨的存在於這個地方,這個陌生的地方。

一個...黑白的世界。

我伸出手看著自己白骨的手掌,看著自己骷髏的身體,然後發覺自己沒有內髒,沒有任何活人的氣息。

我轉頭看著這個世界,這個廢墟一般的世界,所有高樓都是廢墟,所有的天空都是黑色,所有的地麵都是白色,所有的.....十字架都是紅色....

黑白的世界裏,紅色顯得那樣刺眼,那樣的妖豔。

“你回來了。”聲音突然響起。

我回頭的時候,發現身後什麽都沒有。

“我在這,你不記得了嗎?”聲音又響了起來。

詭異的聲音,分不清男女,也分不清方向,好虛無的聲音....

我轉過身,發覺在遠方十字架群的前麵有一張高聳入天的鏡子,而這鏡子的寬度卻隻有一米。

我走了過去,近了才發覺那些並不是單純的十字架,而是一座座墳墓,每一座墳墓的上麵都會有一個高約一米的紅色十字架,而每一座十字架的上麵都有一個名字,可是我卻不認識這些字,有些是英文,有些是日文,有些是....

“你在哪?”我問。

我的聲音也是奇怪的,似乎我的聲音是個女人的。

“我在這。”聲音又起。

“在哪?”

“就在——你的麵前。”

我走了過去,發覺鏡子裏有一個人,卻不是我,而是一個女人。

一個奇怪的女人,她沒有雙腿,是如人魚一般的魚尾,鱗片卻是金色的,如同金黃色的樹葉一樣....

她赤著身體,沒有一絲的遮蓋,上半身的曲線很美,可是不知道為何我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如同鏡子裏的身體是我的一樣。

她的雙瞳是金色的,而且裏麵還有一個符號,一個轉動著的羅盤。

她的臉看上去似乎是歐洲人,但是卻有些像東方人,也許她是個混血兒。

她的長發是金色的,柔順的,閃光的。

她的肌膚是雪白的,是晶瑩剔透的。

她的乳*房是高聳的,是誘人的。

黑白的世界,似乎是為了她而存在,我不明白這感覺的意義。

隻能帶著猜疑的伸出手,去撫摸麵前的鏡子。

就在我手掌接觸到鏡子的一瞬間,裏麵的她消失了。

“去了哪?”我心裏問。

很快我就有了答案,因為我變成了她,變成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麽的東西。

我沒有恐懼,沒有害怕,沒有任何的疑慮,似乎這就是我本來的樣子。

“我?”我出聲問。

沒有回應,也沒有任何人存在,我試著移動身體,才發覺這很簡單,也很自然,我就像是擁有一條蛇尾一樣的前行著。

很快的,我就走到了一個墓碑前,墓碑依然是紅色的十字架,隻是上麵刻著這樣的一個名字。

“離少難。”

“我死了?”我問。

“你沒有死,也不會死,因為,你是.....”嘶啞的聲音突然響起,我回頭的時候發覺一道黑色的影子站在那裏。

“我是?”我注視著它,注視著這個黑影,如同黑夜下惡魔的....身影。

“想知道你是誰嗎?”聲音變的苦澀,變的奇怪。

“我不想知道!”我堅定的說。

“哦?我以為你一直很好奇自己的身世,看來我錯了。”嘶啞的聲音帶著些諷刺的味道。

“我的確好奇自己是誰,為什麽會遇上這麽些奇怪的事情,又為什麽會遭遇到那麽多的不幸,可是我現在不想知道這些,也不想知道我自己是誰,因為——我誰也不是!”我說著,內心沒有絲毫的動搖,我也不會因為此時的決定而後悔些什麽,這就是我的信念!

“那麽我來告訴你,我是誰。”它走了過來,走的很近,但是看起來卻又很遠。

它的身影看上去很清晰,卻又很模糊。似乎在它的身上隱藏著些什麽東西.....

就這樣我看著它一步一步的靠近我,看著它越發清晰的臉.....

我的心變得不再堅強,不再堅持,我的信念似乎也在一瞬間消失,我不可置信的看著它走到我的麵前,就站在我的眼睛前方。

“終於知道我是誰了嗎?”它笑著,笑的嘶啞,笑的怕人。

“怎麽可能?”我癡癡的說。

“為什麽不可能?”它問我。

我看著它身上的黑衣,看著它的臉龐,看著它的雙眸,看著它...白色的長發.....

“我,就是安排世間所有生命死亡的——死神!但是我卻還有另外的一個名字。”它訴說著,訴說著這樣的一個事實。

“那就是——離少難!”

我又是誰?我又是誰?我算什麽?我到底是什麽?我到底存在過嗎?我到底又是誰?為什麽?為什麽要讓我知道??

我的眼睛又開始疼痛起來,血順著我的眼睛流下,我發覺此時的我變作了它,而它卻依然站在我的麵前。

“我的兄弟,想起你自己的名字,因為其他的同胞都已經蘇醒,若是你再也記不起自己是誰,那麽,我們會一同抹除你的存在!”它這般的說,那張和我一樣的臉,出現一個我從沒見到過的表情。

我迷失在自己的記憶裏,分不清這些年我到底是在做夢,還是在現實裏存活,或者這一切都是我所想象出來。

為什麽?到底發生了什麽?我問我自己。

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躺在醫院裏,好熟悉的藥水味,雖然有些刺鼻,但是卻很好聞,因為這裏有她的味道。

刁蟬,她就趴在床邊睡著,睡的很甜,睡的很香,可是她的表情卻很讓人心疼,為什麽在睡夢的時候還要流淚?我問自己,也在問她。

我拔掉了手腕上的輸液針,摘掉了氧氣麵罩,虛弱的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站起來向外麵走去。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吃力,反正我知道自己已經活不了多久。

因為,先天性心髒病。

這是誰也不知道的,就連我自己原本也不知道,可是我現在卻知道了。

因為一切都在剛剛被安排,一切都是在剛剛被發現。

就像是它說的,“若是你再也記不起自己是誰,那麽,我們會一同抹除你的存在!”

我並不知道它口中的我們是什麽意思,我又不明白那個人魚的女人是誰,我又不懂自己為什麽會是某一個人,某一個存在。

內心裏開始厭煩這一切,很想就這麽死掉,就這麽結束,可是我還有牽掛。

我還牽掛著一個人,不是媽媽,也不是爸爸,而是她,柳媛。

我走到了天台,眼睛開始往下流血,我沒有在乎的大叫著:“出來!出來!!我要見你!告訴我為什麽?讓我死!為什麽不讓我死??為什麽我要活著?你為什麽要給我這力量?到底為什麽?”

右眼,會被失明。

左眼,會被崩裂。

世界啊!會被摧毀!坍塌!!並且消失!

我,隻是渺小的一個人,什麽也改變不了,所以為什麽還要活著?就因為我特殊嗎?

我站在天台的最邊落,閉上了眼,鬆開了自己最後的一絲絲掛念.......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