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四章 回去啦3

“好!下麵該我了!”那個大學生興致勃勃的講了一個半夜鬼敲門的故事,雖然俗不可耐,但因為那小子口才很好,聽起來也很有恐怖氣氛。

輪到孟久,他就把坐陣童子的事情掐頭去尾,改頭換麵,外加修改人物,變成了一個冒險小說。一陣白虎下來,竟把那兩個人給聽愣了。好半天,那個大學生才道:“我的天,你是寫小說的吧?”

孟久哈哈一笑還沒說話,杜亦羽卻冷笑道:“他是說評書的。”

孟久眨眨眼,笑道:“怎麽,不滿意裏麵那個大法師和女俠的幸福結局?”

杜亦羽哼了一聲繼續看雜誌,孟久則笑道:“別看了,你也來講一個吧。”

“沒興趣。”

“那我就繼續講大法師和女俠的幸福生活吧。”

杜亦羽長歎了一口氣,看向孟久,一字字道:“為什麽你這人就不懂得什麽叫做‘打擾人’呢?”

孟久認真道:“因為我深刻的體會到,一個人必須要容入社會才能過得好。所以我不忍心看你繼續孤僻下去。”

杜亦羽盯著孟久,不知是覺得孟久的話有道理,還是想趕緊打發了這個麻煩,終於放下雜誌說道:“以前有個說法,屍體不能臉向下趴著。否則,靈魂就不能從屍體裏飛升而去。這樣的屍體燒起來,便會聽到靈魂的慘叫。”

“我怎麽沒聽過?”孟久道:“新鮮,新鮮,接著說。”

“講完了。”杜亦羽淡淡的說,再次拿起雜誌。

孟久誇張的翻身倒在臥鋪上,捶胸大叫道:“我的天,我怎麽認識了這麽一個無趣的人啊。”

旁邊姓牛的卻突然道:“真的有這種事嗎?”

“什麽?”孟久坐起來,姓牛的臉色不知為何有些怪異:“燒死屍的時候,靈魂會慘叫?”

孟久挑了挑眉:“你見過?”

“沒有,沒有!”姓牛的連忙否認,但那神情卻極其不自然。

“真的沒有?”孟久追問。

“他不說沒有嗎?接著講故事吧。”大學生興致不減的催促,那姓牛的連忙借機轉變話題,又講了一個見鬼的故事,講到尾聲的時候,那個大學生下意識的挪到了孟久這邊,看來是很怕姓牛的再嚇唬他。還好,這並不是一個嚇唬人的故事。但接下來,那個姓牛的卻開始談起異度空間和第六感兩個電影裏說到的東西――鬼魂的存在和人類對於鬼魂的感知。

“我認為,異度空間裏的說法很有道理,見鬼實際是精神出了問題。不過這種情況也最麻煩,因為除非你的精神問題解決了,否則便沒有人可以幫助你,你即使知道那都是假的,也永遠逃避不了那種恐怖地獄。不過,這也並不能說明鬼魂就不存在。正如異度空間最後那個女鬼的出現,以及第六感裏鬼魂的解釋,鬼魂應該是存在的。隻不過我們現在的科學認識還不能完全解釋這種非常態的存在。最好的解釋就是殘留的腦電波影響正常人的大腦,使其看到鬼。”

一番話說下來,大學生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不覺瑟瑟道:“不說了,不說了,毛毛的。”

姓牛的眼珠子一轉,拿出一麵八卦鏡:“見過這沒有?”

“八卦鏡?”孟久好奇的拿過來,姓牛的點頭,卻突然道:“別摸鏡麵!這是開過光的,一摸鏡麵就不靈了。”

“啊?”孟久詫異的看向那個姓牛的:“你被騙了吧?”

“不可能!”姓牛的認真道:“知道是誰給我的嗎?”

“誰啊?”

“就是眉村那個朋友。而這鏡子是那個老道給他的,說是緣分一場,讓他去去身上沾染的邪氣。”

“哇塞,那是真家夥了?”那大學生話一出口,孟久就忍不住暗暗一笑――那小子嘴裏不停的說不相信眉村那是真事,結果心裏還不是相信了?果然,愛聽鬼故事的,便更加容易相信這些故事(雖然大部分都是假的…….)

“當然了!隻可惜我這人一向百邪不侵,所以到現在也沒看到什麽怪異的現象。”

“還有怪異的現象啊?”大學生問。

“當然了,要是有鬼接近咱們2米以內,這鏡子就會發光,把鬼給收了。”

大學生張大眼睛,看著那鏡子,忍不住就拿過來,小心翼翼的翻看著,眼中有著一絲的羨慕。孟久卻是沒有了興致,轉到一邊翻報紙去了。那姓牛的眼見這形勢,立刻將全部熱情都轉到大學生身上。不住的介紹這鏡子的傳說以及功用。

孟久越看越不對頭,這姓牛的現在說得話,做的事,怎麽就跟他做假法術,騙貪官錢財那一套那麽類似呢?

孟久想著,那邊的兩人卻熱乎起來了。在姓牛的說老講鬼故事的人就容易近鬼後,大學生便不停的追問哪裏能買到有用的護身符。姓牛的先說去廟裏求,大學生卻對那種10元的開光吊綴嗤之以鼻。然後姓牛的又建議他自己買個玉綴再找大師開光,可卻又說不出哪裏有所謂的大師。最後,姓牛的終於說道:“我看實在不成,你不如去二手古玩市場看看吧。”

“啊?那裏怎麽可能有?”

“沒準就有呢。比如說我這個八卦鏡,我這次出來就打算賣到北京的潘家園去。”

大學生驚訝的看向姓牛的,一臉著急道:“這怎麽能賣呢?”

“咳,不是跟你說過了,我這人百邪不侵,留著也沒用,不如賣點錢。”

大學生眼珠子一轉,笑道:“大叔,你不如把這個賣給我吧?”

姓牛一愣,連忙擺手道:“那可不成,我這最次也要當古玩賣的,你給不起這個價。”

“多少?”

“怎麽也得三四千吧?如果遇到識貨的,說不定能賣到上萬呢。”

大學生吸了口氣,愣了一會,就有些打退堂鼓了。不過這回姓牛的又叨嘮道:“不過聽說最近潘家園那邊管的很嚴,你是北京人,還知道哪裏有這種二手市場嗎?實在不行,掉點價也就賣了省事。”

大學生一聽口氣有餘地,連忙急切道:“大叔,要不你就賣給我吧。北京二手市場雖然不少,可那些做生意的可會壓價了。這樣,我出兩千,成不成?”

“這,這是怎麽話說的,咱倆同路,我怎麽好意思和你做生意。”姓牛的還要拒絕,大學生連忙道:“沒關係,沒關係,隻要價錢您覺得合適就成。”

“那這麽著吧,兩千八,我看你是個學生,也不多要。”

這時,孟久簡直是佩服死這個姓牛的了。他騙人,還得要做做法,弄出點怪聲怪光來,人家就憑一張嘴,幾個鬼故事,就弄到手小三千……誰知道他那包裏還有多少個這種仿製的八卦鏡。不過這家夥也太不講騙子道義了吧?居然逮誰騙誰?

孟久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便拍了拍杜亦羽,他知道,這家夥肯定也看出來了,隻是可氣的一言不發。果然,杜亦羽歎了口氣,給了孟久一個‘你真麻煩’的眼神,從身上掏出自己的警察證,像是往桌上隨手一放,卻正好能讓那個姓牛的看到。

這一放果然立竿見影,那姓牛的一愣,額角竟然立刻就可見細微的汗珠。他眼珠子一轉,偷瞄了孟久和杜亦羽一眼,不覺便咽了口吐沫。

大學生這時已經拿出錢包,不好意思道:“我這就一千五,不過沒關係,我媽肯定在車站接我,到時候把剩下的給你。”

“不用了,不用了”姓牛的眼看著到手的一千五卻一張票也不敢拿,好不容易碰到這麽個傻小子,竟然出手就是一千五,真是可惜啊!

“啊?什麽不用?”大學生的注意力全在八卦鏡上,根本沒有看到杜亦羽的警察證,也當然不知道自己已經受騙了。

那姓牛的所處的境地立刻就變成了騎虎難下,自從他改口說不賣後,那個大學生就開始一邊聲討他說話不算數,一邊死纏懶打。他越不賣,那大學生越覺得那是真東西,竟然還主動把價格漲到了四千。說得煩了,他真想告訴他這是假的,可當著一個警察他哪裏敢啊。到最後,終於讓他靈機一動想出個說辭,將那八卦鏡仍給大學生,假裝輕鬆的笑道:“不跟你鬧了,這鏡子送你好了。”

“啊?”

“實話跟你說,這鏡子根本就沒開光,也不是什麽古玩,就是一仿造的黃銅鏡,值不了幾個錢。”

“不是,怎麽回事?”大學生有些傻了。

“咳,看你認真,逗著你玩的。要真賣你,咱不成騙子了。”

“我操!”那大學生一下就跳起來,滿臉受到侮辱的樣子,指著姓牛的就開始罵,而那姓牛的哪裏敢還口,隻是苦笑著道歉。終於,杜亦羽大概覺得這裏太吵了,收起警察證,拿著雜誌到餐車去了。剩下孟久好笑的躺在自己的床鋪上,悠閑的翻起了報紙,準備睡覺。

那姓牛的這時才總算鬆了口氣,連忙假裝抽煙,悻悻的走開了。

後麵的路途上,大學生一直就沒給姓牛的好臉色,而那姓牛的也老實了許多。半夜姓牛的偷偷提著包出去轉了一圈,再回來手裏已經什麽都沒有了。孟久雖然看見了,也知道他是去消滅證物,可杜亦羽都不管,他也懶得管。

火車一到站,那大學生便第一個拿著行李跳下上鋪,撞了一下姓牛的肩膀,依舊氣乎乎的走開了。姓牛的也想馬上離開,孟久卻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姓牛的連忙回過身,低頭哈腰的說道:“警察同誌,警察同誌,您也看見了,我就是逗那小子玩玩,並不是要騙錢啊。”

大概是那包八卦鏡已經被他處理了,所以膽子也大了,竟然上來就毫不回避的點明話題。孟久暗暗歎了口氣,還是忍不住管閑事了。他微微一笑,拿出一張名片給姓牛的,說道:“別誤會,我不是警察。”

“啊?”姓牛的一愣,接過名片就又是一愣――畫屍人?

孟久拿起被姓牛的放在桌子上的八卦鏡,點了點鏡心道:“我隻是想提醒你,你印堂發暗,魂魄輕浮,眼底灰黃,陽氣不勝。這都是邪氣入侵的症狀,你以前大概碰到過什麽邪氣的事情吧?還有你說的那個焚燒死人時的慘叫,最好不要再回去那裏了。”

等孟久和杜亦羽離開後,那個姓牛的看著手裏的名片,這回是真的愣住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