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活死人之眼的暴走

雖然從局麵上來看,我方占了人數上的優勢,可是從對方信誓旦旦的眼神中,我就可以看出他們還有未動的殺手鐧。

七人中所擁有的幻聽之眼,力量之眼,虛無之眼,移動之眼,以及未知的四種眼睛,而其中桑度和老大的眼睛都已經使用過,也就是說我方的王牌就隻剩下兩張。

對方陣營中的橡膠之眼,不動之眼,分身之眼,善變之眼,以及後來突現的暗影,也應該是眼睛能力的使用者,情況不容樂觀啊!

雖然覺與桑度聯手幹掉了分身之眼和善變之眼的擁有者,可是從腳跟進村弟弟的眼神裏我就看得出來,對方一定還在隱藏著什麽能力,絕對不會這麽簡單。

不是我不相信七人的實力,而是我真的很擔憂自己被流彈擊中,萬一就這麽稀裏糊塗的掛了,那可是丟人丟到家了。

所以我打算要是真的打起來,我會在第一時間離開這裏,說我膽小也好,說我怕事也行,反正我是不打算做炮灰的。

而且,有了刁蟬的教訓,我已經明白,自己不是那塊可以逞強的料,有時候真的會害死人的。

風雲湧動的機場上,暗影四現,那些地麵上流動奔來的黑色影子突然變化成為實體,成為了索命的刺客。

阿達那巨大的身軀和嬌小的影子刺客相比,根本就是大象與老鼠的區別,所以任阿達的力量多麽強大,都無法擊中那靈活自如的影子刺客,若是說阿達的作戰方式是一擊解決敵人的話,那麽這刺客就是那種永遠閃躲著攻擊的作戰方式,然後再找機會一點點的攻擊阿達那巨大的身軀,即使是大象也會被累垮的,所以更別說阿達了。

原本可以和阿達一起合作的雪兒,自己現在都是自顧不暇的模樣,因為對手不斷的貼著雪兒的身體,一刀一刀的劃在她的身上,我雖然看不到雪兒身上的傷到底有多重,但是卻可以看見雪兒閃避的能力有所下降。

是體力不支嗎?我心想。

其他人也都好不到哪去,似乎已經是一麵倒的情況。

就連覺都很吃力的護著我,而一旁的桑度在已經是傷痕累累,肋骨足足斷了三根。

看來這些影子都有著各自的作戰方式,而這樣的作戰方式剛好是針對七人而設計的,那麽這樣看來,大家都是非死不可了。

我歎息著想到,眼前一個靈活的身影直接衝了上來,我一個後閃躲過了對方的前刺,可是對手卻沒有停下來,而是接連向我刺來。

我一陣手忙腳亂的閃避著,手臂上火辣辣的痛疼,看來被刺到了不止一下。

“別逼我!要是惹急眼了!!!我咬死你。”我這麽一說,對手突然一愣,竟然不動了。

好機會,我連忙舉著拳頭就揍了上去,結果我發覺我剛舉起拳頭,身體就不能動了。

“完了!是那停止身體機能的不動之眼!!!”我心裏暗道。

覺見我受控,連忙跑了過來,接著我清晰的看到覺的背後出現了一個手持長劍的黑影刺客,接著就是覺呆呆的眼神中顯示出的不可意思,因為他的胸前出現一把劍的劍尖.....

那把劍徹底的撕裂了覺的胸骨,還有那顆原本跳動的心髒。

覺,就在我麵前被幹掉了,我甚至懷疑這不是真的,可是,這的確是真實的,因為覺真的沒有使用幻聽之眼。

離我最近的覺被一瞬間解決,然後就是桑度,他連忙趕過來,為了阻止我身邊幾個暗影的捆綁動作,可是他還未來得及跑過來,突然腦袋就變成了氣球裝,碰的爆了!

這和我在覺所創造的幻覺中所見到得一摸一樣,命運使然,若死神要你死,你便非死不可,若死神要你活,即使身在死局也可以逃脫危險。

桑度還是死了,接著我被五花大綁的拉近了地麵的黑影之中。

在我沉下地底的最後一瞬間,突然一隻手打碎了我的墨鏡,然後那隻手穿過了三重封印的繃帶按在了我的眼球上。

“賦予你消除生的力量,去殺死所有存活的生靈,你要記得你是最後的死神!”熟悉的嘶啞聲音突然響起,然後?

可笑的害怕在心底裏迅速的蔓延開來,接著身上捆綁我的黑色繩子被震的粉碎,拉著我在地底前行的四個暗影一瞬間掏出了自己的武器,而我隻是哭著伸出了手,接著四個暗影便變成了無數的碎塊。

“暗影之眼嗎?”我伸手撫摸著自己的臉頰,站在地底的深處,這裏如同一個監牢的存在,四周全是黑色,黑暗的...顏色。

我無力的伸手撤掉了眼睛上的碎布,一些液體在我的臉上劃過,我伸手沾了一些,放進了嘴裏,一種血腥的味道在舌尖蔓延著,我的眼淚也變成了紅色嗎?

原來暴走的不是力量,而是情感。

我往前奏曲,地底下方的土壤自動的回避開來,就像是害怕我一樣。

我苦笑著走著,一路前行。

我還以為死神的計劃不容幹涉,原來能力者是有權利抹除的,因為能力者比凡人有更高的存在意義。

這就是死神授予我的思想,原來那個人真的就是——死神!

掌握著人類命運的死神,它可以要一個人生或死,要一個人是笑或哭,要一個人是存在或是消失......

生死,有時候並不可怕,可怕的則是一個人的消失,因為所有存留的記憶裏都不會有這麽一個人的存在,而我,就是不存在於記憶裏的這麽一個人。

我走出地底的時候,戰鬥還在繼續,隻是在我伸出手的一刻,所有在場的人都變成了碎肉,就連骨頭也變的粉碎。

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我沒有殺一個人,這個人就是雪兒。

她瞪著一雙眼睛看著我,我看不出她眼睛裏的含義,反正她走了過來,手裏的小刀紮進了我的身體,接著她哭了。

“求你,不要這樣,讓大家都回來!我不要大家死!!不要!!!”她最後的尖叫聲重疊出了一段記憶....

那一天....我騎著單車,就像是往日一樣的往學校的方向行去,可是在我父親上班的公司門口,我遇到了一個少女,她有一雙黑色的眼睛,和烏黑落地的長發,她看著我突然笑了。

我也莫名奇妙的笑了,而她就站在馬路的正中央,而我就在她的身側。

我和她擦肩的一瞬間,時間仿佛停了下來,然後我看到她的臉在迅速的老化,接著化成了飛灰慢慢消失,隻剩下了一堆骨頭。

她還站在那裏,沒有動。

我還在她的身側,騎著單車靜止著。

她的黑發變成了銀白色,她骷髏的臉孔向著我微笑,然後她伸出白骨手指點在了我的眉間。

“千萬年的守護,隻是為了等待一個人的存在,不斷的轉生,是為了見她一麵,假若值得,你就回到你該存在的地方。”聲音靜靜的重複著,然後她那雙黑色的雙眸變成了白色,接著出現一圈圈的黑色線條,看起來好像是....回旋的.......

*********

“我是誰?”我捂著自己失明的右眼,一瞬間左眼看到的世界崩塌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景。

“你是誰?”雪兒問我。

我哭著,我笑著,我所看到的世界是碎裂的,但是卻變回了原來的顏色,我看到的人影也再也不是骷髏的模樣。

我轉身往外走著,我對雪兒說:“告訴黎雨,不要再來找我,我不能保證每一次都讓你們活著。”

我的確走了,離開了這裏。

因為我已經在剛才的一瞬間達到了所謂的變異期,眼睛的能力十分的不穩定。

而且,也並不是像他們所講的那樣,假如眼睛真的被封印,那就不再是暴走的問題了。

因為對於我來講,封印就是暴走的催化劑。

我走後的機場上,那些人肉碎塊和骨頭很快拚成了一個個人形,就連死去的桑度和覺都活了過來。

到底還會發生什麽我就不得而知了,也許他們會再和腳跟進村的弟弟大戰三百回合,也許他們會好好談談,坐下來聊一聊,也許.....

太多的也許了,我抬頭看著碎裂的天空,我的手上全是血,全是我的眼淚。

我孤獨的站在飛機場的大廳上,看著這些人,這些帶著恐懼目光的人。

我大笑著,我又大哭著,我自問:“我到底是誰?為什麽這麽亂?為什麽??”

一隻手突然落在了我的肩上,我回頭的時候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

“真的是你!你怎麽了?我是柳媛啊!你不認得我了?”她說著,對我說著。

我喃喃的叫著她的名字.....

柳媛....我為什麽會心疼,我為什麽會.....伸出手去撫摸她的臉頰,我手上的紅色染上了她的臉頰。

然後我用我最後的一絲絲直覺,動用了我暴走後的最後一絲力量。

“刁蟬,你一定要活著!這是我欠你的!!”

我失去了意識,倒在了這個女人的懷裏,這個名叫柳媛的女人.....

我遇到過一個女人,並且愛上了她,她的名字就叫柳媛。

可是在我車禍後,便再也不記得她的存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麽,因為我遇見了“命運”。

我並不知道那個長發少女究竟是誰,可是我卻相信這是一種預兆,一種如標記般的提示,再告訴我自己,她究竟是誰。

她,就是我要等的人,一個被我喜歡,被我暗戀了整整八年,或者更多的時間女人。

為什麽,她孤獨的時候我會落淚。

為什麽,她傷心的時候我會悲傷。

為什麽,她微笑的時候我會開心。

因為,我喜歡她。

因為,我愛她。

因為,是她。

或許,我真的上輩子欠她許多錢,所以這一輩子才會遭受到這麽多的折磨。

或許,我真的上輩子被她愛多了,所以這一輩子才會要還給她那麽多的愛。

或許,我真的上輩子就在等著她,所以這一輩子才會做和上輩子一樣的事。

那就是是繼續愛她。

不過,我更擔心的則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身在棺材裏的刁蟬,到底會不會再一次死掉,要知道棺材裏是沒有空氣的。

迷迷糊糊間,我聽到了好多話,一些聽得清的,一些聽不清的,還有一些是一個嘶啞聲音的,還有一些是好聽聲音的。

我苦澀的自顧自笑著,好想又變得沒心沒肺起來。

也許是因為我接觸到了死神,也許是因為我讀懂了很多事。

反正,我不再是一個菜鳥,而且還有要活下去的目的,我一定要用我的眼睛看著她的幸福,決不能錯過這一生。

別問我的語氣好像是知道了自己上輩子是誰一樣,其實我誰也不是,我隻是自己。

我問的問題好傻,我還能是誰。

除了阿難,不會是其他人。

醒來的時候,我看到的不是柳媛,而是我母親的臉。

她抱著我一直哭,說:“我不該讓你去念大學的。”

等母親平靜下來又說我:“小王八犢子,誰讓你自己出去走的,還好被人家柳媛遇見,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

從母親的話裏我聽得出來,我沒事了。

至於我的眼睛,我不想再解釋。

意思差不多可以理解為:我可以控製我的眼睛,還有我所看到的一切。

似乎生活又回到了正規,除了我多了一些超能力,除了我第一次和大家說的那句話。

“原本打算活到50歲就掛掉的我,遇到了悲劇性的一刻,就是我先死了。”

的確,我曾經死過,又活過。

人所經曆的生死,不一定是肉體上精神上的,也可能是階段性的。

就如同你記不起一些記憶,記不起一些事情,因為在你的生命裏,曾經死去過.....

*********

醫生,給我的診斷是......

“根據我多年的從醫經驗,你應該是...中暑了!”

醫生的回答很專業,可是他也沒解釋明白我眼睛裏留下的血是從哪來的。

我後來告訴醫生說:“那其實是鼻血。”

結果醫生給了我一拳說:“是為了泡妞吧?那女孩子長的的確漂亮!要是我能年輕三十歲,一定也...流鼻血!哈哈”

禿頂的老醫生告訴我們年輕的一代“專業有專攻,泡妞要流血”.....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