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23重見天日

騎著馬已經跑了一整天了,再看天色也黑了不少,我決定好好休息一下,雖然我本人並不怎麽累,不過跨下的戰馬卻是汗如雨下了。找了塊水草豐茂的地方,我暫時當起了牧馬人。牽著戰馬讓他放開肚子吃了個痛快,而 我也在附近摘了幾個果子,啃了起來。一人一馬算是吃飽了。





照例把把魔法時鍾定時在了四個小時之後,我把戰馬栓在了一處比較隱秘的樹林裏,而我本人則爬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樹上,不過選的位置卻是能夠一抬眼便能看見戰馬的地方。沉沉睡著了。



四個小時後,被魔法時鍾鬧醒了,連忙跳下大樹,解開了戰馬的韁繩,開始繼續跑路了。



就這樣我騎著戰馬在沃瑪森林間的空地上,一直跑了整整一個星期,當然每天都用了四個小時的時間類休息,七天後,茂密的樹林擋在了我眼前。和當初的那些處於邊緣地帶的密林真的很象啊!雜草荊棘,灌木叢生。看來我已經到了沃瑪森林的邊緣了!我暗自分析道,接下來的路隻好靠自己了!有些不舍地望了望那匹火紅色的戰馬!老實說,如果可以我真的 很想把它一起帶出去。可是,眼前的這片密林卻不是這樣的大家夥可以穿行的。無奈之下我隻好,解下了它身上的馬鞍,韁繩。



“好了!現在你自由了!”一掌拍在了戰馬的背上!

喻!戰馬吃痛叫了一聲,撒腿就跑!

“靠,還真是無情無義!”我有些自嘲地望著那匹早就跑得沒影的戰馬。



如今,斬馬刀是沒了,不過我卻早就想好了穿越灌木密林的好方法!我的運氣其實還是很不錯的,在那匹被我搶到的戰馬背上還有一套硬皮鎧甲和一麵盾牌,另外還有一把大斧頭,不過那斧頭實在是太大了,我根本用不了,再加上他的體積太重,早早地我就把他扔了。而留下的這套硬皮甲雖然和我的身材出入很大,而且還有股很難聞的古怪的味道,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套在了身上。然後再扛起那麵大盾朝著茂密的灌木叢裏擠了進去,我可沒打算用刀開開路,當初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大家都是團體行動,幾個人不好擠,而且還要照顧兩個嬌貴的貴族子弟,隻好選擇了那種比較費力法子,如今卻隻有我一人了,我當然不會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了。再說現在的我可還有一麵大盾,和一套硬皮甲,這兩樣可是穿山越林的好家夥啊!



比起過去一刀一刀地開路,我現在的法子明顯輕鬆多了,大盾牌在我的推壓下將前麵茂密的雜草和灌木擠開了一條剛好夠我通行的空位而身上的這套鎧甲卻將大部分劃在我身上的毒刺,灌木等擋住了。還真是方便啊,現在的行進速度是當初穿越沃瑪森林的邊緣密林的三倍不止。



於是呼我執盾披甲的我象隻大野豬一樣,筆直地朝著既定的方向迅速推進了。因為身處這種密林之中,很難照得到陽光,隻能通過光線的強暗來分析時間的流逝,當然我的腰包裏有魔法時鍾,不過我卻懶得動手把他拿出來。反正累了就休息,休息夠了就繼續趕路,直到看不見了我才找棵比較高的大樹,在樹上過夜。我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雖然我身上的魔法時鍾同樣具備了日曆紀錄的功能,不過我連翻開腰包都懶得動手了。就這樣我累了就休息,天黑了就睡覺,肚子餓了就摘些果子充饑。這種被我稱之為野豬穿林的日子直到我麵前的灌木叢消失後,才算是結束了。





眼前依然是遮天蔽日的茂密的樹林。不過林間的空地上已經沒有了那種煩人的荊棘灌木了。



看來應該是出了沃瑪森林的範圍了,我暗自盤算著。再看看,手裏的盾牌,原本烏黑的盾麵已經被過得雪亮雪亮的,仔細看看還能看見一道道深淺不一的花紋。而身上的披甲也瀕臨著解體的危險,隻是靠著幾跟牛筋一樣的粗絲栓在了一起。另外我的頭發早就結成了一團一團的了。雖然沒有鏡子,不過我肯定,就這副模樣一旦出去,一定會被別人當作是獸人直接幹掉的。



奶奶的,還真是落魄啊!不過想著終於逃出了大森林我還是覺得很慶幸。給自己找了幾個加油鼓勁的理由後,我再度邁開步伐,朝和正北方向繼續前進了。



沃瑪森林,我想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那個鬼地方了,隻是同時也有些遺憾,在前世的傳奇中,沃瑪森林裏不但有著神秘的沃瑪寺廟,還有困著暗黑雙頭金剛和暗黑雙頭血魔的墜落墳場和深淵魔域,還有神奇的海濱小屋,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我都還沒機會去見證,就灰溜溜地逃了出來,在我看來,這次的沃瑪之行真的很失敗,當然,如果可以,我一輩子也不願意再進入那個地方了。畢竟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而我決不想當那隻貓。



隻可惜我卻不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在後來一段很長的日子裏,由於我那個過於完美的謊言給我帶來了天大的麻煩。使得我不得不幾次進出於這片恐怖的密林之中,當然這是後話。



朝著正北方向,我繼續前進,沒有了那些煩人的灌木荊棘我的行進速度自然是達到了極限了。展開身形,全力飛奔。終於在三天後,我第一次見到了久違的官道。不過為了不至於讓人誤會成獸人什麽的,我還是很自覺地將自己的儀容整理了一番。那套幾乎解體的獸人鎧甲被我換掉了,恢複了我本來的遊俠打扮,一身藍色的情形盔甲,還有頭發也被我找到了一條小河仔細地清洗了一番,在這個世界,同樣流傳著和古代中國相同的觀念,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可輕毀,也因此我隻好強忍著用百戰刀把頭發割斷的衝動,我可不想看見媽媽那難過的眼神。沒法子,隻好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把它洗了又洗然後再用一根布條紮成了一把,照著河水的倒影看了看,還是有幾處卷成了一拓一拓的,實在是難看之級啊!



不過也隻要將就著了!經過整理後,我確信自己的模樣不會把人嚇倒!這才安心地沿著官道!不緊不慢地走著,我相信這裏應該會有路人,隻要找到個路人隨便問問,就可以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了!





踏踏踏!

身後傳來了一陣不緊不慢的馬蹄聲!回過身來,卻看見是匹拉草料的馬車,趕車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斜斜地靠著車轅,兩眼微閉,看那模樣似乎在打瞌睡右手的馬鞭下意識地有一鞭沒一鞭地輕輕地抽在前麵拉車的馬身上。



我連忙往馬路中間一站。



“小哥!停車!”我兩手一攔,而那匹拉車的老馬也溫順也停下了腳步,微微回頭,似乎在等待主人的指令。

啊!老馬的突然停車讓讓趕車的少年順著慣性,一個前傾,差點滾下馬來。



“啊!什麽情況!”少年連忙扶著車轅,並隨手拔出一把半月,同時也看見了站在路中間的我!



“你想幹什麽!”少年橫刀胸前一臉緊張的神色:“我這隻是一車草料,可沒什麽值錢的東西!”



“撲哧!”我心裏一樂忍不住笑出聲來,感情這小子把我當成了打劫的了。



“那個!”我盡量把自己的表情放自然些,顯出一副無害生物的模樣:“你看,我隻是個路人,而且,還是個迷路的路人!所以,我 想搭乘你的車行嗎!”



“呼!”情不自禁地拍拍胸口:“我還以為是打劫的呢!”少年說著又仔打量了我周身上下後微微點頭似乎確信我不是什麽壞人這才點點頭:“上來吧!”

“多謝了!”我連忙爬上了他的馬車!坐在了他的身側!這裏是去翻地的官道!你要去那裏嗎!”少年問道。



“這個,我想知道,這翻地離盟重土城有多遠!”



“到了翻地,會有到達土城的驛站!不過要五天的路程。”

“那就翻地好了!”

“架!”少年輕楊馬鞭,一邊趕著車,一邊上下又把我打量了個遍最後目光落在了我左右兩肩的兩把劍上:“你是個遊俠?”



“勉強算是吧!”我不好意思地補充道:“剛剛考取初級遊俠證明!”

“嗬嗬!是嗎!其實我也是!”開心道:“我現在做任務,就是把這車草料送到翻地,然後我打算再到盟重土城!”

“啊!還真是巧了!”我有些難以置信。

“可不是!”少年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小牙齒!我這才有機會仔細打量著少年的容貌。怎麽說呢,感覺很普通,不過卻讓人有種親近的溫和的感覺。總之是那種看了讓人很舒服的那種。尤其是他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和眼睛都微微上翹,這種笑很有感染力,讓人覺得心情也不知不覺中受了他的感染而變得開心起來。

“嗬嗬!那你知道南嶺離這裏有多遠嗎?”我問出了最想知道的問題。



“這裏沒有直接去南嶺的車!不過可以做車到風地,然後在轉車到南嶺!路程也是五天的樣子!”少年說著奇怪道:“你不是要去土城嗎?”



“嗬嗬,沒事,隻是隨口問問,我有朋友住在南嶺!”我隨口道:“而我想知道,南嶺到盟重又有多遠呢!”



“你不是盟重人?”少年一臉肯定地望著我。



“其實,我是比齊人,第一次出遠門!”我解釋道:“你知道的,做為一個遊俠,如果一直呆在故鄉是沒有什麽進步的!”



“嗬嗬!這點我同意!”少年說著再度露出潔白的小牙齒:“所以你就離家出走了,最後還把自己給弄丟了!”



“這個,怎麽說呢!”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皮。

“好了,不逗你了。”少年接著道:“南嶺道土城倒是不遠隻要兩天的路程!”



“呼!這樣就好!”我情不自禁輕輕拍了拍胸口!

“看來那朋友對你很重要!”少年一邊趕著馬車,一邊接著道:“是男的,還是女的!”

“恩!有男 的也有女的!”我解釋道。

“.......”少年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狡猾的家夥!”



“啊!我哪有!”



“好了,是男是女又不關我的事!”少年說著望著我正色道:“我叫金虹!職業道士,初級遊俠!”

“啊!那個我叫星辰,職業是戰士,也是初級遊俠!”末了還下意識地鞠了一躬補上一句:“請多多關照!”

“撲哧!你這人還真逗!”少年掩口笑道。

“啊!”我這才想起,這世界不流行鞠躬,汗都是日本卡通片看多了。

“放心!我會關照你的!”少年說著得意揚了揚手裏的半月,別看我隻有初級遊俠證明,可我真正的實力不止這點呢。



“哦!”我好奇道:“那你有多厲害!”

“這個,我不知道!”少年說著一臉肯定地神色:“反正,是很厲害,很厲害就是了!”



“不知道!卻很厲害,很厲害!”我有些愕然,真是個奇怪的家夥。



“好了!前麵就是翻地了!”

順著少年的目光望去,隻一座高聳出地平線的城牆。筆直地一字排開。和傳奇裏所能看見的城鎮的外貌差不多,都是方方正正,四道圍牆,然後四個門。四個門又各自安排著四個手持大刀的護衛!其實我很想知道,這個世界的大刀護衛象不象傳奇裏設置的那樣絕對的無敵和牛比,不過至今還沒付諸行動罷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真是無敵高手,一刀把我秒了,那豈不是連哭的機會都沒有了,畢竟這裏可不是遊戲,死了還可以小退從來啊!



我一臉陰沉探究的神色望著門口的大刀護衛暗自盤算著,什麽時候找機會掂量一下大刀護衛的分量。



“星辰!”感覺衣角被人拉了一下,我愕然回頭。



“那幾個和你有仇!”金虹一副小心翼翼的神色。



“沒有!”

“那你剛才為什麽那樣盯著人家!”金虹接著道:“就好像要把他們生吞活剝了一樣!”



“啊!”我微微吃驚:“有這麽誇張嗎?”

“是真的!”金虹心有餘悸道:“你剛才的表情很嚇人哦!”



“啊!嗬嗬!”我幹笑著解釋道:“剛才想起了一些很生氣的事情!”

“哦!”金虹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不過,沒事可別擺出那副嚇人的麵孔,如果被大刀護衛看見了會很麻煩。”

“恩!”我點點頭。



走進城門的時候,四個大刀護衛連看都不看我們一眼,就象四尊木雕一樣。不但是我們,就連其他進出的人也是如此。



“好了!現在到翻地了!”金虹說著望向了我:“你是直接去驛站,還是等我交了任務,再一起去!”

“我和你一起去交任務吧!”其實我正打算到遊俠公告欄查下遊龍幫的任務進度。



“哦!”金虹微微點頭!隨即馬鞭輕楊。拉車的老馬繼續上路了。



翻地是個小城,街道的布局和楓葉小鎮沒什麽不同,不過人流量卻大了很多,街道兩旁,商鋪林立,看得出,這個小城的經濟還是很發達的,街上來來往往,的馬車人流,顯得擁擠,熱鬧。大部分都是些身著布衣的平民,還有不少的身穿輕盔提著兵器的江湖遊俠,偶爾還能看見幾個身著彩衣的貴族。穿梭期間,顯得悠然自得。

小販的叫賣聲,少女的輕笑聲,孩童的歡笑聲,甚至還能聽見幾聲汪汪的狗叫聲,不時地傳進我耳朵裏。





整個小城給人一種,輕鬆,歡快,熱鬧,的感覺。



“真是個好地方!”我由衷地讚歎道。

“是嗎!”金虹一臉吃驚地望著我:“你怎麽看出來的!”

“看街上的人啊!”我輕笑道:“還有聽街上的聲音!”最後我故作深沉地補上了一句:“再用心仔細的感受!”

“看人!”金虹瞪大了眼睛,豎起耳朵,掃向周圍,許久之後還是一副不明所以的神色:“沒看出有什麽特別的!”

“嗬嗬!”我輕笑著:“以後就會感覺到的!”



“什麽嘛!”金虹沒好氣道:“一副老氣橫秋,曆盡滄桑的模樣!”

“.............”我愕然,被他看穿了。





前麵就是遊俠公告欄了!



和楓葉鎮一樣,這個公告欄就象個車站一樣,進進出出的都是身穿鎧甲,配著兵器的遊俠。



走進大門,往又拐,金虹找到了一個任務交接的櫃台。



“任務編號365479”金虹說著掏出了任務編號木牌遞給了管理員。



“任務編號365479,從臨川護送一車草料到達翻地!曆時三天!”管理員微微點頭:“任務期限內到達目的地!現在完成!任務注銷。”



“幹得不錯!”年輕的管理員輕笑著翻開了一本大本子在上麵記上了幾筆。

“謝謝!”金虹微微欠身笑了笑。



“那個!”我終於找到了插話的機會:“我想知道遊龍幫的護送任務有沒有完成呢!”



“哦!”管理員微微一楞望著我:“如果不是本幫派成員是無權查閱任務進度的!”管理員兩手一攤做了個抱歉的手勢。



“我是遊龍幫的成員!”我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了我的遊俠證明解釋道:“隻不過在任務過程中和我的夥伴們走散了,所以拜托了,麻煩你告訴我!”



“恩!遊俠

編號57342

姓名:星辰

職業:初級戰士

所屬幫派:遊龍幫

職位:副幫主

幫派等級:一級!”

管理員一邊念有些吃驚地望著我,“你是遊龍幫的副幫!”

“恩!”我我微微點頭



隨即管理員翻出了一本厚厚的大本子:“恩查到了!

遊龍幫接的最後一個任務:

任務編號 0077452

任務類型 護送

任務摘要 護送雇主兩人,穿越沃馬森林,平安到達盟重帝國南嶺城。

任務期限 一個月

任務酬勞 2000金幣

任務押金 無

幫會要求 初級遊俠幫會



任務進度:已完成!”



“任務進度!已完成!”我喃喃自語,隨即欣喜萬分,差點忍不住大吼出聲來:“任務進度已完成,這說明他們都還活著!”



“是這樣的!”管理員接著道:“還有什麽需要幫忙的嗎!”



我搖搖頭隨即感激道:“謝謝!”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