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 鋃鐺入獄

紹岩雖然沒有回頭,卻已經聽出司馬俊的聲音,不禁驚出一身冷汗,日,這家夥跟我有過節,假銀票本身是個鬧劇,可要真的落在他手裏,那我豈不是廁所裏點頭——找屎。

隨著身後的腳步聲一步步向自己靠近,紹岩的心跳開始加速……

司馬俊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腳步,隨手揪起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乞丐,問道:“你說,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小乞丐搖搖頭,司馬俊一腳將他踢到邊上,小乞丐當即雙手捧著胸口,嘴裏吐出一大口鮮血,在場人敢怒不敢言。

“你們知道這是什麽地方嗎?”見沒有人敢吭聲,司馬俊把嗓門提到最高,“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在天子腳下撒野,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

這時,一名乞丐偷偷地把銀票往袖子裏塞,不料被司馬俊看在眼裏,怒道:“那是什麽東西?拿過來給我看看。”

那名乞丐不由分說,拿起銀票就往嘴裏塞,司馬俊命士兵撬開他的嘴巴。

“大人,是張銀票。”士兵們將那張濕濕的銀票遞到司馬俊手裏,司馬俊不慌不忙拿起一看,臉色不由得一愣,“這是張假銀票。”

“來人,給我搜。”

不一會兒,士兵們從他們身上搜出所有的假銀票,疊加一起共計一千兩之多,司馬俊覺得此事非同小可,便跑到轎子邊上請示轎中之人,隻聽轎子裏傳來一句不冷不熱的話,“這麽點小事還需要來問我麽?對付幾個刁民還要我教嗎?”

“屬下明白。”司馬俊轉過頭來,對著那些乞丐喝斥道:“大膽刁民,竟敢到處散發假銀票,快說,你們是受何人所指使?”

這些乞丐都是劉府的忠仆,就算把他們打死,都不會自報家門。

“都不肯說是麽?那本將軍就打得你們說為止。”司馬俊一聲令下,士兵們撿起地上的棍子,狠狠地鞭打在那些乞丐的身上,下手極重,甚至連抱小孩的婦女都不放過,嬰兒放聲大哭。

聽到眾人撕心裂肺的嚎叫,紹岩覺得很不安,聲聲如針紮般刺進他的內心,司馬俊這麽做無非是想逼出幕後‘真凶’,隻要沒有人肯站出來承認,劉府的下人很有可能被活活打死,說來說去,都怪這個劉萌,什麽玩笑不好開,偏偏開這種賠命的玩笑。

人命關天的事可不是鬧著玩的,再這麽打下去,這些人非死即殘,與其這麽躲著,還不如直接把事情講明,為了挽回這麽多條性命,紹岩管不了這麽多了,就算是死路一條,他也要堵上一把,便悄然轉過身,拱手笑道:“司馬兄,別來無恙,小弟在此有理了。”

司馬俊大吃一驚,結巴道:“紹……紹岩,是你?”

紹岩滿臉帶著笑意,指著那些傷痕累累的乞丐們,坦然笑道:“請司馬兄不要為難他們,這些銀票是我給他們的。”

司馬俊一聽,趕緊讓手下人停下手中的棍子,對著紹岩冷冷笑道:“紹先生,這可不是玩笑,私印假銀票乃是死罪,你就不怕殺頭嗎?”

“殺頭?”紹岩哈哈大笑,“司馬兄在開玩笑吧,不錯,紹某承認這些銀票確實出自本人之手,不過絕非銀票,而是一些專門燒給死人的冥幣。”

“冥幣?”司馬俊倍感詫異,乞丐們百思不解,明明是大小姐準備的假銀票,怎麽突然間就成了冥幣了?

紹岩歎道:“哎,當今天下,三國鼎力,我南梁乃中原泱泱大國,不料卻常年遭受東吳、西楚的攻伐,百姓田地連年失收,很多人因此無家可歸,親人們死的死,傷的傷,紹某方才給他們冥幣,希望他們能夠用來祭奠死去的親人。”

司馬俊哼了一聲,“笑話,區區幾張冥幣又有何用?這些叫花子還不是照樣得餓死,我說紹兄啊,您就別當我是三歲小孩了,我沒心思聽你編故事,還是趕快說你為什麽要製造假銀票吧?”

紹岩又是一歎,“司馬兄此言差矣!紹某對死人尚且如此,又怎會不顧及活著的生命?來此之前,紹某已經和劉先生商議過救濟難民一事,由劉先生出麵開展一次募捐活動,專門救濟那無家可歸的朋友,不錯,區區幾張冥幣的確難登大雅之堂,不過卻比那些整日自以為是、狐假虎威、欺壓百姓的畜牲要強上百倍,司馬兄,您覺得我說得對嗎?”

司馬俊見他把自己比成畜牲,氣得臉色通紅,立即拔出腰間的佩刀,紹岩記得從小就聽伯父說過,畜牲是不知道生氣的,就算有氣也得忍著,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司馬俊連畜牲都不如。

“妙,實在是妙,好一副靈牙利牙啊。”

話音剛落,士兵身後的轎子內走出一位頭發半白,身穿青色官服,頭戴烏紗帽的老頭,老家夥看上去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他邊捋捋下巴的胡須,邊走到紹岩的麵前,笑著問:“閣下一定就是紹岩紹先生吧?”

“您是?”紹岩好奇地看著他。

“下官汪伯炎。”

汪伯炎?紹岩恍然一怔,他記得以前聽月桂公主說過,說汪伯炎是個把持朝政、殘害忠良的大奸臣,可是他再怎麽看,也無法將眼前這位語氣平和的老頭和奸臣聯係在一起。

“紹岩,你好大的膽子,見了丞相大人還不下跪?”司馬俊的一聲吆喝,著實讓紹岩嚇了一大跳,我跪你娘個大西瓜,日不死你個狗日的,哪涼快哪呆著去。

“老夫聽說閣下是劉先生的門人,失敬失敬!”汪伯炎最習慣的動作就是捋胡子。

“紹岩今日能有幸得遇丞相大人,幸會幸會!”說完場麵上的話,接下來正式切入主題,“丞相大人,關於假銀票這事,它……”

“紹先生稍安勿燥!”汪伯炎打斷他的話,然後從司馬俊手裏拿了一張銀票,仔細查驗一番,眉頭微微一皺,“不錯,這些銀票絕非出自官府。”

紹岩帶著試探的口吻問:“要是我說這些銀票不是我的,您會相信嗎?”

“這……”汪伯炎臉色有些掛不住,笑著說:“紹先生是劉先生的人,老夫自當深信不已,可此事非同小可,若是不查個水落石出,恐怕難以堵住悠悠眾口,要是朝廷那邊怪罪下來,我們可擔當不起啊,這樣吧,請紹先生跟我們回趟官府再作細議。”

“回趟官府?不用了吧?”紹岩聽到‘官府’二字,馬上聯想到監獄,而且牆上還掛著許許多多的刑具,換作別人還好說,偏偏又是司馬俊這個王八蛋,這家夥肯定會把自己往死裏整,。

“其實老夫這麽做無非是想還紹先生一個清白,莫非紹先生對老夫還有疑問?”見紹岩猶豫不決,汪伯炎補充說道。

“當然不是,隻是……”

一個人的清白雖然很重要,但是生命更重要,做牢可不是件小事,進去容易出來難,除非後台很硬,進去蹲個一兩天就出來,紹岩想了想,不由得想到了劉富舉,眼下也隻有他能保自己, 於是說道:“我看我還是先和大哥打個招呼,免得他擔心。”

“那就由不得你了,給我拿下。”說話間,司馬俊帶著士兵走到他跟前,士兵們拿起繩子就往他身上套。

“不得無禮!”汪伯炎把臉一橫,司馬俊等人這才規規矩矩地退下。

“手下人不懂規矩,都怪老夫平日管教不周,還請紹先生見諒!”

“哪裏哪裏?您老太客氣了,既然這樣,那我就跟你去趟衙門,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紹某又何懼之有?不過紹某有個條件。”

“紹先生請說。”

“可否先放了那些乞丐?”

汪伯炎打出一個手勢,士兵們全部撤了回來,乞丐們相互攙扶離開現場。

按照律法規定,所有人犯罪嫌疑人在受審之前,身上必須要綁上鐵鏈,就在兩名士兵拿著鐵鏈向紹岩逼近的時候,紹岩靈機一動,捧著肚子猛地坐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哇,不行不行,汪大人,紹某怕是去不了府上了。”

“紹先生,您這是怎麽了?”汪伯炎甚是驚訝。

“哎呀, 肚子痛得不行。”紹岩手捂著腹部,坐在地上直喊肚子疼,司馬俊氣洶洶地說:“紹岩,本將軍警告你,你少在那兒耍花樣。”

“司馬兄,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能耍什麽花樣?就算我想耍花樣,不是還有你們這麽多人看著嗎?紹某隻是肚子痛得難受,怕是……怕是走不了了。”

汪伯炎猶豫片刻,說道:“這樣吧,紹先生您坐老夫的轎子。”司馬俊急忙出來阻攔,“大人,這小子詭計多端,別上他的當。”

汪伯炎瞪了他一眼,“劉先生的弟弟也就是我的朋友,來人,快扶紹先生上轎。”

“這……這不太好吧?”紹岩裝著勉為其難的樣子。

“紹先生說這話就太見外了,老夫與劉先生素來交情深厚,今日與您更是一見如故,再說了,不就是一輛轎子嘛,您又何必介懷呢?”

誰跟你介懷?放著有轎子不坐,你當我白癡啊?紹岩不屑地翻了翻眼珠子,惺惺作態地說:“既是如此,紹某恭敬不如從命。”然後迫不及待地鑽入轎中。

“起轎!”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