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崖底驚險

  一片虛無的黑暗之中,什麽都看不到,沒有聲音,沒有光,沒有人、物,什麽都沒。甚至,吳天覺的自己連呼吸都變的異常困難。



  “這、這是哪裏?”



  吳天不停的環顧四周,口中低低的自問道,然而那聲音在這虛無的黑暗中不停的回蕩開來,隻聽四周不停的回蕩著‘這是哪裏?……是哪裏?哪裏?’的回音。



  蹬蹬,慌張的吳天連連退後幾步,心念又是一轉,“不對,我不是被大地暴熊撞進深澗裏了嗎?然後是——深澗裏的——水潭?”頓了一頓,又想道:“我掉進水潭後呢?死了嗎?如果我死了,那我現在?”



  一堆堆的疑問堆滿了心頭,壓的吳天更是覺的呼吸困難,腦子裏也開始混亂起來。



  “我不能死!不能死!”



  低沉的呢喃聲,直至後來轉為瘋狂的怒吼哦。



  “我不能死!”



  仿若能夠突破天地的束縛,這道銳利至極點的響聲劃破了這片黑暗,一道淡淡的光線自遙遠的上方照射下來,剛好將吳天完全的籠罩住。光線的照射下,顯出吳天腳下的一事一物。



  水,到處都是水。



  沒有邊際,沒有深度,身體周圍的每一絲空間中都完全的被水流充斥著。



  “啊!”



  眼裏閃過濃濃的不甘,吳天隻覺的身體每一個細胞裏好像都湧出了無盡的力量,然後都匯聚在自己頭顱、雙肩、胸口、小腹、雙腿。



  蓬!



  那原本在深澗下的深水潭保持著慣有平靜的它,此時卻突然憑空爆發出一聲聲響。一股直徑為三米左右的水柱衝天而起,起碼達到了數十丈之後,才力盡跌落下來,重歸於水潭之中。



  而在水柱衝起的刹那,一道黑色的人影自其中激射而出,跌落在旁邊的岸上。



  呼哧、呼哧……



  吳天跌坐在水潭附近的石岸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雙手、手腳、嘴唇這些顯而易見的地方,都在不停的顫抖著。這是力竭和恐懼後的表現。



  回頭看向身側又歸於平靜的深水潭,吳天心底沒來由的升起一股恐懼感,如果自己在不早點清醒過來的話,恐怕自己就再也難以醒來了吧!



  絲絲……



  遠處的草叢中又傳來西索的物體移動的聲音,聲音很微小,可在這寧靜、漆黑的深澗低卻又顯的那麽的讓人感到恐懼。顧不得多做休息,吳天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輕輕的向旁邊移動著,直到告非在一一座堅硬的岩石上,然後匍匐著爬了上去,一動也不敢動。



  也就在吳天爬上岩石的時候,一道細長的身影不停的在地上遊走著,黑影的前方是兩個堪比小孩拳頭大小的綠色眼睛,不停的閃爍著幽幽的光芒。在這個漆黑的環境中顯的是那麽的可怕和陰森。



  黑影在吳天之前待過的地方停了一下,嗅了一會之後,又昂頭準備向吳天現在的地方疾奔的時候,突然又是一陣水聲傳來,黑影好像知道那是什麽東西一般,連忙掉頭準備逃回他原來待的地方。



  蓬……



  一道要較之前的黑影更加粗壯的黑影自水潭之中激射而出,目標正是那道細長的黑影,就連一旁看戲的吳天還沒搞明白狀況的時候。之前那道細長的黑影就已經落在它的口中,隨便嚼咽了一下,又縮回水潭中。



  黑夜,好像又恢複到了慣有的平靜,好像這場廝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隻是那空中散發的濃濃的血腥氣息,卻成為了這場屠殺的有力證據。



  趴在岩石上的吳天,隻覺的手腳一陣冰冷,在這裏他幾乎什麽都看不到。可是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裏並不比上方安全多少,反而卻更加的危險。



  也不知道到底待了多久,當吳天覺的四肢都已經麻木的時候,周圍的那股因為之前的恐懼而掩蓋的冰冷寒意也都一一襲來,禁不住的打了幾個冷顫,可卻更加的明白。自己必須找出一條道路,一條生存的道路。



  麻木的雙腳,又因為黑暗而恐懼的心理致使吳天難以站起身來,因此他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匍匐的前進。直覺告訴他,這裏多呆一分鍾,自己就危險一分,所以無論是通過什麽方式他都必須的離開這裏。



  一寸寸的移動,一尺尺的前進。



  岩石一般的地麵,冰冷異常,可是那外來的恐懼卻更讓吳天顫抖。那神秘的黑影屠殺的場麵,又不停的在腦海中浮現出來。



  前伸的雙手觸摸到了冰冷滑膩的地麵,還有著黏糊糊的液體,而那空氣中原本散發的血腥味也顯的更加的濃鬱,甚至讓人有種嘔吐的感覺。吳天知道,自己現在身下的地方,就是之前那場屠殺所殘留痕跡的所在。



  頓了一頓,吳天甚至不敢向近在咫尺的水潭望一眼,強忍住心頭的恐懼,又繼續向前爬去。剛要有所動作,右手去觸摸到了一小截冰冷的東西。



  “這是?”



  因為目不能視的原因,所能做的事情,隻有去想,去猜!也不知道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心頭的恐懼。吳天強製性的讓自己去了解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麽。



  “是蛇!”



  當吳天用顫抖的右手撫摸完這一小截冰冷的東西之後,發現,那竟然是蛇的頭部!抓住蛇頭的右手又是一抖,“啪”的一聲,掉在地上,發出一聲輕響。



  “嘩啦!”水潭之中,又發出一陣聲響。



  不好!吳天心底猛地一驚,連忙屏住呼吸,死死的爬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然而,幸運的是,水潭中的水聲,並沒有持續多久,過了一會,黑暗中又重新歸為平靜。



  呼哧!呼哧……



  經過這一變故,吳天的心境反而平靜了下來,腦子又開始了不停的思考。



  “聽說蛇膽有明目的效果,雖然不是很明確,不過在這種環境下,如果吃了蛇膽的話,或許真的能夠讓我看清楚一點。而且,這小半截的蛇身中,應該有蛇膽的。”



  想到就做,吳天又從地上摸索到那截蛇身,並開始計算蛇膽的位置所在。隻是不知道為什麽,這半截蛇身就好像是凍的冰條一般,硬邦邦的。



  “不對……”



  黑暗中,吳天皺緊了眉頭,他這才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蛇膽都是在一條蛇的頭後到泄殖孔的大約1/2處,而讓人無奈的是,吳天手中的卻是頭部的半截。那很自然的,吳天找不到蛇膽了。



  “哎!”



  吳天在黑暗中輕輕一歎,看來這個想法是注定失敗的。“算了,還是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吧。”想完,就將手中的蛇頭輕輕的放在地上,可卻也因為這一放,而碰觸到了一個近乎圓鼓鼓、冰冷的圓球狀的物體。



  下意識的將這個冰冷的物體拿在手中,同時也隨著東西的拿起,又有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這個?”心底靈機一動,也顧不得其它,吳天將其放在嘴邊,輕輕一舔,頓時一股難言的苦澀直入心脾。



  “這個是蛇膽!”



  吳天興奮的險些要跳起來,本以為沒希望的東西,竟然又到手了!雖然不知道蛇膽明目到底效果如何,但是毫無疑問的,在這個黑暗的環境下,能夠多看到一點,就多一些生存下去的希望!



  也不再猶豫,伸手將手中的蛇膽投入到嘴中,用力一咬,頓時滿嘴苦澀。可是因為那股求生的欲望,吳天強忍住沒有將嘴中的汁液吐出來,狠下心腸,將其完全的吞入。隻是那張本來就煞白的臉,此時又是苦澀一片,五官都快凝在一起了。可也在很久之後,吳天才知道,原來吃蛇膽是不需要咬破的……



  當嘴中的苦味淡了一些之後,吳天又覺的身上的寒意好像也在無形之中弱了不少。原本不停顫抖的身軀,也在吞吃這一顆蛇膽後,變的平靜了不少。



  吳天無法清楚自己到底爬了多久,隻是當再一次的遇到一堵石壁的時候,才停了下來。背靠在石壁上,胸前又是一陣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卻是血淋淋的一片。而吳天的肉體防禦力量,就算是二階的凶獸,也隻能堪堪的造成輕傷,可在這種情況下,卻有這樣的創傷。由此可見,吳天爬過的地麵是多麽的堅硬和銳利。



  仔細的感覺了一下,之前那個水潭所帶來的冰冷寒意,已經消失不見,吳天這才重重的喘息了一口氣,可這一喘氣,又引起胸口一陣劇痛,卻是那被大地暴熊撞擊後所帶來的結果。



  “告非!”



  吳天苦著臉,低低的罵了一句,錢沒賺到,反而落了一身傷。如果不是自己的能力特殊,恐怕早就死翹翹了。隨後又苦笑一聲,這又能怪誰呢?也隻能怪自己太過不小心,太過容易相信人了。



  緊緊的靠在冰冷的石壁上,也隻有如此,吳天才能夠感覺到一絲的安全感。抬頭望向遙遠的上空,那裏好像有著一輪明月般的光亮。心底也非常的明白,那不是月亮,而是因為自己所在的地方太深了,就好比坐井觀天一樣,那上方的,也就是出口。隻是因為距離太遠了,所以才有種看月亮的感覺。而在明晃的入口旁側,還有著數道黑影在晃動著。吳天也無法猜測哪裏到底是人,還是別的東西,因為在這一陣的疲憊、重傷的情況下,已經不由自主的呼呼大睡起來。



  然而此時,在懸崖的上方,卻是正午時分,就在吳天跌落懸崖的位置上,一群精良裝扮的男女峭立其中。當前的是一個手拿長刀的妖嬈女子,如果吳天在的話,定然會認出這位就是不久前贈刀給他的羽菲雁,而羽菲雁手中的長刀,也不做二話,正是雙方之間唯一的鏈接。



  “哎!”



  羽菲雁手捧長刀,幽幽一歎,縱然是傻子也明白刀的主人該在哪裏,處境又該如何。隻是腦海中,又再度浮現出那個倔強的麵孔。



  “菲雁姐,到處都找遍了,什麽都沒有。”一位清秀麵孔的女子,也是吳天所見過的葉曉玲,在翻找了一陣之後,對羽菲雁無奈的道。



  輕輕的點了一下美麗的腦袋,羽菲雁語氣低沉的道:“算了,以他的實力恐怕……”頓了一頓,又是一歎,“唉,恐怕凶多吉少啊。”



  葉曉玲思索了一下道:“不過有一點挺可疑的,按理說以那小子的水準,不應該會到這個地方啊。”



  聞言,羽菲雁也不是笨人,自然也想道了問題的所在。兩人如此,而在她們背後的一個青年卻是嗤笑一聲,淡淡的道:“這又什麽不解的?道理很簡單,這小子被人耍了,當木偶成成炮灰了。”



  “你說什麽?!”



  羽菲雁秀眉一挑,美眸中殺機隱現,俏臉之上也是冰冷一片。



  說話的青年心頭一凝,下意識的退了一步,隨後又道:“不用不相信,你看那旁邊的血跡,起碼有一個成人的血量。也就是說,應該有一個小的武衛隊在這裏出現過。而且……”青年又指了一下貼近岩邊的地方,哪裏正有些許鐵渣,“這個是‘鋼彈’爆炸後留下的痕跡,看這個方向,應該是有人從岩邊發出的,也就是說,有人要把大地暴熊引到懸崖邊上,好讓這隻大地暴熊跌落懸崖。”



  葉曉玲接口道:“可是大地暴熊又不傻,難道就因為有人炸它,它就衝進懸崖?”



  青年淡淡一笑,“問題就在這裏,把大地暴熊引過去,那麽總需要一個木偶一樣的家夥在這裏吧?那個小子一點能力都沒,大地暴熊又是五階的凶獸,就算是進入虛弱階段,他也沒地方逃,也逃不開。所以,那小子也就成了和大地暴熊同歸於盡的炮灰了。”



  羽菲雁這才恍然,隻是俏臉冰冷,卻是一句話也不說。



  青年說完,聳聳肩,無奈的道:“羽大團長,這些事情在能力者中並沒有什麽好奇怪的。弱肉強食,很簡單的道理,你不去做,自然不能去阻止別人這樣做吧?”



  葉曉玲也歎了一口氣,勸道:“是啊,菲雁姐,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事情生氣。而且那小子……”



  羽菲雁一擺手阻止了葉曉玲繼續說下去,並將手中的長刀擺在身側,語氣冰冷的道:“別說了,走吧。”



  眾人魚貫而走,不消片刻懸崖邊緣又恢複了他應有的寧靜……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