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九章 逆天 下

張家是天師道的旁支,在物欲橫流的當今社會想要修道成仙已經變得越來越難。

自打清朝鹹豐年後,張家變再無人能夠修道有成,不要說什麽能夠承受天劫之威,單說修行能夠達到金丹這一境界,數遍整個修道界再無一人,至少張家不知道。

自民國起,當屆張家老祖果斷決定,既然已經無法修道成仙,那便入世隨性,憑借自身道行為國家做出一些貢獻,如此也不愧為修道之士。

當然依舊有很多修道之士不染紅塵,始終抱著修道成仙的目的,執著的進行修行,隻是這些人大多選在人際渺茫的區域進行修行。

張家師出天師道,自然也有招魂的法術,張潘妮也學過,正是因為學過才讓她感到迷茫。

就她所知的幾大入世修道世家,雖然招魂法術有所不同,但也隻是一些簡單的出入,大原則都是一樣的,都是借助自身道行溝通小天道,借助天道之力使得魂魄回體,自身道行越高,成功率越高。如果離魂之人並無什麽天怒人怨的罪孽,基本都能夠成功。

可是司火仁的道法卻與之截然相反,完全逆天而行,不論天道願意與否強行將人之魂魄收歸體內,這得需要多高的道行啊?他就不怕天道不容麽?他與我們隻是萍水相逢,值得為了我們付出這麽高的代價麽?張潘妮沉思許久,怎麽也想不明白。

張潘妮沉思的時候,司火仁卻已經招魂成功了。

“好了,他們兩個的魂魄已經穩固了,估計過一會就能夠醒過來了。”司火仁臉色有些蒼白,似乎連續為兩個人回魂法力上有些勉強,透支了體力。話也不願意多說,閉目坐在地上,恢複法力。

呂秋實看到劉恒和程麗麗二人的呼吸恢複了正常,一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思維正常了,也開始琢磨事情了。

首先,在大堂看到的幾具屍體上所沾染的鬼氣表明了這個鬼的道行並不高,是他都可以對付的,可是為什麽劉恒和程麗麗身上佩戴的符咒會爆呢?

要知道那是廿九煉製的,廿九給他的時候告訴他,隻要不是比呂秋實鬼力高出太多的符咒都可以保護主人。

但如果鬼力能夠進入緝鬼百衛中80名的,符咒將會自爆護主,而一旦鬼力進入緝鬼百衛中70名的,符咒即使自爆也無法護主。

他現在在緝鬼百衛中的排名也不過是90多名,那也就是說對加害劉恒他們的鬼魅和加害幾名死者的鬼魅是不同的。

這樣第二個問題又來了,呂秋實現在也算是見過幾個鬼了,根據他自認的多年抓鬼經驗,哦不,是見鬼經驗判斷,加害劉恒二人的和加害死者的是同一個鬼魅,因為纏繞在幾個死者身上的鬼氣和房間裏的一種鬼氣是相同的,可是差別怎麽會這麽大呢?

至於張潘妮和司火仁口中所說的另一種保護二人的鬼氣,多半就應該是廿九贈與的符咒所爆發出來的鬼氣了。

呂秋實想不明白,但是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這個事情有古怪,水可能很深,恩,還是不要招惹的好,安全第一。等劉恒他們醒過來,收拾一下東西回家好了,最多跟地府匯報一下就是了。

打定注意後,呂秋實心頭豁然開朗,心情格外輕鬆,居然有空琢磨司火仁的招魂法術。雖然這是道門的法術,呂秋實體內隻有鬼力,沒有法力,根本無法施展,但並不妨礙他自己比劃。

按照記憶中司火仁的手法,呂秋實的手法漸漸的,漸漸的與司火仁的手法趨近一致,猛然間他感覺到體內的鬼力似乎隨著他的手法運行起來,嚇得他急忙停手。

一停手,體內的鬼力又回複了平靜。呂秋實感覺有些詭異,要知道,他可沒有默念什麽心法口訣的,而且他隻有鬼力沒有法力啊!

想到這裏,呂秋實回想起司火仁施法時,司的身邊刹那間好像浮現過一絲若有若無的鬼氣,不過很快就消失了,當時呂秋實還以為自己眼花,現在想想,似乎是真的了。可是司火仁身上的確沒有任何的鬼氣啊。

這是怎麽回事呢?想不明白啊。

房間內陷入了的平靜。大約過去了半個小時,劉恒和程麗麗醒了過來。

“這裏是哪裏啊?怎麽天都亮了?剛剛誰叫我呢?”這是劉恒醒過來的第一句話。

聽到這話,呂秋實樂了,走到劉恒的身旁,輕輕的錘了劉恒胸口,笑罵道:“你丫個白癡,還沒有睡醒呢?剛剛哪裏有人叫你!”

“不對呀,我記得的確是有人叫了恒哥哥一聲啊!”迷迷糊糊的程麗麗也醒了,在一旁附和劉恒。

“哎呦喂,還恒哥哥,我真的受不了你倆啊,幹脆你倆直接回去辦個紅本算了!”

程麗麗的臉羞得通紅。不管她和劉恒二人如何,在外人麵前時,都是稱呼恒哥,哪裏有叫過這麽肉麻,隻有二人單處的時候才會這樣稱呼。結果剛剛醒過來的程麗麗迷迷糊糊沒有想那麽多,脫口而出了,讓她如何能夠不害羞。

看到程麗麗的尷尬,劉恒不幹了:“死胖子,你是不是找打啊!”說著一把抓住呂秋實的衣領,抬起右手作勢要打。

呂秋實連忙討饒,卻擠眉弄眼的看著程麗麗。程麗麗火起,起身掐向呂秋實,劉恒不甘落後也向著呂秋實伸出魔爪。呂秋實雙手連連抵擋,嘴裏卻也沒有閑著,不停的損著二人。三人嘻嘻哈哈大作一團,好不熱鬧。

“行了,你們三個不要鬧了,沒有看到司前輩還在打坐恢複麽!”三人的吵鬧打斷了張潘妮的思考。出於對實力的敬畏,張潘妮便稱呼司火仁為前輩。畢竟修道界中實力為尊。更何況司火仁道行高深,修行年頭一定高於自己,稱呼一聲前輩也是應該的。

看著打鬧的三個人悻悻收手,張潘妮繼續說道:“胖子,你也不用在這裏插科打諢,劉恒和麗麗沒有事情了,你也不用擔心了,別在這裏試探了。”

張潘妮看的明白,呂秋實是擔心劉程二人魂魄附體之後出現什麽問題,也擔心二人遭惡鬼陷害在鬼門關晃了一圈後受到驚嚇,故才有意戲弄二人,分散其注意力。

呂秋實看了張潘妮一眼,他知道張潘妮的道行不低,既然她這樣說了,想必劉程二人是真的沒有什麽問題了。於是呂秋實做到一旁的沙發上,點燃了一顆煙,消停了。

出於職業本分,張潘妮還是非常的關心案情,看到劉恒和程麗麗都沒事了,問道:

“劉恒,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