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搭救貧女(1)

二人走著走著便來到了山頂,站在頂峰朝下望去,下麵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深穀,並且還隱隱約約冒著一股霧氣,鄭月桂不禁嚇出一身冷汗,因為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離開皇宮半步,更別說是站在這麽高的地方。

相比之下,紹岩從小就生活在山區,所以對於崎嶇的山脈並不陌生,不過他並沒有勇往直前地蹦到對麵的山頭,而是胡亂轉著眼珠子,臉頰和額頭上直冒汗。

說實話,他不敢正視對麵的山峰,媽的,是人誰不怕死,可是,天生好麵子的他又不好在女人麵前丟臉,尤其是像鄭月桂這麽傾國傾城的大美女,想到了這裏,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暗自賭上一口氣,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誰替我入地獄我賞他十萬。

都說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他多麽希望在這個時候能有救星出現,就像武俠片裏的狗血情節一樣,每到關鍵時刻都會有高人相助,這樣一來,他便用不著在美女麵前打腫臉充胖子了。

正當他夾緊著顫抖的雙腿,期待著‘大俠’出現的時候,身後的鄭月桂盈盈上前,輕聲說道:“紹公子,我看還是算了,前麵既有斷涯擋道,我們隻好另覓出路了。”

“不行,我們好不容易爬上山頂,千萬不能放棄,堅持才會勝利,看我的。”紹岩仿佛一下子受到了莫大的鼓勵,隨即提起褲腿,閉上雙眼使勁一蹬腳,隻聽‘唰’的一聲,整個身體瞬間‘飛’到了對麵山峰,鄭月桂見他平安無事,頓時鬆了口氣。

紹岩站在對麵山峰說道:“公主,快跳過來。”

“紹公子,我……”鄭月桂的俏臉上顯得無比緊張,支支吾吾道:“我還是不跳了吧?”

紹岩張開雙臂,豁朗笑道:“別怕,有我呢,你隻要閉上眼睛,往前輕輕這麽一跨,剩下的就交給我了,我會拉著你的。”

“可……可是……”

“別再可是了,聽我的,邁出一小步,成功一大步,剛才我和你一樣也很害怕,其實那都是不自信的表現,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行。”

“真的嗎?”鄭月桂聽到他的鼓勵,已然沒有之前那麽緊張,便鼓起勇氣,緩緩走到涯邊,緊閉雙目,猛地將身體送了出去,從古至今,女子的體力天生不及男人,尤其是她這種常居宮中的金枝玉葉,即便跳到了對麵山峰,由於心理緊張,一不小心整個身體往邊上斜了過去,差一點從上麵摔了下來,幸好紹岩及時用手摟住她的細腰。

待鄭月桂緩過神來,發現自己被一雙強有力的臂膀緊緊摟在懷裏時,粉嫩的小臉上頓時飄起一片紅霞,羞澀難當地說:“公……公子,你……你的……手。”

“噢,對……對不起!”紹岩這才反應過來,慌忙鬆開搭在她胸前的胳膊,鄭月桂掩飾住內心的羞愧,掬手道謝,“公子又救了月桂一命,月桂在此謝謝公子的救命之恩。”

“嗬嗬,舉手之勞而已。”紹岩憨笑道,鄭月桂見他的樣子甚是可愛,不禁掩唇一笑,悄悄看了紹岩一眼,這是她第一次看清他的臉,短發,濃密的眉毛下鑲著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黝黑的臉蛋顯得格外精神,渾身透著一股質樸的氣息。

紹岩發現她盯著自己看,以前他總覺得自己臉皮夠厚,可不知為什麽,此刻卻變得很靦腆,摸著腦門,嘿嘿笑道:“公主在看什麽呢?我臉上很髒嗎?”

“哦,不……”鄭月桂俏臉微紅,趕忙收起近似癡迷的眼神,一顆火熱的芳心悄然暗許,“紹公子,您以後就別叫我公主了,叫我月桂就行了。”

紹岩知道她這是故意緩解內心的緊張,便爽快地點點頭,“那好吧,反正我也不喜歡你們古代的這些禮節,動不動就叩頭行禮的,不過你再怎麽說也是金枝玉葉,這樣吧,以後在民間,我就叫你名字,在宮裏麵,我還是稱你公主,怎麽樣?”

“嗯,就依公子所言。”鄭月桂抿嘴一笑。

“那你以後也別喊我公子了,‘公子’這兩個字聽著實在有些不習慣,叫我紹岩好了。”

“好的,紹公子。”鄭月桂一時忘記改口,慚愧地笑了起來。

拋開那些所謂的繁文縟節後,二人不僅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而且還可以敞開心扉暢所欲言,很快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一路上,二人有說有笑,不知不覺踏入了一處僻靜的荒郊,滿地都是亂七八糟的石頭,故名為亂石崗,據路牌上顯示,此處距京城還有二十多裏,眼看落日即將拉下帷幕,依照他們目前的速度,估計天黑前很難到達京城,於是二人決定先找戶人家借宿一晚,等到天一亮再趕路。

亂石崗地處偏僻,人煙稀少,二人費了好大勁才找到一戶人家,那是一間破舊的茅草屋,院子用柵欄圍起來,紹岩小心翼翼地推開用竹子編織的院門,隻聽屋內有人哭泣的聲音,二人走近一看,原來是一位老婦人正靠在門邊上綴泣,那婦人五十多歲,滿頭的白發淩亂不堪,房間的地上一片狼藉,家中稍微值錢的東西早已被洗劫一空,隻剩下些鍋碗和幾張破凳子。

鄭月桂是個細心的姑娘,上前輕聲問道:“這位大娘為何一人坐在此哭泣,到底發生什麽事了?”

老婦人見有生人來此,神情有些不安,趕忙擦擦眼淚,身體微微後傾,紹岩說道:“大娘別怕,我和這位姑娘剛巧從這路過,本想在您這裏借宿一宿,沒想到您這裏……”

老婦人倍加傷心地哭了起來,鄭月桂急忙拿出手絹遞給她,那婦人一見那繡著龍鳳呈祥的手帕,立即停止哭泣,驚奇地抬起頭看著鄭月桂,“姑娘,您是大戶人家的千金?”

“嗯!”鄭月桂微微一笑,在封建社會裏,一般隻有富家千金才會帶著手帕,而且上麵的圖案也很講究,普通人家的千金,手帕上畫的是山水,要麽就是單純的鳥獸,像龍鳳呈祥、鴛鴦戲水、雙龍戲珠等等成對出現的圖案,通常都是官員的女兒。

老婦人得知對方身份尊貴,這才放心地向二人講述自己的遭遇,她本家姓陳,夫家姓楊,故稱陳楊氏,先夫早逝,這麽多年以來,陳楊氏一直與女兒蓮兒相依為命,就在上個月,陳楊氏患上風寒,蓮兒是個孝順的姑娘,每天背著母親到十裏外的小鎮上去看大夫,大山裏的人家本來就不富裕,陳楊氏這一病就是一個月,花光了家裏僅存的一點積蓄,而那些錢是她為女兒準備的嫁妝,為了這個家,蓮兒白天上山砍柴,換些糧食,晚上替人縫補衣服,可是,盡管她再怎麽努力也隻能維持短暫的生計。

在蓮兒的照顧下,陳楊氏的病情漸漸有所好轉,她記得很清楚,今天一大早,蓮兒早早地爬起來,坐在院內劈柴,忽然門外闖入一夥人,個個手裏拿著刀,母女倆一看是附近的山賊,嚇得抱成一團,為首的是一個獨眼龍,他二話沒說,強行讓人從老太太身邊搶走了蓮兒,那些手下在臨走之前,將家裏稍微值點錢的東西全部拿走……

說到了這裏,陳楊氏傷心地掉下眼淚。

山賊搶女人,紹岩以前在電視中沒少見,無非就是抓過去做什麽壓寨夫人,聽陳楊氏的語氣,似乎這夥山賊非同一般,常年占據亂石崗,不僅人數眾多,而且後台很硬,據說前段時間曾有大批官兵過來圍剿過,可後來不知為何又死灰複燃,鄭月桂也覺得事有蹊蹺,剿匪一事說大不大,但也絕非小事,何況又是發生在天子腳下,皇兄絕不會坐視不理,看這情形,隻怕連當今皇上都被蒙在股裏。

陳楊氏見他們二人都不說話,以為求助無望,便一頭撞向門檻,幸好鄭月桂及時拉住她,紹岩未作任何反應,兩隻眼睛時不時地盯著鄭月桂,鄭月桂臉色羞紅,忙說:“紹大哥,大娘就這麽一個女兒,我們就幫幫她吧。‘

“幫,當然要幫。”紹岩胸有成竹地說,陳楊氏倍感欣喜,忙問:“公子,您真的願意冒這個險?要是您能救出蓮兒,老太婆我下輩子一定給您當牛做馬,來報答您的大恩大德。”

紹岩微微一笑:“那倒不必。”

做這點小事就要向人家索要報酬,那可不是他的風格,雖說此去路途凶險,很有可能九死一生,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況且在他的心裏已經想出一個妙計。

陳楊氏跑到院子拿來一把柴刀給他用來防身,紹岩哈哈大笑,“大娘您太小看我了,一個大姑娘家帶著刀成何體統?”

“大姑娘家?”陳楊氏有些吃驚,鄭月桂也感到不解,紹岩讓陳楊氏找來一件女人的衣服,陳楊氏隨即拿出一件蓮兒的藍色衣裳交到他手裏。

次日天亮,紹岩換上蓮兒的衣服,雖然小了點,但這小子身材較好,化了妝後的他搖身變成了一個嬌豔的美婦人,陳楊氏和鄭月桂聽到他的計劃後,頓時笑得合不攏嘴。

這回他所扮演的角色是一個從京城裏來的媒婆,鄭月桂則假裝他的幹女兒。

二人風塵仆仆地來到亂石崗,紹岩巡視著四周的地形,附近隻有腳下這條小路,二人順著小路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頂,突然前麵衝出兩名手持大刀的漢子,兩位漢子被鄭月桂的美貌所吸引,欲要伸手調戲,紹岩狠狠推開他們,嬌斥道:“幹什麽呢?連老娘的幹女兒都敢動,你們是不是不想活了,實話告訴你們倆,老娘我和你們大當家的是摯交,這不,特地將幹女兒送他作妾,圖個親上加親,你們趁早打消心中的邪念,要不然叫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見紹岩說得有模有樣,鄭月桂忍不住偷偷一笑。

兩位漢子打量著眼前這位怪聲怪氣的婦人,總覺得很眼生,怔怔道:“沒聽說大當家要納妾呀,這是啥時候的事情?”

紹岩罵道:“廢話,大當家的納妾還要經過你們同意嗎?蠢蛋。”

“臭娘們,你憑什麽罵人哪?”漢子中的一個顯然很不服氣,另一個連忙拉住他,小聲道:“算了,別跟這娘們一般見識,昨天二當家搶回了一個女子,興許大當家的也想解解饞。”

“怎麽會?大當家身邊有這麽多女人,也不差她一個。”

“你又不是不知道,大當家這個人最擅長的就是喜新厭舊。”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