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一章 尋釁滋事(2)

蛇蛇大哥,咱倆可說好了,我不動你也別動,咱可是好人,你要是餓了,等我下去後再給你弄點吃的,紹岩緊張得手心直冒汗,他還是第一次和這麽小的動物說話,以前在家被狗追,他也是用的這個辦法,結果那條狗很聽話的離開了,這條蛇似乎能聽懂他的話,搖搖腦袋,張開嘴巴吐吐舌頭,複又老老實實地趴在手背上。

見那條蛇乖巧的樣子倒挺可愛,紹岩頓時鬆了口氣,試著輕輕抬起左手甩掉那條蛇,那條蛇發現了他的‘不軌企圖’,張大嘴巴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紹岩痛得哇的一聲從牆上摔了下來,劉萌這時帶著一群丫環正好路過這裏,聽到聲音後,縱身飛了上去,白眉看到太子殿下從這麽高的地方栽下來,那還了得,趕緊讓白如雪去施救,在二女的幫助下,紹岩從半空中平安著落。

“多謝二位姑娘相救。”看到兩個美女舍身相救,紹岩心中一陣竊喜,就連手腕上的傷口都麻木了,白眉慌慌張張地走過來關切道:“少主人您沒事吧?”

“好在二位姑娘及時搭救,我已經沒事了。”紹岩邊說邊瞅著劉萌和白如雪,見這兩個丫頭的眼神中充滿了敵意,紹岩假咳兩聲,嘖嘖笑道:“二位姑娘輕功實在了得,下次有空,紹某一定要向二位討教一番,不知二位姑娘可否指點一二?”

兩個丫頭依然沒有說話,白眉看了看紹岩,無奈地搖搖頭,像是在說,殿下,別的事情小的尚且可以幫您,情感上的事還是您自己拿注定,恕小的幫不了您了。

見白眉識趣的走開,紹岩暗笑,怨天怨地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感情太過豐富,也不會鬧成今天這種局麵,前兩天剛剛得罪了劉萌,昨晚又救回了白如雪並且還帶回劉府,一前一後加在一起,很容易給外人造成誤會,紹岩一向自命不凡,但他覺得自己在這件事上處理得非常不當,早知道這樣,說什麽都不能將白如雪帶到劉府,正所謂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白姑娘,身體好些了嗎?”劉萌冷冷問道,她聽說白如雪服了司馬俊安放在茶裏的迷藥,故而一直昏迷不醒。

“好多了,謝謝大小姐關心。”

“應該的,你是白大叔的女兒,也是我們劉府的朋友。”劉萌接著爽朗笑道:“最重要您是小二叔請來的客人,瞧您剛剛那麽緊張,看來我這位小二叔還是沒有虧待你。”

紹岩從她的話裏麵聞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女人在吃醋的時候,說話喜歡陰陽怪氣,眼前這兩個女子也不例外,總是喜歡將口氣拉得很長,紹岩聽得心裏很不舒服。

白如雪見劉萌話中有話,明知故問道:“我不太明白劉大小姐的意思,這位紹公子是我們的主子,難道我救自己的主人也要姑娘批準嗎?”

劉萌悶哼一聲,少來跟本小姐裝模作樣,別以為本小姐不知道你在玩什麽花樣,你想和小二叔拉近關係,讓官府不再追究你的事,你想的美。

“劉大小姐還有什麽事嗎?要是沒事的話,小女子這就告辭了,恕不奉陪。”白如雪原本打算道聲謝謝再走,見劉萌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隨即手持寶劍轉身走去。

“白姑娘請留步!”話音剛落,劉萌飛快地走到白如雪的身前,笑著道:“記得上次比武,我輸給了姑娘,今天我想再與姑娘一見高低。”

劉萌這丫頭好勝心理特強,屬於那種不打敗對方誓不罷休的主,加上上次被白眉這麽一攪和,這丫頭心裏一直耿耿於懷,今天機會來了,哪能就此放過?

見這兩丫頭一會搞唇舌之戰,一會又是真槍實彈,紹岩與其在裏麵瞎摻和,還不如坐地觀戰,等到她們打累了也許就會想通了,對於那些喜歡強出風頭的人們來說,疲憊是最好的良藥。

麵對劉萌的公然挑戰,白如雪紅潤的臉蛋泛出一絲淺笑,“劉大小姐,我是不會與你交手的。”

“為什麽?”劉萌驚訝地問。

白如雪微微一笑,繼續往前走去,劉萌解下腰間的鞭子追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老管家匆匆來報,“大小姐,不好了,門外來了好多人,他們揚言要找紹先生,看樣子是來者不善啊。”

“找我?”紹岩吃驚的站起來,聽老管家說,對方個個身騎大刀,手持大刀,這年頭除了土匪和一些鏢局的武師外,誰還會有這些行頭,要說土匪,自從獨眼龍被抓後,附近一帶的寨子都被燒毀,唯有亂石崗還有個常峰寨,可是亂石崗距京城少說也有四十多裏,按理說他們不可能大白天趕到這麽地方來,至於這武師,那就更不可能了,紹岩到目前為止還沒見過什麽武師,好奇之餘,紹岩二話沒說,立即走了出去,白眉擔心對方對少主人不利,急忙與白如雪一起跟到門外,劉萌讓老管家召集府裏的家丁。

金定國領著十幾個手下堵在劉府門口,見裏麵突然衝出二三十個家丁,金定國哈哈大笑,這家夥的武功僅次於司馬俊,為人更是陰險狡詐,當年跟在汪伯炎身邊,不知殺了多少反對他們的義士,在許多人眼裏,金胖子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快叫紹岩出來。”金定國身邊的一名手下大聲叫囂道。

“不用叫了,我來了。”隨著一聲洪亮的嗓門,紹岩昂首挺胸從裏麵走出來,金定國細心打量了他一番,發覺他正是掌櫃口中的‘短發男子’,冷冷笑道:“你就是紹岩?”

“不錯,不知閣下怎麽稱呼,我們認識嗎?”紹岩見他體形顯胖,滿臉長滿了麻子,小小的眼睛眯成一條縫。

“以前是不認識,不過現在認識了,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金定國,人稱金胖子是也。”

“原來是金兄,你好你好。”紹岩用現代人的方式和他打招呼,金定國介紹完自己後,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指著紹岩惱羞成怒道:“姓紹的,我問你,我大哥是不是被你害的?”

“你大哥?敢問兄台的大哥是哪位?”紹岩費解道,在他一生當中就沒遇見過姓金的。

金定國拿出半支迷魂香扔到他麵前,紹岩恍然大悟,這半支香是他原先故意放在司馬俊的房間,隻怪自己當時走得時候太匆忙,到頭來還是留下蛛絲馬跡,再看馬背上的這位麻子臉,雖然生得醜陋,可與司馬俊比起來完全是兩種風格。

見紹岩一籌莫展地低著頭,金定國得意道:“怎麽?無話可說了不是?客棧掌櫃都已經招了,他說是你事先將他打暈,而後再化妝成店小二,如今人證物證俱在,我看你還有什麽好說,來人,把這侮辱朝廷命官的家夥抓起來。”

“慢著。”白眉義憤填膺地走出來,說道:“光憑一支迷香和他人的片麵之詞就隨便抓人,這未免也太牽強附會了吧?”

金定國見他長著一對白眉,心想這位一定就是義父口中的那位故人,便似笑非笑道:“老前輩想必就是白眉吧?”

“你認識我?”白眉驚異道。

“哦,不,隻是在江湖上略有耳聞而已。”金定國改口很快,白眉聽到自己的威名已經傳到了江湖,心裏美滋滋的,白如雪沒有父親那麽多心思,一心隻想著如何報答紹岩,要知道,昨天夜裏要不是紹岩,她早就被司馬俊給糟蹋了,她本想現在趕回去先將司馬俊的無恥行跡稟明師父,然後跟著父親一起護送紹岩回東林國,沒想到竟然趕上金定國前來尋釁滋事。

金定國很快把目光轉向劉萌和白如雪身上,尋思著紹岩這小子莫不是走了桃花運?身邊竟然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劉萌不屑道:“金定國,你口口聲聲說紹岩害了你家大哥,除了店掌櫃和那支迷香外,你還有什麽證據?”

“難道這些還不夠嗎?”

“當然不夠。”紹岩沉默片刻,便拿著那支迷香,不慌不忙地走上前道:“敢問這位金公子,那掌櫃可曾親眼所見那行凶之人?還有我手裏的這根迷香,其實這玩意兒很普通,聽金公子的語氣,怕是在江湖上闖過,那麽您一定會知道這個東西在一般黑市裏都能買到,如此說來,範圍可就廣了,您總不能因為這些含糊不清的東西而上門抓人吧,再說了,官府緝捕犯人尚有公文在身,而您恐怕……”

看著金定國的這身打扮,不是強盜也是幾個市井無賴,紹岩根本就沒放在眼裏。

所謂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金定國聽到紹岩這麽一說,頓時啞口無言,甚至連他邊上的人都覺得此事還需從長計議,金定國卻一意孤行,拔出大刀遠遠指著紹岩,怒道:“紹岩,你敢不敢與我公平決鬥一場?你要是贏了我,此事就此做罷,要是你輸了,可別我刀下無情。”

讓老子跟你打?你瘋了吧你,開什麽玩笑?紹岩還沒見過這麽不講理的,明明是自己有錯在先,卻非得把責任歸咎於別人身上,這打吧,就憑紹岩那點伎倆怎麽可能是金定金的對手,不打吧,對方絕不會死心。

“怎麽,你怕了?堂堂劉府的紹先生居然也有害怕的時候。”金定國仰天狂笑,那些溜須拍馬的手下也在邊上極力配合。

“我來跟你打。”

紹岩正埋著腦袋思索著怎麽應付金定國,白如雪挺身走了出來,明亮的雙眸中充滿了自信。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