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天狼、囚莊

    

  人影疾閃,清風徐徐。



  離開李峰幾人之後,吳天尋了個方向,就埋頭向前疾奔起來。狂奔了有近半天的時間,心底陡然覺的不大對勁,在向四周看上一眼,不由傻了。隻見一片荒野,偶爾會在某處出現一些殘樓塌牆,至於其他的,要麽是人高的雜草叢,要麽則是茂密陰暗的森林。



  李峰告訴吳天,距離城市有一百多公裏。



  可是,卻沒有說是在哪一個方向,而吳天也不知道城市在哪一個方向。



  而他自己,現在也沒了方向。



  很簡單,



  他迷了方向,一時木然的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



  吼……



  遠處的森林、草叢中,或者某個殘破的建築裏,時不時的傳來一陣獸吼。



  吳天轉身看了看來時的方向,好像自己並不是一直按照直線跑的,卻連來時的路,也忘記了。



  “我X!”



  一聲低低的咒罵在這個空闊的地帶裏傳出老遠老遠,慢慢的消失在風中。



  隨後,吳天的目光看向了遙遠方向的一座巨大城市所映射出來的陰影,哪裏依稀還可辨別出高樓聳立,但是卻是一座空城,或者說是一座早就被人類舍棄的城市。



  之所以吳天能夠辨別出這一點,也完全是因為,但凡是有人類生存城市的最上空,都會出現一個標誌性的建築物。建築物高達百丈,一望即知,頂端則是一顆亮比日月的光源。無論是夜晚,還是白晝,隻要看到了那團光亮,也就代表你即將回到了那溫暖的懷抱。



  然而,吳天現在所看到的地方並沒有,反而死氣沉沉,這就已經足夠證明這是一座空城,一座死城!



  吳天猶豫了,他停下了腳步看向了那個城市的方向。



  身在郊外,到處都可能有著危險,藏身在任何一處都未必安全。



  可現在,天色已經開始發暗,若是不尋找一個安全藏身之地的話,以他吳天的力量,想要存活真的很難。



  吳天緊皺眉頭,時時苦惱,時時惆悵。



  思慮了半晌,吳天突然又笑了,



  在深澗低的時候,那算的上是七階的“黑紋蟒蛟”自己都敢於一搏,‘蛇窟’中毒蛇無數,其中還有兩條強大的五階‘黑鱗紅蝮蛇’,自己仍然敢對他們動腦筋。



  現在脫困了,自己反而膽量小了?



  並且,最重要的則是,一個城市基地的外圍三百公裏處,很少會有強大的凶獸存在。就算有,也是少的可憐。而數目最多的則是五階以下,以靈能戰士級別的能力者帶隊都可以消滅的存在。至於六階、七階以上都非常的少見。



  否則的話,在最外圍的人類城市基地豈不是時時都會遭到攻擊?



  就如吳天當年所在的地煞六十九號城市中,看到的那隻‘迅猛烈風虎’已經是非常的少見了。



  人類的城市,無論是內部的,還是最外圍的那些城市,都是人類安全的基地!



  否則的話,如果在人類基地百公裏範圍內到處有七階以上的凶獸活動,試問,每個城市又該駐守多少靈能戰將級別的存在?而又有多少人能夠日日夜夜的盯著這座城市?就是當年的地煞六十九號城市中,那隻五階的迅猛烈風虎逞凶傷人的時候,那位駐守的靈能戰將也是過了好大一會才趕到。



  以此類推,如果說城市的邊緣強悍的凶獸過多的話,人類滅亡不過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因此,在外圍城市的三百公裏之內,不會有極強的凶獸存在。



  之所以造成這個現象,則是因為人類中的真正強者,早已利用精神力的搜索,將那些極具危害性的凶獸屠戮或者驅逐到遙遠的邊界去了。至於那些五階、六階的凶獸,則是留下來給人鍛煉用的。當然,最主要的是,那些強者再強,也不可能每天都不休息的去殺戮凶獸吧?



  更何況,凶獸群中其實也有著與人類巔峰強者並肩的存在,若真是逼的急了,這後果……



  所以,隻要吳天夠小心,卻未必就有生命之憂。



  不再猶豫,吳天疾走如飛,逐漸的接近那座看起來空蕩的城市。沿途中,也小心翼翼的避開某些可能會存在凶獸的地方。



  紅日早已落入那神秘的西山,荒野的四處都彌漫著灰蒙蒙的霧氣。



  天,要黑了。



  吳天的心底也更加的焦急起來,距離那座城市還有好一段的距離。



  嗷!



  就在吳天疾奔的時候,遠處傳來一陣狼嚎,瞬即心底大驚,連忙矮身藏在一叢人高的雜草中,就連呼吸也屏的嚴嚴的。



  在距離吳天不足一千米的地方,隻見有數十道碧綠的光芒閃爍著,碧綠的光芒還不停的遊走著。並不僅僅於此,碧綠色的光芒卻是越來越多,而它們聚集的地方卻是遠處的一處倒塌了一半的小樓旁。而那破敗的小樓頂此時正昂立著一頭足有尋常青牛大小的生物,它以睥睨天下之勢,看著下方不停聚集的眾所屬們,時不時的嗷叫出聲。



  “是狼!”



  吳天瞪大了雙眼,看著前方的那道巨大的身影,對於此,他也並不是什麽都不知道。“看來,那應該是一隻狼王,難道今天是?”



  吳天想起了關於狼的傳聞,



  天狼嘯月!



  傳說狼在月圓之時就會群首聚集,共同參拜明月。



  狼王,天命所歸的狼的統領,所以,它又被稱呼為‘天狼’。



  吳天不由的揚起頭,看向了上方。



  隻見,不知何時,那輪明亮、如銀盤一般的皓月,已經緩緩的升上了東方的天空。以其為中心,灑下了萬丈銀絲一般的光芒。



  再看向遠處,那不時閃爍的碧綠色光點,已經如夏日中野地裏的螢火蟲一般,密密麻麻。



  怕不有數千,上萬隻!



  這是吳天在見到群蛇之後,見到的第二次這麽壯大的場麵。



  吳天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隻有使勁的屏住呼吸,蹲在草叢中,冷冷的看著前方。



  忽地憑空刮起一陣夜風,野草、樹林都隨之而舞動著。空氣中也傳來一陣血腥的氣息和狼群特有的腥臭味。



  吳天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那草叢裏蹲了多久,臉上也被秋天的蚊子叮了不下數十處,就連腿腳都開始麻木了。隻覺的夜空下,很亮、很亮,就如白晝一般。



  嗷!



  那傲立在高出的,身軀龐大的狼王突然再次昂首嚎叫了起來,瞬間,就聽見其他的狼都開始了嚎叫。一時間,整個夜空下獨留狼的嚎叫聲,就連遙遠處時不時出現的嚎叫聲,也因為這些狼叫而消失無蹤。



  群居的狼,沒有人或者凶獸不害怕的。



  它們不會和你講究什麽單對單的原則,它們隻知道,勝利的結果是最重要的。所以,狼雖然普遍實力不高,可卻沒有什麽人願意去惹。



  天空中,那一輪明月剛好懸掛在天空的中央,而它直對的方向就好像是狼王所在的位置。



  ‘狼王’的嚎叫後,頭顱昂的高高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吳天竟然看到在狼王的嘴裏竟然出現了一個銀白色的能量珠,而那周圍的月光好像都在往其中聚集著。不僅如此,那接近狼王的幾個身形也是頗大的狼,都如‘狼王’一般,口中也都出現了‘能量珠’並且在吸收著散落在周圍的月光。 猛然間的,吳天感覺到周圍的亮度好像突然降低了許多,就好像連天上的月亮也黯淡了起來。



  ……一切都奇幻詭異的進行著……



  終於,皓月偏西的時候,直射的月光再也沒了之前的強烈,那邊的狼群也都停止了吸收月光。也就在它們停下來的時候,吳天又突然覺的周圍又恢複了光亮。



  ‘狼王’將口中銀白色的能量珠又吞了回去,隻見它身上的皮毛也不由的散發出銀白耀眼的光芒,可隻一瞬間就消失無蹤。



  仿佛是感覺到了體內又發生了變化,‘狼王’興奮的再次昂頭嚎叫著。



  這一聲,要比它之前任何一次的嚎叫都要具有威勢。



  這一聲,直壓的吳天心頭沉甸甸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狼王”突然縱身一躍竄入到遠處的黑暗中,速度快而迅捷。其他的狼自然也不多待,都紛紛的追隨著‘狼王’的蹤跡,不多時,那上萬隻狼就已消失無蹤。



  而在‘狼王’跳下小樓的時候,吳天分明看到它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左後方的地方,當然,吳天肯定不會認為‘狼王’是發現了自己的蹤跡。他隨後仰頭望去,隻見在距離自己非常遙遠的地方,又著一輪堪比明月的光芒。



  “是燈塔!”



  吳天突然笑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看了這一出‘天狼嘯月’竟然意外的發現了人類基地的地方。



  既然有安全的地方,那麽那個死城自然是不用去的了。



  有了燈塔的指示,吳天所前進的速度也增加了許多,也許是因為群狼之前的聚集,在很大一部分範圍之內,竟然沒有一隻凶獸的氣息,這也為吳天前進的道路省下了許多時間。



  地煞六十號城市的南門,高大的城門連帶著城牆都是由堅硬的巨石與鋼鐵的結合,高約五丈,就連厚度也在三丈左右,端的是堅固無比。



  城頭之上,包括城頭的外方兩公裏處都籠罩在一片燈火輝煌之中,清晰可見地上的一絲一物。



  城牆的上方,不斷的有人影走動著,其上還有許許多多不知名的儀器在自動轉動著,儀器之上還鏈接著許多顯示器。



  “滴!”



  一聲脆響在夜空中響了起來,靠近儀器的一位中年男子連忙向顯示器上一看,頓時隻見顯示器上正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在快速的疾奔而來。



  中年男子連忙看了一下時間,此時正是淩晨二點,不由沉聲向其他看過來的人吩咐道:“來人已經進入了監控區域,至於來曆無法探測,不過看他的速度,定然級別不低,其他人都注意一點。”



  大概有五六位男子都紛紛的點頭答應,都聚集在城頭上。過不多時,就看到一個年輕的身影出現在城頭的前方。



  吳天止步於城頭前方的光亮處,心底頓時是無比的喜悅,在經曆了多次生死之後,現在的他才覺的人類城市中是多麽的安逸,哪怕隻是最底層的‘貧民窟’。



  “站住!你是什麽人?”



  吳天剛要跨步進入城中,耳邊卻聽到前方傳來一聲爆喝,隨著這聲大吼,還不停的有卡卡擦擦的聲響自城牆處響起。



  心底一驚,吳天頓時看到城牆的下方都探出了許多黑黝黝的鋼管,他知道,那些可都是重型武器!隻要自己回答的不對,就會被直接打成篩子。



  “那個,我是能力者。”吳天想了想,好像也隻有這個說法。總不能說自己是地煞五十八號貧民窟的人,然後在跑到地煞六十九,緊接著又迷迷糊糊的來到了這裏吧?



  “那為什麽探測不到你的能力者徽章?”



  城頭上的大漢再次遙遙的問道。



  “呃……”



  吳天又是一呆,他萬萬沒想到,這‘能力者徽章’還有這個作用。



  “你在遲疑?快說,你到底是什麽人。”仿佛是感覺到了吳天的不對勁,就連那些黑黝黝的鋼管都發生了些許的變化。就好像隨時會開槍一般,頓時又將吳天嚇的是滿頭大汗。



  “丟了,對,丟了。我的能力者徽章無意中丟失了。”

城頭上頓時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過了好一會的工夫之前的那個聲音又再次響起,語氣之中充滿了詫異,“丟了?你竟然能夠把能力者徽章丟了?”



  “呃!?”



  吳天撓了撓頭,呈不好意思狀,心底卻有點明白:看來這‘能力者徽章’極其的重要,並且是能力者能夠隨意出入各大城市的通行證。



  城頭那邊又陷入了一陣沉默,依稀的吳天好像聽到他們在低聲商量著什麽,過了好一會才有個聲音遙遙傳來:



  “你老實的站在那裏,什麽都不要做。”



  吳天連忙點頭答應,雙臂下垂,一動也不動。



  過不多時,就見前方的城頭上跳下了三個人,僅一瞬間就到了吳天的麵前。



  當頭的是一個中年大漢,身材和之前吳天所遇到的屠鋼倒是不相上下,在其胸前掛著一枚中階靈能戰士的能力者徽章!右手倒提一把厚背鋸齒刀,麵目剛毅,不怒自威。



  在其身後的兩個人中,其中一個偏廋,身高與吳天相當,所拿武器也是尋常可見的三尺青鋒。另外一人身材略為壯實,麵目普通,不醜不俊,手裏正拿著一個不知名長方形的儀器。



  中年大漢帶著其他兩人在吳天麵前站定,大漢甕聲道:“我是地煞六十號城市南門的巡查小隊長趙耀,因為你的身份不明,所以請你必須遵循我們的一些規定進行一些檢測。”



  吳天還能說什麽?自然是忙不迭的點頭答應。 趙耀向著身旁一位拿著儀器的男子使了個眼色,男子頓時會意,連忙走到吳天的麵前,儀器也往前一橫,並隨聲道:“不好意思,請把你的雙方放進來。”



  也在此時,吳天才看到這個長方形物體上出現了兩個堪堪可以放入手腕的地方。同時吳天注意到,趙耀握住鋸齒刀的手緊了一緊,另外一個偏瘦的青年也是如此,看來,隻要吳天稍有不軌的舉動,立即就會動手。



  無奈,吳天隻得老實的將雙手放了進去,剛一放進去,儀器自動合攏,將吳天的雙手牢牢的卡在其中。



  啊!



  在儀器卡住的刹那,吳天不由呻吟一聲,隻覺一股無比強大的電流從其中進入到體內,好像在其控製下就連自己的‘能量宙’都停止了運轉。隨後就是渾身酸軟無力,仿佛就連肉體的力量也被禁錮了。



  “你們這是想幹什麽?……”



  吳天強忍著那股不舒適,詫異的問道。



  趙耀淡淡的道:“不好意思,這是我們一向的規矩,等我們查清楚你的身份之後,定然會安然無恙的放你出去。現在,就請你先委屈一下了。”隨後臉色一正,一揮手,“帶走。”



  其他兩人連忙架起渾身酸軟的吳天向城內疾奔而去,而吳天無奈之下也隻有任由對方擺布了。



  進了城門之後,一行人又馬不停蹄的向著某處疾奔而去,又過了大半個時辰,終於在一處城市偏僻的地方停了下來。



  那是一棟寬闊的莊院,莊園的四周不停的有著一批批人拿著重型火器,並佩戴著超合金武器的人在規規矩矩的巡邏著。可就算是這個應該安靜的時刻,莊院裏仍時不時的傳出陣陣怒罵聲,還有砸東西的聲音。



  隻見在這個莊園的大門上方,正赫然寫著兩個大字:



  囚莊!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