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四章 曲終人散

  場麵頓時陷入了一種異樣的平靜,很多人的眼神都不解的在吳天和鍾彪之間不停的遊走著,實在搞不明白為什麽鍾彪會在這個時候來上這樣的事情。



  所有‘囚莊’的人,無論罪大罪小,可都因為這次的‘狼潮’而擁有了自由的機會,可現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就因為一個來曆不明,而被一名靈能戰將級別的人物出麵留人?



  黃亮眼神閃爍個不停,聰明如他,暗地裏不由點了點頭,似乎已經有點明白了什麽。而齊護躍更是冷哼一聲,隻是一味的冷眼旁觀,卻不說一句話。



  身為當事人的吳天,更是膛目結舌,一時也難以理清頭緒,搞不明白現在到底是怎麽回事。來曆不明?死囚都能獲的自由,自己就因為身份不明而不能走?



  這算什麽道理?



  越想,心裏越是覺的不平衡,吳天的臉色也陰沉下來,他毫不畏懼的迎著鍾彪的目光,靈能戰將又如何?那也不能隨便欺負人不是?



  “不知道閣下到底是什麽意思?我吳天好像沒有得罪你的地方吧?”



  吳天的語氣異常的冰冷,心底那股怒火被其強壓在心底。



  麵對著那麽多質疑的目光,鍾彪神情也是不由一滯,畢竟這個事情的原因,的確有點難以說明。不由遲疑了一下,“這個……”



  “鍾彪,怎麽回事?”



  白田經曆過那麽多世事,自然看出了事情的不對勁,不由上前問道。



  鍾彪張口欲言,卻又難以啟齒,想他成為靈能戰將之後,又何曾經曆過這個場麵。一時間,整個場麵就是那麽怪異的,僵持了下來,但見鍾彪臉色漲紅,吳天一臉的怒色,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看熱鬧的模樣。



  白田眉頭緊緊皺起,看向鍾彪的眼神更是充滿了疑惑,想他認識對方那麽久,好像還沒有什麽事情會讓他陷入這種困境吧?



  “難道是這個少年真的有什麽問題嗎?”



  白田又將目光看向了吳天,那強大的感知力也在此時瞬間探出,“嗯?不過就是一名快進入高級能力者的小家夥而已,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突然,鍾彪臉色一片淡然,“我既然說他有問題,那自然有我的道理,等事情查清楚了,我自然會給他自由。"



  吳天臉色也是一冷,口中嗤笑一聲,諷刺的道:“難道說之前所說的那些話都是騙人的鬼話嗎?你不是以你自己作擔保,隻要‘狼潮’一過,就還我們自由嗎?怎麽,你已經忘記了自己說過的話嗎?”



  聞言,鍾彪淡然的神情突然變的難看無比,對方舊話重提,這無疑是讓自己打自己一巴掌。他的雙目之中頓時閃過無盡的怒意,一股無形的氣浪從他那強壯的身軀猛然爆發開來,頓時讓他麵前的吳天等人,猝不及防之下連連後退幾步,感受著那股強勢的威壓,所有的人臉色都變了。



  如果鍾彪真的要動手殺一個人的話,在場的恐怕還真沒攔的住他。



  “小子,你是存心找死!”



  鍾彪眼底深處不由閃過一絲殺意,右拳竟然已經在瞬間聚集起閃爍著紅芒的能量。



  吳天作為這股氣勢的正麵承受者,隻覺的心頭猶如萬斤巨石落下,身軀都在微微的顫抖著。本來這一戰之中,他的能量就已經消耗殆盡,身軀早就疲憊不堪,隻是因為能力的關係,他才能夠勉強的站在這裏。此時,再受對方這強大的氣勢壓迫,別說有所動作或者言語的反擊,就是站在這裏已經是個奇跡了。



  眼見鍾彪就要進行攻擊,齊護躍目光一凝,一把將吳天擋在自己的身後,冷眼看向鍾彪,“這可不應該是一名靈能戰將該有的行為吧!”



  “讓開,”



  鍾彪語氣森然,冷冷的看向齊護躍道:“你應該明白的,以你現在的狀態不可能攔的住我。”



  “哼!”



  齊護躍不由冷哼一聲,“看來現在龍虎軍團的人,是越來越長進了,不僅欺負弱小,還狂妄的很呢。”



  “你……”



  鍾彪眉頭一挑,剛要再說什麽,卻被見勢不妙的白田上前一步將其拉開,稍稍的偏離幾人後,白田不解的低聲問道:“我說鍾老弟啊,你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你這樣無緣無故的留人,未免會給那些能力者們留下帝國的負麵影響啊。要不,你把原因說給老夫聽聽?興許我可以幫你拿個主意?”



  鍾彪目光閃爍個不停,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自然是不能夠隨便說出的,當然主要的原因並不僅僅是麵子問題。還有一點則是那個東西的問題,起初他看到的第一眼,就已經將其認出。而當然若不是有所顧忌,恐怕早就動手去搶了。



  而眼下,‘狼潮’雖然過去了,可卻也因為齊護躍的存在,而的使之前的想法宣告失敗,所以才萌生了‘留人’的念頭,隻是無論是齊護躍,還是吳天的本身性格,都使這個小小的想法宣告失敗。



  麵對白田的詢問,鍾彪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最終隻有瞪視了吳天等人一眼,悶哼一聲快速的離去。



  心思縝密的白田先是微感詫異,然後就注意到鍾彪的目光落在了吳天腰部所束的一個簡單的粗布包袱上。‘難道在這個少年的身上有什麽讓鍾彪都不得不動心的東西存在?’



  “白大市長,不知道還有什麽因為身份不明而留人的事情嗎?”



  眼見鍾彪離去,幾乎所有人,包括齊護躍都微微鬆了口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心頭卻仍然是怦怦直跳,好像仍然有什麽不得了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對於齊護躍的冷聲冷語,白田卻恍若未聞,微微一笑,“齊老兄,之前的事情我代表鍾彪向各位致歉了,還希望都不要在意。而且,如果你以後有什麽打算,都可以隨時隨地來地煞六十號城市找我。”



  齊護躍曬然道:“不敢,既然如此,就此別過吧。”



  白田無奈的搖了搖頭,目送幾人離去。待幾人走遠,眉頭不由微微皺起,在他的腦子裏又回想其鍾彪來,想那鍾彪位高權重,怎麽突然會因為一個連高級能力者都不是的小家夥而動氣?而且,離開的時候,神情充滿了不甘。



  “有問題,這裏邊一定有問題!”



  白田低聲喃喃的道,他的目光看向了鍾彪離開的方向,哪裏仿佛還有著人影閃動……



  經過長時間的戰鬥,幾人中除了齊護躍之外,一個個都是筋疲力竭,剛一脫離白田的視野,就再也支持不住的跌坐在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其中猶以林光亮為最,那巨大的,猙獰的傷口又開始緩緩的從簡單的綁帶上滲出鮮紅的血液,而其本人的臉色更是如一張白紙一般,隻是,他倒是硬朗,明明到了這個地步,還是不由的嘿然出聲,“嘿嘿,他嗎的,我就說嘛,老子就是命大,這樣都還不死,咳咳……”也許是樂極生悲,笑聲牽動了傷勢,頓時疼的齒牙咧嘴。



  齊護躍嗤笑一聲,“你這家夥,就消停一會吧,如果‘狼潮’你都沒死,卻被自己笑死了,你不覺的憋屈,我都為你感到惡心。”



  “呃……”



  林光亮不由的一陣愕然,瞬間幹笑幾聲,直道對方說的有理。



  其他幾人見狀,也都是勉強一笑,休息了片刻,梅獅從地上站了起來,並將手中的長刀插在吳天的麵前,不等有人問話,就開口道:“‘狼潮’已經過了,大家也都自由了,我梅獅就在這裏與大家告別了,”頓了一頓,注視著吳天道:“謝謝你的武器。”話落,轉身離去。



  眾人默然,眾人本來就是因為這次‘狼潮’而組成的小隊,現在‘狼潮’都結束了,那麽這個生存小隊自然也是沒有了存在的意義。



  梁壯粱胖兩兄弟互視一眼,也緩緩的走到吳天的麵前,將武器放在吳天的麵前,看向眾人道:“我們兄弟也在此告辭了。”說完,又道了聲珍重,在這月光下,辨了一個方向,輕輕的離去。



  林光亮突然嘿了一聲,他佝僂著身軀,那奪命的長槍此時成了他的拐杖,突然,他又輕輕歎了口氣,低聲道:“活著真好!”說完又嘿嘿的笑了幾聲,瞬即又牽動了傷口,引起了一陣咳嗽。等終於平靜了之後,才勉強笑道:“那個吳天小兄弟啊,你看哥哥現在走路都成問題了,這把槍就暫時借給我當拐杖用用吧?”



  吳天連忙道:“林大哥想用拿去就行了,不用和小弟客氣。”



  “嘿,你這家夥。”



  林光亮微微一笑,眼睛向著吳天眨了眨,“我都懷疑你的職業問題了,一次性會帶那麽多武器,你該不會是小偷?哦不,是大盜吧?專門偷竊武器的大盜。”



  “呃……”



  聞言,吳天不由膛目結舌,有人會去偷一大把武器到處跑嗎?



  “哈哈!跟你開個玩笑而已。”



  林光亮柱著長槍站直了身軀,並邁步向前走去。遠遠的還有他的聲音飄來,“珍重!”



  目送著幾人的離去,吳天隻覺的心頭湧現一股莫名的哀傷,同時他更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沒有這些隊友的話,現在的他,也許早就成了那些凶狼的果腹之物。



  “珍重!”



  吳天隻有在心頭默默的祝福道。



  “你,有什麽打算?”



  黃亮的聲音微微顫抖了一下,可隨後又強作鎮定的將語氣平緩下來。



  “我?”



  吳天微微一愣,隨後又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地,地煞五十八號城市!



  “我該回家去看看了,三年了!也不知道,那裏會有什麽樣的變化。”



  “回家?”



  黃亮的眼中閃過一絲迷茫與悵然,這個詞對他來說是那麽的熟悉,又是那麽的陌生。



  “是啊。對了,你呢?你怎麽打算?”



  黃亮神情頓時黯然下來,雙眸中似有水花翻騰,他微微搖了搖頭,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一旁被兩人晾在一邊的齊護躍,心底頓時很是不爽,此時見兩人沉默,連忙幹咳一聲,引起兩人的注意力。



  吳天、黃亮兩人這才想起身邊還有一位實力強悍的——老頭子……



  撓了撓後腦,吳天幹笑一聲,看向齊護躍道:“不好意思啊,那個,,忘記你了。”



  一旁恢複了常色的黃亮卻是在一邊撇了撇嘴,一句話沒說。



  見狀,齊護躍不由翻了翻了白眼,隨後臉色一正,沉聲道:“看在你我有緣的份上,我就告訴你一點事情,不過,你必須給我聽仔細了。”



  “什麽?”



  吳天一愣,臉色也是一陣嚴肅,能讓對種態度告訴自己的,定然是嚴峻到了一定程度。



  “你知道鍾彪為什麽要攔下你嗎?”齊護躍沉聲道。



  吳天聳了聳肩,兩手一攤,也是不解的道:“關於這個問題,我也是很是費解,那鍾彪我好像沒有得罪過啊。”



  齊護躍微微思索了一下,又道:“那你知道‘地心靈珠’嗎?”



  “地心靈珠?”



  吳天神情中滿是迷茫,對於這個詞匯倒是聽都沒聽過。



  “你不知道?”



  齊護躍淡淡的問道,語氣中倒是透露出這一切都好像在他的意料之中。倒是黃亮的神情中卻透著一絲訝色,而在這一刻,他的雙手卻在做著微妙的動作,好像隨時都會發出攻擊一樣。



  吳天點了點頭,這個東西,他還真的不知道是什麽東西。



  仿佛如幻影一般,也不見齊護躍作何手勢,吳天身上的包袱就已經到了他的手中,並同時拿出了那自蛇窟中得到的兩枚發光的珠子,也就是所謂的‘地心靈珠’。



  “啊?”



  吳天心底一驚,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得手。



  而齊護躍拿著兩枚珠子,輕聲道:“這個,就是‘地心靈珠’,同時也是鍾彪要留下你的主要原因。”



  “地心靈珠?那又是什麽東西?這隻不過是我無意中得到的而已。”



  吳天仍然有著濃濃的不解,如墜入煙霧之中。



  “地心靈珠,傳說是由地心精髓蘊養而成,因為在其內部含有強盛的‘元素’,在與能力者接近的時候,會加速能力者的‘能量宙’的旋轉頻率。”



  卻是一旁的黃亮接口道,“而‘能量宙’的運轉速度增加,也就代表能力者吸收外界‘元素’的速度增加。簡單的說來,‘地心靈珠’就是一種提高能力者修行的寶物!而它的價值,也因此而水漲船高,最低也在一億黃龍幣的價錢!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一億黃龍幣!還是最低價?!”



  別的吳天都沒在意到,可唯獨東西的價錢他聽的是一清二楚。一億黃龍幣啊,那可是夠自己買上多少瓶特級營養液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