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八章 砍的就是你

  杜蓬的攻擊,仿佛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幾乎在他攻擊的瞬間,圍觀的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退開老遠,使中間的地帶變的更加空蕩,也更好的使兩人施展的空間變的更加充足。



  這就是看熱鬧人的所有心理。



  要知道,在黃龍帝國的這個國度中,幾乎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沒有信仰的,這並不僅僅是從現在重新分割的‘黃龍帝國’,就是在幾百年前也是一樣。沒有了信仰,那麽人們就會有種失去生活目標的感覺,這也是愛湊熱鬧的主要原因之一。



  車飛與杜蓬兩人之間的事,無論在道義、還是法律上誰對誰錯,可是在看熱鬧人的眼中,這一切都是無足輕重的。而他們所注重的隻有一點,那就是事情該如何的演變,演變的過程又會如何的精彩?



  至於兩人中,誰活誰死,和他們又有什麽關係呢?



  當所有的人紛紛退開的時候,位於圍觀人中間的吳天,神色冰冷的隨著眾人退到了一邊,他雙拳緊緊的纂著,車飛!這可是讓他永遠無法忘記的‘獵魔武衛小隊’的仇人之一!他現在所要尋找的就是一個機會,一個一擊致命的機會。



  半截的超合金刀上籠罩住起一團火紅的能量,並散發出一股灼熱的氣息,杜蓬的左拳也在同一時間一拳向著車飛轟了過去。一道紅色的拳影自左拳上迸射而出,這兩招幾乎是一氣嗬成,也可以看出杜蓬雖然外貌上有點憨的感覺,可實力卻還是不錯的。



  眼見那凶猛的一刀與一拳就要臨身,車飛卻是曬然一笑,右手所持的長劍劃出一個巧妙的弧度快速的將那擊飛而來的拳影挑散,同時勢頭不停,又在眨眼之間迎上了杜蓬當頭劈來的斷刀。



  鏘!



  一聲刺耳的金屬相碰的聲音頓時在所有人耳邊響起……



  眼見攻擊被完全的抵擋住,杜蓬的臉色還是不由自主的變的有些難看,剛要有所動作,隻見一道腿影已經在瞬間就踹了過來,其勢快速無比,還不等杜蓬有所反應,就已經被這一腳踹中了胸口的部位。



  砰……



  猝不及防的杜蓬被這快速的一腳頓時踹的飛了起來,並仰麵跌倒在地,同時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不過,他倒也是凶悍,身子一個扭動,左手朝地猛地一撐,整個人貼地平移幾米,直接從地麵上橫向掃向剛剛站定的車飛。



  車飛眉頭微挑,微微錯身,避開杜蓬的正麵攻擊,同時一個箭步到了杜蓬的身側,並快速的飛起一腿掃在杜蓬的胸腹之間,頓時隻聽一聲悶響,杜蓬那壯實的身軀就直接被掃飛進人群中,並將前端的數人砸到在地,頓時哀嚎聲不斷,使整個場麵亂作一團。



  “不自量力!”



  車飛右手斜持長劍,看著混亂的人群不由嗤笑一聲,同時緩步走了過去。長劍之上,青芒不停的吞吐著,看樣子也是動了殺心。



  在幾乎沒有人注意到的情況下,吳天倒提著‘破風刀’悄悄的向車飛的背後靠近。



  “去死!”原本跌倒的人群裏,杜蓬的身影爆射而出,同時手中的半截超合金刀紅光大盛,對於胸前門戶大開卻是一點也不顧及,倒是有種同歸於盡的感覺。



  切!



  雙方之間實力的差距使車飛麵對這拚命一般的攻擊卻是不屑一笑,眼中冷芒一閃,手中的長劍已經作出了相應的攻擊。



  好機會!



  眼見車飛的所有注意力都被杜蓬所吸引,後方正在接近車飛的吳天頓時大喜,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手中的‘破風刀’快捷無比的自車飛後方直劈下去。



  噗嗤……



  一道血箭噴射而出……



  吳天手中的‘破風刀’高高的舉起,就好像被人使了定身術一般,他愕然的看著自己肚子上正向外涔血的長劍,長劍的另一端正被車飛牢牢的握住,他的臉上充滿了不屑和戲謔。



  杜蓬,已不知道何時又飛跌在一旁,現在的他隻能勉強的抬頭向這邊望來,看著麵前發生的一切,他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驚詫異。



  噗嗤……



  車飛猛地將長劍收回,自然又帶起一股血箭,直濺的滿地都是。



  “咳!”



  傷口處傳來的劇痛使吳天不自禁的皺起了眉頭,並手捂傷口,半蹲了下來。臉色煞白的他,雙眸卻直盯盯的看向那一臉得意的車飛,此時在他的心中充滿了不解,為什麽對方會預知到自己的攻擊?並且,並且還刺傷了自己!



  “哈哈!今天到底是什麽日子啊?竟然有那麽多人想死?”



  車飛不由的冷笑一陣,他目光淩厲的打量著吳天,從對方的身上他好像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覺,可到底是為什麽,卻又想不起來。



  “區區兩個高級能力者,就敢來找我的麻煩?嘖嘖,難道說現在的人都是這麽不知死活嗎?”



  說到底,車飛畢竟是一名戰鬥經驗豐富的中階靈能戰士,豈會就那麽簡單的被經驗不多的吳天偷襲得手?這樣的結局雖然有點意外,但是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車飛!”



  吳天口中恨恨的道,同時站直了身軀,麵對著這個差點把自己害死的元凶之一,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殺了對方。



  “喲,竟然也是個認識我的,你不會想說,你的某位堂兄弟也是被我們隊伍害死的吧?”



  車飛冷冷的瞥了吳天一眼,語氣之中充滿了嘲諷。



  “你該死!”



  吳天右足猛地蹬地,整個人快速的向車飛衝去,而手中的‘破風刀’更是沒有一絲花俏的劈向了車飛。



  嗯?好快的速度!



  車飛眉頭不由一挑,對方的速度倒是有點超乎他的想象,隻是,自己是‘風屬性’的能力者,在速度這一方麵上,卻是所有屬性中的佼佼者。盡管吳天的肉體速度很快,可是真要與那些以速度見長的‘風’屬性能力者相比的話,還是要弱上不少。



  幾乎是不慌不忙的,就在吳天的攻擊要臨身的時候,車飛才輕描淡寫的揮劍去擋。



  鐺!



  刀與劍的交鋒發出了一聲悶響,而與此同時車飛持劍的手腕卻是猛地下沉,不等他反應過來,吳天又是唰唰數刀直劈過來。一時之間,吳天這毫無花俏的基本刀法,卻把作為中階靈能戰士的車飛逼的連連後退,就是那陰鬱的臉色都變的漲紅無比。



  哼!



  車飛突地冷哼一聲,手中的長劍突然之間青光大熾,反手一震,頓時將吳天逼的退了開去,緊接著又是手中長劍連連揮舞,頓時數道劍芒疾飛而出,攻向吳天的胸腹部位。



  然而雙方的距離是如此之近,吳天欲要躲閃根本就來不及,倉促之間‘破風刀’之上頓時橫在胸前,護住心口等重要地位。如此以來,倒是又幾道劍芒實在是的擊打在吳天的胸膛之上,頓時隻聽幾聲噗噗的聲音,而其本人更是被擊的連連後退,臉色也在一瞬間變的有些發白。



  眼見劍芒擊中麵前的青年,車飛臉色先是一喜,隨後目光又是一凝,直盯盯的看著那幾處被劍芒所擊破的衣服的位置。幾個成人拇指大小的孔洞,原本的布料早已被銳利的劍芒擊成粉碎,甚至可以從其中看到胸前的皮膚,可也就是因為如此,才更讓車飛驚詫莫名,隻見劍芒攻擊的地方,竟然連一絲血跡都沒有!



  還算白皙的皮膚上,所有的,僅僅隻是一個淡淡的紅痕!



  而這,又與之前車飛持劍刺傷吳天完全的相反。



  感受到胸前的情況,吳天心底不由大定,更加證實了心中的想法。



  原來,就在感覺到躲避無望的時候,吳天在沒辦法的情況下,隻有奮力的調動‘能量宙’中的能量調集到胸前即將被攻擊位置的皮膚之下的肌肉層中。當然,這也僅僅隻是吳天的一個想法,畢竟之前他可是直接被車飛的長劍刺傷的。而這樣做,在他自己來說,是沒有多大的把握的,一切僅僅隻是一個‘賭’字。



  其實吳天不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車飛不僅僅是一名中階的靈能戰士,更是一位‘風’屬性的能力者。而‘風’屬性,也並不是僅僅就象征著在速度上比尋常的能力者要快,還有一點就是,風屬性能力者的攻擊在四大屬性中卻也是攻擊力最‘銳利’的一種屬性。再則,就是車飛手中的玄級超合金武器。



  武器的品級正常的分為四級:天、地、玄、黃,其中黃級的武器隻是較其他不入流的武器更加鋒利、更加耐用而已。可是在玄級以上卻不然,但凡是玄級以上,包括玄級下品的超合金武器,它們都會多出一個屬性,那就是能力振幅。而這個能力振幅則是根據武器的品級不同而有所不同,並且,它們能力振幅還是要針對能力者屬性的。



  比如,吳天手中的‘破風刀’,這就是一把‘風’屬性能力振幅的一把武器,而吳天用的話,因為他自身並不是‘風屬性’的能力者,那麽這個振幅也就是等於沒有。



  車飛,以中階靈能戰士的實力,以攻擊最為銳利的‘風’屬性能力,外加一把玄級,風屬性振幅的超合金武器去攻擊因為偷襲而完全沒有防守的吳天。那結果自然是不用說的,完全可以直接將吳天洞穿掉,那怕他吳天是一塊一尺厚的鋼板也不行。



  “嘿!”



  吳天冷然一笑,心底卻是充滿了欣喜,任你再強,可你如果連我的防禦都破不了,我還怕你幹嗎?那豈不是吃飽了沒事幹?



  “怪事!”



  車飛心底暗暗奇怪,心底不由的又升起了一個大疑問,“難道說這小子深藏不露?能硬接我那幾道能量刃的話,最起碼也是靈能鬥士級別的人物吧。同時,也隻有達到了靈能鬥士級別的人物才能夠將能量完全的覆蓋身體表麵,並且凝聚出‘靈能護甲’,否則的話,肉體的防禦又怎麽可能接的住我的攻擊?”



  不管車飛到底把自己想成什麽樣的神秘人物,吳天卻是快速的向前衝了過去,隻是在衝的過程中,位於胸部的能量宙早就大量的調動能量密布在胸前的肌肉層中,右手所持的‘破風刀’上也是有著一層淡淡的黑芒吞吐個不停。當然,這是吳天的優勢,誰讓咱有七個能量宙呢?不怕能量不夠用,就怕能量用不完。



  鐺鐺鐺鐺……



  一陣陣瘋狂的武器相碰聲,並時不時的激起一陣風浪,周圍圍觀的人群早就散的開開的,中間的地帶更加的寬闊了。



  神色微顯蒼白的車飛,心底卻是叫苦不已,雖然對方的攻擊自己每一次都能完全的抵擋住,並且時不時的會攻擊那麽幾下。可是結果總是讓自己感到臉紅,也不知道這個家夥到底是什麽怪胎,之前自己還能將他刺傷,可現在,最多就是在對方的身上劃出一道隱隱見血的傷痕。並且,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他都感覺到自己的能量都快被耗盡了。



  車飛在心底暗暗的發誓,他這輩子都沒打過這麽惡心的戰鬥,就好像是自己現在交手的不是人,而是一隻銅鑄的人一樣。而且這個銅人還力大無比,攻擊的招數雖然簡單,可卻又透著無盡的精妙,明明就是那麽簡單的一刀,而自己偏偏就是躲不過去,必須去以硬碰硬,硬接對方的每一次攻擊。



  車飛憋屈,吳天可不憋屈。



  基本刀法雖然就那麽幾招簡單的劈砍等等動作,可是在練習了不知道幾千幾萬下之後,就是朽木也真的化出神奇了。



  吳天是越砍越感覺到爽,每一刀下去,都感覺痛快無比,仿佛這不僅僅是砍,而是在發泄……



  其中的感覺,大有一種:能力者算個屁,還不是被老子砍的和孫子似的?



  此時,旁觀的人都有點發愣的感覺,雖然他們都是一些普通的民眾,可是能力者中一些基本的常識他們都是知道的。比如,辨認出能力者的級別。



  一名中階的靈能戰士,被一位初階的高級能力者逼的連連後退。



  可偏偏,這位高級能力者所用的招數和劈材的架勢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如果說,等級高的,因為等級低的招數精妙而被逼的無從招架,或許還能夠讓人接受。然而現在卻是完全相反的,這名低階的能力者,不僅僅沒有用出什麽精妙的招數,反而用的是最基本的,最簡單的招數,換句話說,隻要有錢買的起書,就可以學的招數。



  當然,吳天的學習渠道,也的確是從買的書上學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