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死人睜眼3

張勤死後第5天,馬得天將一個頗為英俊的年青人介紹給王師傅:“杜亦羽法醫,市局派來調查這次事情的。”說完又向杜亦羽道:“杜法醫你有什麽需要,就跟王師傅說好了。”

杜亦羽點了點頭,看向王師傅,微微一笑道:“王師傅,我想去看看張勤,陳小鈴的屍體,能帶我去嗎?”

王師傅心裏暗暗自叫苦,卻也不好當著館長的麵說什麽,隻得點頭說好。

兩人出了辦公樓,王師傅猶豫半天,還是說道:“杜法醫,有幾句話,我本來不該多嘴,可我不說,心裏又過意不去。”

杜亦羽微微一笑道:“您說吧。”

王師傅看著杜亦羽,隻覺得這個總是在笑的人和其它年青人完全不一樣。但究竟哪裏不一樣,他又說不出來。王師傅不覺的咳嗽了一聲才道:“那陳小鈴……唉,你相信僵屍嗎?”

杜亦羽挑了挑眉沒有說話,他知道對方會繼續說下去的。果然,王師傅長歎了一聲接道:“我們這行裏,有個自古口傳的規矩,在給屍體化妝的時候,如果發生屍體睜眼的事情,便一定要停手。而且,那個屍體也要馬上燒掉,不然就會變成僵屍…….”王師傅說道這裏停了下來看向杜亦羽,卻發現對方臉上並沒有他預期中的嘲笑。這令他好像是受到了鼓勵,於是又接著道:“具體為什麽要這樣,我也不知道,隻是聽我師傅說過。所以,我就跟館長說盡快燒了那具屍體,可他不相信啊!而且,還要堅持給那屍體化妝!我可是不敢,但我也不能辭職,唉……”說到後來,竟然變成了嘮叨訴苦。

杜亦羽看著這一臉愁容的老人,說道:“這麽說,那陳小鈴的屍體睜開眼睛了?”

“可不是!可嚇死我了!”王師傅緊張的對杜亦羽道:“杜法醫,你相信我的話?”

杜亦羽眼光一閃,微笑道:“這世上什麽事情都可能發生,不是嗎?”

“是啊!是啊!可不是嘛!以前,我也是半信半疑,可現在,我是真信了!唉,我現在一給屍體化妝就覺得害怕,這以後可怎麽辦啊!?”

杜亦羽見王師傅又要開始嘮叨了,忙道:“王師傅,冷藏室還沒到嗎?”

王師傅一愣,道:“怎麽,你還要去看?”

杜亦羽道:“當然了,這可是我的工作啊。”

王師傅吃驚的看了杜亦羽幾眼,不知他是年青人膽子大,還是壓根就不信自己的話,隻得歎了口氣道:“拐個彎就到了。”



冷藏室說白了就是停屍間,隻是現在殯儀館為了招攬生意,提高服務。馬得天便連各個場所的名字也改了改。按他的話說,停屍間聽起來冷冰冰,陰森森的,而冷藏室好歹還有些科學概念在裏麵,顯得高級一些。但是,不管怎麽改名,這裏永遠都有著一種陰森恐怖的氣氛。也隻有這些成天圍著屍體打轉的人才能在裏麵泰然處之。

王師傅走到冷藏室的裏麵,拉開中間的一個抽屜式冷藏櫃,杜亦羽看到那上麵寫著張勤的名字。他走過去,做了幾個簡單的醫學檢查,然後目關便停在了張勤的脖子上。王師傅看著杜亦羽的目光,想起那掉落一旁的斷手,不覺的後背一陣泛涼,輕聲道:“他的脖子……有什麽問題嗎?”

杜亦羽搖了搖頭,拉上屍體袋的拉鏈道:“沒什麽,陳小鈴的屍體呢?”

王師傅忍不住道:“真的要看嗎?”

杜亦羽一笑道:“您要是害怕,就先出去吧。我自己看,放心,不會亂動別的屍體的。”

王師傅連忙搖頭道:“這話怎麽說的,你是法醫,我還有什麽不放心的。既然這樣”他指了指右麵偏上的一個冷藏櫃道:“就是那個,第18號。那邊有梯子,你如果想把屍體搬出…..你再叫我吧,這裏雖然有自動設備,但卻並不太好使。”說完便真的轉身出去了。

杜亦羽微微一笑,搬過梯子,爬了上去。‘NO18 陳小鈴’他緩緩拉開冷藏櫃,露出裏麵的屍體袋。一陣陰冷之氣自冷藏櫃裏飄了出來,比冷藏室內的溫度還要低。杜亦羽似乎並不急於動手,隻是站在那裏,但嘴唇微動,似乎在默念著什麽。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吵嚷聲,幾個人的腳步聲徑直向冷藏室走來。杜亦羽皺了皺眉,放下正要拉開屍體袋拉鏈的手,便看到馬館長首先推門進來,然後是一個不認識的中年人,最後是一臉無可奈何的王師傅。隻見那個中年人一走進來,便對著杜亦羽大聲道:“下來,下來,誰讓你動我女兒的屍體的?!”

杜亦羽挑眉看向那個有些發福的男人,這大概就是陳小鈴的父親,那個商界的知名人物陳化鳴吧?他還沒有說什麽,一旁的馬館長已經陪笑道:“陳總,這是市局下來的法醫。”

那陳化鳴絲毫不給馬得天麵子,怒道:“法醫怎麽了?法醫更是不行!我女兒生的時候漂漂亮亮的,死了也不能由著你們亂來!”

杜亦羽看著一旁又是無奈又是苦笑連連的馬館長和王師傅一笑道:“噓,你這麽大聲,不怕把死人吵醒嗎?”說完,還不忘指了指身前陳小鈴的屍體。

後麵王師傅連忙呸了三下,哀聲道:“我的杜大法醫啊,在這種地方,可開不得這種玩笑啊!”

一旁的馬館長雖然不信有鬼,但他終究是坐辦公室的人,此時站在這滿是屍體的地方,又想起王師傅前些日子的話,也不由得有些不舒服。那陳化鳴似乎是霸道慣了,杜亦羽的話顯然激怒了他,隻見他三步並兩步走到梯子下,又二話不說笨拙的爬了上去,指著杜亦羽的鼻子道:“你給我馬上離開!!”

杜亦羽聳聳肩道:“可以,但要在我做完屍檢之後。”

陳化鳴惱怒的看著一臉輕鬆的杜亦羽,手指竟有些哆嗦,還是馬館長又搶著說道:“杜法醫,陳總已經和警局的領導談過了,張勤的案子和陳小姐的遺體沒有什麽直接聯係,而且,張勤的案子也準備結案了。所以,警局已經同意陳總安葬陳小姐了。”

杜亦羽看了一眼那個一臉蠻橫的陳化鳴,冷冷一笑道:“既然這樣,我可以不管。但……你要找誰來為你女兒整容化妝呢?他嗎?”說完指向後麵的王師傅。

王師傅暗自叫苦,連忙擺手道:“我最近身體不好,正想請假去看看病……”

“王師傅…….”馬館長吃了一驚,連忙想要打圓場,並勸說逼迫王師傅就範。但陳化鳴已然道:“這不用你擔心,這回,我自然會請最好的化妝師來!”

馬館長一聽,生怕這蹤大買賣跑了連忙道:“我們這裏就有全國最好的化妝師!”

陳化鳴鄙夷的看了一眼馬得天道:“上次那個張勤,你不就說是最好的嗎?”

馬館長連忙解釋道:“那個張勤是我們館最好的。全國最好的化妝師上次正好出差。不過您放心,這次我一定讓他親自上陣!”

馬館長一番話似乎又穩住了那個陳化鳴,一旁的王師傅也鬆了口氣。雖然他們館裏根本就沒有什麽全國最好的化妝師,不過,不管馬館長怎麽去折騰,這件事應該是不會硬安在他頭上了。

幾個人說來說去,終於想起了一旁的杜亦羽。陳化鳴挑釁般的看向那個二十七八歲的小夥子,這令杜亦羽感到有些好笑,這個商界大亨,心眼實在小得可以!他又看了一眼在屍體包,似乎一時三刻不會有什麽動靜,想了想,右手悄悄在屍體頭部上空畫了個圈,然後轉身下了梯子道:“隨你們吧,不過,如果再出什麽事你可以來找我。”最後一句是說給王師傅聽的,說完便真的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杜亦羽走後,馬館長這才鬆了口氣,對陳化鳴道:“陳總,我們也走吧?”

陳化鳴冷哼一聲道:“既然來了,我要再看看我女兒。”

王師傅一聽嚇了一跳,想也沒想就道:“不行!”說完便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果然引來了另外兩人詫異的眼光。陳化鳴先說道:“有何不行?”

王師傅一愣,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隻是怕,卻又不敢說。幸虧一旁馬館長及時道:“沒什麽不行的,王師傅你先出去吧。”

王師傅入夥大赦,趕緊轉身離開。誰知他剛剛走到大廳,便聽到冷藏室裏傳來兩聲驚叫。那叫聲直刺他的耳鼓,令他渾身汗毛直豎。然後,他便聽到冷藏室的門被撞開了,他神經反射的回過頭,便看到連爬帶滾的馬館長和滿臉驚恐的陳化鳴從冷藏室裏跑出來。馬館長和陳化鳴的恐懼傳染給了他,雖然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但卻嚇得滿腦子空白,隻是轉身就往外跑,生怕什麽東西追出來。直到跑到廣場,方圓50米內沒有一絲陰影,三個人才喘著粗氣停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王師傅問道:“馬館長,出,出什麽事了?”

馬館長用手捋著胸口,臉上依然神色緊張:“炸屍了,炸屍了!” 活了四十多歲,在殯儀館幹了十多年,今天才算知道什麽叫做屍變!

王師傅渾身哆嗦了一下,又道:“那,那…….”那了半天卻說不出一句話。而一旁的馬館長卻一下抓住了他的肩膀,道:“王師傅,那屍體,趕緊燒了!”

王師傅一愣,本想說誰敢去燒啊,但看著馬得天的眼神,他咽了口吐沫道:“館長,我,我可不……”

他話還沒說完,隻聽一旁的陳化鳴依然喊道:“不能燒!”

陳化鳴的聲音嚇了兩人一跳,馬館長陪笑道:“陳總,人死總是要入土為安的。”

陳化鳴固執道:“那是當然!不過,我的女兒一定要安葬得風風光光的!”

馬館長一臉苦相道:“可,剛才您也看到了。為了陳小姐早日安息,我看這繁文縟節的事情就省了吧?”

陳化鳴猛然站起,看向馬館長,咬牙切齒道:“我再加一百萬,你來想辦法!!”

馬館長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可不是個小數目,而且…….他想著是否有劃歸他私人的可能性。陳化鳴看著馬館長的樣子,又道:“當然,除了這一百萬,一切費用我來承擔。我再為你們進一套新的設備。”

陳化鳴話音方落,馬館長便一下跳起來,握住陳化鳴的手道:“一切交給我吧!”

陳化鳴點了點頭,看向冷藏室所在的大樓沉重的歎了口氣。臨走又塞給王師傅一萬多塊錢道:“今天的事情,一定要保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