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1法瑪世界

黑旗軍團 招兵買馬 有興趣發展家族的朋友可以加我



黑旗軍團 家族群群 5073856 入群敲門磚 17K 三字



期待您的加入,特別注明本群隻招玩傳奇而且有意發展家族的朋友。



如果有意的也可以一起合做發展,本人不擅長管理,但是積累點人氣還是可以辦到的!



書友交流群 48855208(臥龍山莊)入群敲門磚 17K 三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樣來到這個鬼地方的,最後的記憶是我在網吧和溜子,天天還有龍哥,阿野他們完成了攻占沙巴克的偉大霸業。

可是眼前的一切,讓我驚駭萬分,很多人在我眼前被無情地殺死,戰馬的悲鳴,淒厲的慘叫,還有支離破碎,血肉橫飛。我以為這是一場惡夢,恐懼使得我忍不住想驚叫起來,但是卻引來了一匹狂奔而至的戰馬,狠狠地將我撞飛了,胸口就象快要炸開了一般,鮮血狂噴,好痛,好難受!我知道,這絕不是夢,因為夢裏是不可能會感覺到疼痛的,但是,這裏究竟是哪裏,為什麽我會在這裏,雖然很想知道,但是剛才將我撞飛的騎士再度調轉馬頭,向我衝來,猙獰的麵容,嗜血的眼神,猶如惡魔一般。雖然拚命地想要躲開,但是身體卻無法控製,甚至連站起來都辦不到了。我不想死,更不想死得莫名其妙。但是我知道,我絕對躲不開了,巨大的鋼刀,瞬間斬下。絕望的我,閉上了眼睛。



碰!

是重物砸落地麵的聲音,這是怎麽回事。睜開眼睛的我,看見了身前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身批戰甲,手持鋼刀。而在他的麵前則是分成了四半的屍體,同過那身綠色的鎧甲,我知道,那個正是剛才向我發動攻擊的騎士,隻是現在的他還有跨下的戰馬已經被分成了兩半。



走!甚至沒反應過來,便被那個救了我的戰士,攔腰抱起,隨後隻覺得一陣騰挪跳躍,那個戰士抱著我已經跳上了一匹戰馬!



架!

戰馬立刻撒腿狂奔!所有擋在身前的,都被戰士一刀辟成了兩半,或者被狂奔的戰馬撞飛。隻是眨眼間,戰馬便馱著我們,衝出了重圍。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感覺自己安全了,但是戰馬依然飛快地奔跑著,而我也終於有機會整理一下混亂的思緒了。同時也情不自禁地打量了四周還有自己,讓我吃驚的是,我的身形居然變小了,雖然原來的我確實比較瘦弱,但是絕不至於瘦弱得如此誇張。這手臂怎麽看都是太小了吧,而且絕對不是一個成年人應該有的體形,最多不超過十五歲歲,我有種暈倒的衝動,向我前世好歹也是個一米七五的身高,如今居然縮水到了這副模樣。



我終於明白了,不知道是什麽原因,讓我變小了而且還莫名其妙地卷入了這場可怕的爭鬥中。雖然很想問這是怎麽回事,不過看著戰士那焦急的神色,還有身後那一大群追兵,我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剩下的隻有等待了,隻有真正的安全之後,才有機會弄清事實的真相。



終於身後的追兵被擺脫了,但是戰馬依然在飛快地奔跑著,絲毫沒有停頓的跡象。遠遠地,看見了有一條大河,而且還停著一艘大船。船上還站著十幾個和戰士打扮相同的人。



隻是眨眼間,飛奔的戰馬便衝到了河邊,跳上了船。以此同時,大船也迅速開動了。



“辰楓!你受傷了!”

“東倫他們,死了!”原來救了我的戰士名叫辰楓不過倫是誰,我不知道。雖然很想弄清現狀,不過我知道,此時此刻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安全。



“小滿!也受傷了,幫他看看!”楓顯然對自己的傷勢並不在意,我能感覺到他很在意我的傷勢,望著我的神色充滿焦慮和心痛。

恩!疼痛使得我忍不住地發出呻吟,但是也隻能聽到一聲模糊的悶哼!隻能下意識地點點頭,用手扶著胸口。其實我真的很難受,並不是裝的,而辰楓也將我靠著甲板放下了。直到這個時候,我緊蹦的心神才算是放下了,至少我知道,現在的我暫時安全了,當然前提是我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從剛才他們的交談中,我知道現在的我,是個叫小滿的孩子。同時我也主意打量辰楓他們的模樣。

很高,很壯,而且每個人都佩有鋼刀。很顯然他們都是戰士而且力量強大。但是最讓我吃驚的是,他們居然長著藍色或金色的頭發。眼睛也是各種各樣的顏色,但是五官卻並不顯得突兀。至少很難將他們和西方的白種人混為一談。奇異的世界,還有奇異的人種,當然我也很想想知道,現在自己究竟是長的什麽樣子,不過四周可沒有鏡子一類的東西,隻是我也知道現在不是找鏡子的時候。



“感覺怎樣!”我不知道他叫什麽名字,因此隻能微微點頭,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你很勇敢!放心吧,把這個喝下去!”戰士說著哪出了一個紅色的瓷瓶。在瓷瓶上我很清楚你看見了三個字,雖然那並不是漢字,隻是三個奇怪的符號而已,但是我卻輕易地認出了那三個字,仿佛一切都是那麽的自然而然,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也說不清楚,不過我覺得這也沒什麽好奇怪的,既然我能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世界,那麽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認識這些文字,也沒什麽好奇怪的了,三個符號有些類似於現代的韓文。



療傷藥!我心裏大吃一驚,仔細看看紅色的瓶子的外形,卻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療傷藥!療傷藥!一時間隻覺得如墜冰窖,這個療傷藥居然和我 在傳奇裏麵所看見的療傷藥完全相同,同時我也看到了戰士們腰間所掛的的鋼刀,那種款式的鋼刀居然和傳奇裏的斬馬刀一模一樣,就連身上穿的盔甲也和傳奇裏的重盔甲一個模樣,難怪我覺得很眼熟。難道這個古怪的地方會是傳奇裏麵的瑪法世界嗎?

“來!”年輕的戰士將療傷藥瓶子的蓋子擰開然後遞到我麵前。一股淡淡的藥香味,鑽進我的鼻孔,仔細分辨有點象是甘草的味道。



有些猶豫,不過我還是接過了瓶子,喝了一口!一股清涼的甘甜沿著喉嚨,灌進了胃裏,我甚至能明顯地感覺到,這股清涼的運行軌跡,很快身上所有的疼痛都奇跡般地消失了。久違的體力再度回到了我的身體裏,至少現在我不再感覺是麻木還有軟綿綿的了。



下意識地想要再喝一口!卻發現手裏一空,年輕的戰士早就把療傷藥搶了回去。



“好小子,你當這是水啊,喝了一口還想再喝!”看得出年輕的戰士對手裏的療傷藥非常的寶貝。隻見他珍而重之地將療傷藥的瓶蓋擰緊,然後,放到了腰間的小掛包,一幅肉痛的模樣。



有些不好意思,我隻好微微笑了笑。

另一邊,辰楓的傷口也被另一個年輕的戰士清理幹淨然後,用白色的紗布包紮了一一下。



雖然很想弄明白,究竟是怎麽回事,不過我可不敢開口詢問,誰叫這個倒黴的身體是個小孩而且還出現在這麽危險的地方,我想我肯定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幸的穿越者了。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決定如果可以,盡量少說話,這樣一來,暴露身份的機會應該小了很多吧,還有就是盡量弄清清楚現在是什麽狀況,考慮再三後,覺得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是通過他們的交談來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麽。最起碼必須弄清楚這個叫滿的少年究竟是什麽身份。



“一定是元加!”辰楓咬牙切齒:“我老早就覺得這家夥有問題了。”

“現在還不敢肯定,一切等見了家主再說!”那個年輕的戰士遲疑道。

“最好別讓我再碰上,否則一定讓他痛不欲生!”辰楓的眼神非常恐怖,緊握的拳頭發出了刺耳的噶噠聲。關節處泛起了觸目驚心的慘白色:“不能讓東倫他們白白犧牲!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辰楓!冷靜一點!”

“你叫我怎麽冷靜。”辰楓咬牙切齒:“如果不是東倫拚死護者,恐怕我和小滿也沒命活著回來了!”

。。。。。。。。。。。。。。。



年輕的戰士無奈地望著望著傷心欲絕的近乎瘋狂的辰楓不知如何是好。

“楓大哥,不要難過!”而我也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走到了辰楓的身邊,緊緊地握住了辰楓的手,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不禁大吃一驚,這是怎麽回事,為什麽我的身體居然會這樣,似乎一切的一切顯得非常自然。不知道為什麽,看著辰楓傷心的模樣,我就覺得很難過,心髒就象被穿了一個大洞一樣,有種空虛,和撕裂的感覺。難道這個身體原來的靈魂還沒消散嗎!想到這裏,我心中一凜。



“沒事的,小滿!”辰楓似乎平靜了下來,但是我能感覺到,他不想讓我擔心。



或許是東倫他們的死,讓大家都非常難過,船上靜得出奇。而我試圖通過他們的交談來分析事情的始末的計劃也就落空了。



恍惚中,我不知道什麽是時候睡著了,直到一陣嘈雜的腳步聲,才將我從睡夢中驚醒,船停下了。而下了船後的我們又騎了半天的馬,沿途所能看見的隻是一片荒蕪。偶爾還能看見幾隻象貓頭人身,手裏那著釘耙一樣的怪物在曠野上來回徘徊,那外形使得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是釘耙貓,還有一些想木偶一樣的怪物渾身紮滿稻草的怪物--稻草人。我心裏確定,這絕對是是傳奇裏的法瑪大陸了,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一路上馬不停蹄,終於來到了一個象是村莊一樣的地方。在入口的木門上,我清楚地看見了四個奇怪的符號,但是去卻輕易地忍出了那四個字,銀杏小村!沿著大木門一直直走就看見了一個很大的宅子,類似於莊園一般有著一道很堅實的大鐵門,正門上方則是兩個大大的符號 我認得 那是--葉家。



門口站著很多迎接我們的人,從他們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們都很焦慮,惶恐,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麽回事,不過東倫他們的死足以證明的事態的嚴重性。或許這裏麵就有東倫的親人吧,我暗自猜想著。 這群人中有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而我很輕易便可以看出站在人群中央,的一個年月五十的中年男子應該是這裏的主人,也就是辰楓的主子,辰楓神色愧疚,走到了那個在中年男子身前,也不知道說些什麽,不過可以看出辰楓越說越激動,不過這些都不足以吸引的我注意力,我的眼睛似乎不受控製一般,在人群裏不停地收索著。之後目光猶如磁石一般落在了一個年約三十容貌清秀衣著樸素的婦人。既陌生又熟悉的麵容卻讓我有種血肉相連的親切感覺,我不知道為什麽會流下眼淚,居然情不自禁地撲進了她的懷裏,拚命地哭著,眼淚就想擰開的水龍頭一般,不流地流著。

“媽媽,我好怕,嗚嗚!”



很難解釋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狀況,一如我的身體被另一個靈魂控製了,而我隻能冷眼旁觀,看著我的身體不受控製地拚命地哭著。這一刻我終於明白了,原來在我體內的靈活並沒有完全消散。但是,我沒有絲毫的恐懼和害怕,相反我能感受到一種安心和踏實,似乎原本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世間的親情,是最讓人感動的。在這一刻我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情感,如果說在此之前,我一直詛咒著命運的安排,讓我出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的話,那麽現在的我,卻萬分地感激命運之神的安排,因為,他讓我有了親人曾經無數次夢想著找到自己的媽媽和爸爸,在前世身為孤兒的我曾經無數夢想著能夠撲在媽媽的懷裏哭泣,撒嬌,感受著媽媽的關愛與懷抱,這這一刻卻輕易地被我實現了。不用任何理由我知道此時此刻,把我摟在懷裏的,是這個身體的媽媽,不應該說他就是我的媽媽。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很好。

恩!回來就好!媽媽緊緊地把我摟在懷裏,同樣是泣不成聲,雖然她沒能開口說話,但是我卻真實地感受到了她的心意,以此同時,我腦海裏瞬間閃現出了關於媽媽的點點滴滴,我知道媽媽根本無法開口說話,一時間有中心如刀絞的痛楚。

原來,媽媽是個啞巴。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昏過去的。醒來後,媽媽依然守在我的身邊,慈愛掛滿在她臉上的每個角落。

“苦命的孩子!”媽媽輕輕地撫著我的麵頰:“一定是嚇壞了!”媽媽慈愛的眼神讓我,有種沉溺和陶醉的感覺。而這個時候,我隻是呆呆地望著媽媽,似乎永遠也看不夠,是的我要把她的樣貌永遠地刻在心裏,從來沒有任何人能讓我有這種感覺。在這一刻我反而開始害怕,害怕這隻是一場夢!如果夢醒了,那麽我的媽媽也就沒了。

藍色的長發披散在肩後,麵容清秀,有著一種東方女性特有的柔美最吸引人的,是那雙明亮,清澈猶如秋水寒潭的黑色的大眼睛。比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女明星都要漂亮美麗。毫無疑問,媽媽是個絕色大美人。



“小傻瓜,該吃飯了!”媽媽似乎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臉色微起,不過那雙傳神的大眼睛卻讓我清晰地感受到了她內心的波動,輕輕地捏了一下我的小鼻子後起身走出了我的房間,而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有機會打量著自己的房間。木製的硬床。床上還、掛著紗帳。床的對麵還有一個大櫃子,靠近窗戶還有一張桌子,桌子上還有幾本書,而在櫃子的旁邊還有一麵大鏡子。整個房間給人的感覺是簡樸,古色古香,雖然從來沒見過,但是卻沒有任何的陌生的感覺,似乎這裏的一切都是那麽的自然而然。



等等!有鏡子!我連忙起身,穿好鞋子,走到了鏡子麵前。然而當我看清鏡子裏的模樣後,差點跌倒在地上。



鏡子裏的人有著黑色的長發,還有黑色的眼睛,五官幾乎和媽媽有七分相似,卻不顯得柔弱,儼然一個酷酷的小帥哥,這造型有點象中華小當家裏的主角,就是這個頭小了點。黑發黑眼!媽媽是藍發黑眼。我想我的的黑發應該是遺傳自那個沒見過麵的老爸了,暗自思量著。不過這倒是和前世的自己沒多大差別,這點讓我心裏舒服了一點,隻是這身板,哎!再度無奈地長歎一聲。



說來非常的不可思議,這個世界居然也會有類似於牙膏牙刷一樣的東西,所不同的是,這個世界的牙膏是呈粉狀的,而牙刷居然和我前世的沒什麽兩樣,隻不過做工顯得更加粗糙而已,握手的把子卻是木頭做的,即使如此我還是有些懷疑,或許我並不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穿越者,至少這牙膏和牙刷就和我前世的世界非常相似。



早餐是很簡單的雞蛋加牛奶還有麵包,而用餐的隻有我和媽媽兩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歡的朋友,就麻煩你點一下收藏吧,如果你們的書架已經滿了,那就算了,輕輕一點隻是舉手之勞,但是對我而言就是的最大的支持。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著你!”



新建書群 59730318 歡迎您的加入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