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9半獸勇士

“終究還是沒能逃過!”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橫刀胸前,最壞的狀況,還是讓我們給碰上了。而見到我們停下了,兩個半獸勇士也停住身法,平靜地打量著我們。當然我也沉著這一空擋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兩個半獸人中的高手,相當於人類世界的高級戰士的半獸勇士,身形和普通的半獸人沒什麽不同!但是他們的全身都批著由精鐵所鑄造的鎧甲,顯得厚實,沉穩,手裏提著大號的戰斧,那款式和煉獄戰斧有幾分相似,但是卻比煉獄戰斧還要大上好多,此刻的兩個半獸勇士,隻是緩緩地站立當場,可是卻讓人感覺到一種令人窒息的恐懼和驚悸,身形偉岸如山,然而那恐怖的殺氣,卻如驚濤駭浪一般,瘋狂地衝擊著我們的心神。



這就是高手嗎!這就是高級戰士的真正實力嗎!隻是憑借本身的殺氣震蕩,便差點讓我們心神失守。

踏!踏!左手的那個半獸勇士,緩步靠前,輕提板斧,遙搖地指向了我,一臉的輕蔑和挑釁的神色。

“這是什麽意思!”我有些愕然:“難道他想和我單挑不成!”

“看來被你說對了!”龍戰顫聲道:“半獸人是崇尚強者和武力民族!所以如果是什麽大混戰的話,一般都是采取單挑的方式來解決爭端!”



“我想他對你的刀法很感興趣!”龍齊道猜測:“又或者他們認為場麵已經在他們的掌空中,所以不介意來點娛樂節目什麽的!”



“這倒是個好機會!”龍欣陰沉道:“乘他和你拚鬥的時候,我們下手偷襲他,隻要幹掉一個,我們的壓力就小了很多!”



“計劃是不錯!”龍齊輕聲道:“不過你認為可能嗎!他們的實力隻會比高級戰士還要強!你認為就憑你的雷電術或者我的火符可以打中他們嗎?”



“恩!那怎麽辦!”龍欣不甘道:“難道就這樣讓星辰出去送死嗎?”



“不用擔心我!”我暗自打定主意,單挑的話,正合我意,要知道,以我的攻擊速度就連辰楓也不能撐過我的第一輪攻擊,當然,前提是我用的必須是擊劍佩劍,原本我並不打算過早地暴露擊劍劍法的存在,不過現在看來再有所保留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雖然我現在的百戰刀也同樣很快,但是,百戰刀的形狀注定了它隻是一種適合劈砍,打怪練級的招數,並不能把速度上的優勢發揮到極限,也因此,麵對高手的時候,還是用擊劍劍法來的實用。而且現在的我,已經修煉了攻殺劍氣,如果將體內的攻殺劍氣灌注在擊劍佩劍上,我相信足以刺穿半獸勇士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即使他全身都被鬥氣所包裹我相信我也有足夠的攻擊力,刺穿這一點,而為了安全起見,我把攻擊的點定在了半獸勇士的咽喉部位。我想即使半獸勇士再怎麽強大,他的咽喉一旦被刺穿也是死路一條吧。隻要成功地刺穿了他的咽喉,我就贏了,而對於這點我有絕對的自信可以辦到,在出來修煉攻殺劍法以前,我的速度就已經讓辰楓無所適從了,如今我雖然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擊劍了,但是我肯定,現在的我速度隻會比以前更快,力量更強。再加上半獸勇士在過去肯定從沒接觸過這類極端的快劍,猝不及防之下,肯定要中招的。



我心中暗自思量後卻是麵不改色,將百戰刀插回背上,拔出了那把中型的擊劍佩劍!仔細想想這把劍還是第一次用呢!擊劍佩劍我共打了三把,那把大號的送給了辰楓,而小號的被我留在了家裏,這把中型佩劍卻被我和百戰刀帶在了身邊。現在終於到了要用的時候了。有些感慨和激動,如果不是有這把佩劍,我可沒勇氣闖這沃瑪森林,可以說,擊劍劍法是現階段我最後的一張王牌了。



看著我居然把百戰刀收起,然後拔出這把相對而言實在是太過小巧的佩劍,對麵的半獸勇士不禁愣住了,不但是他們,連龍欣三人和紫月姐弟兩也同樣是一副不明所以驚駭萬分的神色。



“星辰,你這是!”龍戰駭然道:“難道你要用這把棍子一樣的怪兵器來和他對抗嗎?”

“不錯!”佩劍在手,我信心大增:“你們就看著吧!”



緩步靠向了對手,而體內的攻殺劍氣早就被我調整在了七分的滿度,這樣的強度下我可以連續施展六次攻殺劍氣,也就是90秒的劍氣強度,在過去的試驗中,我掌握到,這是我所能凝聚的攻殺劍氣的上限,一旦超過了這個強度,我腦海內的殺念便會控製我的身體,從而陷入爆走狀態,那絕對不是我所願意看到的,我並不相信失去了冷靜陷入爆走狀態的我,能夠擊敗麵前的強敵,如果在骷髏洞,的話我都不介意偶爾試試爆走的感覺,不過現在可不是瘋狂的時候啊!



看在和我居然換了一把小巧的劍來和自己作戰,對麵的半獸勇士似乎感覺到自己被輕視了。

碰!身上驟然爆開了一陣耀眼的金色鬥氣後,半獸勇士,身形如風爆射而至,大板斧閃電一般,攔腰掃到。好機會,我心內暗喜,要比速度,我有足夠的自信,而且很顯然,我剛才愛的換劍舉動居然觸怒了半獸勇士,這讓他居然失去了冷靜,貿然發動了攻擊,還真是意外的收獲啊!



迎著電掃而至的大板斧我不退,反進,一個墊補衝刺,鬼魅一般撞進了半獸勇士的近圈,嗖!中型佩劍,瞬間刺出支取半獸勇士的咽喉,這一劍我沒用一劍三線的絕技,因為我相信沒有這個必要。



這一劍我有絕對的自信夠刺中他的咽喉,而且決絕對會在他的斧頭砍在我身上之前,抽身退開。



好快!這一劍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想想,是的,經過了這段時間的修煉,我無論是速度,力量,耐力都有了驚人的提升,但是讓我更加欣喜的是,我的瞬間爆發力居然強到了一種讓我恐懼的程度,在出手的瞬間,我就知道,我贏定了。我無法形容這一劍到底有多快的速度。可我知道,這一劍用閃電一般的速度也不足以形容它的快速,迅捷。



撲哧!一陣輕微的阻滯後,我的感覺到,我的佩劍已經成功地刺穿了對手的咽喉,而附著在劍身上的攻殺劍氣也瞬間沿著劍尖注入對手的體內。同一時間,我飛快地抽劍,後退,直到這個時候,那把大板斧才貼著我的胸口掃空了。



靜!全場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一臉愕然地望著場中靜立的兩人。



“剛才發生了什麽!”龍戰喃喃道。

“我不知道!”龍齊顫聲道:“太快了,我根本沒來得及看清啊!”

“..........”龍欣可是為什麽他們兩都不動了。



場上的半獸勇士,一臉的疑惑和不解,隨後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咽喉,可是摸到的卻是滾燙的鮮血,卻是一臉的恐懼和不甘,或許他到死都沒明白,這是怎麽回事,世界上怎麽會存在這樣的快劍。



碰!轟然倒地的半獸勇士,一臉茫然地望著天空,似乎在思索著什麽,可是卻再也沒能站起來,而在他的咽喉部位一個拇指大小的孔洞正不停地滲出血水來,最後居然將周身染成了一個小血池一般,那情景有著說不出的詭異和恐怖。



“他,倒下了!”龍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星辰居然殺了他!”

“這不可能!”龍齊喃喃道:“難道在剛才的那瞬間,星辰居然刺穿了半獸勇士的咽喉嗎!”

“錯不了!”龍欣駭然道:“難道這才是星辰的實力嗎!”

“這怎麽可能!”龍戰激動萬分,近乎瘋狂一般:“居然隻是一劍就刺死了半獸勇士!”





另一邊!剩下的一個半獸勇士也是一臉駭然地望著我!顯然剛才所發生的一切,他也沒弄清楚是怎麽回事。迎上我 淩厲的目光,居然顯出了一絲恐懼的神色。很明顯,對於如此詭異和極端的是殺招他根本連想都沒有想過。在法瑪世界裏,尤其是獸人的世界裏,力量越強則代表著戰鬥的能力就越強,千百年來,法瑪世界的傳統攻殺招數大部分都是以絕對強大的力量,來攻破對方的防禦,然後徹底擊潰對手的!這已經形成了一種慣性,一種思維的慣性,力量等於實力,也正是這中思維慣性,當然這其中也有人總結出了另一種作戰方式,那就是一巧妙的技巧來和力量強大對手周旋,這一類人大部分都是先天上力量比較弱的一類人,其指導思想還是以力量為尊。隻有極少數人認識到了速度在實戰中發揮的作用,幾比如辰楓所介紹的,淩風劍客就是 這其中的傑出代表,可即使天才如淩風劍客這樣的人,也僅僅隻是加強了自身對速度的控製,而且其武器也采取了以輕快為主的淩風劍,但在實戰的過程中,施展的依然是,大陸上的傳統的攻擊招數,隻不過配合了淩風劍的輕巧和其本人過人的速度,從而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可淩風劍客的成就也就止步於此了,他沒能在這條路上繼續走 下去,也因此他的淩風劍法雖然快捷無比,但是卻還達到那種駭人聽聞的程度,相比之下,現代的擊劍所追求的一擊必殺就顯得太過極端了,但是正是從這種極端之中,演化出來的快劍才能在短短的瞬間取得最大的殺傷力,擊劍雖然是靠的點數來判定最後的勝利者,但是在每個點的獲取中,往往也隻是電光火石的一刹那便決定了最後的成敗,以至於裁判,們為了判定到底是誰先刺中了誰不得不借助電子儀器的幫忙才能判定,因為這其中的誤差居然細微到了零點一秒,甚至更小,想想看這樣極端的追求速度的攻擊手法,又如何是法瑪大陸上的武者們所能夠想想的,也因此即使在現代隻是個半吊子的擊劍手,到這裏這個世界,所展現出來的攻擊速度也足以讓他們,無所適從。是的,在絕對的速度麵前,再強大的力量也將失去發揮的空間,因為我不可能給他們發揮力量的機會,早在他們全力發動攻擊的時候,我的刺劍便能刺穿他們的要害,然後從容退開。



憑借一劍擊殺了對手所積攢下來的威勢,我緩步迎向了另外一個半獸勇士。



吼!另一個,半獸勇士,雙手持斧,遮住了咽喉部位,同時身上也爆起了一陣金黃色的鬥氣光芒。



護身鬥氣嗎!有點意思,老實說我並不認為,對手用上了護身鬥氣能給我帶來多大的麻煩。不過他那擋在咽喉間的大板斧確實讓我很難刺中他的咽喉,或許他早就意識到了,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傷得了我,因為,剛才的我可是在對手攻擊的瞬間發動了致命的一擊,後發先至,麵對速度遠遠超過了自己的對手,任何貿然的攻擊都將是致命的破綻,就這點而言,眼前的對手表現得很老到。而我也圍著半獸勇士的周身緩緩地打著圈圈,手裏的佩劍一前一後地做著不規則的運動,猶如一條蓄勢待發的毒蛇一般。



不過轉了一圈之後,我發現這家夥的防守功夫實在是了得,全身上下的要害都被他厚實的鐵甲緊緊地護著,尤其是胸口部位的那塊兩個巴掌大小的黝黑色的護心甲更是讓我對他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而且他還催發了護身鬥氣。隱藏在大板斧後麵的大眼睛,狠狠地盯著我手裏的劍,隻要我稍有異動,這種是能夠做出相應的應變,想要引誘他出手,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看他那架勢似乎打算把防守進行到底了。





場外,龍欣三人和紫月姐弟兩一臉的難以置信,想不到,星辰居然能把半獸勇士逼到這個地步,根本連攻擊都不敢,而且還是一副死守到底的架勢。



“這家夥!到底是什麽人!”龍戰喃喃自語:“一個中級戰士,居然一劍殺死了一個高級戰士,現在居然還把另一個高級戰士,逼得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實在是太厲害了!”此時此刻的紫月和紫雲一臉崇拜地望著場上的星辰,尤其是紫雲,更是激動地握緊了拳頭:“星辰加油啊!殺了他!”



“你一定能贏的!”

汗!這幾個家夥把這裏當作什麽了,競技比賽的賽場嗎我一臉的黑線,惡汗直冒。不過卻是心內暗爽,



在外人看來場上的我,邁著悠閑的步伐,圍著半獸勇士,轉著圈圈,而半獸勇士卻把一把大板斧當成盾牌來用,小心翼翼地望著我,在情景讓我想起了在動物世界中所見到的一個經典畫麵,狼群獵野牛,記得那個時候,被狼群盯上的野牛也是用的以不變應萬變的防守方法來應對狼群的攻擊。想到這裏我不禁有些自嘲,奶奶的,還真是形象啊,現在的我可不就是一匹惡狼嗎!雖然力量是行比不過眼前的大家夥,可是隻要他一露出破綻,我有把握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將他殺死。回想著那集動物世界裏,野狼和野牛之間的較量可是持續了整整兩天兩夜,直到最後是野牛體力不支直接趴在了地上,要換做平時我有足夠的興趣陪他耗下去,畢竟我也很想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的擊劍該如何殺死對手,隻可惜現在的情形並不適合,我們可是 在逃命啊。雖然我確信,如果自己攻擊他的其他部位同樣可以給眼前的對手造成創傷,直到最後可以讓他鮮血流幹,直接掛掉,可惜我沒那麽多的時間啊。



該怎麽辦呢!正當我,暗自傷神的時候!

碰!一道粗大的閃電從天而降!狠狠地砸在了半獸勇士的腦袋上。



“吼!”半獸勇士發出了痛苦的吼聲!舉著斧頭的雙手下意識地抖動了一下!



啊,機會!電光火石間,那把大板斧隻是微微偏移了幾厘米的距離,但是卻將對手的咽喉暴露在我眼裏!



嗖!閃電一劍!



撲哧!



隨後抽身飛退!



啊!碰!半獸勇士那把大板斧轟的一聲砸在了地上,雙手痛苦地捂著脖子。

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而我也沒興趣再看下去了!



“幫主!有你的!”我情不自禁地向龍欣豎起了大拇指。老實說,我剛才真有點山窮水盡了,根本就找不到下手的機會,沒想到龍欣這丫頭居然一電砸在了半獸勇士的腦袋上,使得他剛才的防守出現了短暫的空擋,進而被我一劍刺中了。





“這怎麽可能!居然被我電中了!”龍欣一臉不可置信地提起手裏的魔掌:“居然打中了,為什麽他不躲開呢!”



“嗬嗬!這個問題以後再考慮!現在還是先逃命要緊!”龍齊算是比較冷靜的了。



“走!”我也毫不遲疑,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或許是兩個半獸勇士的戰死,使得餘下的半獸人根本沒有勇氣來追趕我們。隻是一臉狠毒的神色,目送著我們離開。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