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章 又一個天授的家夥1

突然,那藍光跳動得速度開始掙脫杜亦羽手指得節奏,並發出更加刺目的亮度。而那四個凶靈的眼中也露出更加惶恐的焦急――陣破,守陣者隻有下場淒慘,乃至魂飛魄散。

四個凶靈安靜了片刻,其中一個男童突然邪邪的一笑,尖聲哭泣:“媽媽!求求您,不要再讓我做那些事了!……不要,我不要去抓鬼,我不要去殺妖怪!求求您,不要讓我做那些可怕的事情!”

男童的哭泣方落,一個女童便尖著嗓子癲狂的笑道:“是啊,是啊,看得到鬼的小孩,被妖怪親吻的怪物,在屍體中被揀到的孩子!”

女童叫囂完,又是另一個男童的呻吟:“啊~救命啊,好疼,救救我媽媽!”

最後一個女童再次尖利的喊道:“那不是你媽媽!你媽媽早死了,早就是一個留著濃水,被蚊蟲啃咬的屍體了。”

石洞裏,四個凶靈抑揚頓挫,陰森森的聲音令人聞之生寒,而那話中的含意卻令人摸不著頭腦,因此便不自覺的去努力思考。誰也沒有注意到杜亦羽的臉色猛的陰沉下來,然後憤怒,然後痛苦,然後,杜亦羽手指的動作竟然亂了節奏……

“喂,你不是吃著你媽媽的屍體活下來的嗎?”第一個女童再次挑逗般的輕聲細語,但另外三個凶靈卻已經趁杜亦羽神色怔愣間厲聲撲上。

黑氣包圍了那身惹眼的白衣,誰也看不清其中發生了什麽。隻是一眨眼,突聽黑氣裏一聲怒叱,凶靈們發出前所未有的泣聲慘叫。那黑氣一緊之後猛的爆開,頃刻間,所有黑氣都消失殆盡。

一切歸於平靜,隻有杜亦羽眼角的殺機匆匆隱去。隻是一瞬間的對視,便令孟久一凜,宋肖驚愕,淨月則退縮到宋肖的身後。

而杜亦羽似乎無意多談方才的鬥法,再次將注意力轉移到敲擊的手指上。那藍光隨著敲擊的恢複也逐漸再次變亮,而石筍竟然漸漸變得透明起來。

孟久他們被眼前的奇景震鑷,張目結舌的,連問都不知從何問起。幸虧,杜亦羽已然道:“宋肖,那些凶靈現在被我逼回身體之中。等這陣破了,我再去化解它們屍身上的怨氣。村子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是,謝謝你。”宋肖一時不知該說什麽,旁邊淨月卻冷哼道:“陣破了,它們也就魂飛魄散了,你還要去化解怨氣?騙誰啊?”

杜亦羽眼睛還是盯著那根石筍,專心的在上麵輕輕的敲擊著,彷佛在雕刻一件精美的工藝品,抽空隨口道:“怎麽,兔死狐悲?當初耍了我,現在後怕了?”

“嗯,你要收拾這死狐狸,我很讚成!”孟久早已貼到石筍旁去觀看,此刻忍不住一臉解氣的神情看向淨月,卻遭到宋肖的白眼。

淨月拉著宋肖,氣憤道:“肖肖,這倆男人如此小氣,我看你還是趕緊棄暗投明,跟著我吧。”

“去,不要這麽叫我!”

“太惡心了!怪不得你們被叫做狐狸精呢!哦,不對,是因為你們,所以那些像你們的人才被叫做狐狸精!”孟久說著,直起腰,放棄繼續盯著那個變化不大的石筍。

杜亦羽恰好在此時停止了敲擊,他抬手揮向空中。

啪的一聲,那倒懸的石筍應聲而斷,藍光像流星一樣墜落下來,隱隱夾雜著呼嘯之聲。

在藍光與石筍接觸的瞬間,整個洞內發出雷鳴般的巨響。洞壁碎石劈裏啪啦的掉落下來,尤似整個山都要塌掉一般。

而這一刻,孟久他們也停止了毫無意義的爭論,然後,他們吃驚的看著那藍光漸漸的滲入石筍,不可思議的沿著石筍的紋路向下侵蝕。

石筍被藍光映得彷佛一塊藍玉,溫潤而通透。

突然,那石筍裏連續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音,把那三人都嚇了一跳。

緊接著,那喀嚓之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密,眼看著,那根粗粗得石筍竟如玻璃般粉碎,碎片嘩然落地,霎時間,塵土飛揚。

幾個人揮著手,咳嗽著,卻又緊張而急切得等待著看到陣內所藏之物。如此的陣勢,那應該是個極為寶貝得東西吧?

但還未等塵埃落定,杜亦羽首先便驚咦一聲,然後,孟久和淨月似乎也感到了什麽,深吸了一口氣,不約而同的擋在宋肖之前。

而當眼前再次清晰之後,宋肖也忍不住低呼出聲,眼前的,是一個藍瑩瑩的人,不,如果她沒看錯,那是一個人的靈魂,蜷抱身體,猶如熟睡一般的漂浮在空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