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32 須彌芥子

“看這樣子,不是這些環境在驟然變大,就是我們在縮小。”古風淳想了一下,艱難地打著手語答複葉涯。這種手語是A衛特用的,古風淳也就是小時候在W局混的時候,學過一段時間,現在臨時用起來,顯得很力不從心,不動作都出錯了,還好葉涯了解他,知道他要表達的意思。

古風淳感覺自己跟葉涯在漸漸地拉開距離,連忙走到葉涯的身邊。兩人連忙拉過劉文升和周鼎軒,劉文升正在詫異,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四人靠在一起,倒是沒有異樣,但是崖壁上那兩條登山繩,卻不知道什麽時候消失個無影無蹤。

“怎麽會這樣?”葉涯倒是還沉地住氣,他以往有過不少曆險的經曆,這種情況還是頭一遭碰到。周鼎軒和劉文升不懂手語,張開嘴巴說著什麽,可是大家卻什麽都聽不到。劉文升這時候看上去比任何人都還要緊張。他渾身哆嗦,要不是古風淳拉著他,他已經嚇暈了。

“我也不知道,先召集A衛們回來再說。”古風淳神情十分凝重。周鼎軒好像在張口說些什麽,看得出來,他顯得很沉著,似乎對周圍的變化早有對策;他卻看不懂古風淳和葉涯之間的手語交流,想跟兩人說點東西卻是沒法子交流。

  葉涯點了點頭,拿出一把短短的手槍,向空中扣動了扳機。這槍裏麵裝的是微型照明彈,照明彈幾乎可以涵蓋半公裏的範圍,照明時間長達30多秒。隻要照明彈一炸開,所有A衛必然會向他靠攏集合,這是緊急集合的一個訊號也是給在上麵的A衛發送警報,下麵已經遭遇危險。可是等了半響,照明彈並沒有發出葉涯所熟悉的那種炙熱而耀眼的光芒,上麵依舊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漆黑。

  啞彈?葉涯感到一陣無語。怎麽?W局監管下生產的東西質量什麽時候也這麽西貝了?要知道,W局裏麵的武器全部都是經過精心挑選,選擇性能和質量最好的產品,質檢卡得非常嚴格,正常來說,出現啞彈的可能性比中彩票的幾率相去無幾。葉涯搖了搖頭,又朝著上空扣動扳機。

  半響,還是一點光芒都沒有。葉涯臉色大變,一個啞彈是巧合說得過去,怎麽可能兩個都是?自己運氣沒那麽背吧?他沉著臉,看了古風淳一眼,這時候的他,連有把負責生產這批照明彈的軍工廠拆了的心都有了。古風淳的眉頭緊鎖,頭頂上的礦燈投射在葉涯身上,他看到了葉涯臉上的表情開始有點焦躁了。

第三顆

在葉涯充滿希望中發射出去後,依舊給了葉涯一個非常失望的結果。一連發射的三顆照明彈,沒一顆能夠爆炸開來。葉涯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都有點急促。但是四周卻是一片寂靜,他什麽都聽不到。葉涯不禁與古風淳麵麵相覷。連續三顆照明彈都失效,這種可能性非常小。要知道,W局裏的武器全部是特別製定,連特種兵的設備要求也沒有他們的那麽高。照明彈這東西又是特別容易燃燒的東西,裏麵尤其是裏麵的鎂粉,燃燒條件十分簡單,就算是在二氧化碳裏,也照燒不誤,怎麽在這裏就燃燒不起來了呢?在什麽環境裏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古風和葉涯幾乎在同時想到了一個詞。

真空。

隻有在真空裏,聲音才無法傳播,照明彈才不能燃燒。可是,他們之間有對講機,有固定的對話頻率,這樣,他們沒有理由會接收不到彼此的訊號的啊?而且,他們呼吸也沒有任何的問題,那就說明,這裏絕對不是一個真空的環境。葉涯想了想,掏出一個軍用打火機,用力地打了一下,火苗“撲”的一下燃燒了起來。葉涯和古風淳的心裏不由地鬆了一口氣。

劉文升在這種無聲的環境裏很不適應。他又不懂手語,隻能幹著急。周鼎軒正在翻著自己的背包,想從裏麵拿出紙和筆來寫點什麽東西給葉涯看。他突然一抬頭看到葉涯手中正在冒著火苗的打火機。臉色變得慘白。仿佛那個小小的打火機如同洪水猛獸一般。周鼎軒反應過來後,瘋了一般地向葉涯撲了過來,要搶他手中的打火機。嘴裏似乎還吼叫著什麽。隻是周圍一片寂靜,什麽聲音都無法聽到。

看到周鼎軒這瘋狂的樣子,葉涯三人不禁一呆。葉涯轉身一躲,避開了周鼎軒,鬆手熄滅了打火機。周鼎軒一臉憤怒地指著葉涯,怒氣衝衝地不知道在說著什麽。罵了幾句,才想起自己的話自己都聽不到,葉涯又怎麽明白他說什麽。周鼎軒拿出紙筆,在紙上寫著:”火會驚動這裏的東西!你剛才已經闖禍了,趕快帶大家離開這裏。”從周鼎軒的表情裏,葉涯看到了慌張,這跟剛才那鎮定自若的樣子判若兩人。

“什麽東西?我還要找到我的屬下。”葉涯搶過周鼎軒的筆,在周鼎軒的紙上寫道。在這種環境下,葉涯此刻更加關心的是A衛們。雖然A衛們的心理素質整體非常不錯,但是突然出現在這種境地裏,是否會發生什麽其他突發事件,可能性是非常大的。由於被高聳的石柱林擋住了光線,遠處隱隱的A衛們的燈光都看不見了,四周就一片漆黑和死寂。

葉涯知道,A衛們受過在絕對黑暗和無聲的孤寂環境裏生存的訓練,所以還是比較放心。但是黑暗裏是否還是否還存在危其他的危險,警惕的他,當然不會輕易認為沒有。

周鼎軒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葉涯的話,卻沒有回答葉涯的問題。示意葉涯跟著走,向著A衛們前進的地方走去。

四人排成一列,周鼎軒走在前麵,葉涯殿後,把劉文升和古風淳夾在中間,四周圍死一般的寂靜讓劉文升很不習慣,還好兩個小輩的人一前一後地護著他,這樣才讓他放心不少。當然,這個也是葉涯故意安排的,雖然劉文升已經六十好幾了,但是心理素質未必有自己和古風淳的好,要是他在這種環境裏玩心理崩潰,那麻煩可不是一般的大了。而且劉文升一把年紀,走過的橋都比自己走過的路多,見多識廣;這裏環境詭異,弄不好還真的指望劉文升學的風水秘術來指點剖析解疑一下,他要是提前歇菜了,怎麽想都不合算,更何況就算能活著回去,這個報告也不好寫;而周鼎軒,他的性格倒是跟張大校有幾分相似,剛才驚慌了一下,但是此時已經恢複了平靜,帶領著幾人迅速地在石柱之間穿梭。

走著走著,劉文升突然拉住了古風淳的背包,古風淳不解地回頭望著他,意思是問他幹嘛了。劉文升神情凝重地用手指在古風淳的背上寫著:“須彌芥子”四個字。

古風淳心頭一凜,須彌芥子是佛典裏的一句話。意思是說偌大須彌山,卻可以放進一顆菜籽裏。古風淳看了一下,就明白了劉文升的意思,自己這一行人可能闖入一個類似須彌芥子一樣的空間裏了;然後古風淳想到了一個名叫懸壺濟世的典故,說的是古代有個自稱壺翁的老人,白天就在拄杖上掛著葫蘆賣藥,晚上的時候就進入葫蘆裏休息的故事。這個故事流傳甚廣,古風淳在看古代筆記雜說裏,都有看到類似的記載。古風淳一直都認為這種稗官野史不足為信,但是眼前的遭遇卻跟那些記載卻是非常的相似。不過看周鼎軒的表情和反應,他應該知道一些大家不知道的東西。隻是此刻卻是想問一下都問不了。

葉涯走在後麵,越走心裏的疑問就越大。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周鼎軒是對這裏的一切東西都一清二楚的。從那些考古隊員的失蹤到這裏發生的一切事故。他都心中有數,不然剛才自己隻是點著了個打火機,他哪用得著這麽著急?

正想著。突然葉涯暗道一聲不好,用力地向前一撲,把走在他前麵的劉文升壓倒在地上。而就在這瞬間,一個黑影在一個石柱頂部向著他剛才的位置像風一樣掠了過去。葉涯回過頭一看,心頭一顫。

“媽的,這麽邪門?”葉涯心裏驚呼。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