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三章 命懸一線(2)

“不要亂來,切莫傷了少主人。”白眉急得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流,這麽多年來,他一直跟在龍太子身邊,兩人之間有著很深厚的感情,如今看到龍太子命懸一線,內心就跟貓抓似的。

金定國一向心狠手辣,紹岩在他手裏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為了暫時穩住對方,劉萌、白如雪二人隻好收起兵器退了回來。

“金胖子,你到底怎樣才肯放人?”眼看紹岩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劉萌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金定國輕蔑笑道:“我剛剛已經說過了,我沒有想傷害紹先生的意思,怪就怪他得罪了我大哥,呆會兒隻要他在我大哥麵前磕個頭認個錯,我自然會派人送他回來。”

“你分明是想拖死紹公子。”白如雪指著金定國怒斥道。

“隨便你們怎麽想,這人我是必須要帶走,兄弟們,我們走。”金定國等人剛剛轉過身,四麵八方突然衝來百餘名官兵,為首的便是鄧炳堂手下張百戶,官兵們一個個劍拔弩張地將金定國等人團團圍住。

見有援兵到,白眉父女和劉萌等人倍感欣慰,金定國壓根就沒把張百戶放在眼裏,冷冷笑道:“原來是張百戶,怎麽?您不在府中好好保護鄧大人,怎麽有這閑功夫跑到這兒來湊熱鬧?”

張百戶笑道:“金爺能來這裏,就不興在下來麽?在下是奉了大人的命令前來保護紹先生,看在鄧大人的麵子上,還請金爺將紹先生交由在下。”

“人我自然會還,不過不是現在,要是張百戶不放心的話,可一路護送紹先生到丞相府。”

“金爺要是這麽說,那就別怪兄弟我不客氣了,來人,給我抓起來。”

隨著張百戶的一聲令下,官兵們掄刀朝金定國等人撲了過去,白如雪、劉萌二人也趕來幫忙。

張百戶的父親張憲當年是南梁朝廷的征西大將軍,一生征戰沙場屢建戰功,十年前,西楚進攻南梁邊境,張憲再次領兵西征,不料軍中出了奸細,梁軍傷亡慘重,不得不向南撤退,由於糧草不濟,路上又遭遇山賊伏擊,回到隨城時,張憲的身邊隻剩下六名武士,然而最後卻被朝廷以臨陣脫逃的罪名全部斬首示眾,而這一切的幕後操縱者便是奸相汪伯炎,張憲生前與鄧炳堂關係甚密,便將獨子張連托付於他。

五年後,汪伯炎勸說皇帝替張憲翻案,張憲看似得以沉冤得雪,實際上是汪伯炎的一項政治陰謀,這樣一來,一則讓天下人誤認為當今天子是一個出爾反爾、十惡不赦的暴君,二則借此機會籠絡人心,從而達到支手遮天的目的,正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張百戶立誌要殺掉汪伯炎為父親報仇雪恨,如今仇家見麵分外眼紅,

金定國等人武功雖好,卻也一拳難敵雙手,何況張百戶手下的那些官兵多半上過戰場,一個個驍勇善戰,不多久,金定國頓感寡不敵眾,隻好丟下紹岩,帶著他的手下狼狽而逃,張百戶念在他是汪伯炎的義子,便沒有派兵追堵。

劉萌讓人快馬加鞭請來了四方的名醫,卻無一人能解紹岩體內的蛇毒,隨著時間的過去,紹岩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白眉老淚縱橫地搖著紹岩的身上,“少主子,您別嚇唬小的,您倒是醒醒啊,您千萬不能有事,您要是有事,小的怎麽向老爺夫人交待啊?”

在外人麵前,白眉稱紹岩為少主人,稱皇帝皇後為老爺夫人,這麽做也是為了保護紹岩的生命安全,如今紹岩命在旦夕,白眉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去和他交換,畢竟事實擺在眼前,無法改變,紹岩隨時都有可能會死去。

“爹,少主人吉人自有天相,上天會保佑他的,您就別太傷心了。”白如雪走過去替父親擦拭眼淚,看著紹岩奄奄一息的樣子,這丫頭心理比誰都著急,倘若不是因為我,紹大哥就不會傷得這麽重,白如雪咬緊雙唇,眼圈有些泛紅。

“小二叔,您不能死啊,您怎麽忍心拋下我們哪?”哭聲由遠及近,眾人回來一看,隻見劉產哭哭啼啼的從外麵走進來,這廝一大早就出去逛集市,回到家才知道發生了這麽大的事,當得知紹岩被毒蛇咬傷命懸一線後,他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眾所周知,劉產喜好男色,打自紹岩進府的第一天開始,這家夥就被紹岩那英俊的外表深深吸引,盡管他也知道紹岩沒有這方麵的怪癖,卻又忍不住每天多看紹岩一眼。

“小二叔,您不要走啊,您還要給產兒講好多好多的故事呢,小二叔……,求求你快醒過來啊,嗚嗚……”

見劉產哭得這麽傷心,劉萌鼻間一陣辛酸,這丫頭比一般女孩都要堅強,硬是將眼淚咽到肚子裏,可一想到紹岩不久就要死去,劉萌傷感不已,這麽多天相處下來,鬧也鬧夠了,罵也罵夠了,說實話,紹岩有時候令自己非常討厭,甚至連殺了他的心都有,可是仔細想想,這家夥除了臉皮厚一點,嘴巴油一點外,倒也沒做出什麽令人發指的事,而且這段時間也沒少替父親打理生意上的事。

想到這裏,劉萌覺得自己有時確實太過驕橫,每次雙方鬧出矛盾,大都都是自己去招惹人家,紹岩天生皮厚,每次都以笑臉相對,劉萌越想越慚愧,暗暗地偷看著躺在床上的紹岩,閉上眼睛默默地向上天祈禱,希望年輕的小二叔能化險為夷。

“鄧大人到!”

就在大家感到一籌莫展之際,門外響起篤篤的腳步聲,原來張百戶在救出紹岩後,便迅速趕回鄧府將紹岩中毒的事情告訴鄧炳堂,鄧炳堂心急如焚,趕緊打著轎子趕了過來。

“參見鄧大人。”在場人跪地行禮。

都到了這個份上,鄧炳堂哪還在乎什麽禮節,立即跑到紹岩的床邊,見紹岩臉色煞白,呼吸微弱,鄧炳堂回過頭皺著眉頭道:“你們是怎麽搞的?為什麽不請大夫?”

劉萌忙道:“回大人的話,劉萌剛剛讓人請來了附近一帶的名醫,可是沒有一個人能醫治紹二叔的傷。”

“哼,一群沒用的飯桶。”鄧炳堂表情嚴肅,並對一旁的張百戶道:“張連,火速將紹先生送往府上。”

“遵命。”張百戶二話沒說,立刻走到床邊背起紹岩,白眉甚是驚訝,趕忙上前攔住了他,“你們這是要帶少主人到哪裏去?”

鄧炳堂告訴白眉,紹岩已經病入膏肓,再不及時醫治,恐怕連神仙都難救了,之所以將紹岩帶到府上,那是因為鄧炳堂的女兒鄧靈兒從小就喜歡鑽研醫書,早年曾跟藥王學過兩年醫術,傳說藥王常居深山,專治一些疑難雜症,甚至可以讓人起死回生,鄧靈兒天資聰明,短短兩年就學會了所有的本領,隻是這年頭女子不宜拋頭露麵,再加上鄧炳堂與其夫人錢氏的橫加阻攔,鄧靈兒這才放棄行醫救世的夢想。

在場人聽說紹岩還有救,不禁喜出望外,便跟隨鄧炳堂一同來到鄧府。

經過鄧靈兒的細心醫治,紹岩體內的毒素很快被清理幹淨,由於中毒太久,導致紹岩的肝髒受到影響,大腦神經也有些紊亂,故而紹岩這一睡就是三天。

三天過後,紹岩終於睜開雙眼,看著陌生的房間以及床前的文案,還有那古色古香的書架,而且還能聞到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你醒了?”

紹岩聽到耳邊響起一聲鶯聲燕語,便緩緩地側過身,一連躺了三天,紹岩覺得渾身都有些麻木了,這時,他感到有雙纖纖小手在拖著自己的背部,“你的傷剛剛好,不宜多動。”

那聲音尤如黃鶯出穀,好似餘音繞梁,聽起來特別的舒暢,紹岩沒看見那女子的臉,卻能感受到肯定又是個美女,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後福’也來得太快了吧,而且還是個豔福,這次穿越總算沒有白穿,一下子能夠見識這麽多的美女,看來老天對我還是不薄滴。

“紹先生,您覺得怎麽樣?還有哪裏不適?”

老子哪裏都不適,隻要你讓我看一眼,老子哪裏都爽,紹岩壞壞一笑,這家夥上學時為了看美女,飯都可以不吃。

紹岩琢磨著,這丫頭叫我紹先生,一定不是劉萌和白如雪那兩個丫頭,難道是春蘭,也不像啊,那丫頭哪有這麽好聽的聲音,難不成是府裏的其它丫頭?

見紹岩一直沒有回答,輕柔的聲音再次響起:“紹先生想必是喉嚨不舒服吧?”

“我”紹岩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心想這丫頭的聲音這麽好聽,聽著心情都會順暢許多,這麽嬌弱的小女子,老子這麽一吼可別人家嚇壞了,正想著,紹岩意識到那雙小手拿了一個枕頭枕在自己的脖子下麵,儂聲細語道:“紹先生,您這一躺就是三天,一定餓壞了吧?這是小女子為您配製的板洋根,有潤嗓子的功效,起來喝點吧。”

板洋根?我隻聽過板藍根,紹岩聽說自己躺了三天,著實大吃一驚,想不到那條毒蛇那麽厲害,差點要了老子的命,早知道這樣,老子早該捏死它。

聽這女子的語氣,倒有點像是個醫生,紹岩心想自己就算再無聊,也沒必要在醫生麵前裝病,便爽朗笑道:“姑娘,我喉嚨沒事,隻是剛剛有些不適應,對了,請問您是醫生嗎?”

“醫生?”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