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畫屍人2

  孟久來的那天,馬館長沒敢通知陳化鳴。在他的感覺裏,這畫屍人就是小說和電影裏的茅山道士。天知道那個孟久會怎麽折騰陳小鈴的屍體?萬一像電影裏製服僵屍那樣又是貼符,又是桃木劍亂拍的,那陳化鳴恐怕會受不了!而孟久的到訪對於全館來說都是個秘密。按事先商量好的,孟久和3個助手盡量在穿著和攜帶的物品上不引人注意。

  馬館長和孟久寒暄了一番,便同王師傅一起來到冷藏室。自打陳小鈴從抽屜裏坐起來那天開始,王師傅便盡量將新的屍體都存放在美容室的臨時冷藏櫃裏。別說單獨來冷藏室,就算兩三個人一起來,也讓王師傅覺得害怕。為了怕別人勿開陳小鈴所在的抽屜式冷藏櫃,他特意將開櫃的統一密碼給改了。幸好,那躺在抽屜裏的屍體一直很安靜。

  王師傅打開密碼鎖,立刻從梯子上爬下來。然後對孟久道:“孟大師,需要把屍體搬出來嗎?”

  孟久道:“當然,但稍等一下。”說完,他便指揮著三個助手在停屍台四周貼滿了符咒,然後拉過一張空著的工具台,在停屍台頭部位置點燃一個香爐。看著孟久他們緊張的忙碌著,王師傅突然問道:“我在您那裏看到一本書,說鬼魂是腦電波,真的是這樣嗎?”

  孟久皺眉看了一眼王師傅道:“對鬼魂的解釋有很多,但沒有定論。就好像法術,我雖然會用,但卻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釋。人類不能解釋的東西太多了,也許將來科學再發達一些,便能夠解釋的出來了。”

  王師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孟久沒有給他明確的答案,但他對孟久卻更加信服起來。

  三個助手準備完畢,分別站在停屍台的另外三側,手裏拿著不同的法器。而孟久自己也站到了香爐之前才道:“可以了。”

  王師傅看著這陣勢也不由得凝重起來,吸了一口氣,看向馬館長。見馬館長點了點頭,他這才啟動一旁的控製器。儀器的轟鳴聲在這寂靜的冷藏室內驀然想起,令王師傅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他用袖子抹了抹腦門上的汗,又看了一眼馬館長,這才發現馬得天的臉色也難看的很。他苦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氣,才操控著一個安裝在房頂上的,好像起吊機一樣的機械手臂拉開陳小鈴所在的抽屜。

  抽屜被拉開的瞬間,他和馬館長都不禁屏住呼吸,心跳又砰砰的響了起來。過了一會,見沒有什麽動靜,王師傅偷偷的瞥了孟久一眼,隻見他閉目垂眉,眼觀鼻,鼻觀心,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心裏的恐懼似乎減輕了一些。這才繼續操控儀器手伸進抽屜,夾住陳小鈴的胸部和臀部,連著那青灰色的屍體袋一起夾了起來。那屍體袋剛剛移到冷藏室中間的停屍台上空,王師傅好像看到屍體袋裏動了一下,他心裏一驚,手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鬆開了大拇指下的按鈕。隻聽馬館長低呼一聲,那裝著陳小鈴屍體的袋子從1米高處直接摔了下來,砰的一聲掉在停屍台上!!

  在那一瞬間,所有人的呼吸聲都消失了,就連孟久也睜開了雙眼,王師傅更是臉色煞白。過了不知多久,幾個粗重的喘氣聲響起,孟久也輕噓了一口氣,略帶責備的語氣道:“太不小心了!”然後,他先是對香爐拜了拜,嘴裏也不知念了些什麽。幾個助手跳著奇怪的舞步又將十幾張符貼在了袋外,孟久這才走到那屍體袋前,伸手拉開了拉鏈。

  一旁的王師傅和馬館長心裏雖然緊張得像打鼓一樣,但還是止不住好奇,目不轉睛的盯著孟久的一舉一動。隨著拉鏈拉開,陳小鈴那睜著雙眼的麵容便露了出來。孟久也不由得吸了一口氣,連忙又掏出一道符貼在陳小鈴的頭頂。那符和其它的符都不一樣,也不知道用什麽材質做成,反正不是紙。而字的顏色並不像其它符好像是紅墨水的顏色,而是呈現一種暗紅,並且凹凸有質。他心裏清楚的很,剛才的做作都是演給人看的,都是為了糊弄事主的手段。隻有這張用自己的血和著朱砂,又在陽光下曬了七七四十九日的血朱砂道符才是真家夥。

  早在聽了王師傅的敘述後,他便懷疑這次可能是真的遇到事了,所以他開了一個頗大的數目。沒想到對方一口便答應下來了。他心裏更是明白,這次的事情,恐怕要費點勁了,八成還得把腦袋栓在褲腰帶上幹活。

  那道符一貼上,陳小鈴的眼睛立刻便閉上了。王師傅激動的差點叫出來,大師果然是大師!馬館長也鬆了口氣,剛想恭維這個孟大師幾句,卻被一陣尖銳而突然的笑聲驚得呆在當地。隨著笑聲突起,那陳小鈴的眼睛猛然的睜開,上身忽的坐起。那三名助手也跟著王師傅和馬館長兩人驚叫出聲!孟久連忙又掏出幾張血符,貼在陳小鈴的頭部,但這次,卻什麽用也沒有!那陳小鈴陰笑著轉動僵硬的頭部看向孟久。孟久看著那還帶著冰茬的女屍深吸一口氣,那陳小鈴麵部表情突然變得猙獰起來,同時尖叫道:“你弄得我頭好疼!好疼啊!”那叫聲穿透耳膜,直刺到心中。孟久倒退一步,馬館長普通一聲攤坐在地上,王師傅由於靠在控製器上才勉強站住。而三個助手竟有兩個嚇得尿了褲子。

  孟久突然覺得腳脖子一緊,他低頭一看,隻見一隻慘白的斷手正抓著他的腳要往身上爬。孟久倒吸一口涼氣,不管麵前那個不斷尖笑的女屍,一咬牙,掏出小刀劃破眉心先是拿出一個銅符貼在自己的眉心,低聲念著聽不懂的咒語。然後,又用手指沾了血在那銅符上寫了幾筆後,大喝一聲,將那銅符按在女屍胸前。那陳小鈴啊了一聲,便砰的倒回停屍台上,雙眼再度閉上。孟久喘著粗氣,也顧不得臉上的血跡,連忙把已經爬到大腿根的斷手扯下,塞入陳小鈴的屍體袋中。一臉陰沉的看向馬館長道:“這女屍怎麽死的?”

  驚魂未定的馬館長結結巴巴的把陳小鈴的死因說了一遍,孟久又問了陳小鈴的生辰八字和死亡時間後,冷哼一聲道:“這女子死於非命,又心有不甘。再加上生辰八字和死亡時間全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又是女子,可謂全陰之人。這全陰之人的怨氣絕不是普通鬼怪可比。這活屍不能再耽擱了!馬上燒!”

  馬館長被孟久的神情嚇呆了,他沒想到那樣一個麵相溫文爾雅的人生起氣來卻是如此可怕:“可,可”

  “可什麽!”孟久厲聲道:“告訴你,我那銅符也隻能鎮住她6個小時。過了6個小時後會發生什麽,誰也不敢保證!”說完便指揮驚魂未定的助手收拾東西。

  馬館長一看孟久要走,又是著急又是心驚,連忙道:“大師,您再想想辦法吧?!”

  那孟久隻是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辦法就一個,趕緊燒!”他見助手將法器和香爐都收好又道:“對了,別忘了把鎮屍的錢匯給我!還有,屍體燒了,明天我來取銅符!如果銅符丟了,就照著100萬陪吧!”說完,他似乎一刻也不想再留在這裏,也不管馬館長再說什麽,隻是帶著三名助手快速的離開了。

  兩人站在大門口麵麵相覷良久,馬館長突然一拍手道:“6個小時!”

  王師傅嚇了一跳,隨口問道:“什麽?”

  此時,隻見馬館長眼光閃爍道:“那銅鏡可以鎮住那僵屍6個小時!我們可以在這時間內完成入葬!”

  王師傅深吸一口氣,慌張的擺手道:“館長,我,我…….”

  馬館長見王師傅慌張的樣子笑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去化妝的。我帶著幾個殯儀專業的研究生,其中有一個倒是有些化妝的手藝。”

  王師傅吃驚的看向馬館長,那一瞬間,他覺得這個男人太過惟利是圖,簡直有些視人命為兒戲。但他卻什麽也說不出來,因為他不敢站出來替代那個研究生去給陳小鈴化妝。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