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羽菲雁

  眾人都隨著這勾人心魄的聲音抬頭望去,隻見從人群中走出一位年齡在二十五上下的妖豔女子,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套潔白如玉的軟甲下邊,有眼力的自然認出在她身上的這套軟甲的等級起碼是玄級下品。而且,這還是一套,價值可是在千萬以上!也同時因為這套軟甲更加彰顯出了其主人的身份並不簡單。



  “是飛雁武衛團的團長羽菲雁!”有人認出了妖豔女子的身份。



  “沒錯,是她,聽說她現在已經達到了靈能鬥士級別了。”也有人道,但是更多的是卻是眼神中浮現的欲望。



  “她怎麽會為這種事出頭?這不降低身份嘛!”



  “誰知道呢,還是繼續看戲吧。”



  吳天也隨著聲音轉頭望去,呼吸不由一窒,隻見麵前正站著一位有著魔鬼般的身材,美到極點的麵孔,因為緊身軟甲的緣故,胸前的一堆尤物呼之欲出。吳天可以發誓,這絕對是自己目前見到最美的女人。



  “你手裏的這個黑狗皮毛很不錯哦,挺完整的,說吧,你想賣多少?”妖豔女子羽菲雁忽視掉周圍的議論聲和目光,看向吳天的表情很是認真的道。



  如果說沒有經曆過剛才的事情,吳天也許還真的會欣喜的將手中的東西賣給對方,可常年在貧民窟生活的吳天,雖然年齡還在十五六歲,可心智卻早已和成年人無疑。很快的就想明白對方為什麽會出來買自己的黑狗皮毛,自嘲一笑。



  “不好意思,這狗皮,我不賣了。”



  “不賣了?你來這不就是要賣它的嗎?”一絲愕然在眼中閃過,羽菲雁並沒有就那麽簡單的放棄。



  “之前我賣,是因為他的確值一點錢,現在我不賣,那是因為我吳天雖然什麽都沒有,可卻有骨氣!我不需要同情,更不需要施舍。”吳天語氣很淡,雙眼之中一絲傲然之色升起,人可以沒有傲氣,但是絕對不能沒有骨氣。



  “小子,別不識抬舉,我們團長願意出手買你的垃圾狗屁,已經是給你天大的麵子了,別給臉不要臉。”站在羽菲雁身後的一名青年男子,見到吳天這般,也不由心底有氣。



  “請你注重你的言詞,如果你再膽敢侮辱我的成果,別怪我不客氣。”吳天冷冷的看著羽菲雁背後的男子,今天一連串的被人嘲弄,怒火早已在他的心頭燃燒。以他的性格,能夠如此忍受,已經算是不錯了。



  “就你?”青年嗤笑一聲,還要再說什麽,羽菲雁揮手打斷他的話,叱道:“林宇,哪裏那麽多的話?”青年被這一叱,臉色一變,不在說話。



  羽菲雁又轉頭看向吳天,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的團員一時說話過分,你別介意。”



  吳天看了羽菲雁好一會,從對方的眼中他竟然看到的是一股真摯的目光,雖然不明白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感覺,揚手將皮毛放在肩上,淡然道:“你是一個好人,好意心領了,謝謝。我所受到的一切,都應該由我自己拿回來。”說完,輕瞥了櫃台的中年男人一眼,從對方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和測試時候趙虎都特有的感覺。



  勢力!狗眼看人低。



  櫃台旁邊的中年人閃避過吳天那冷漠到極點的眼神,不知為何,他竟然感覺到一股心悸的感覺,而這心悸的對象竟然是來自一名非能力者的普通少年。



  羽菲雁麵色微冷,斥道:“有骨氣是好事情,可像你這樣的行為,和找死有什麽區別?這裏是罪都,是最貼近海域的地方,也是最貼近強大凶獸的地方。就憑你這樣的實力?你認為你自己還能多走幾步!也許殺掉一隻低階的黑狗讓你感覺到自己擁有能夠殺死凶獸的能力,可是你想過沒有?這隻是一隻最低階的凶獸,隨便碰到個野蠻級的,你連渣都剩不了。”



  羽菲雁心底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麽回事,竟然會對一個普通到極點的少年說那麽多話,也許這一切都是因為從對方的身上她看到了曾經屬於自己的影子……



  “是死是活,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勞你掛牽。”



  吳天嘴角抽蓄了幾下,眼神仍然很是倔強,對方說的話句句在理,可是每一句話都很打擊人。



  “你自己的事情?那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父母?你死了他們會如何?”幾乎是用吼出來的,羽菲雁看向吳天的眼神盡是恨鐵不成鋼。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不由一呆,對於羽菲雁他們更是充滿了不解,一個堂堂飛雁武衛團的團長,而且實力在靈能鬥士的羽菲雁,竟然會和一個普通到極點的少年在這大眾之下爭吵。這比一個高級能力者獨自一人殺死嗜血級凶獸還要震撼人心。



  吳天張了張口,神色頓時黯淡下來,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是啊!如果自己真的死了,父母弟妹肯定都會很傷心吧。



  “所以,你現在必須要把東西賣給我,或者我用東西和你換也行。”



  羽菲雁絕美的臉蛋上泛出一絲計謀得逞的微笑。



  呃……



  不論是吳天,還是周圍看熱鬧的人,更或是羽菲雁身後的飛雁武衛團的成員們,神色都充滿了古怪。



  “咯咯,”見到眾人的表情,羽菲雁掩嘴笑了幾聲,一把扯過吳天肩上的黑狗皮,“就讓我來給你做個選擇吧,以物易物吧!”不等吳天反應過來,就衝身後的一位清秀女子道:“把那把刀拿出來給他。”



  “菲雁姐,那可是……”



  清秀女子遲疑了一下,剛要說什麽卻被羽菲雁一眼把後邊的話都瞪回了肚裏,隻好無奈的從身後的背包裏拿出了一把長約四尺左右的長刀。



  羽菲雁一把接過長刀強行的塞進剛剛反應過來的吳天手中,巧笑道:“好了,現在大家扯平了,你不欠我什麽,我也不欠你什麽。完全的公平交易。”



  公平交易?旁邊的人都木納的看著眼前的鬧劇,這要都算是公平交易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麽是不公平的了。大多數都認出了那把刀的級別:黃級中品!價錢在五十萬黃龍幣左右。而那副狗皮又值多少錢?一百個黃龍幣就已經算是高價了,兩者之間可真的算是天壤之別。



  “這是?”



  吳天看著手中雕刻在古樸花紋的刀鞘,順手將刀身拉出一截,隻見一股冷芒從刀身之上直入心扉,右手一顫,將刀插回刀鞘。



  “一把破刀而已,不過要比你手中的那個好多了,咯咯。”羽菲雁嬌笑道,目光從吳天手中那把還沾有血跡的刺矛,話鋒一轉,玉手拍了一下腦門,“哎呀,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件重要的事情沒有辦呢,有機會再見了。”說完轉頭向著其他人使了個眼色,快速的向外走去。



  “等等、”吳天話音還沒落,羽菲雁等人的身形已經消失在門口了。



  見羽菲雁等人都已經走了,周圍旁觀的人也都散了去,不過卻並沒有對吳天手中的這把刀動什麽心思,要知道‘飛雁武衛團’可並不是弱手,雖然遠不如那聲名顯赫的十大武衛團,可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小覷的。而且,作為一名‘靈能鬥士’的羽菲雁,一般人也不願意惹,更何況,傳言中這‘飛雁武衛團’還有著一個極強的靠山。所以,這吳天雖然身懷一筆不小的財富,可在場的人也都知趣的很。



  茫然不知所措的吳天,心底猶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先是遭到了一係列的打擊,心沉穀底,然後又憑空或得了這巨大的財富。可卻又由不得人不信,這樣巨大的反差偏偏就出現了他的身上。



  牢牢的將長刀抱在懷中,吳天的眼神更加的堅毅,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將這份恩情十倍百倍的回報給對方。



  話說,來去如風的羽菲雁一夥人出了廣源商鋪後,羽菲雁就將手中的黑狗皮拋給之前怒斥吳天的青年身上,並拿出一個手絹不停的擦拭著手上沾染的血跡。



  之前說話的那個清秀女子,不解的道:“菲雁姐,你幹嗎對那個小子那麽好啊?再說了,那把刀可是花費了五十多萬呢,並且是準備給你弟弟當生日禮物的啊。”



  一臉厭惡的將黑狗皮掂在手中的青年,聞言也附和的道:“就是啊,而且,那小子連一點能力都沒有,一看就知道是個廢物。你這樣的做法不是浪費嗎?雖然我們不在乎哪一點錢。”



  羽菲雁眼神中有著一絲緬懷,巧笑道:“你們不會懂的,再說了,你們不覺的幫助人的感覺不錯嗎?而且,那個少年的確不錯呢。你們可有誰見過,一個一點能力都沒有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少年,竟然敢出來獵殺凶獸?哪怕是一隻最低階的狗?”



  齊齊的搖了搖頭,清秀女子和掂著狗皮的青年男子仔細回想了一下,這種現象的確是沒有見過。



  羽菲雁讚道:“可是,這個少年他就有這個膽量,你們注意到他用的武器了嗎?僅僅隻是一根普通鋼製武器而已。而且,從他的身上,我能夠看到一股強大的信心,終有一天,他也許真的會成為一個令人仰慕的英雄也說不定。”



  麵對羽菲雁的誇讚,其他人都是一臉不信,這個世界,就算是能力者隨時都有可能死亡的危險,更何況是一個平凡到極點的少年?



  麵對幾人的神色,羽菲雁也不在意,拉著麵容清秀的女子笑道:“曉玲,我聽說在地煞六十九號城市的西南大街開了一家不錯的服裝店哦。走一起去看看,順便買幾件,算是慶賀一下這次任務完美的完成。”



  眾人不由莞爾……麵對這位美麗的團長,都有種無奈的感覺。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