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生死三十分(下)

我驚恐地看著妹妹那張猙獰的臉。



難道那個一直隱藏著的吸血鬼就是她?



我雙手無力地在空中揮舞,卻抓不到任何東西。我的背後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將我用力地向後拉去,我支撐不住那個強大的拉拽力,仰麵躺倒,後腦勺重重地跌在地上,眼前金星直冒。



現在,我隻感覺自己的心口幾乎要麻掉了。那個酥麻的感覺瞬間就傳遍了全身,就像是有千萬隻蟲子在我身上爬。



我就要這麽死了嗎?



我雙手有些顫抖地捂著胸口,隻感覺全身的力氣在一點點地離我遠去,飄向遠處未知的虛無與黑暗。



我摸到自己的胸前沾滿了黏糊糊的粘液。



是血嗎?



我無力地低下了頭,卻發現自己手臂上密密麻麻爬滿了數十隻蜘蛛,而且現在它們正快速地在我手臂上來來回回地穿梭著!!!



“啊————!!!!!!!!!”



看到那些蟲子的瞬間,我的喉嚨裏爆發出了我這一生中最淒厲、最驚悚的慘叫聲。就算以後遇到再恐怖的事情,我也絕對不可能發出這麽慘烈的咆哮。



這些蟲子是從哪冒出來的?我的心髒!?



這究竟從什麽時候開始的?



是生化樓的那杯血?



還是老媽接風洗塵的那頓飯?



我的意識開始迷離了。



為什麽在臨死前也不讓我好好地度過?為什麽連一刻也不讓我休息?為什麽要這麽折騰我!?



“啊————!!”



我的慘叫聲一點一點地轉換成了哭聲。



眼淚不停地從我兩邊的臉頰上滑落。



麵對這不公平的命運,我唯一能做的居然隻能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嚎啕大哭。



我不知道憑我這副沒有心髒的身體還能夠哭多久。



但我現在,除了哭,真的什麽也做不了了。



有幾隻小蜘蛛趁機鑽進了我的嘴裏。我感覺舌頭一麻,然後胃裏像是翻江倒海一樣,翻過身來趴在地上就是一陣狂嘔。



看著嘔吐物中密密麻麻的小蜘蛛,我已經被刺穿的心裏真的發毛了。



我不停地在地上打滾,用力地想甩掉身上那些滲人的小蜘蛛。



至少讓我的屍體幹幹淨淨地走吧……



不要再折磨我了吧……



我無力地向蒼天祈求著。



可是,天地不仁。



狼吃掉羊的時候,天地不會出手。同樣,我被人殺死的時候,天地同樣不會出手。



這就是天地。這就是沒有一點仁慈之心的天地。



我艸這個世界!!



我艸這個天地!!



我艸你個不仁!!



我心裏大聲地控訴著,然而嘴裏發出來的卻隻有嘔吐聲與哭泣聲混合出來的雜音。



惡心的雜音。



忽然,我看到胡文遠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



他還沒死?



不過連喉嚨都被貫穿了,他連喘氣都做不到,又能活到什麽時候?



“你哭夠了沒有!?”胡文遠忽然把手伸進喉嚨裏,將那柄劍拔了出來,冷冷地對我說。



我徹底僵住了,前一秒還震天撼地的哭聲在此刻戛然而止,回蕩在樹林裏的回音將氣氛襯托地極其詭異。



他居然還能說話?



那柄劍是從他肚子裏拿出來的?



這怎麽可能!?



我大腦裏亂成了一片,甚至連身上蜘蛛爬動帶來的麻癢都感覺不到了。



胡文遠拿起那柄長劍,端著蠟燭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來。



他的臉上麵無表情。



難道最終boss就是他!?



他為什麽要殺我!?



看著胡文遠一步一步地走進,我本能地向後倒退著。可是他走路的速度自然要比我爬行的速度快多了。我還沒退幾步,胡文遠就已經走到我跟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



他要幹什麽?



我驚恐地看著胡文遠那張蒼白的老臉,全身一動也不敢動,雙手緊緊地撐著地麵,身子略微有些顫抖。



胡文遠忽然掏出幾張黃紙條,輕輕地拍在我肩上,嘴裏振振有詞地嘟囔著些什麽。



他在向我施法?這又施得什麽法?



忽然,我心裏一陣坦然。



老子都快死的人了,你再衝我施什麽法還有什麽用?



我心裏向他豎了個中指,深深地鄙視了他一番,安詳地閉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他在我耳邊念叨了有多久,我聽得都有些煩了。



TM這都多長時間了,老子怎麽還沒死?



而且現在我才意識到,我胸口居然不怎麽麻了,不疼不癢的,就跟沒事一樣。



我偷偷睜開眼看了看胡文遠。



他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長舒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他……是在幫我治傷?



我低頭一看,果然,身上連一隻小蜘蛛都沒有了。再看我胸口,隻有黏糊糊的一片白漿,連紅色都沒有。



這也太神奇了吧?連血跡都沒了?



我抬起頭,感激地看了看胡文遠,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你這人也太沒出息了,”胡文遠沒好氣地對我說,“你仔細看看我手裏這柄劍,TM這把劍能殺人嗎!?”



劍?怎麽了?



我借著他左手中蠟燭微弱的光亮,朝他右手看了一眼,TM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他手裏拿著的是居然是把淡黃色的木劍!!



艸,老子居然被一截小孩玩的破木頭給嚇得哭了?還哭得這麽驚天動地的?



一想到自己的窘態,老子不由得鬧了個大紅臉。



TM這叫什麽事!



想想也不能怪我,胡文遠居然能從嘴裏吐出木劍來,這事打死我也想不到。



“你這肚子是什麽做的?怎麽什麽都能裝?”我抹幹了臉上的眼淚,好奇地問道。



胡文遠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說:“沒什麽。你不想知道你身上的蜘蛛是從哪裏來的嗎?”



聽他這麽一說,我心裏咯噔一下,腦海裏有想起剛才那個恐怖的場景,心裏不由得又是一陣發毛。



“之前我沒注意,直到剛才吐劍的時候才發覺你身上居然藏著一隻大蜘蛛,第一劍就先便宜這畜生了。”胡文遠抹了抹手中的木劍,繼續說道,“看樣子它至少跟在你身上幾天了。你居然沒發現?”



忽然,我想起了之前在家裏殺掉的那隻大蜘蛛。難道藏在我身上的跟那一隻是同一個種類的?一被穿了肚子之後就會從身體裏冒出那麽多蜘蛛?想到自己身上居然一直纏著一隻毛絨絨的大蜘蛛,我差點又嘔了出來。



現在那隻蜘蛛的屍體豈不是就在我衣服裏麵?



想到這一點,我條件反射似的,猛地把外衣紐扣都震斷,順手就將外衣扔到了一旁。



一隻被壓得扁扁的大蜘蛛空殼從我裏麵的衣服表層掉了出來,不過裏麵已經連一隻小蜘蛛也沒有了,僅留下一攤黏黏的體液。



艸,尼瑪這是有多惡心啊?



我想把裏麵這件衣服也扔了,但是剛脫掉外衣,我就已經凍得受不了了,再把裏麵衣服脫了,豈不是要活活凍死?



“別亂動,我吐這把劍的初衷可不是給你殺蜘蛛。”胡文遠一把將我拉到身後,警惕地看著周圍,擺出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



怎麽?他發現敵人了?



是小妍嗎?



我看了看周圍黑漆漆的小院,但是什麽也沒有看到。



我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23:57。



距離小妍日記裏死亡宣告的最後時限還有三分鍾。



她準備用什麽方式殺我呢?



剛剛經曆了異常以假亂真的死亡,我倒是徹底看開了。



反正老子又不是沒死過,再死一次又如何?



對這個世界,我隻能留給它苦笑與無奈。



突然,我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妹妹不見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