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4淩風初成

回到家後,媽媽已經不在家了,我知道媽媽肯定送藥材到葉家大宅,中午是不會回來吃飯的了。打開餐桌上的沙網罩子,裏麵是熱氣騰騰的飯菜,顯然,媽媽是剛出去沒多久。這飯菜是媽媽特意留給我的。



練了一個上午,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了。當下撤開肚皮大吃特吃了。



十分鍾後,桌子上的飯菜已經被我橫掃一空。把碗筷洗幹淨後,我再度跑進了媽媽的房間,我決定把爸爸藏劍的箱子拉了出來好好找找看,即使這樣一來被媽媽痛罵一頓也在所不惜。其實上午用的鐵劍,對於單手運劍的我還是顯得過於沉重,我一直想找一把比較輕一點的劍。



費了好一會功夫我才把箱子拖了出來,並打開了。箱子裏有五把武器,分別是半月 八荒 斬馬刀 淩風劍 修羅。我一眼就相中了那把淩風。細長輕巧的劍身,鋒利的劍鋒,實在是最適合我的武器了,單手握著淩風,絲毫沒有沉重的感覺。恩,就是這把了,把上午練習用的鐵劍放回了箱子裏後。我把箱子再度塞回媽媽的床地下,我一直試圖照著原樣擺回去,如果媽媽沒發現自然是最好的了,至少可以少挨一頓臭罵,雖然媽媽罵人的方式和常人不同,隻是用那美麗的大眼睛狠狠地瞪著你,可是那幽怨的眼神,絕對不是常人所可以消受的。



我決定了,下午就是練習身法和劍法的配合,目標是挑戰六隻稻草人的同時攻擊還能全身而退,其實通過上午的實戰,我領悟到了所謂的打怪升級,其實就是一種心理的鍛煉,隨著實戰的經驗的不斷積累,實力自然而然就會提升了,這種變化是內在的,無形的,但是卻可以發揮顯著的作用,隻少我肯定,一個上午的實戰比起過去一個月的草坪訓練所要獲得的經驗更多。現在我敢肯定的是,隻要是在體力充沛的條件下,就是四個胖子羅也未必是我的對手,這就是野外實戰和草坪對練的本質的區別,同時,這也是我提升實力的最有效的途徑。當然這也不是完全否定了草坪練習的價值,隻不過在我看來,草坪練習更多是是理論的灌輸,在野外的實戰中則是將理論貫徹到實踐的運用,兩者缺一不可。而這其中如果融入了我的西洋劍法的攻擊手法的話,取得的成果將會更加的驚人。



其實,這一觀念葉家早就有了係統的總結,一般情況下,在草坪接受了理論訓練後到了十三歲的時候,便可以參加野外實戰了,之所以這樣,是為了孩子們的生命安全考慮,畢竟太早地投入實戰,孩子們無論是心理,還是體力方麵都還沒有相應的承受能力,理論上學會了基本劍術後,便可以打敗稻草人或釘耙貓,但是,這也緊緊隻是理論上而已,事實上,小孩子在臨陣對敵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產生緊張,恐懼,焦慮等,在這些負麵的精神狀態下能夠發揮出正常水平的幾乎是沒有的。這一點在多年以前的訓練中就已經得到了證實,過早的參加實戰隻能給孩子們帶來恐怖的心理陰影,如果無法克服這一心理難關的話,這個孩子可以說是廢了,也因此多年前,世家貴族們就已經放棄了這一訓練方法。事實上通過多年的總結得出,最適合孩子們參加實戰的年齡的是十三歲以後,也就是現代所提倡的青春期,這一時期,無論男孩還是女孩在生長激素的影響下,心理往往處在一種激烈的動態波動中,如果引導的好的話,會轉化成對敵製勝的心理因素。



在這一時期,男孩子崇尚暴力,喜歡打架,而這些心理對於實戰是非常有力的。隻是在過去我因為體力不足,還有修煉武技的時日擅斷的關係,楓一直不讓我參加實戰吧了。但是經過三個月的鍛煉後,我的體力比原來增強了很多,也因此我決定進入實戰狀態。





當然對於心理年齡已經22歲的我,無論什麽什麽樣的心理負麵影響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也因此提早參加實戰對我而言是非常有利的。另外我相信隨著年齡的增長還有合理的鍛煉我的力量還是可以增強的當然我不指望能練到向加羅那樣變態的體格了。



花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再度跑到了上午練習劍法的地方。喝!稻草人還是蠻多的嘛。仔細分辨了一下,我選定了一團離周圍的稻草人比較近的,隻有四隻間隔比較進的稻草人作為練習目標。我決定今天先不殺死他們,隻和他們捉迷藏也就是訓練我的西洋步法。有些邪惡地奸笑著,緩緩向他們靠近。



很快到了一定的範圍後,四隻稻草人同時向我發動了攻擊。

嗖!恐怖的力道呼嘯著掃向我的四周。



好快,我閃!嗖!幾乎是差著我的鼻尖,稻草人一號的攻擊落空了,之所以給稻草人編上號碼,完全是為了更方便地區別他們的個攻擊和方位。



幾乎同一時間,稻草人二號手臂也掃到了後腰!我退!我再退。其實同過上午的實戰,我總訣出了一些心得,在麵對敵人的時候隻要保持冷靜沉著的心態,仔細觀察它們的動作是很容易看穿他們的攻擊的。此時此刻的我就是如此,雖然四個稻草人的攻擊,連綿不絕,猶如狂風暴雨一般,不過隨著心態的改變我絲毫沒有任何的恐懼,隻是一次又一次地閃避著它們的攻擊。



在遠處,過往的客商和遊俠們隻看見一個奇怪的少年在四隻稻草人的圍追堵截下,靈活地閃避著。都覺得很奇怪,有些人甚至特意停下來,看這小家夥究竟想要幹什麽,隻可惜一個小時過去後,少年幾劍便刺死了稻草人,躺在地上拚命地喘氣。通

“大哥,那個家夥真的好菜哦,殺死那些稻草人還要花那麽多的時間!”一個和小滿差不多年齡的少年滿臉的不屑。



“或許吧!”年輕的戰士疑惑地望著遠處那個精疲力盡的少年:“不過最後刺出的四劍真的很不錯!”



這邊,早就累得跟死狗一樣的我,隻能拚命地喘氣。呼!看來體力不足,還是我最大的弱點啊!不過能夠在四隻稻草人瘋狂的追殺下,挺過一個小時,還真不容易呢。



稍微休息了一會,體力也恢複了不少,我決定將躲避的稻草人的數量增加到五隻。



整個下午,我都和稻草人們捉迷藏,在體力到達極限前便出劍殺死稻草人休息之後再繼續。直到後來我居然能夠在八隻稻草人的攻擊下堅持四十分鍾不被它們打中。這比起我原本的計劃還多出了兩隻。我暗自為自己的適應能力大吃一驚。



休息過後,我決定打開殺戒,朝著密度最高的一群稻草人衝了過去。幾乎同一時間近五十多隻稻草人瘋狂地想我發動了攻擊。不過早就熟悉了稻草人的攻擊方式的我,幾乎沒有任何停滯,在靈活的步法和身法的控製下,靈巧地閃避於稻草人之間,而且總是在稻草人露出咽喉的瞬間殺死稻草人。雖然稻草人的數量很多,但是能夠同時向我發動攻擊的也就是七八隻的數量,而對於七八隻數量的稻草人的攻擊,我早就應付自如,也就是說,稻草人即使數量再多,也不可能對我照成傷害,隻要在體力消耗前殺死他們,我便沒有什麽危險了。



嗖!嗖!配合著步法身法,每一劍刺出總是能夠帶起一團火焰。我知道這一刻,稻草人的數量再多也不可能對我造成傷害了。



隻是 短短的五分鍾,五十隻稻草人便被我殺個幹淨。我知道,對於身法的要求已經達到了,再練下去也沒什麽意義了。



看看天上的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我決定先回家再說。



其實做為身為葉家的一份子,現在的我可以說過得很悠閑,或許是出於對我們母子的照顧,家主到現在還沒給我分配具體的事務來做,說是要等到我十八歲的時候再給我安排一個合適的職位,這兩年的時間裏讓我盡快增強實力,對於家主大人的特別照顧我還是非常感激的,除了每天例行一次的晨練以外,基本上無所事事,

晚飯過後,和往常一樣,辰楓來到了我家。其實這已經成了一總習慣,多年來辰楓一直是這樣,每次來到我家都是小坐一回,然後在村子的四周巡邏。作為村子裏的最勇敢最強大的家將,辰楓比平常人要擔當更多的責任,而保護村民們的安全就是其中的一項,村裏的巡邏隊分三隊,主要負責村裏的安全防務工作,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都有人負責在村子的外圍來回巡邏。



法瑪大陸,人類和獸人,半獸人的爭鬥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即使人類與人類之間的爭鬥也是錯綜複雜的,銀杏小村的南麵是比齊大城,西麵則是通往封魔大陸的大海,北麵是沃瑪森林,而東麵則是毒蛇山穀,可無論是東麵的毒蛇山穀還是北麵的沃瑪森林都有可怕的獸人部落盤踞其中。另外即使是西麵的大海也經常會有許多的海盜登陸,燒殺搶掠,無惡不做。另外,在比齊境內也有很多隱藏極深的盜賊團伺機作案,可以說整個法瑪大陸的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混亂的世界,處於這樣一個混亂的世界中,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是很難生存下去的。即使擁有強大的實力,一旦稍微放鬆警惕,那同樣會產生災難性的後果。



而我們的銀杏小村無疑是所有居心叵測的盜賊團或獸人部落最想攻擊的村落。在家主大人的領導下,銀杏小村的富裕遠近聞名。不過銀杏小村的防衛隊同樣另所有的盜賊團夥和獸人部落望而卻步。在過去很多獸人部落和盜賊團夥試圖攻擊銀杏小村,但是都遭到了防衛隊的無情的狙殺。久而久之,也沒有誰敢再打銀杏小村的主意,不過銀杏小村的防衛隊卻絕不敢因此而放鬆警惕。無論是白天黑夜都會有防衛隊在村子外圍駐紮巡邏。



辰楓就三個小隊裏麵的第一小隊的隊長,他的手下有兩百多人,另外還有第二小隊和第三小隊,隊長分別是加圖和加。尼兩人的實力和楓相近,同樣是我的父親所教導出來的得意弟子。



“今天一天都沒看見你的影子!”很顯然辰楓對於我的突然失蹤有些疑惑。

“恩!” 我點點頭,其實我知道,辰楓一直都很關心我,如果是別人肯定無法發現我失蹤了一天的:“我到南邊的荒野去殺稻草人了。”我解釋道,其實我並不打算隱瞞什麽,或者說,我認為這完全沒有必要。



“是嗎!”辰楓顯得很吃驚,對於我大膽的行動有些出乎預料:“現在就參加實戰,太危險了,而且以你的力量是很難打敗!稻草人的!”



“不要小看我!”我有些生氣:“我可是一個下午殺了將近七十個稻草人!”



“這不可能!”辰楓大吃一驚:“你在吹牛!”很顯然辰楓對我所說的並不相信。



“是真的!”我爭辯道:“不信,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南部的荒野,我會讓你看到我的實力的!”

“辰楓!該走了!”正當辰楓還想說些什麽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副隊長辰真的聲音。

“就來!”辰楓應了一聲隨後一臉嚴厲的神色:“你知道,我不喜歡說謊的人,現在說實話,還來得及!”

“哼!”我很不高興地把頭扭過一邊。



“明天!把你的實力證明給我看。”辰楓說著快步趕出了門外。



“有什麽了不起的,不就是個頭比我大嗎。”我心理嘀咕著。

門外的腳步聲逐漸遠去,而我也收拾了心神,不過對於剛才的話語,我還是有些吃驚,似乎太過於孩子氣了。不過我卻覺得沒有任何的不妥。而且我並不打算壓抑自己的情感。看來這個身體所殘存的靈魂的烙印是無法消除的了,以至於我的性格越來越象個孩子。不過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有人關心,被人重視,然後可以生氣,可以撒嬌還有什麽能比現在的生活更讓我滿意的了。我想這和我前世的身世有關吧。



把院子的門關上後,微微長歎,天邊的紅月也漸漸升起。說實話,每當望見天空中的月亮的時候,我總是很容易想起過去的自己,對於自己會出現在這個世界我一直沒能理出個頭緒了,同時對於另一個世界的自己的身體也非常擔心,我曾經猜想過自己很可能和這個叫小滿的孩子因為某種特別的原因調換了靈魂,不過在後來的很多生活的細節中,我的這種猜想被否定了。例如我能親切地感受到媽媽對自己的關懷,而且在見到媽媽的時候,就一眼認定了她是自己的媽媽,而且我發現,現在的我孩子氣越來越嚴重,對媽媽還有辰楓都很依賴。這點在我的理性分析下是非常的不可思議的,可是他卻自然而然地發生在了我的身上。而且這個身體似乎很容易哭,無論是高興還是傷心的時候都忍不住想哭,可以說這個身體原來的靈魂是個感情很豐富,思想很單純的家夥,而如今這種性格卻一直保留在了這具身體裏,再有就是 媽媽的眼神還有奇怪的手語,我都可以明白過來。從這些細節方麵可以看出,這具身體的原來的靈魂依然殘留在身體的某個角落,又或者說我的靈魂和他的靈魂已經融合在了一起,隻不過大多數情況下還是以我的靈魂作為指導思想。隻是到底是什麽原因造成了這一切的呢。真是想不通啊。



對於那神秘的遺跡,我是越來越迫切了。



在這個世界,晚上是沒有電燈的,入夜後,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們,如果沒什麽特別的事情,都早早的睡去。媽媽也是一樣。或許是白天工作有些勞累吧,她房間裏的燈早就熄滅了。



而我則呆呆地坐在院子裏,出神地望著天上的星星。今天的月亮很亮,很圓,而且是紅色的不過這也僅僅是每年的八月份才會出現的現象,整整三十天的時間裏,每天晚上的月亮都是紅色的,而這個時候就是每年的赤月時節,至於赤月產生的原因是眾說紛紜,沒有切卻的說法,不過我本人則認為,那應該是某種特殊的天文現象吧。畢竟受過現代的高等教育我實在很難相信關於神魔鬼怪的說法,即使靈魂穿越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發生在了我的身上,我依然認為這應該是某種我還無法理解的自然現象。而絕不是所謂的神魔鬼怪在起作用,可以說我是一個很堅定的無神論者,任何奇異的事物我都試圖從科學的角度去分析它的本原,而不是籠統地歸功於神魔的作用,在我的觀念中,所所謂的神魔不過是人類對於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同時卻拒絕去了解它的本質所強加上去的代名詞罷了。



雖然我也一直試圖用物理學的觀念來理解這個世界所謂的魔法,不過村子裏的魔法師少得可憐,唯一的一個魔法師就是家主夫人了,當然我不可能要求家主夫人為我表演魔法來配合我的魔法研究吧,也因此三個月來我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雖然我本人並不認為魔法會存在於世界上,又或者說其實所謂的魔法不過是特殊的物理現象,不過當我看見家主夫人能夠憑空甩出一個火球或者雷電術的時候,我還是感到了深深的震撼,我不得不承認,這個世界確實存在魔法,隻不過還是本能地又將它歸類於我無法理解的自然現象,但是我絕不不認同那是火神莫拉的祝福。可以說我是個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隻不過在辰和楓還有媽媽討論這方麵的問題的時候,他們對於我的想法大為吃驚,而且一再叮嚀,我的這種想法絕不可對外人提起,否則會被教會判處極刑。從那以後我再也不試圖和他們交流關於魔法方麵的問題了。



不過說來也很奇怪,我的身體居然是噬魔體,這就注定了我肯定是一輩子和魔法絕緣了,對於我會有如此古怪的想法,無論是媽媽還是辰楓都表示理解。在他們看來或許我是為了發泄對於神魔剝奪我學習魔法的權利所表現出的叛逆的思想吧。



但是話說回來,我本人對於魔法確實沒什麽特別的愛好,不象大陸上的很多孩子,出生後不久就得接受魔法波動的測驗,如果資質合適的,沒有人不選擇魔法修行,而戰士則是因為魔法資質不合格之後的人的第二條出路。可以說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這個世界的人都會選擇修行魔法。



至於道士,嚴格來說是魔法師的一個分支而已。相對於魔法師強大恐怖的破壞力,道士們的道術則顯得溫柔了許多,很多的道術技能都是以輔助,救助為主要目的,也因此一般情況下,教會是出產道士最多的地方,在法瑪大陸有兩個教會,而比齊帝國所屬信仰的是聖言教。另外和聖言教想對立的則是魔羅教,據說兩大教會長期以來相互對立,爭戰,而且這一情形已經持續了五千多年。信仰魔羅教的國家則是海的對岸封魔大陸上的各個國家,還有就是也信仰魔羅教。當然這都是我花了不少時間收集到的情報。之所以這樣,也是因為我的這個特殊的身體居然是所謂的噬魔體。不過遺憾的是,不論我對魔法曆史的了解有多深,本身注定是無法使用任何魔法的,也因此早就在一個多月前,我就放棄了 這種沒有意義的情報收集工作,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噬魔體不可以修煉魔法,但是反過來,魔法也無法傷害噬魔體。不得不說,這個世界其實還是很公平的。既然修煉魔法無望我隻好轉而開始整理這個世界的戰士技能。通過收集而來的情報我所分析出來這個世界的武技雖然和傳奇裏的設定沒什麽分別,不過細微之初卻是有很多的不同。總的來說,這個世界的武技更多的是依賴強大的力量來殺傷自己的對手,當然對於身法和速度以及技巧方麵並不是不注重,隻是以強大的力量來擊殺對手是這個世界的武技的一大特色。而在我的理解中則將他歸類於力量型。

與力量型相對的則是技巧性,在我的理解中,技巧性更多是依靠速度和技巧來殺傷對手。



還有第三種就是力量和技巧的結合型,我將其稱之為綜合性,在我的理解中,綜合性應該是比較合理比較完美的類型。當我和楓討論到這個話題的時候,楓也承認了我的觀點。因為辰楓本人也是注重力量和技巧的綜合運用,以他的實力可以很輕易地擊敗同一級別的對手。

當然在我的理解裏,戰士的技能隻不過是提供了一種額外的能量而已,想辰楓的刺殺劍氣就是 通過強大鬥氣能量射出體外從而行成的特殊殺法,不過在並不表明掌握刺殺劍氣的人就可以百分之百地戰勝不會刺殺劍氣的人,如果對方的格鬥技巧非常高明,高明道足以躲避你所發出的刺殺劍氣的話,那麽就算你擁有再強大的刺殺劍氣也絲毫奈何不了別人,因為你根本就打不到他。也因此在我看來刺殺劍氣隻不過是攻擊的一種手段,至於如何運用則要看個人的把握了。而這種運用和把握就是我歸類中的技巧。如何在合適的時機發動合適的技能這才是最合理的戰鬥方式。



而我給自己下定的目標就是比較完美的綜合行。也就是說以後我所走的路子肯定是力量和速度並存的綜合性,不過以我現在的體質則更多地偏向於技巧行。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吧。





以下為求票內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的朋友,就麻煩你點一下收藏吧,如果你們的書架已經滿了,那就算了,輕輕一點隻是舉手之勞,但是對我而言就是的最大的支持。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著你!”



新建書群 59730318 歡迎您的加入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