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四八章 天下大亂?

  

  呂秋實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將那塊魂魄融合,逾輝的話雖然充滿了誘惑,不過他自信以他目前的實力完全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

  不過聽到綠毛的話,他還是下意識的回頭看去,隻是一眼,頓時倒吸一口涼氣,感覺渾身冰涼,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散發著絲絲寒意。

  背後的那個已經清晰地可以分辨出模樣的人他太熟悉了,多少次出現在他的眼前,正是他曾經在夢幻中見過的千年前的司火仁!

  尤其是當他剛剛回頭,看到虛影的時候,那個已經變得跟真人差不多的虛影似乎朝著他詭異的笑了一下。

  這是怎麽回事!

  呂秋實猛地轉身,想要直接麵對那個虛影,可是虛影隨著他的轉身緊跟在他的身後,弄得他急的一連轉了好幾圈,也始終無法正麵麵對那個虛影。

  “逾輝,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呂秋實沒有辦法,隻能停止自己無用的行為,轉而盯著逾輝厲聲問道。

  “什麽怎麽回事?主人,屬下不明白。”逾輝一頭霧水的反問道。

  “你少跟我裝糊塗,我問你,我背後的影像到底是怎麽回事兒?我以你主人的身份命令你說出來!”呂秋實那會被逾輝的裝模作樣所欺騙,今晚逾輝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實在是太詭異了,明擺著對千年前司火仁魂飛魄散之後的種種變化了如指掌。

  逾輝雙手抱拳,恭敬的回答道:“回稟主人,這隻是證明主人身份的憑證,也是主人的強大氣勢顯現出來的影像,對主人隻有好處沒有壞處。剛才那個殘魂之所以毫不反抗的自散了魂魄,就是由於看到了主人背後強大的氣勢。”

  “胖子,不要聽他的鬼話,如果爺沒有猜錯的話,一旦你融合了那塊最大的魂魄,恐怕你就會真正變成千年之前的司火仁,而你呂秋實則從此在這個世間消失,你願意麽?”說話的是綠毛。

  逆天張家的老婦人看了眼快要悠悠轉醒的張潘妮,也跟在綠毛後麵大聲的說道:“呂秋實,你要考慮清楚,一旦你融合了那塊殘魂,變成千年前的司火仁,你想沒想過妮妮該怎麽辦!”

  逾輝眼見千年的等待如今隻差最後一步了,哪會允許被旁人破壞,一聲令下眾多鬼魅當即將地府的鬼差以及十幾個人間修行者圍在了當中。

  “逾輝,你想幹什麽?”呂秋實哪會看不出逾輝的打算,大喝一聲阻止了逾輝,“我問你,如果我融合了這塊殘魂,是不是就像他們說的那樣,我就等於徹底的不存在了?”

  這個問題他必須弄清楚,因為這才是真正關係著他生死存亡的緊要事件。當初在深海市的時候他就有過這種懷疑,如今親耳聽到自稱司火仁的殘魂在散魂之前說了那麽一番話,這種懷疑就更加重了。

  問完這句話,他的雙眼緊緊盯著逾輝,要從對方的表情中找出答案。

  哪知道逾輝卻是苦笑了一下,恭敬的回答道:“回稟主人,根本沒有他們說的那回事兒,您就是千年前主人的轉世,所以即便您融合了所有殘魂,您也還是您。隻不過您到現在還沒有得到千年前的記憶,而這份記憶如今都在那片殘魂中,隻要您再融合了這最後一塊殘魂,您就能恢複了所有的記憶,到時候您還是您,隻不過多了一份記憶而已。”

  “多了一份記憶?就這麽簡單?”呂秋實頓了一下,冷冷一笑,“嗬嗬,逾輝我問你,你所指的多了一份記憶究竟是指我呂秋實多了一份千年前的記憶,還是指千年前的司火仁多了一份如今我的記憶?”

  “這個,都一樣啊主人,你們兩個本來就是同一個人,沒有這麽大的區別的。”

  “秋實,你不要聽他的,我不要你變成另外一個人,我隻要你做我的胖子,那個性格有些懦弱而且喜歡逃避的胖子!”這時候張潘妮終於醒轉過來,在張楠將洞穴內發生的一切簡單而又詳實的告訴她之後,她立刻大聲喊道。

  “潘妮!”呂秋實看到張潘妮醒轉過來,頓時衝了過去,嚇得張潘妮身前的人間修行者精英們紛紛閃避開來。

  張潘妮被呂秋實現在的模樣下了一跳。雖然呂秋實靈魂狀態下的模樣她昏倒之前見過,但現在跟之前有著太大的不同,尤其是呂秋實背後的那個已經顯出清晰人形的虛影,在呂秋實來到她麵前時,似乎還笑了一下。

  “你怎麽,怎麽變成這個樣子?”

  “呂秋實,你也看到了,你如今的模樣就讓妮妮接受不了,如果你融合了那塊魂魄碎片,你會變成什麽樣子誰都不知道,這是你想要的麽?”逆天張家的老婦人連忙趁熱打鐵,之前呂秋實和張潘妮次第喚醒了奪命鴛鴦鐲,早已驗證了他們二人之間的情感,如果這時候她還不知道加以利用,也就枉為逆天家族的當家人了。

  看到張潘妮雙眼驚恐的看著自己背後,呂秋實生生停住了想要輕撫在張潘妮臉頰上的右手,輕聲說道:“潘妮,你不用擔心,我知道該怎麽做。”

  說到這裏他又轉向身旁的逍遙子和逆天張家的老婦人:“麻煩而為幫我看住我的肉身,等我把所有事情處理完後,我還是要做回一個普通人的。”

  說完話他再度飄回了半空中,手中散出一股黑氣,將懸於半空中的那塊最大的魂魄碎片禁錮住,然後又轉向逾輝等幾個鬼王:“逾輝奔宵你們四個鬼王,我問你們,既然你們口口聲聲說我是你們的主人,不知道指的是我還是我背後的那個人?”

  逾輝等四個鬼王麵麵相覷,不明白呂秋實想要說些什麽,不過逾輝還是恭敬的回答道:“屬下不明白主人的意思,您和您背後的影像說到底都是一個人,都是您啊。”

  “那好,既然這樣,即便我還沒有融合這塊殘魂,我的話你們也會聽從,是不是?”

  逾輝四個老鬼王異口同聲的回答道:“主人有命,屬下怎敢不從?”

  呂秋實滿意的點了點頭,又衝著完全是神的鍾馗喊道:“鍾馗,鍾馗,鍾馗!”

  此刻的鍾馗早已什麽也看不見什麽也聽不見了,他的心在發現呂秋實就是千年前司火仁轉世的那一刻已經亂了,如今更是亂作一團。

  沒有經曆過千年前那場浩劫的人是永遠無法真正了解司火仁的可怕之處的,可以說那場浩劫在幸存下來的人鬼神三界高手心中都留下了極深的烙印,司火仁的身影早已成為了他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噩夢。

  以一己之力對抗三界高手,無數實力高絕的高手紛紛殞命在司火仁的手中。以鍾馗的實力,在當時參與圍攻的眾人中根本排不上號,尤其是在仙界頂尖高手以及地府的那些帝王和帝王的親衛麵前,他都沒有資格去對抗司火仁,隻能和一些同道圍攻司火仁的法寶——破魂。

  可就是那樣,一件小小的法寶也讓他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如果不是司火仁遭受重創,仙界降下神力,他是否能夠平安的逃過破魂的一擊都是未知之數。

  所以在他看到十八顆天魂珠融入呂秋實體內,從而確定呂秋實就是司火仁轉世的時候,方寸大亂,以至於原本想要做一個得利的漁翁的計劃就那樣泡湯了。

  當他眼見呂秋實的背後浮現出那個虛影,自稱司火仁的殘魂自散魂魄,他就知道大勢已去。回想起以往呂秋實多次來到地府,他們錯失了那麽多可以輕易除掉呂秋實的機會,還有呂秋實一步步走到今天幾乎全是因為地府的錯誤判斷,心中的懊悔簡直無法形容。

  此刻的鍾馗早已沒有緝鬼衛衛長的豪氣風發,就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心中再不曾有過任何反抗的念頭。

  那個殘魂知道主魂的威力,所以選擇了自散魂魄,而他雖然沒有這麽做,但心裏也早已任命。

  說到底,“死活人現,天下大亂”這句話能夠深深的刻印在人間修行者的內心,就是因為那一場浩劫的陰影實在是太沉重了,才讓一代又一代的人間修行者牢牢謹記著。

  隻是沒有經曆過的人始終無法真正理解,就想現在的綠毛等,居然還指望著能夠想辦法說服呂秋實,熟不知千年前的司火仁命數之強硬,根本不可能因為外人的影響而發生任何改變!

  還是綠毛看到他遲遲沒有反應,在旁邊推了他幾下,鍾馗這才反應過來:“司火仁,你叫本衛長做什麽?想要報千年前的仇麽?你來吧,本衛長等著你!”

  呂秋實從鍾馗的臉上多少猜測處鍾馗心中的一些想法,他搖了搖頭說道:“鍾馗,我想你弄錯了一件事情。我叫呂秋實,隻是一個普通人,不是什麽司火仁,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

  今晚這一戰我看你們地府的緝鬼衛也損失慘重,對吧?”

  “損失慘重又如何?即便我們地府被你屠戮一空,也休想讓我們俯首!”鍾馗的話很是硬氣,但略帶顫抖的聲音卻暴漏了他色厲內荏的本質。

  呂秋實也沒有點破,繼續說道:“我想你是誤會了,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我的意思很簡單,今晚的事情就讓它這樣揭過去吧,我不想跳出什麽三界五行,也不想屠戮三界,我隻想安安生生的做個普通人,能夠和我所愛的女孩幸福美滿的生活在一起,但我卻需要這些願意跟隨我的鬼有一個好的結果。

  你們緝鬼衛損失慘重,一定需要補充血液,對於緝鬼衛的職責,我很了解,我想沒有什麽鬼比逾輝他們更適合了吧?”

  “你說什麽?”鍾馗難以置信的看著呂秋實,眼中第一次流露出希望的目光,隻是當他掃到呂秋實身後的虛影後,眼中的希望再度變回了絕望。

  “主人,屬下隻願意跟隨在您的身邊,還請主人不要舍棄屬下!”逾輝等四個老鬼王聽到呂秋實的話,立刻跪了下來。

  說實話呂秋實對這幾個鬼王沒有什麽太多的交情,了不起就是和逾輝接觸的多一些,他之所以這麽做,隻不過是不想自己的將來還有什麽麻煩。

  “逾輝,你們幾個起來吧,這件事情就這麽定了。再說了我肯定是不會像千年前的那個人那樣,而你們這千年來也親眼看到了人世間的變化,你們不也在發生著改變麽?

  別的不說,逾輝我隻問你,你的穿著打扮,還有言行舉止,不是完全仿照當代人麽?如果你們不願意替地府效力,我保證說服他們,讓他們給你們安排一個好的投胎,你們重新做人吧。鍾馗,你能代表地府答應下來麽?”

  鍾馗遲遲沒有說話,雖然在呂秋實說話期間他的眼神的確有幾次恢複了光彩,可是每次都如曇花一現。

  呂秋實也知道逾輝幾個鬼王不會因為自己的這幾句話就乖乖的跟著鍾馗返回地府,而鍾馗也不會就這麽輕易的相信自己的話,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自己背後的虛影。

  “好了,既然你們還沒發做出決定,那我幫你們一把!”

  說著話呂秋實手掐訣印,雙眼變成黑白二色,眼中黑白光芒射出,手中破魂疾馳,而目標隻有一個,就是那個被他禁錮住的擁有千年前司火仁絕大部分記憶的那塊殘魂!

  “轟”的一聲巨響,擁有千年前司火仁絕大部分記憶的那塊殘魂就這樣變成了齏粉,化作點點光芒散落在洞穴內。

  “主人!”

  “呂秋實!”

  “胖子!”

  所有人和鬼都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呂秋實,之後綠毛和逆天張家的老婦人以及張潘妮除外,他們三個仿佛早就知道了呂秋實的選擇一般,淡定中表情中透露著一絲欣喜。

  “從現在開始,我永遠都是呂秋實,永遠也不會得到千年前的那份記憶,千年前的那個司火仁也永遠不會出現!逾輝、奔宵、超影、絕地還有鍾馗,你們現在能夠作出決定了麽?”

  被呂秋實點到名字的五個鬼魅心中雖然震驚,但還是沒有說話,他們始終將目光注視在呂秋實身後的虛影之上,仿佛一切都要有那個虛影來決定。

  這時候洞外的天空中九道天雷轟然響起,七七四十九道閃電幾乎同時劃過夜空,將大地照的如同白晝,更是將幾乎壓在了地麵上的烏雲照的無可遁形。

  緊接著豆大的雨珠接連不絕的從天空中墜落,狠狠地砸在了山上、樹上、屋上和地上,狂風帶著暴雨殘暴的席卷著大地,似乎在預示著什麽。

  洞外天象大變的同時,洞內的景象也發生了讓人難以想象的變化,所有懸在石壁上的棺槨散發出來的幽綠色光芒突然消失,洞穴內驟然進入到一片黑暗中。

  黑暗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也就是幾次呼吸的時間,洞穴內再度亮了起來。隻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眾人所處的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洞穴頂端的一大一小兩具石棺幻化成日月的模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在這些光芒的照耀下,石壁上的無數棺槨也幻化成星辰的模樣,同樣散發出柔和的光芒。這種場景眾人並不陌生,正是之前自稱司火仁的那個殘魂想要跳出五行三界啟動陣法後的景象!

  唯一不同的是,被呂秋實打成了齏粉的靈魂粉末並沒有消失,而是閃爍著黑白光芒圍繞在呂秋實身邊,一點一點的融進了呂秋實周身的黑白霧氣之中。

  呂秋實身後那個本就已經清晰了許多的身影,麵容逐漸流露了出來,變得越來越真實。

  這是怎麽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難道說還有什麽人或者鬼藏在背後不為人知麽?

  洞穴內的所有人都流露出震撼的神色,原本以為大局已定的一切再度發生了改變,任誰都看明白了,呂秋實剛才的做法是白費了,他身後的那個千年前的司火仁眼看著就要真正的轉世重生,隻是不知道那個時候,現在的呂秋實究竟還能存在麽?

  “逾輝,這是怎麽回事?你還隱瞞了什麽事情?”呂秋實這回是徹底的慌了神,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記憶中正在逐漸增加著什麽東西,而身後居然間或偶爾的感覺到一絲波動,像是有人在大口的喘著氣息,又像是有人在朝著自己走來帶起的風動。

  逾輝也傻了眼,不過看到呂秋實身後虛影的變化,他的臉上還是露出了開心的神色:“主人,屬下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啊!”

  “司火仁的命數是無法改變的,他重臨人世是誰也改變不了的,即便是呂秋實自己也同樣改變不了。”鍾馗的神情異常的落寞,洞穴內也隻有他親眼見過千年前的那場浩劫以及在那場浩劫中司火仁所表現出來的恐怖實力。

  這個時候洞穴內幻化出來的夜空中,忽然有一顆星星的光芒突然變得大盛,與其他散發出柔和光芒的星星不同,這顆星散發出來的光芒給人一種凜冽的殺意。

  對於洞穴中的人和鬼來說,這顆星星既像是在遙遠的天際,又像是近在咫尺,一個名字突然浮現在為數不多的幾個實力最強的人和鬼的腦海中——星罰!

  這恐怕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鍾馗遙望著那顆吐出的星星,心中再度燃起了希望之火。即便呂秋實將那些殘魂的光點全部融入體內,但也不可能立刻變成千年前的司火仁,還需要一段時間,來徹底的融合,在這段時間內,星罰的威力足以將其打得粉身碎骨魂飛魄散!

  呂秋實究竟能不能挺過這雙重的難關呢?綠毛也不看好呂秋實。

  怎麽會有星罰降臨呢?逆天張家的老婦人皺了皺眉頭,司火仁當初選定這裏不是沒有道理,連天道的幹預都觸及不到這個角落,星罰怎麽可能突兀的出現?不過既然星罰出現了,那麽是不是就代表著一切都在上天的計劃之中,而他們張家的所謂使命就不存在了,連同孤苦老僧所做的一切布局也沒有用了?

  逾輝奔宵四個鬼王同樣認出了星罰,他們跟在自稱司火仁的殘魂身邊上千年了,自從那個殘魂得到了所有的記憶後,星罰就出現了,隻要殘魂敢以本來麵目出現,用不了太長時間,星罰必定顯現。

  剛開始的時候他曾經試圖去抵抗星罰的威力,可是挨了兩下後就放棄了這個念頭,因此逾輝奔宵幾個老鬼王對星罰的威力異常的了解!

  隻是他們和逆天張家的老婦人一樣,對於星罰的突兀出現同樣不解。要知道這裏是他們幾百年前精挑細選才最終決定下來的地方,正是因為看重這裏是盲區,連天道的幹預都觸及不到的地方,星罰怎麽會突然出現?而且此刻洞穴內的變化也讓他們吃驚,難道說這種變化就是為了讓星罰能夠發現呂秋實麽?

  “主人,快點把那些光點融合掉,星罰馬上就到,到時候以您現在的實力根本抵擋不住!”

  星罰?這是個什麽東西,為什麽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呢?呂秋實疑惑的抬起頭,凝望著那顆帶著凜冽殺氣的光芒越來越盛的星星,並沒有按照逾輝的話主動去融合被他打成齏粉的魂魄,隻是暗中戒備,同時心中揣測道:這個所謂的星罰,究竟是衝著我來的還是衝著我背後的虛影來的?

  他正暗自思量著,星罰卻並不等他想明白,已經射出一道拇指粗細燃燒著金邊的白色光芒朝著他狠狠地打了過來,用實際行動幫他解除了心中的疑惑。

  媽的,居然真的是衝著我來的!

  現在的呂秋實已經融合大量的殘魂隨破,實力豈可同日而語,隻不過他還沒有將其完全融合稱自己的一部分,也沒有得到千年前的那份完整的記憶,所以實力還趕不上千年前的司火仁。

  但是他也不會束手待斃,對自己生命的珍惜是他一貫的作風。

  看到星罰朝著自己而來,絲毫不敢猶豫,黑白雙龍護在其左右,破魂緊握右手,雙眼變成黑白雙瞳,左手掐出訣印,一股黑氣頓時迎了上去。

  他不知道所謂的星罰是不是就這麽一下,所以他隻是釋放出了自身的鬼氣,試探星罰的力度。

  這股黑氣被燃燒著金邊的白色光芒猛地一撞,頓時消散開去,白色光芒勢頭不減繼續朝著呂秋實當頭壓下。

  威力不過如此!呂秋實試探出這道星罰的威力,將破魂收回體內,雙手迅速變化訣印,張口噴出了一股更為濃重的黑氣,迎上了從上而下的白色光芒。

  黑白相撞,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二者頓時都消失了,可洞穴下方的人都知道這樣的撞擊究竟有多麽的猛烈,這次撞擊帶起的巨大氣流不停地衝擊著他們,除了少數高手外,所有人都腳步不穩,踉踉蹌蹌的向著遠離呂秋實的方向退去。

  “速退,這股力量你們承受不了!”鍾馗這個時候終於發揮了緝鬼衛衛長的本色,大聲的指揮著自己的手下。

  逾輝等四個老鬼王也各自吆喝著,帶著各自的鬼眾以及剛剛降服過來的鬼魅退到了遠處。

  至於人間的修行者,他們根本不用別人提醒,早在感覺到那股強烈氣流帶來的衝擊後,就快速的退到了一旁。

  隻不過逆天張家的老婦人除外,她不但自己沒有後退,還施展出南鬥六寶針,將她、逍遙子、張潘妮還有張楠籠罩在紫色光幕中,望著半空中的呂秋實。

  白色光芒被自己的鬼氣所抵,呂秋實卻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因為那顆星星的光芒不減,射出兩道燃燒著金邊的白色光芒再度朝他打了過來。

  呂秋實連忙祭出破魂,配合自己口中噴出的鬼氣,迎了上去,居然又是個平手。在之後星罰就變成了三道,同樣還是拇指粗細。

  老婦人看著呂秋實的從容應對,微微皺了皺眉頭,挽起袖子露出手腕上成南鬥六星排列的痔來,咬破舌尖,將鮮血噴在上麵,然後開始占卜起來。

  而呂秋實則是稍顯吃力的扛住了三道燃燒著金邊的白色光芒,與此同時,洞穴內所有的殘魂碎魄已經全部進入到呂秋實的身體內,他身後的那個虛影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真實的人,眉毛鼻子什麽的讓人看得清清楚楚。

  很快老婦人這一回的占卜已經結束了,占卜的結果讓她有些難以接受。結果很簡單,就是在呂秋實真正成為千年前的司火仁之前,星罰無法將呂秋實徹底毀掉,而呂秋實一旦完全融合了所有的殘魂碎魄,千年前的司火仁真正轉世成功,星罰根本奈何不了他!

  除此之外,還有她還得到了一條信息,必須促使呂秋實和她的孫女結為夫婦,這跟之前得到的指示完全一樣!

  我現在該怎麽辦?這兩條示意根本不搭邊,我到底該怎麽做?老婦人的心第一次亂了,原本的那點底氣完全丟失了,真正司火仁轉世成功後,絕對不會像現在的呂秋實那麽好說話的!

  而此刻的呂秋實已經有些快堅持不住了,因為他剛剛有力抗了第四次星罰,四道手腕粗細的白色光芒讓他噴出了一大口綠色液體,而他由於不知道還要經曆幾輪這種光芒,所以遲遲沒有敢動用黑白雙龍和黑白光芒,僅是憑借手中的破魂和自身的鬼力,艱難的扛了過去。

  “呂秋實,你根本擋不住星罰的,即便你能夠成功頂住九道星罰,但最後的星墜你絕對抵擋不住,必死無疑!”

  呂秋實沒有理會老婦人的話,他隻是惡狠狠地等著那顆越來越耀眼的星星,緊咬著嘴唇,腦中快速轉動,思考著接下來的對策。

  第五次星罰,五道手腕粗細的光芒降了下來,呂秋實試圖再次依靠破魂和自身的實力來抵擋,但是破魂被擊落自己也摔倒在地,而五道光芒就要打在他身上的時候,他身上十八個重要部位,也是十八顆天魂珠融入的部位突然間散發出黑白兩種霧氣,與他周身繚繞的黑白霧氣共同擋住了第五次星罰。

  成功逃過一劫的呂秋實臉上並沒有輕鬆的神色,想法他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即便第六次星罰出現後,他也沒有在意。

  因為就在剛才,他身體的十八個部位自動護主後,他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字“笨”!

  這個“笨”字絕對不是他當時的想法,這是另外一個聲音,與他不同但卻共用一個靈魂的聲音!

  那一刻呂秋實再度想到了自稱司火仁的殘魂散魂之前說過的話,他連忙扭頭,隻看見身後的那個虛影已經完全變成了人形,臉上還流露出一種奇怪的表情,似乎是高興又似乎是悲傷。

  “呂秋實,你不能再執迷不悟了,隻要你答應迎娶老身的孫女,星罰就會結束,而你也不會魂飛魄散。老身問你,你可願意?”

  張潘妮和扶著她的張楠聽到老婦人的話後,臉上皆露出驚詫的神色,和所有的人鬼一樣,均弄不懂逆天張家的老婦人為什麽在這種重要時刻說出如此的話來。

  呂秋實沒有理會老夫人的話,在六道手腕粗細的光芒就要降到他的頭頂的時候,他的雙眼猛地射出黑白光芒,將那六道奪命的光芒徹底驅散。

  “我已經知道千年前星君和司火仁之間發生的事情,也知道星君當初是如何破壞了司火仁的計劃,你想用當年對付他的那一招來對付我,嗬嗬,恐怕來不及了。”呂秋實驅散了第六次星罰後,這才回答了老婦人的問題。

  出奇的是,星罰不知道什麽原因居然暫時停止了下來,仿佛是要給呂秋實和老婦人的對話留下時間。

  老婦人從呂秋實的答複中聽出了機會,連忙說道:“不晚,一點都不晚,隻要你願意,一切都來的及!”

  “我對張楠真的沒有男女之情,我心中隻有潘妮,不過現在不論做什麽都來不及了。嗬嗬,”呂秋實慘然一笑,“你看不見麽,我身後的他已經快要完全進入我的靈魂之內了,一旦讓他進入,我會變成什麽樣子我都不清楚,即便我答應你又能有什麽用?”

  逆天張家的老婦人這才發現,呂秋實身後的那個人影已經有一半融進了呂秋實的靈魂之內,頓時明白了呂秋實所說的“來不及”究竟指的是什麽!

  呂秋實不在理會老婦人,而是轉向了被張楠攙扶著的張潘妮:“潘妮,你是個好女孩,我很愛你,但也給你帶去無盡的凶險。還好我沒有那個命,老天注定讓我的命運不受自己的主宰,所以你以後會是安全的。

  另外葉立鵬是個不錯的人,他對你的感情也很深,你可以考慮一下。葉立鵬,你要記得我今日的話,你以後必須好好地對待潘妮,如果你敢做出什麽傷害她的事情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人間修行者精英能夠從洞口進入洞穴完全是葉立鵬的帶進來的,所以葉立鵬雖然實力不高,但同樣跟著眾人進入了洞穴中。

  在剛才和鬼魅的交手過程中,由於呂秋實的照拂,他並沒有受到什麽致命的傷害,如今聽到呂秋實如此說法,頓時愣住了。

  “秋實,不要,一定還有辦法的!”張潘妮哪會聽不出呂秋實言語之中所隱藏的真正含義,她立刻推開張楠,朝著呂秋實跌跌撞撞的跑了過去。

  “你站住!”呂秋實眼見張潘妮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大喝一聲,“潘妮,忘了我吧,我這輩子做人注定就是個錯誤,不過我還有機會補救,我絕對不會讓自己曾為別人操控的傀儡,更不會讓你因為我再受到傷害!”

  說完這句話,呂秋實突然雙腿法力,一飛衝天,朝著那顆正在醞釀第七次星罰的星星衝了過去。

  他已經決定了,就算是死也不會讓千年前之前的司火仁得逞。沒錯,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什麽千年前的司火仁轉世,他隻是呂秋實,一個普通人呂秋實,以前是,現在是,將來。。。死了也是!

  “來吧,把你的星罰都亮出來吧,讓老子見識見識!”

  呂秋實一邊大喊著,一邊將手插入自己的眉心,猛地掏出了一個半透明的光球,裏麵一黑一白兩條小龍正在遊離著。

  “不就是因為我是什麽千年前司火仁的轉世,你們就要操控我的命運,讓我連做一個普通人的夢想都做不到。現在我把這些都還給你們,有本事你們就把它給毀掉吧!”

  說話間,呂秋實手臂向前猛地一甩,將半透明的光球朝著閃爍著刺眼光芒的星星擲了過去。而那顆星星立刻散發出七道大腿粗細的光芒,隻是與以前不同,這七道光芒並沒有朝著呂秋實射去,而是打在了那個蘊含著黑白雙龍的半透明光球之上。

  無聲無息的,七道光芒消失了,蘊含著黑白雙龍的半透明光球同樣消失了,呂秋實接連噴出幾口綠色的液體,神情變得萎頓不堪,身體被碰撞所產生的巨大氣浪狠狠的掀飛一旁。

  “秋實!”張潘妮看到呂秋實如此模樣,不由得心痛的大喊了一聲,想要跑到呂秋實那邊,卻被後麵趕來的逍遙子生拖硬拽的拉回到逆天張家老婦人施展出的紫色光幕之中。

  “主人不要!”逾輝幾個鬼王齊聲大喊,呂秋實的舉動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鍾馗也看傻了,他想不到呂秋實居然會采取這種手段,早知道如此,當初真不該。。。。。。

  隻有綠毛例外,他跟呂秋實待在一起的時間不算短,了解呂秋實經常在最關鍵的時刻不按照常理出牌,似乎已經預料到了眼前的一切,臉上並沒有什麽詫異的表情。

  呂秋實瘋狂還沒有結束。他回頭看了眼由於大部分都進入他的魂魄中而看不清麵貌的人影,很明顯這個人影開始變得模糊了,隻是進入呂秋實眼簾的半張臉上全是怒色。

  “嗬嗬,還沒有完!”呂秋實剛剛穩住身形,再度朝著高空升起,同時雙手不停,從自己身上十八個部位又挖出了十八塊靈魂碎塊,每一塊靈魂中都蘊含著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正式許光超交給他的十八顆天魂珠!

  “這些,你也都把他們毀掉吧!”

  八道大腿粗細的光芒再度出現,一一迎上了十八顆天魂珠所在的靈魂碎塊,驟然間十八塊蘊含著天魂珠的靈魂碎塊消散殆盡,但那八道光芒並沒有完全消散,隻是變細了許多,繼續朝著呂秋實射了過來。

  “還不過麽?”呂秋實咧開嘴慘痛的一笑,渾身已經傷痕累累,全身被綠色的液體所覆蓋,氣息也變得弱了許多,“哦,我忘了,還有一個破魂。”

  他抑製住破魂的力量,用力的將破魂丟像八道光芒,而破魂似乎明白了呂秋實的目的,在空中發出一聲認命般的低鳴,就像一根普通的鐵條一般,毫無反抗的迎上了八道光芒。

  二者消失了,巨大的氣浪再度將呂秋實掀到一旁。由於他此刻實力銳減,根本抵擋不住劇烈的氣浪,身體重重的摔在了洞穴的石壁上,口中卻沒有噴出綠色的液體,因為他體內的綠色液體已經隨著滿身的傷口流失的差不多了。

  “嗬嗬,我看你怎麽轉世重生!”呂秋實再次回頭看了眼身後已經變得模糊不堪的虛影,開心的笑了。

  然後他又滿含情意的最後看了紫色光幕中一臉擔憂看著自己的張潘妮,臉上擠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再次朝著高空升起。

  “來吧,這是我身上最後的特異之處,你也毀掉吧!”他咬著牙次,右手雙指迅捷的插入眼眶之中,將最厲害的黑白雙瞳生生挖了出來,又一次的朝著那顆耀眼的星星丟了過去。

  九道大腿粗細的白色光芒驟現,一道接著一道的砸在了他的黑白雙瞳之上,最終就像之前一樣,雙雙消失了。

  而呂秋實此刻再也撐不住了,他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身形,隻能任由一波又一波的氣浪打在自己的身上,將他的靈魂吹向遠處,就像飄蕩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葉孤舟,毫無反抗之力。

  不過他還是記得他肉身所在的地方,他要回到自己的肉身,用自己的手去最後撫摸一次張潘妮滑嫩的麵頰,隻是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機會。

  而他背後的那個從虛幻變得清晰然後再次歸於虛幻的虛影隨著黑白雙瞳的被毀而徹底消失了,逾輝等四個鬼王則是絕望的低下了頭。

  沒有了司火仁的庇護,麵對地府的緝鬼衛,他們這些混跡與人間的鬼魅,根本沒有太多的生存空間。

  “結束了,終於都結束了。”鍾馗常常的吐出一口氣,胸中的陰霾一掃而光,隻是胸口卻依舊堵得慌。

  逆天張家的老婦人怎麽也想不到一切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要是早知這樣,她們張家以及枯骨老僧所作的一切,所謂的使命豈不是如同兒戲?

  從高空緩緩飄落的呂秋實的靈魂開始慢慢變得透明,周身繚繞著的黑白霧氣不知道什麽時候全部消散了,隻有張潘妮擺脫了逍遙子的束縛,朝著呂秋實靈魂飄落的方向,一邊哭泣著,一邊跑著。

  就在人間修行者和地府鬼差長出一口氣的時候,高空的那顆最為奪目的星星黯淡了一下,可是很快重又恢複了明亮,而且在空中劃過一道光芒,猶如流星一般從高空墜下,朝著在空中飄零的呂秋實靈魂狠狠的砸了下去。

  “星墜!媽的,這個天道也太無情了吧,胖子都這樣了,居然還不肯放過他!”綠毛的脾氣上來了,揮舞著翅膀,對著高空破口大罵。

  逆天張家的老婦人同樣看到了這些,原本她的心中與綠毛所想的相似,星墜是星罰中威力最大的一招。可是很快她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因為被星墜擊中的呂秋實並沒有消散,而且由於星墜的帶動,居然在消散之前進入了他的肉身之中。

  而星墜擊中的地方正是呂秋實靈魂的心魂所在,這到底是個什麽意思?

  星墜過後,洞內的景象又恢複道真實的一麵,一切似乎都已經過去了。

  “秋實!”撕心裂肺的一聲,張潘妮已經撲倒在呂秋實的身體之上,雙手捧著呂秋實的頭部,悲切的呼喊著呂秋實的名字。

  鍾馗綠毛等幾個了解星罰的鬼魅以及好奇心極重的人類修行者立刻圍了過去,葉立鵬一馬當先的衝到張潘妮身邊,緊張的看著張潘妮,生怕她會做出什麽傻事來。

  “妮妮,一切都結束了,呂秋實他,人不錯,你沒有看走眼。”逍遙子分開眾人走到張潘妮的身邊,強行將她拉了起來。

  “都是你們害的!你們總是說秋實是什麽千年前的司火仁,說什麽他會讓天下大亂,可是這天下亂了麽?他用他的生命改變了這一切,你們可曾後悔過!”張潘妮猛地甩開逍遙子的手,指著周圍的人和鬼聲淚俱下的怒斥著。

  “妮妮,你冷靜一些。爺爺知道呂秋實的死你一時間接受不了,不過他確實是已經死了,而且如果他活著也絕對不願意看到你現在這麽傷心的樣子。”

  “潘妮。。。”蹲在呂秋實旁邊的葉立鵬也有話要說,而開始他剛開口就被張潘妮粗暴的打斷了。

  “葉立鵬,我知道你想說什麽,不過我告訴你不可能!我張潘妮生是呂秋實的人,死是呂秋實的鬼,除了他絕對不會嫁給任何人!”

  葉立鵬苦笑了一下,單手托起呂秋實的頭部,大聲的壓住張潘妮的聲音:“潘妮,我不是想說這個,我是想說,胖子他還沒死,他還有氣息!”

  “你騙我!”張潘妮口中這麽說,但是卻猛地將葉立鵬推到一旁,哆嗦著右手慢慢的伸到了呂秋實的鼻子下方,頓時眼中的淚水洶湧而出,臉上卻露出了笑容,抱著呂秋實痛哭起來,“秋實!”

  逆天家住的老婦人看著眼前的一幕,欣慰的點了點頭,這一刻她終於明白了自己家族的使命以及枯骨老僧的臨終遺言。

  “無日無月後,如果呂秋實還能夠活著,你一定要促成他和你孫女的婚姻,這是你們張家的使命;如果他死了,那麽一切也就都結束了,你們張家隻是雙重保險中的第二重。”

  原來枯骨老僧所指的孫女不是張楠,而是自己堂弟的孫女張潘妮。而張潘妮和呂秋實之間的關係早已超出了枯骨老僧的想象,他們兩個早就發生了肌膚之親,所以整件事情在那個自稱為司火仁的殘魂散掉之後就算結束了,而呂秋實根本不可能變成千年之前的司火仁。

  不過這隻是她自己的推測,一切是否真的如此沒有人知道。就像出現在呂秋實背後的虛影如果完全融進呂秋實的身體內後,是否會發生什麽變化,呂秋實是否就不再存在,這些事情根本沒有人知道。

  想到這裏,她笑著搖了搖頭,似乎在責怪自己想的太多,不管怎麽說,這件事情結束了,呂秋實所具有的司火仁的特異之處也都消失了,而且星墜還進入了呂秋實的心魂,千年前的那個殺神再也不會出現了,呂秋實也可以得償所願的做個普通人,和張潘妮幸福美滿的生活在一起,這不是皆大歡喜麽?

  放下了心中的雜念,她走到了自己孫女張楠身邊,溺愛的摸了摸張楠的頭。

  誰也沒有注意到,半空中一絲虛無縹緲的黑白細線,悄無聲息的,不為人知的從眾人腳下穿過,順著呂秋實的胸口鑽了進去,而被張潘妮抱在胸口,無法被人看見的呂秋實的眉心,一個黑白雙魚的圖案一閃即逝。。。。。。

  完。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