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章 第一起凶殺案

我潛入陳嬌家裏,掏出早已從網上買好的麻醉藥粉,倒進劉東經常喝咖啡用的那個杯子裏,並幫他泡好了咖啡。然後我躲到臥室裏,靜靜地等著劉東到來。



19:53。



陳嬌家的門口響起了鑰匙插入門鎖時“哢哢”的摩擦聲。他來得比我預想中要快一些,但是對我的計劃沒有什麽影響。



劉東像往常一樣,用力地摔上了門,儼然一副男主人的姿態,大大咧咧地往沙發上一坐。在這時,他忽然發現桌子上擺著一杯泡好的咖啡,生性懶惰的幾乎他連想都沒想,就一口灌了下去。



看到他臉上爽快的表情,我躲在暗處偷笑著,暗道:瞧著吧,等會兒有你哭的時候。這個世界上怎麽可能會有免費的咖啡?就算你不付錢,至少也要付出點代價吧。



果然,還沒過幾分鍾,劉東喝下的那杯特製咖啡就起了反應。他先是有些痛苦地晃了晃腦袋,後來索性直接仰倒在了沙發上。隻一會兒功夫,他就打起了鼾。



我走過去,拖著他死沉死沉的身體走到了臥室裏。我把他扒了個精光,隨手將她丟在了床上,然後從他口袋裏掏出鑰匙,向門口走去。



但願在外麵偷窺的趙龍還沒走。不過就算他走了,我也還有另外三條路線可以選擇。不管選擇哪一條路線,我都可以將他們扭成一股導火線,然後點燃、引爆。



我將門打開了一條縫隙,讓趙龍看不到我的臉,然後將握著鑰匙的手門縫裏探了出去,掀開鋪在地上的門墊,將鑰匙放了進去,接著關上了門。



在開門的瞬間,我聽到了三樓樓梯上趙龍粗重的呼吸聲。



看來他還沒走,很好。



其實我這一切動作都是做給他看的。趙龍對劉東垂涎已久,但這幾天來卻一直被陳嬌搞得妒火中燒,他現在肯定是想主動接近劉東的。如果現在我給他提供一條接近劉東的途徑,他會不會跟著走過來呢?



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因為我已經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



那個腳步聲在門口停了下來。他似乎猶豫了一會兒,緊接著,一個開鎖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躲在暗處,看著趙龍小心翼翼地踏進客廳,發現沒人之後又大著膽子向前走了幾步,一路向前走,一直走到臥室裏,看到了光著身子趴在床上的劉東。



趙龍在臥室門外愣了半天,似乎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用力揉了揉眼睛,然後一步一步地向臥室裏的那張床靠近。我親眼看著他快速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跳到床上去摟住劉東,兩隻大手在劉東身上胡亂摸索著。



後麵的劇情我就有點看不下去了。我用掛在臥室門把上的鑰匙把他們倆鎖在了屋裏,讓他倆盡情地搞。趙龍還在忙著基情,居然連我這麽大的動靜都沒有注意到,實在是太投入了點。



可能我買的麻醉藥效力有點強,就算被趙龍折騰了大半個小時,也沒聽見屋裏傳出什麽爭吵的聲音。



到最後可能趙龍也爽夠了,裏麵傳出了一個悉悉索索的穿衣服聲,他可能想穿了衣服走人。果然,沒過幾分鍾,我就聽到了一個從裏麵轉動門把的聲音。



哈哈,你強奸了別人就想這麽一走了之?太便宜了吧!?



聽到裏麵轉動門把的“哢哢”聲越來越急促、越來越響,我忍不住在門外偷笑。現在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20:51,馬上陳嬌就要回來了,到時候你該怎麽辦呢?



看到門被鎖上了,裏麵的趙龍也慌了神,開始嚐試各種方式撬鎖,到最後他甚至直接用身體撞門,想憑借暴力手段逃出絕境。



但在門外操控全局的我怎麽可能讓他如願?所以直到陳嬌回到家打開門,趙龍也還是沒能從這間臥室裏逃出來。



北京時間21點3分,陳嬌走進了家門。一臉疲態的她本想坐到沙發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是卻被臥室裏傳來的奇怪聲音吸引了過去。當她用門上的鑰匙開門的時候,她看到了眼前這驚豔的一幕。



趙龍滿臉絕望地坐在地板上,床上是光著身子的劉東。此時劉東還沒有醒過來。他身體後麵沾滿了某種黏液,空氣中飄蕩著熟悉的味道。有過那麽多男人的陳嬌,應該問得出這股味道到底是從什麽東西上麵飄出來的吧。



陳嬌的臉上一片蒼白,漠然地看著蹲在地上的趙龍和床上光著身子的劉東,我能感覺到她眼神中的那股陰冷的寒氣。她的雙拳因為憤怒而顫抖著。



你別看陳嬌好像水性楊花很隨意的樣子,實際上這種人最虛偽,最自私,也最受不得背叛。再加上她這幾天一直在不停地碎屍,凶戾之氣也在不知不覺地增長著,所以我幾乎可以肯定,在這一瞬間陳嬌絕對起了殺心。



趙龍蹲在地上,似乎想要說什麽,但是又沒說出來,隻能愣在原地,任憑陳嬌處置。



“你給我起來!!”陳嬌忽然發了瘋,大聲地向劉東咆哮著,雙手不停的往劉東身上砸去。



劉東接連遭受了陳嬌的重擊之後一下就被驚醒了,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茫然地看著瘋狂的陳嬌和蹲在地上的趙龍,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你幹什麽!?”劉東光著身子,被陳嬌連爪帶砸地打了幾下之後有些吃不消了,拿起被子擋住陳嬌的攻勢,憤怒地反問道。



“你給我解釋清楚!!”陳嬌看到劉東裝傻的樣子,氣得全身都顫抖了,用手指著趙龍,大聲說道,“你們倆什麽時候開始的!?”



“什麽我們倆?你有病吧!?”劉東看到陳嬌居然把自己跟趙龍這個死基佬扯在了一起,不由得打聲驚叫起來,然後他想了想,忽然恍然道,“靠!其實是你們倆有事吧!!我懂了,肯定是你把鑰匙給了趙龍這混蛋,然後他趁我進來的時候將我打昏,然後搬到這裏來,扒了衣服,最後栽贓到我頭上。你是想用這個辦法把我一腳踹開!!陳嬌啊陳嬌,你到底要搞幾個男人才滿意!?你不是就是想逼老子走嗎?那好,老子這就走!!”



說著,劉東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來。他一邊穿一邊罵罵咧咧地嘟囔著,不時還會向蹲在地上的趙龍吐口唾沫。



趙龍這時候見事情鬧大了,反倒不敢將真相說出來。其實他現在肯定是因為存了私心才不跟他們把事情說清楚。要是劉東跟陳嬌分了,那豈不就輪到他了?嗬嗬,事情真的會是這樣嗎?不過,就算劇情有這樣發展的趨勢,趙龍也沒有機會跟劉東搞基了。



陳嬌冷冷地看著劉東一件一件地把衣服穿上,然後她忽然蹲下身,隻是一眨眼工夫她就從床底下抽出了一把尖尖的手術刀。



“你要幹嘛!?”劉東看到陳嬌手中的尖刀,係扣子的手一下子停了下來,警惕地看著陳嬌。



陳較哼了一聲,拿著刀抵在劉東的脖子上,冷冷地說道:“你以為我不知道?我為你碎了那麽多屍,你說走就走了?你以為碎屍是那麽簡單的?你知道我吐了多少回?你知道我的手被到割破了多少次?我這麽掏心窩子地對你,你現在居然說要走?你的良心是讓你吃了?還是讓趙龍吃了?你說啊!!”



劉東聽到自己做的事被陳嬌當麵拆穿,臉上也忍不住紅了起來,心裏殺機頓起,隻不過還是有些懼怕陳嬌手中的尖刀,沒敢動手。現在他已經陷入了絕境,如果不在這裏把陳嬌和趙龍解決掉,他們出去之後肯定會報警的,到時候他就真的完了。



現在他能做的就是……



“趙龍,快製住她!她是個瘋子,已經殺了好多人,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跟他交往的!現在你聽她的話就知道,她又要殺我們了!等把她送進派出所,我們倆的事好說!!”劉東大聲地向蹲在地上的趙龍吼道,企圖利用趙龍對自己的愛慕之心拉他入夥,一起解決掉手拿尖刀的陳嬌。



不過劉東這麽一喊,無疑是承認了自己跟趙龍的關係,陳嬌心中本來還抱著一點希望的心這下徹底涼了。



“你居然敢背叛我!!”陳嬌徹底被激怒了,揮起尖刀猛地向劉東紮了過去。隻聽“噗哧”一聲響,那柄尖刀深深地刺進了劉東的胳膊。



“快動手!!”劉東強忍住痛,雙手緊緊抓住陳嬌握刀的右手,大聲地向趙龍呼救。本來還傻愣在一旁的趙龍見劉東受了傷,一下子反應了過來,衝上去將陳嬌撲倒在了床上。



“把她按住了!!”



幾番搶奪,劉東終於將陳嬌手中的尖刀奪了過來,大聲對趙龍下了一個命令後,用力地將尖刀刺進了陳嬌的喉嚨。



一道血柱猛地噴射到劉東的臉上。



陳嬌露出了一個淒苦的表情,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麽,但她的喉嚨裏被插進了一個鋒利的刀片,再也說不出話了。



“死……死……死了……”趙龍被陳嬌的鮮血濺了一身,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而劉東這幾天屍體見多了,比趙龍要鎮靜得多,隻是喘著粗氣,腦子肯定在飛快地運轉著,估計他是在考慮著如何處理屍體和趙龍這兩個問題。



其實他可以不用這麽麻煩的。



我看了看手機,現在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十幾分,很快盈盈跟老王就該回來了。我留下還愣在原地的趙龍和劉東,再一次潛入了老王家裏。



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被緊緊綁在地上的張雨早已精疲力竭了,隻是來自胸脯和下體的刺激還不停地讓她扭動著曼妙的身軀,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呻吟聲。



我沒有再理會她,隻是走到她那些被我扒下的衣服前,蹲下來取出了她的手機。然後,我用張雨的手機給老趙發了一條短信:



“爸,我在盈盈家,她要殺我,你快來!”



看到手機上“發送成功”的提示,我從老王家裏走出來,爬到三樓,回到了盈盈家。



現在我要開始布置第二起凶殺案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