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意外收獲(2)

紹岩的這種語氣還是從電視裏學來的,要想裝大爺,除了身上有幾個臭錢外,嗓門必須得大,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隻要你有錢,你就是爺爺,反之,趁早滾蛋。

店掌櫃見他如此蠻橫,著實有些驚慌,趕忙賠笑道:“這位爺請息怒,是這樣的,樓上的兩間廂房已被司馬大人包下了,樓下倒是還有一間,不知二位……”

紹岩想了想,樓下就樓下吧,我倒要看看司馬俊在搞什麽鬼?便付了房錢,與白眉一起來到那間廂房。

“殿下,咱們呆會兒還去鄧府嗎?”白眉坐在榻前問道,紹岩本來是想去找鄧炳堂借點人手,然而,司馬俊的突然出現著實讓他感到意外,他懷疑司馬俊和假銀票一案大有關聯,便打消了去鄧府的念頭,他相信憑自己和白眉的力量足以對付司馬俊。

見紹岩沒有回答,白眉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司馬俊開了兩個房間,說明雪兒現在很安全,我這個當爹的也就放心了。”

紹岩笑他想事情太於單純,到目前為止,紹岩還沒見過一隻不沾腥的貓,那白如雪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樣有模樣,是個男人都會動心,在他看來,司馬俊之所以包下兩個房間,其實就是為了掩人耳目。

“白眉大哥,我跟司馬俊打過幾次交道,我比你更了解他,這家夥沒你想像的那麽簡單,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和你打堵。”

白眉平常最喜歡打賭,但在這種情況下,他決不會用女兒的終身幸福開玩笑,這老家夥還不至於笨到那個地步。

聽到紹岩這麽一說,白眉不禁捏了把汗,心想殿下說得很對,這年頭誰會把色狼兩個字寫在臉上,如雪還年輕,萬一被司馬俊的花言巧語給騙了,那這輩子不就毀了,白眉越想越害怕,忙問道:“殿下,那我們現在該怎麽辦?要不讓小的上樓把這個畜牲打發走。”

紹岩笑著說:“我可以批準你上去,但是你上去之後又能怎麽辦?司馬俊的武功你又不是沒見識過,恐怕我們倆個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還有你那寶貝女兒,她會相信你的話嗎?她肯定會把你當成一個瘋子,再說,你這麽貿然的衝過去,人家不告你私闖民宅都算好了。”

白眉覺得紹岩分析的有道理,可是他實在不放心讓女兒和司馬俊呆在一起。

見白眉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紹岩訕訕笑道:“白眉大哥,你也用不著過分擔心,就算你不說,我也會救那姑娘。”

白眉擦亮眼睛,興高采烈的道:“多謝太子殿下,殿下若是能救出小女,小的來生為您當牛做馬,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鍋也再所不辭。”

紹岩這是第二次聽到這句話,當日在亂石崗救蓮兒,蓮兒的母親程楊氏也是這麽說,什麽當牛做馬,上刀山下油鍋的,老子到哪都是活雪峰一個。

第一次解救蓮兒,紹岩喬裝成梅姐混入山寨,這一次他讓白眉找來一件店小二的衣裳,紹岩換上店小二的衣服後顯得格外精神。

夜幕悄悄降臨,客棧內的燈籠高高升起,紹岩提著一壺熱茶,躡手躡腳地摸到了樓上,這時,隻聽迎麵傳來一個輕微的腳步聲,紹岩遠遠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那身影四下看了看,紹岩趕緊躲在一個拐角處,那身影見四周空無一人,這才鬼鬼祟祟的推開一扇房門。

‘嘎’,房門被反掩上了,紹岩迅速跟了過去,憑著以往看古裝片的經驗,他將食指沾上點吐沫,然後小心翼翼地劃破窗戶紙,放眼望去,房間的麵積不是很大,陳設也非常簡單,除了中間擺著一張桌子外,隻有一張床。

透著微弱的燈光,紹岩發現床上躺著一名女子,定眼一看,不禁大吃一驚,那不是白如雪嗎?潔白的肌膚,姣好的身材,最明顯的就是臉上那道月牙傷疤,這丫頭雙眼緊閉,看上去睡得很香,就在這時,隻見司馬俊手裏拿著一個小瓶子,笑眯眯地走到床邊,兩隻眼睛貪婪地盯在白如雪那對隆起的胸脯上。

“臭丫頭,讓你辦點事,還跟我討價還價,本大爺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言畢,司馬俊將小瓶子放到枕頭邊,緩緩地將手移到白如雪的臉上,再到身上……,看著白如雪豐滿的身材,司馬俊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從他那雙饑渴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這家夥最近這段時間的性-生活過得相當不好。

見司馬俊伸手去解開白如雪的衣帶,紹岩意識到要是再不出手,白如雪必然被這家夥給糟蹋了,於是從懷裏拿出一根火腿腸形狀的東西,這玩意兒叫迷魂香,自從上次劉產用它來迷倒自己,紹岩就一直將它收藏在身上,如今終於派上了用場,紹岩悄悄地取下一個燈籠,點燃那根迷香後,便伸手去敲房門。

“這麽晚了,誰呀?”房間內傳來司馬俊不屑的聲音。

“司馬大人,小的是特地給您送茶來的。”

“進來。”

紹岩將迷香握在手心,輕輕地推開房門,司馬俊坐在床邊,假裝替白如雪蓋被子,紹岩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床上那尊美麗的胴體,嫩白的臉蛋透著一絲紅潤,薄薄的紅唇似張非張,尤其是那豐滿的胸脯以及渾圓的臀部,看著實在叫人想入非非,就算是傳說中的睡美人也不過如此。

紹岩換上一身裝束,司馬俊愣是沒察覺,隻是好奇看了看紹岩,漫不經心地問道:“怎麽以前沒見過你,是新來的吧?”

“是的,司馬大人。”紹岩很謹慎地點點頭,司馬俊見他一直盯著白如雪看,橫眉怒目道:“看什麽看?一點規矩都不懂,還不快給我滾出去。”

“是是是,小人這就走,這就走。”紹岩表麵上極力巴結,暗自冷笑道,狗日的在老子麵前,老子呆會兒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臨離開時,紹岩趁司馬俊不注意,偷偷地將迷魂香丟在桌底下,司馬俊見房門被關上,再次伸出罪惡之手,這時,房門再次被推開了,紹岩厚著臉皮走了進來,司馬俊氣急敗壞道:“你怎麽不敲門就進來了?掌櫃沒教你這些嗎?”

誰都不希望這個時候被別人打擾,紹岩能體會到司馬俊此刻心裏一定非常鬱悶,慌忙上前賠笑道:“司馬大人勿怪,小人剛來不久,經常會走錯房間。”

司馬俊倍感掃興,內心責怪掌櫃用人不當,什麽人不好用,偏偏用這種傻瓜型的,反過來一想,樓上總共就兩個房間,要是這家夥再走錯,那我的好事豈不是又被攪和了,為免再次被人打擾,司馬俊將桌子靠在門邊上,這樣一來,任誰都無法推開那扇門。

躲在門外的紹岩捂著嘴巴笑了起來,大約一分鍾都不到,隻聽‘咣當’一聲,紹岩捅破窗戶紙一看,隻見司馬俊像一攤泥似的躺在地上,紹岩這才推開房門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他娘的,你不是很牛-逼嗎?有本事跟老子再叫一個,我日你奶奶,每當想起司馬俊之前的所作所為,紹岩心裏就來氣,狠狠地給他幾腳,總算是出了口惡氣。

踢也踢了,罵也罵了,紹岩隻知道挨打的滋味不好受,原來打人也這麽累,稍作調整後,他悄悄地來到床邊,熟睡中的白如雪越發動人,紹岩看得直咽口水,便將嘴巴湊到白如雪的雙唇間,正要親下去,誰知白眉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身後,紹岩失望地抬起頭。

白眉笑著道:“殿下,照您的吩咐,一切已經就緒。”

“嗯,白眉大哥辦事就是讓人放心。”紹岩的這句話純粹是一句馬屁,就當是作為對他女兒的‘補償’。

白眉看到床上的白如雪,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在得知女兒差點被司馬俊糟蹋後,白眉對著司馬俊又是狠狠踢了幾腳,而後連夜將白如雪帶回劉府。

第二天清晨,人們發現客棧的樓下掛著一個赤身裸-體的男子,後背上還寫著一行大字,‘這是一頭狼,到處耍流氓,勸君莫靠近,狗急會發狂。’

路人都被這奇景所吸引,一個個不約而同的停下腳步,因此客棧門口人越聚越多,有人曾讚美那首打油詩確實是一首好詩,不僅押韻而且給那些采花賊予以沉重的打擊,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女孩子再也不用擔心半夜在路上被人擄走。

眾人指著那名男子議論紛紛,一個個私下裏猜測那名男子的身份,這時,城樓方向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沒過多久,迎麵走來十幾個身騎大馬的壯漢,位於最前麵那人顯然是這些人的老大,隻見他腰間挎刀,體形微胖,並且臉上長滿了麻子,一雙深邃的眼睛顯出一絲困意。

隊伍在離客棧不遠處停下,領頭那漢子讓人去打聽前麵為何如此熱鬧,來人慌慌張張地回報道:“金爺,不好了,俊爺被掛在客棧門口。”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