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五章 緝捕嫌犯(2)

“既然你這麽執迷不悟,那就休怪本姑娘不客氣。”見那女子非但沒有一絲的悔意,反倒這般理直氣壯,劉萌不想再與她白費口舌,掄起鞭子朝她劈來。

那女子快速閃身,同時拔出寶劍相迎,劉萌身手敏捷,擅使一手的好鞭子,隻聽‘啪嗒,啪嗒……’幾聲,那女子一不小心,肩膀上吃了一鞭,劉萌也沒占到便宜,袖口處讓對方的劍給劃了一個小口子,二人一直相持不下,連續三個回合下來,絲毫未見輸贏。

之前那些被衝散的老百姓聽到這邊的動靜,紛紛都趕來圍觀,這年頭看戲要買票,難得能看場免費的街道鬥毆,一個比一個開心,個別幾個好心人會在邊上用口頭的方式勸架,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紛紛在邊上助威呐喊,打,打,打死她,打死她……,紹岩望著那一張張醜惡的嘴臉,無奈地搖搖頭,不由得想起了原始社會裏的類人猿,不難看出,這些叫囂的人們都是些未能進化完整的禽獸。

劉萌和那女子各使輕功,時而飛簷走壁,時而半空落下,看得紹岩一陣眩暈,雖然從小沒少看武俠片,不過那時候都是隔了層玻璃,麵對眼前這麽真實的畫麵,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盡管如此,他還是很不喜歡這種廝打的場麵,相比之下,他身邊的白眉的情緒比在場任何人都激動,動不動一拍大腿,大叫一聲:“怎麽搞的?應該攻她下盤。”

“怎麽這麽笨呢?踢她下麵有什麽用?應該攻她後背。”

“唉呀,都說過多少遍了,應該主動進攻,怎麽能被動防守呢?”

我日,你他娘的看足球比賽呢!說得這麽好,有本事自己上啊,紹岩最討厭他這種紙上談兵的人,白眉意識到自己一時失態,竟然忘記了紹岩的存在,慚愧地摸摸後腦勺,訕訕一笑,隨口問道:“少主人,看眼下這架勢,您覺得哪個會羸?”

紹岩不想回答這麽無聊的問題,如果非得做出選擇的話,他寧願看到這兩個丫頭兩敗俱傷,也不希望看到任何一方有事,他這輩子不會打女人,更不想看到女人們打架。

白眉見他沒有說話,接著說道:“少主人,你從小就喜歡和小的打賭,你那時候最喜歡耍賴,每次都是小的讓著您,今天我們倆何不再賭一把。”

“怎麽個賭法?”

“我們以一百兩銀子為賭注,賭她們倆誰會贏。”白眉很自信地嘿嘿一笑,“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劉大小姐是贏定了,所以我壓劉大小姐羸,少主你呢?”

白眉天生好賭,紹岩略有耳聞,這家夥年輕的時候輸得傾家蕩產,後來擔任太子少傅,月俸一下子長了不少,可每個月都被他輸得一幹二淨,據可靠消息,白眉早年那位相好之所以選擇出家,多半原因就是因為這家夥太賭癮成狂。

紹岩在吃喝嫖賭方麵,前三樣都拿手,最不感興趣的便是賭博,今天羸進明天輸出,無非就是轉了個手,轉來轉去還是那點錢,太沒意思了,不過,為了滿足白眉的賭癮,他也隻好硬著頭皮答應了,並押那女子贏,反正輸贏都不用老子掏錢,怕什麽。

白眉兩手一合,大聲喊道:“少主人下注一百兩,壓劉大小姐輸。”

聲音一出,全場轟動,所有的目光一齊射了過來,紹岩心想這白眉是不是瘋了?有必要這麽大聲嗎?忙道:“白眉大哥,我什麽時候這麽說過?”

白眉笑著說:“少主人,是您說要押那姑娘勝,小的隻不過是把話反過來說而已。”

紹岩頓時啞口無言,他實在太低估了白眉的卑鄙程度,可能有一半原因是受自己影響,可這老家夥也太不仗義了吧?這話放到別人那裏還好,要是讓劉萌聽到,那我不是騎虎難下嗎?果不其然,白眉的話喊出去之後,劉萌惱羞成怒地回過頭,深邃的目光如同火矩般瞪著紹岩,恨不得一口將他給活吞下去,然而,劉萌的一時走神給那女子以可乘之機,那女子搶上前去,揮劍架在劉萌的脖子上,輕蔑笑道:“劉大小姐,你輸了。”

劉萌雖然不甘心就這麽認輸,但對方的劍已經在自己的脖子上,常言道兵不厭詐,況且劉家在京城一帶有頭有臉,劉萌是個聰明的女孩,就算心裏不服,也不好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表露出來,坦然說道:“我輸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我為什麽要殺你?”那女子冷冷一笑,邊說邊收起了寶劍。

“你不殺我,我早晚有一天會親手抓到你。”劉萌的態度依然那麽強硬。

那女子嫣然笑道:“那我隨時恭候劉大小姐的大駕。”在打鬥過程中,她才知道對方是堂堂第一富商劉富舉的女兒。

紹岩看到二人相安無事,心裏頓感踏實,女孩子嘛就應該和睦相處,打打殺殺的事情應該由我們這些男人來做。

那女子回頭看著紹岩,微微笑道:“托公子的吉言,小女子在此謝謝公子。”

‘謝謝’這兩個字對紹岩來說純粹是一種打擊,本來好心好意成全白眉的賭癮,到頭來被這老家夥給陰了,好你個白眉,竟敢連你主子都敢戲弄,要是讓我逮到機會,看我怎麽修理你!

劉萌聽到那女子向紹岩道謝,氣得咬牙切齒,如果不是有票販子這件事,她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們早就事先串通好了的。

就在這時,街道外圍突然衝來一大隊官兵,為首的是一個瘦瘦的大個子,那些圍觀的百姓紛紛往邊上退去,那些官兵顯然是衝著那女子而來,一個個張弓搭箭將她圍在中央,大個子頭目走到紹岩身邊,畢恭畢敬地作揖道:“屬下張連奉鄧大人之命前來抓捕票販子。”

這位名叫張連的人是鄧炳堂手下的一個百戶,紹岩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盼到士兵出現,白眉卻有些不樂意,他悄悄地從懷裏拿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遞給紹岩,“少主人,這是小人輸給您的那一百兩,請您收下。”

紹岩以為他是有意取笑,他媽的,都什麽時候了,還跟老子玩這出?你丫丫的有毛病吧。紹岩此刻隻想早點把那女子帶回去審問,哪還有心思和這老家夥開玩笑,白眉厚著臉皮再次把銀票遞到他跟前。

“我說你煩不煩?”要不是念在這老家夥對自己一片忠誠,紹岩早就衝過去給他一巴掌了,白眉賠笑道:“少主子,願賭就要服輸,銀票無罪。”

銀票無罪?廢話,銀票當然無罪,你當我傻啊,紹岩眉頭緊鎖的低著頭,這才發現那張銀票上麵寫著一行小字,‘此女絕非票販子,請少主人將此女放行,兩天後案情方可水落石出。’

紹岩為之一愣,白眉朝他眨眨眼睛,示意他照著上麵說的去做,這老家夥在搞什麽鬼?他是怎麽知道的?

“來人,給我把這票販子抓起來!”張百戶一聲令下,官兵們沿著四麵八方向那女子逼近,縱然那女子武功再好,也難逃重重的包圍圈,隻要她往前邁出一步,所有的箭將會無情的射向她。

白眉拉了拉紹岩的衣角,悄聲道:“殿下,請您趕快讓他們住手,相信小的絕對沒錯。”

紹岩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在撒謊,心想這老家夥一定知道些什麽,於是大喝一聲:“慢著,我還有話要說。”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