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刁蟬之死

本來我還一廂情願的以為,隻要努力就能改變一些人或者是事,結果什麽都沒改變,那女人還是死了。

電梯裏究竟發生了什麽?至於那東西是什麽,都已經不在重要了。

重要的是有些事情已經是我無能為力的了。

“從現在看來,那女人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並且幻想出一對姐妹,可能那姐妹就是她自己本身的記憶寫照,所以在警察調查事情的現場她才會說電梯裏有五個人,其實那對姐妹根本就不存在。至於那男子,據你所說,他很可能是一種惡靈的具象體,也就是傳說中的惡魔,不過這東西在這個世界非常的脆弱,隻能依賴性交來達到轉移身體的目的,不過我很奇怪的是,它為什麽要挑選上她。”黎雨在一旁分析道。

一同在這裏的還有七個人,據黎雨所說,他們是年輕一代裏的佼佼者,並且從現在開始有保護我的職責,因為這是集團老板親自下的命令書,同時我也知道,在我下一次暴走的時候,這7個人將會成為帶走我生命的死神。

我無聊的打著哈欠,衝著黎雨說話的方向伸出了中指。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就別提了,行嗎?大哥,麻煩你快點告訴我一下第五個眼睛封印者的位置行嗎!!”我咬牙切齒的說道著,心裏恨死了這個王八蛋。

想到這,我習慣性的感覺到那個小丫頭片子似乎就在這個房間裏。

“好吧!事已至此我便不再提了,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現在那東西很有可能就在你身體裏。”黎雨無奈的說道。

“去你的,老子才沒和那人妖性*交。”我粗俗的罵道。

“其實,它可以靠血液傳播,特別是你還吃了她。”黎雨這麽樣的解釋道。

我的胃又開始翻騰起來,我吐了八遍了,為什麽我還是感覺肚子裏怪怪的,難道...真在我身體裏?

“沒關係的,你的能力是控製死亡之力,所有邪惡的靈魂都不會進入你的身體,因為那是一種自殺的行為。”一個陌生的聲音解釋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就是七人之一。

“喂?能不能不要這麽信口雌黃,來點依據好嗎?”我做在沙發上,手不停的揉著我可憐的胃。

“眼睛隻有一個,你不知道嗎?”冷漠的聲音又響起。

“隻有一個,那我右眼和左眼不是一對兒唄?”我皺著眉頭,怎麽感覺對麵說話的人有點傻逼。

“他的意思是,一種能力的眼睛隻存在一個人的身上,也就是說,你的眼睛隻有這麽一雙,根本無從依據。”黎雨一邊說著一邊翻動著資料。

過了半響,他才繼續開口說:“就算你的眼睛得到封印,也還是有暴走的危險,因為他們不會讓你安靜的活著,即使你死去,他們也會拿走你的雙眼,移植到其他人的身上。”

空氣裏的溫度似乎一下子下降了很多,我知道這些人是抱有敵意的,從一見麵起,他們就對我抱有一種莫名的敵意,也許我天生就是他們的敵人。

第一次見麵,黎雨就提到過這些人,我未曾詢問過,不是不想知道,而是我在故意的回避這個問題。

我不想麵對生死,不想去抹除任何人的存在,即使我擁有這份力量。

我並不善良,可是我有信仰,因為相信,當人死後是有天堂和地獄的區別,所以我一直在回避關於自己眼睛的問題。

我的眼睛讓我感覺到了一個陌生世界的存在,也讓我知道,世界真的很大,但是有的時候就是不會允許你的存在。

我沒有說話,沒有回應,我不想信誓旦旦的告訴黎雨說,我會永遠是你們的朋友,或者說什麽我會加入你們的話。

因為我知道,我隻能適合一個人活著,若是存於一個集體之中,我會容易的抹殺所有人的存在。

不是我太自信,而是我知道。

我扶著牆走出會議室的一瞬間,我全身的力氣似乎全都沒抽走了一樣,感覺好難受...好想哭....

我伸出手撫摸著自己眼睛的位置,雖然那裏現在有一層厚厚的繃帶,但是我能感覺到眼睛裏的顫抖....

“你也不想離開我嗎?”我自言自語的說著。

基地裏的天氣並不好,熱的讓人想把身體全部浸在水中才會覺得涼快一些,我躺在熾熱的床上,沒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接著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很....怪的夢。

一個男人不停的親我,摸我,甚至還要那個...

我沒有掙紮也沒有回應,突然那個男人變成了一具骷髏,他告訴我說,我是他一生的羈絆,也是他永遠的仆人。

醒來的時候,眼前還是一片漆黑,我自己都分不清白天與黑夜。

我頭疼的坐起身,伸手摸著床頭的水杯,結果一不小心把水杯打翻在地,水杯一下子碎裂開來,我連忙蹲下身慌亂的摸著,玻璃一下子刺破了我的手指,眼前一片的漆黑中突然出現那麽一抹的鮮紅。

接著那些紅色迅速的擴張,我突然我發覺,我看到了一個紅色的...世界。

我看著我的手,是一隻白骨的手掌,我知道一切又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到底,我眼睛的能力是什麽?真的像是他們所說的死亡之力嗎?

為什麽我會覺得有些奇怪,有些質疑?

活死人之眼,你到底代表著些什麽?

我癱坐在地上,正巧這個時候床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我一站起身,腳趾就發出一陣的絞痛,我伸手一抹全是濕濕的液體,我知道一定是血。

顧不上腳上的傷,我連忙接了電話。

“你...在哪?”聲音很小聲,可是我聽得出聲音的主人就是刁蟬。

“我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解釋說,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是那麽撕心裂肺,因為我的腳疼的厲害。

“為什麽?到底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所有人都說我瘋了?為什麽?.....”電話那頭的聲音越來越小,我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麽事情。

“怎麽了?”我連忙問。

“你相信我嗎?我真的看見你被一個瘋女人咬,不是嗎?是不是?到底發生了什麽??”她哭了起來。

我坐在床上,腦子裏亂哄哄的。

“我....欠那女人很多錢,我已經還了錢,沒事了。”我自己都覺得這個解釋有些牽強。

“是嗎?也許....我的眼睛好痛,為什麽....嘟嘟.....”電話就斷了線,我坐在那什麽也不想,什麽也想不來,感覺好奇怪,好像...丟了什麽。

門被推開,黎雨走了進來說:“有個壞消息。”

我苦笑說:“我知道。”

黎雨的臉上露出了一個錯愕的表情,然後我所看到的紅色世界裏站立的男人變成一具骷髏的樣子。

我的能力終於要影響到了同類人嗎?

“她死了。”黎雨歎息著說。

我就傻坐在那,一個人哭了起來,一直哭...一直哭.....

接下來的幾天我不停的夢到刁蟬,向著我笑,向著我哭,她告訴我說她不想坐牢。

我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麽事,讓這個美麗的女人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苦笑著知道了自己眼睛的第一個能力,我可以預知一個人...離開這個世界的時間,我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那些天我度過了人生裏最灰暗的日子,我沒日沒夜的流淚,沒日沒夜的心痛,我想打電話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家裏人,可是我怕他們說我瘋了,我隻有自己可以依靠,隻有自己可以訴說,不知道為什麽,我一直覺得黎雨是一個敵人,他不是我的朋友。

過了五天,我瘦了20斤,我頭發變了顏色,我不知道是什麽顏色,但是我卻知道這顏色會一直跟隨著我。

我沒有去刁蟬的葬禮,因為我害怕見到她的父母,還害怕自己去麵對她,我深深的恐懼著.....

刁蟬,19歲,死於割脈,因為家裏人不相信她所說的事情,她說她看見一個女人變成了惡魔,在咬一個男人。

可是當警察趕到了她所說的事發地點,才發覺一切正常,所有人都不知道事情的發生。

刁蟬她,崩潰了。

原來一個人的意識可以在一瞬間被擊碎。我不知道她到底在乎我多少,我隻是知道,她沒有童年,從她有記憶的時候父母便離異了,她一直跟著自己的母親,後來她的母親得了白血病,身體也開始衰弱起來。

一個月後,刁蟬的母親也離開了這個世界。

很久之後我才知道,刁蟬她,竟然愛著我。

在她葬禮的那一天早上,我自己坐在基地的最高處,看著血紅的日升,心中有說不盡的痛,假如我可以控製生死,我希望她能活過來,想一個平凡的女孩一般活著。

她的死全都是我的錯,我過於的自信,過於的自私,我明明就不是一個普通,不是一個平凡人,為什麽還要自私的去打亂她的生活,我要是不去涉及她的世界,她也就...不會死!

我整個人都活了過來,我變得冷漠哦,變得不再言笑,腦子裏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都離開了我,我第一次覺得我長大了。

我向學校請我一個月的假,雖然主任不太想放我的假,但是因為骷髏8號得施壓,我還是取得了一個月的病假。

一直忘了說,骷髏8號是我的老師,我的導師,同時也是我寢室裏年紀最大的哥哥。

我沒有帶任何的行李,我穿著一身黑色的西服,眼睛上帶著黑色的墨鏡來遮擋那封印眼睛的繃帶,頭發柔順的垂下遮著我的大半張臉。

同行的七人負責我飲食起居的所有事情,也包括了安排我和關鍵5號任務的見麵,因為他們也知道,我的眼睛沒有被封印一天,那麽危險便存在一天。

我笑著看著這七個人,心裏帶著一種漠然的感覺,因為......

我已看穿他們的生死,可是我卻不能說。

難道要我說“你某某天,某某時會死”嗎?我做不到,我不願看著一個人的生死,特別是這個時候。

我也知道,這一行不會如想象的那般簡單,甚至我可以預感到死亡的降臨,以及巨大變革的來臨....

5號人物沒有名字,他真的就叫5號,他藏身於澳門,所以我們必須搭乘飛機過去。

根據資料上的信息,這家夥有段可歌可泣的傳奇,他釋瞳的能力名為三覺之眼,是迄今為止幾個經過變異期活下來的寥寥數人之一,可是他卻沒有進入第二階段,也就是鬼瞳,至於具體發生了什麽,也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5號出身於農民家庭,於十四年前眼睛能力被開發出來,之後用眼睛的能力改變了他所身處的環境,很快的他就成了澳門的貴族之一。

可是後來,卻經曆的跌宕起伏的一生。

具體的事情我不想說出來,隻能說5號的眼睛帶給了他一生都花不盡的金錢還有名譽,可是他卻喪失了所有親人和摯愛的女人以及自己骨肉。

現在5號的四肢已經被他自己弄斷,他發誓自己一輩子不在離開澳門那個地方。

也許,5號明白了人性當中最可貴的東西,也許,5號終於找到了他要守護的東西,或者有更多的也許,但是這些都隻是一些猜測,因為除了他自己,誰也不會知道.....

在上飛機的前一刻,我突然感覺到一種陰風刺骨的感覺,我伸手扶了扶眼睛上的墨鏡,感覺有些奇怪。

上了飛機我也沒有覺得自己是超人,坐在我一邊的七保鏢之一看著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報紙。

我無聊的也跟著他看著,很快...飛機便起飛了。

我十分丟人的握著胃,因為我竟然暈機!

我一側頭,竟然看到七保鏢力裏有一個和我做著一樣的動作,同道中人啊!~

我剛要招呼他一聲的時候,他的腦袋突然就像是氣球一樣的爆開了!~

紅色的白色的東西飛濺而出,我的雙瞳猛然收縮開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