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百零五章 神秘老農

  夢瑤的手藝沒得說,一級棒。任函安吃過了夢瑤為他準備的午餐後,有些無所事事了。以前都忙習慣了,這一閑下來,就有些不適應了。

  下午怎麽打發呢?任函安點上了一顆煙,美滋滋的吸了一口,吐了幾個煙圈。去看醫生?沒必要,昨天晚上不是好好的麽,估計是前一段時間來工作壓力過大,過於勞累的緣故吧。那幹什麽去呢?

又是幾個煙圈。可是這次的煙圈剛剛吐出來,在空中便消散了,似乎是被風吹散的。

任函安感覺到了絲絲的冷風,不,或許用陰風來形容更貼切。他抬起頭看了看窗外,豔陽高照,樹葉靜靜地耷拉著,應該是沒有風啊?難道是錯覺,不可能啊,如果是錯覺,那怎麽解釋煙圈的消散。

  一股悸動的感覺從心底產生,他感覺到心髒的跳動突然加快了。任函安站起身,打量著房間內的一切,一切正常,可是心驚膽跳的感覺更加的強烈了,他甚至感覺到他的心髒就要跳出來。

  不行,老子還得去看醫生,看心理醫生!

  ###

任函安罵罵咧咧的從醫院出來,狠狠地啐了口唾沫。那個女心理醫生就是個白癡,說了一堆毫無營養的話,什麽生活節奏快,人的生活壓力也大,說他對自己要求太高等等,導致自己有些精神衰弱還有些幻聽幻想。

建議自己放鬆心情,遇事不要強迫自己去爭去搶,要順其自然,能夠休養一段日子最好,最後就是開了一大推保身養心安精鎮神的藥,還有四片安定片,說這藥不能亂開,每日睡前最多兩片,吃完後如果還是失眠再來找她開。

  這不都是廢話麽!任函安最想弄明白的事情一個是為什麽總是做同一個噩夢,還一個是為什麽總是莫名其妙的悸動和膽戰心驚,另一個就是為什麽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是不踏實,感覺有什麽東西在他身邊,昨天晚上例外。

  第三個問題他沒有問,因為他不好開口,加上醫生前兩個問題的解釋的不讓他滿意,他就更不可能問第三個問題了。畢竟他任函安也是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受過高等教育的精英分子。

  現在怎麽辦,還能去找誰?醒來時的好心情全沒了,任函安心頭籠罩著濃濃的陰霾。他沒有去停車場取車,而是在醫院附近隨意的溜達著,熙熙攘攘的人群能夠帶給他一些安全感。

  一個頭戴淺灰色小夾帽,身穿土藍色中山大褂的老農模樣的人擋在了任函安麵前,伸出一隻滿是老繭的手掌,操著濃重的鄉音,攔住了他:“老板,可憐。。。。。。”

  任函安瞟了一眼,滿臉不耐煩的凶道:“去去去,一邊去,別擋路,我沒閑錢給你!”

  他向旁邊挪了幾步,打算避開那個令他厭嫌的老農,沒想到老農緊跟著幾步,依舊攔著他,還是那句沒說完的話:“老板,可憐。。。。。。”

  放在平常,任函安或許可能會給他塊八毛兒的,但是今天他的心情本來就很差。

  “你再敢攔著信不信我打你!”任函安使勁兒的朝著老農揮了揮拳頭,有挪開了幾步。

  老農這回沒有在攔著他,反而冷笑著說道:“一個要死的人了,還敢跟我耀武揚威!”轉身回到了他原先的牆根下,蹲了下來。

  任函安沒有動,他詫異的看著老農,目光隨著老農移到了牆根。老農看到任函安盯著他看,不屑的哼了聲,眯上了眼,一臉高深的樣子。

  或許三字經寫錯了,“人之初,性本善”應當改成“人之初,性本賤”才對。

  任函安是符合“人之初性本賤”這句話的。他看到老農的神色,認為老農一定看出些什麽,世界上流傳的奇人異事多了,還有很多事情都無法用目前的科學來解釋,於是他快步走到老農身邊,彎下腰,拿出了一顆中華煙,遞了過去。

  老農毫不客氣的接過煙,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任函安已經點著了火機。

  幫著老農點了煙,任函安別扭的蹲在老農身邊,請教道:“大哥,剛才您說的那句話是什麽意思啊?”

  “哪句話啊?”老農裝模作樣的反問。

  任函安從錢夾裏抽出一百塊錢,遞給老農,老農看都不看,鼻孔朝天:“切,你當俺是什麽人啊?要知道想當年,俺在村子裏也是了不得的人物,哪家有病有災了不得恭恭敬敬的來請俺。如今的娃兒,越來越不懂尊重老人了。”

  任函安頻頻點頭,老農在他眼中更加高深了:“你老說的對,剛才是我錯,這一百就算是剛才的賠禮了。”

  老農這才不情不願的接過了錢,抓在手裏,繼續說道:“你那算點啥,俺啥場麵沒瞅過,實話告訴你,破四舊那會俺被遊過街,文革那會兒俺被批過鬥。。。”

  看到老頭絮絮叨叨沒完沒了,任函安終於忍不住了,攔住老農的話頭:“大哥,您是高人,深藏不露的高人,你怎麽認為我是個要死的人呢?”

  “剛開始,你以為俺攔著你是為了跟你要錢,是不?”老農不接任函安的話茬。

  “有,有點這個意思。”

  “可笑,俺找你要錢,俺的話都沒有說完,俺是想說,老板,可憐啊,都活不了多久了。”

  任函安有點不太相信,因為怎麽看當初那個場麵都像是要錢的開場白。

  老農看出任函安有些懷疑,不滿的哼了一聲:“哼,最近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麽事情你自己不知道麽?”

  猶如一個晴天霹靂打在了任函安的胸口,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老農:“大爺幫我,你看我現在該怎麽辦啊?”

  “恩,不好辦,嘖嘖,不好辦啊。”

  任函安又從錢夾裏抽出五張,強行塞給了老農,老農這才把六張塞在了衣服最裏麵的兜裏,看著任函安開口說道:“你以前惹了一些你不該惹的東西,弄得你染了一些原本不該你染的麻煩,俺說的對不對?”

  點頭。

  “你去醫院,那些白大褂說的不能讓你相信,對不對?”

  繼續點頭。

  “你很擔憂,也很害怕,因為你知道你現在的麻煩沒法依靠醫院來解決,對不對?”

  還是點頭。

  “俺要是說俺能幫你,你信不信。”

  使勁的點頭。

  “看在你還算是真誠,俺也不想你娃這麽早就死求了,俺幫你一回。”

  老農的話讓任函安很感動,多好的人啊,自己得罪了他,他也沒有過多怪罪,還大方的答應幫自己。

  “大爺,你說我該怎麽辦呢?”

  “你現在很危險,幸虧遇到了我,這世上恐怕也就我能就你了。”老農有岔開了任函安的話題,“那可是俺的寶貝,除了俺的寶貝能夠救你,你就等著死吧。”

  任函安又從錢夾裏抽出五張塞給了老農,老農這才依依不舍的從脖子上摘下了一個彌勒佛掛墜,很吃虧似的交給了任函安。

  “唉,俺這個人啊,就是心軟啊,見不得你娃兒這麽小就死求了,給你吧,貼身帶著,七天之後不屬於你的麻煩就會沒了。”老農對於這個彌勒佛很是舍不得。

  “大爺,你真是好人啊,我,我,我,我我我。。。”任函安激動地話都說不出來了,“我”了好幾聲。

  “算了算了算了,咱能夠遇見也算是個緣分,你快走吧,俺怕一會舍不得那開過光的玉佛,又給要回去,你快走吧。”老農揮了揮手,始終不看任函安一眼,好像不願看見那寶貝的玉佛,勾起濃濃的不舍。

  任函安手忙腳亂的把那個不知道是不是真玉的玉佛掛在自己脖子上,一路小跑的跑向醫院停車場。

  剛剛還一臉不舍的老農看見任函安跑遠了立刻精神了,推了推旁邊不遠的老頭,樂嗬嗬的說:“老李頭,今兒個宰了個大凱子,晚上我請客,去哪吃隨你挑。”這話音哪裏還有什麽鄉土味。

  旁邊和老農打扮差不多的老李頭羨慕的看著老農:“你真神了啊,你咋知道他得了重病,你咋知道他最近身體不好,你咋知道他在醫院不順利?”

  “嘿,這是眼力價兒,你差得遠了,你沒看見他從醫院出來後心情不好,人很低落,而且我說他要死的那句話本來就是氣話,誰知道他上杆子湊上來了,這不一千多呢,咱平時幾天也要不到這麽多錢。”老農頗是顯擺。

  老李頭往老農身邊湊了湊,又問道:“你那個玉佛是怎麽回事?”

  “切,過年時三塊錢在路邊攤上買的小玩意!”

  兩個老頭得意的笑聲在醫院一側的牆根肆無顧忌的響了起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