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百章 機會

 

一身休閑裝的呂秋實好容易擠下了公交車,長長地出了口氣。不知道神神秘秘的許光超找他幹什麽。

接到許光超的電話,呂秋實本以為許光超是安慰他或者勸他重新回到公司的,可沒想到,許光超也離職了,並約呂秋實五號上午十點在香滿樓見麵。

香滿樓就在呂秋實曾經工作的中介連鎖店附近,是那片小有名氣的茶樓,寓意茶香滿樓。

說實話呂秋實對茶樓不感興趣,對於他來說去茶樓喝茶還不如去飯店吃飯,要知道茶樓裏一壺茶水價格可是不菲。沒有辦法這就是生活層次的差異了。

進入香滿樓,跟服務員問清楚了許光超的包間,呂秋實快步走了進去。

“胖子,好久沒見了!”原本還坐著的許光超看到呂秋實進來,急忙站起身迎向呂秋實,同時來了個結實的熊抱。

“許哥!你最近忙什麽呢?”

兩人寒暄了一陣後在茶幾兩邊坐了下來。許光超給呂秋實遞了一顆煙又倒了一杯茶水,開口說道:“胖子,最近怎麽樣,在哪兒高就呢?”

呂秋實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回答道:“高就?我現在還在找工作呢。許哥呢,你不是說你也離職了麽,最近在哪兒發財啊?”

“嗬嗬,發財談不上,幫我爸打理生意,給人看看風水。”

“那不錯啊,子承父業麽,恭喜恭喜啊。”

二人就這樣沒有營養的你一句我一句的閑扯,甚是無聊,茶水添了幾次,呂秋實也想走了。這時候許光超點出了正題:“胖子,還記得我以前跟你說過的話麽?”

“哦?什麽話?”呂秋實有點迷糊。

“什麽人啊,合著你以前一直都在應付我啊!”

“嗬嗬,沒有沒有。”

“好了,說正經的,我以前不是說過咱哥倆一起麽,給人看風水,望宅氣,還有捉鬼。怎麽樣,胖子?正好你現在也沒有工作,來幫我,咱倆一起。”說完話,許光超直直的看著呂秋實,等待呂秋實的回答。

“好啊,”呂秋實不帶遲疑地回答道,“正好我也閑著,不過工資怎麽算啊,嗬嗬,你爸的公司,我去的話你爸同意麽?”

呂秋實的確很願意去,雖然可能還要跟鬼打交道,但是這個自主權是屬於自己的,如果真的碰到厲害的鬼,他大可以放棄,而不像以前,都是被動的卷入,不論鬼的實力如何,他都得硬著頭皮頂上去。

地府一直算計他,好容易能夠依靠地府給予他的能力為自己賺點錢,改善生活了,為什麽不答應。

“嗨,”許光超聽了呂秋實的話,一擺手,“什麽工資不工資的,胖子,你還記得我當時的原話不,我說過咱倆一起幹,咱倆都是老板,咱自己給自己開工資。”

“別介,許哥,這畢竟是你爸的公司,公司那麽多人都看著呢,我要是象你說的那樣,太不合規矩了。”

“哈哈哈哈,胖子,公司哪有什麽人啊,以前是我父母兩個人經營,現在我父母年紀也大了,就都交給我了,他們根本不管,所以說,你來了之後也隻有你我兩個人,公司也就算是我們兩個人的公司,哈哈。”

呂秋實和許光超中午在香滿樓旁邊的飯店吃了午飯,算是合夥飯,之後許光超帶著呂秋實來到了位於正秋路路西的94號許氏堪輿公司。

說是公司其實就是一個門麵房,門頭鑲著隸書撰寫的“許氏堪輿”四個燙金大字的牌匾,正門左右兩邊掛著一幅對聯:納言須找真名士,福居還勘休昝籌。

“走吧,進去看看。”許光超打開了門,拉著呂秋實進了公司。

這屋子就是一個開間,總共不過二十多平米,裏麵也很簡單,公司大門在屋子的西南角,門朝西開,大門北側是一張簡單的黃麗木製作的桌椅,看那破舊的樣子就知道有年頭了。

桌子上很幹淨,什麽也沒有,沒有什麽紙張筆墨,也沒有什麽灰塵,似乎衛生工作做的還不錯。

整個屋子的西北方位也擺著一套桌椅,這套純紅木製成的桌椅,和門口那套黃麗木的桌椅有一個共同點,舊,看上去都很舊了。在純紅木桌椅的左側靠前的地方擺放了幾張木質沙發,還是很舊。

看到這裏,呂秋實不由咂了咂嘴。屋裏真的是又空又舊啊,最顯新的物件是純紅木桌椅旁邊的一個靠牆擺放的保險櫃,剩下的恐怕就是在整個屋子中間一個人形雕塑,雖然也很舊,但卻在整個屋子中格外突出。

呂秋實看著這個雕塑,愣住了。忽然間他感覺這個雕塑仿佛活過來了,在不停的打量他,要將他的內心看透似的,弄得呂秋實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許光超看到呂秋實的目光,解釋道:“胖子,這是我們這一行當的祖師爺,郭璞。”

郭璞,字景純,河東聞喜人也。父瑗,尚書都令史。時尚書杜預有所增損,瑗多駁正之,以公方著稱。終於建平太守。璞好經術,博學有高才,而訥於言論,詞賦為中興之冠。好古文奇字,妙於陰陽算曆。有郭公者,客居河東,精於卜筮,璞從之受業。公以《青囊中書》九卷與之,由是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術,攘災轉禍,通致無方,雖京房、管輅不能過也。璞門人趙載嚐竊《青襄書》,未及讀,而為火所焚。 這是《晉書》所記載的一部分。

《晉書•郭璞傳》中還有這樣一段:郭璞南度途經廬江時,看中了廬江太守胡孟康家的婢女。因難以啟齒索要,郭璞就暗地作法,夜裏在胡宅周圍撒上赤小豆。   

第二天早晨,胡孟康突然發現數千個紅衣人包圍了住宅,胡走近再看,這些紅衣人就消失了。如是往複,胡孟康覺得很蹊蹺,就對郭璞說了此事。

郭璞聽後,對胡孟康說:“這是讓你家的那個婢女鬧的,把她送到東南二十裏外賣了吧。賣時別砍價,這樣你家中的妖孽就除掉啦。”胡太守依從郭璞的意見,把婢女送至東南二十裏外,郭璞指使家人到那裏,以低廉的價格把婢女買了下來。

聽了許光超的介紹,呂秋實走到郭璞身前拜了拜。不管怎麽說,他將來一段時間是要靠這行吃飯的,拜拜祖師爺是必不可少的,雖然他並不認為自己是這個行當的人。

“不過,許哥,這真是你們家祖傳家業麽?”拜完郭璞後,呂秋實一邊四處打量,一邊問道,“好歹你們家也是堪輿世家,怎麽這屋子裏的擺設,除了兩套桌椅還算符合坐北朝南的說法,其他的好像都很隨意啊?”

“嗬嗬,胖子,你是不是還想問,這屋裏的東西怎麽都這麽久,一點現代的感覺都沒有吧。”許光超不著急解釋。

呂秋實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不說把公司布置的堂皇氣派,最起碼也得有空調吧,大夏天的多熱啊,怎麽受得了呢?”

“沒辦法了,老爺子有點老腦筋,不願意,說我們是堪輿世家,祖上傳下來的,所有的東西都要有古香古色的味道,而且他和我媽也不怕熱,就連那個保險櫃,要不是當初我堅持,害怕我家祖上流傳下來的法器被人惦記,都不會買。”許光超還是頗讚成呂秋實的說法的。

“不過沒關係,現在是咱哥倆說了算,今天咱倆收拾一下,明天去買兩台電腦,一部空調,再扯根網線就行了。至於其他虛頭八腦的東西,我覺得就算了吧,憑咱倆的實力,他們要是相信咱們,就來請咱們,要是僅僅因為咱們這公司顯得過於簡單就不信任咱們,那就拉倒。現在的社會太多沒什麽本事就憑借包裝混事得人了!”

對於許光超的話,呂秋實也沒什麽意見,事實麽,一切靠實力說話,這也是呂秋實所信奉的觀點之一。

“對了,親兄弟明算賬,胖子,咱們得想把規矩說一下。”

“許哥,你說吧。”

“好,胖子,那就按咱們以前說的那樣,我主要負責給人看風水一類的事情,而你主要負責捉鬼一類的事情,利潤咱們對半分,怎麽樣?”

呂秋實連忙搖頭,拒絕道:“這怎麽行,許哥,我知道你這是照顧我,但怎麽能讓你吃這麽大的虧,這本來就是你家的產業,你算上我一份我已經占了很大的便宜了,這樣吧,利潤咱們三七開,你七我三。”

“不行不行不行,”許光超一連說了三個不行,“那樣對你太不公平了,你要知道,捉鬼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啊,利潤對半分。”

呂秋實看到許光超的強硬態度,也很無奈,想了想又說道:“不管怎麽說,我不能和你對半分,這樣吧,我隻負責捉鬼,想什麽看風水,起名包括聯係客戶一類的都由你負責,至於捉鬼時,如果我認為我對付不了,我有權放棄這單生意,你看怎麽樣?”

許光超愣了一下,點了點頭:“行,就按你說的辦,利潤咱們四六,你四我六,不能變了。”

“那,行,許哥,多謝了。”呂秋實心裏明白許光超對他的照顧,按照這樣劃分,他已經占了不小的便宜了。

“去去去,謝什麽謝,”許光超擺了擺手,“都是自己兄弟,有什麽好謝的,別玩虛的,到時候咱們兄弟齊心,多賺點錢那才是真的!”

“賺錢那是肯定的了,憑咱們兄弟的能耐,不賺錢那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哈哈!”空蕩蕩的房間裏響起了兩個年輕人爽朗的笑聲,笑聲中充滿了對未來的希望和憧憬,笑聲中是否還夾雜著其他的什麽就不得人知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