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41 劉家後人

關於陳文化這種帶有忽悠成份的話,我心裏一百個不相信。我實在找不出魅影不會傷害我的理由,難道是因為我這兩個星期沒洗過澡,肉臭它們沒胃口?我看這些潰敗的越南兵比我也香不了多少,不也照被它們拖走?我看著一臉詭異的陳文化,說不出話來。

陳文化拍了拍我的肩膀,聳了聳肩說道:“劉文升,相信我的話,沒錯。”他的臉上看上去竟然變得很輕鬆,沒有剛才那般凝重。

肖忠華指揮著大隊後撤,不一會就消失在茫茫密林當中。陳文化又發出了嘯聲,然後“窸窸窣窣”的聲音又出現在周圍,並且越來越近,不一會,我就看到了那隻金黃色的“狻猊”出現在陳四的腳下。

陳文化俯下身子抱起“狻猊”,這袖珍版本的“神獸”看起來精神正在萎縮,無精打采的,它把頭靠近陳文化手中的玉石上,一動不動的。陳文化又把手指的血擠了出來,這回是兩隻手緊緊地合著,但是仍然罩不住已經變化之後的“狻猊”。我想了想,這種豢養的方式好像是在哪裏見過。

陳文化說道一邊擠手指的血,一邊說道:“劉文升,你不會不知道,為什麽我要留你下來吧?”他那眼神看得我心裏直發毛,我搖了搖頭:“我真的不知道。”

  葉平波在一旁,看著我那一問三不知的樣子,歎了一口氣,說道:“你爺爺是鬼眼老劉對吧?”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沒錯,剛才你們已經問過了。”葉平波又問道:“他的《陰陽鬥魁錄》你該看過多少吧?”

我點了點頭,然後覺得奇怪,我家的《鬥魁錄》,據說是我們的老祖宗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軍師劉伯溫所著。劉伯溫也叫劉基。這個人比較牛,傳說天文地理,無所不精,兵法謀略,更是出神入化,還寫過《燒餅歌》,預言了大明王朝之後的一段時期。至於我家這部《陰陽鬥魁錄》,是當年劉基被太祖皇帝朱元璋所妒忌,密旨胡惟庸下毒於他,服毒後的劉基自知時日無多,返鄉後寫了這一部《陰陽鬥魁錄》,上麵記錄了他生平所學,以及平生見聞,裏麵內容有兵家韜略,也有陰陽五行,更有無數匪夷所思的軍旅見聞,而裏麵最扣人心弦的是在他的自序裏提到的,他這些學問,竟然是幼年時候一個神人所授。隻是時間時間短暫,寫得倉促,以至於未能完稿就垂首西去,不得不令人扼腕。這部書原本是呈給當時的皇帝朱元璋的,但是劉基一想當時胡惟庸專政,這部書未必能夠落在朱元璋的手裏,如果這書落在了心術不正的胡惟庸手中,後果會更加不堪設想,因為書裏有一個天大的秘密。這個秘密就是元朝敗亡時候逃走時候遺落的一筆藏寶。

要知道,蒙古人統治了中原近百年,統治期間采取的完全就是一種奴役和壓榨製度,搜羅起來的各類寶物不計其數。再者蒙古人的大軍幾乎踏遍了歐亞大陸,一路上燒殺搶掠,劫掠來的財富更是一個天文數字,雖然蒙古人分成了四大汗國,但是身為最正統的元王朝,它的富庶絕對不是其他汗國可以比擬的。劉伯溫當時追隨朱元璋驅除韃虜的時候,無意中獲得了當年元順帝逃亡時候遺落的一份藏寶圖。當時的朱元璋已經大有誅滅功臣的想法,深諳“狡兔死,走狗烹”的劉基便將這份藏寶圖據為己有,深想有一天或許能夠靠它與朱元璋做一次活命的交易,但是心狠手辣的朱元璋卻使陰招,正大光明找不到劉基的罪名,於是背地裏下毒手了。

  悲憤交加的劉基最終沒能夠寫完這一部《陰陽鬥魁錄》,臨終前,他召集了兩個兒子來訓話,命令後世子孫不得再學天文地理此類雜學,於是好幾代人都不敢碰這些東西。但是由於家道中落,劉氏子孫中還是有人學了堪輿之術,便是我劉文升的先祖這一脈的事情了;傳到我祖父的時候,祖父便有了名氣不小的“鬼眼老劉”的稱謂,事實上,也隻不過是學了先祖劉伯溫遺留下來的一點粗淺東西而已。我劉家最寶貴的財富,應該就是《山水異聞錄》和這部《陰陽鬥魁錄》了。山水異聞錄,雖然不是劉基所撰,卻也是他老先生傳下來的。

我心想葉平波的話,《鬥魁錄》我是讀過,可是與留我下來有什麽關係啊?突然我就覺得不對勁,怎麽眼前這兩人,就那麽對我了解?《山水異聞錄》陳文化有半部雖奇但不怪,因為這書非我先人獨有,而《鬥魁錄》卻是劉基寫的,這事情除了我劉家人,也沒人知道了。他們兩人怎麽會知道如此徹底?我的心理麵直發毛,感覺有點哆嗦,就好像自己光天化日之下,一絲不掛地站在大街上一樣。

陳文化擠完血後,跟著說道:“《鬥魁錄》卷十一記載:‘南疆苗人善蠱,以主人之血日豢之,蠱僵而不死,三歲複蘇;此後護主不貳,主亡乃斃。’這句話,你有沒有看過?”

我呆了一下,好久才點了點頭,聲音有點顫:“你怎麽知道?”

陳文化一笑,說道:“接下來還有一部分,你背來聽聽”他的笑容裏有一種不可抗拒的魔力,讓我無法拒絕。我想了想,遲疑了一下,然後接著背下:“‘白衣神人語曰:若主有厭棄之意,蠱既知;噬其主,奪其精氣,化為鬼魅,不可止矣,唯,唯……唯銀器可止,有天敵,即未噬主之蠱……”那些年破四舊,家裏被搜了好幾遍,我覺得不安全,結果一口氣把整本書都背了下來,以免書被搜走了就可惜了。怕忘記結果晚上的睡覺前都默默背了一遍才敢睡覺的。沒想到隔了那麽多年這背下來的東西還是派上用處了,我擦了一下冷汗,我才知道,這種魅影原來就是《陰陽鬥魁錄》裏所說的鬼魅,難怪心裏總覺得這種東西似乎認識一樣。那這麽一說來,陳文化手中那個根本不是什麽神獸狻猊了,而是一隻培養出來的蠱。聽他說,這東西叫猊狼,不知道是用什麽練成的蠱。書裏提到的白衣神人,就是《陰陽鬥魁錄》序言裏提到傳授給劉伯溫所學的神人。劉伯溫提到他的時候,口氣總是非常尊崇。

陳文化說道:“當時白衣神人給劉基做了一個印記,這種魅影是傷害不了他的,因為劉氏子孫的血液裏,都帶有一種令魅影懼怕的東西,所以,你現在知道你留下來為什麽不會有事了吧?”

我一聽,心裏越發覺得不靠譜,都什麽時代了,這話也還有人信十足。我忍不住問道:“你怎麽知道這些,這些連《陰陽鬥魁錄》裏都沒有的啊?”

陳文化哼了一下,說道:“因為我也是被做了印記的。”我轉頭又看了看葉平波說道:“那他呢。”看著正在回光返照的葉平波,我對陳文化的話表示嚴重懷疑。

葉平波苦笑著說道:“我與你們不同,我是我父親揀了養的,我跟葉家沒血緣關係。”

陳文化搖了搖頭,說道:“真是對不住你了,老葉,隻怪我沒查清楚。”葉平波搖了搖頭,說道:“蹲了那麽久的牛棚我早已經生不如死,要不是你給了我機會,我早就死在那裏了。跟你出來這幾年見識的東西比我過去做幾十年研究的還多,此生已經沒什麽遺憾了,我老頭子也算沒白活了。”我聽他們話中有話,皺著眉頭問道“你的話是什麽意思?難道很多人被做了印記?這印記有什麽用?”

葉平波不理會我的問題,自顧著喃喃地說道:“隻是不能看一眼傳說中的寶物,我真不能瞑目啊!”

陳文化又放下手中的猊狼,然後猊狼又大吼了一聲,把四周震得抖動了起來,馬上又消失在密林當中。陳文化說道:“猊狼是一種活蠱,叫聲能夠震懾魅影,現在它到四周去逡巡,發現魅影後,它能夠很快地消滅魅影,魅影對它來說,沒什麽殺傷力,這就是自然界中的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吧。”說到這裏,陳文化才接著說:“到目前為止,我知道有三個人受到這樣的,在明代有兩個人一個是劉伯溫,而另外一個叫陳友諒,還有一個叫葉子奇,我以為葉平波是葉子奇的後人,所以誤會了。”葉子奇是明初著名學者,但是我對他生平並不了解。聽了陳文化的話,那麽可以斷定他跟陳友諒有一定的關係了。

我正準備說什麽,然後後腦覺得一涼,正準備回頭看一下,隻聽見陳文化驚呼一聲:“別回頭。”然後他飛起一腳,把我踹得滾到一邊去。

在地上滾動的時候我餘光依稀看到,一張血肉模糊的臉倒掛著,看著陳文化咕咕地叫著。而那個位置,剛好是我剛才的頭頂上。這是一隻蒙上人皮的魅影。

陳文化手中拿著那把銀匕首向著魅影刺去,他還故意在匕首上抹上了他的血。可是魅影卻不理會他,用匪夷所思的速度爬了上樹。

陳文化狠狠地說道:“有種你就別逃。”他狠狠地瞪著魅影,嘴裏卻發出嘯聲,召喚猊狼回來。但是連續嘯了幾下,四周也沒有一點聲音。葉平波臉上變色道:“怎麽回事?”要知道,猊狼的速度絲毫不會比魅影的差。

陳文化顧不上葉平波,他青著臉對我說道,“怎麽回事,魅影怎麽會襲擊你?”

我,悶哼了幾下,才覺得胸口沒那麽難受,陳文化這一腳實在太狠了。他那反應也實在太快,不是長年累月的訓練,這一腳絕對是踹不出來的。我哭喪著臉說道:“靠,這個我怎麽知道,你不是說魅影不會襲擊我的麽?”我早該相信陳文化說話不靠譜了,這時候受了教訓才徹底覺悟實在太晚了。

“絕無可能!”陳文化搖了搖頭。他凝神看著我,那樣子就好像要殺人一般,“肯定是出了什麽錯誤。”陳文化緩緩地說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