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八話 謀動

  陳任留下諸葛亮和徐庶自然是有用處,從孫堅處告別之後,陳任就直接帶著諸葛亮和徐庶來到小軒。正看見鬆兒拿著竹竿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在他麵前,正是孫翊在那背著詩經,而孫策和孫權正各自端著一卷竹簡搖頭晃腦地背著呢。

  “好了好了!”陳任直接打斷了孫翊背書,對這孫策和孫權擺了擺手說道,“都把書放下吧,隨我進來!”

  其實陳任這段時間要求這孫家三兄弟背書,並不是想讓他們從這些四書五經裏做出什麽學問,很簡單,就是通過背書來磨練他們的耐心,這一個多月過去了,三兄弟的性情都變得沉穩多了,接下來就要開始下一步計劃。

  帶著孫家三兄弟和諸葛亮徐庶兩哥倆進了小樓的一邊別廳,房間內沒有任何家私,隻是在正中間挖了個沙坑,而在沙坑幫放滿了一些五顏六色的小棒和方塊。

  “好!”陳任走到沙坑旁說道,“這一個多月來,你們可以說把我買來的書都背了下來,現在我的要求就是,你們把這段時間背的東西全部給我忘了!”

  孫家三兄弟頓時睜大了眼睛看著陳任,這一個多月,為了背書,他們兄弟三個可是花了不少心思,背不出來還要受到鬆兒那個小不點奚落,孫家兄弟都是自尊心很強的,為了爭口氣,可是沒日沒夜的背書,連上茅坑的時候都端著本書。這麽辛苦背下來的,現在陳任竟然要他們忘了,他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陳任壞壞地一笑,也不說破用意,指了指諸葛亮和徐庶說道:“這兩個呢,是我朋友的學生,既然你們是我的學生,自然要和他們切磋切磋。”

  陳任這還沒有說完,就見孫策馬上衝出去提了把槍飛快地跑了進來,陳任頓時額頭上浮起了老大一個“井”字,大吼一聲:“我沒說是比武!給我放回去!”

  看著孫策訕訕地把槍放回了院子,陳任感覺自己悠閑了一個多月的頭又開始痛了,指著孫家兄弟就罵道:“跟你們說了多少遍!你們老師我是個謀士!謀士你們懂嗎?天天想著比武比武,你們很能打啊?你們哪個打得過我的,現在就站出來!”

  諸葛亮和徐庶看著發飆的陳任,訕訕的孫策,還有一臉委屈被兄長連累的孫權和孫翊,頓時額頭冒出一頭的汗水。以前在水鏡山莊的時候,怎麽就沒發現這陳任有這麽彪悍啊。

  可能是注意到自己的形象有損,陳任輕輕咳了幾聲,繼續著剛剛的話題:“那個,我們繼續!這幾位你們要叫師兄,在這段時間會陪著你們練習戰略。”說著指著那些小棒和方塊說道,“這裏就是你們練習戰略的地方,這些小棒和方塊代表士兵,一跟小棒為一百人,一個方塊為一千人。這個沙坑就代表戰場,每天我都要給你們布置功課,你們三個對上他們兩個,但你們每一方隻能有九個方塊和十個小棒,也就是一萬士兵,當然可以隨時將方塊和小棒兌換。每天的地形都會有所不同,你們要在這沙坑上對戰。”

  這個沙坑自然就是陳任複製後世的簡易沙盤,為了訓練孫家兄弟的戰略,陳任可是特意把諸葛亮和徐庶拉來做陪練,為的就是要把孫家兄弟培養成優秀的接班人。至於諸葛亮和徐庶,現在畢竟還太年輕,他們還需要沉寂一段時間,等到成熟的那時才能讓天下震驚。

  對於沙盤,在場的五個人都是流露出濃厚的興趣,紛紛圍在沙坑旁指指點點。陳任拿起身邊的一個推板載沙坑中一推,說道:“今天的任務很簡單,這是方圓十裏的平原,兩軍對壘,雙方各一萬步兵,開始吧!”

  陳任一說完,五人就分別拿出了相應的小棒和方塊開始在沙坑中排兵布陣。陳任陰測測地對著孫家兄弟笑道:“聽著,你們以三對二,要是輸了,全都給我繞著長沙城跑上一百圈!”

  陳任的話說得三人不由得縮了縮脖子,本來都已經放下了一半的兵力,想了想還是都收了回來,好好考慮一下再放。

  陳任也不管他們,掉頭便離開別廳,先是進了廂房和妻子說了些悄悄話,卻沒有像之前那般留戀在妻子的閨房,而是直接離開了小軒,臨走時對門口的親兵說明了一下,讓他去安排諸葛亮和徐庶的住宿。然後直接去了孫堅的書房,休息了一個多月,也該是陳任認真工作的時候了。

  來到書房,正碰上荀彧在向孫堅匯報工作,一見陳任進來,荀彧陰陽怪氣地說道:“這不是我們陳大人嘛?天還沒黑呢,怎麽陳大人就起來了?”很顯然,荀彧對這段是陳任把所有事情丟給他一個人自己享樂的行為很是不滿呢。

  陳任被荀彧這般冷嘲熱諷一番,卻是抓著後腦勺裝傻,隨即對孫堅拜道:“主公,現在軍隊已經訓練齊全,是該我們動手的時候了!”

  這段時間陳任當然並非真的什麽事都沒做,每天郭嘉到陳任那喝酒的時候,就會把軍營內的情況告訴陳任。如今孫堅可是要比曆史的時候強的多了,原本孫堅就有將近三萬兵力,此次討董,先是黑下了五千西涼精兵,後來從各路諸侯那裏詐來了六千兵力,雖然中途遇上劉表有些損失,但損失並不大。也就是說現在孫堅手下共有四萬大軍。

  之前陳任一直都未提出向江東擴張的建議,那是因為還沒有把這些兵力徹底吸收過來,而前幾日郭嘉來的時候,就已經告訴陳任,這些外來兵力已經完全融合到孫堅原有的三萬大軍當中。加上今天程普的歸來,曆史上孫策不過是向袁術借了三千兵力,再加上周瑜的千餘助力就成就了江東割據局麵,如今的孫堅自然有這個勢力橫掃江東。

  陳任的提議立刻引得孫堅眼前一亮,立刻來到書房一側擺放的地圖問道:“依子賜隻見,我軍當如何?”

  陳任也跟著走到地圖旁,指著地圖上一個小點說道:“屬下認為,可先取豫章郡!然後順長江支流而上,再取柴桑,順江向東而行。”

  孫堅仔細看了看陳任所指的路線,再望了望一旁的荀彧,荀彧雖然不忿陳任之前的行為,但在正事上荀彧一向都是公義當先,於是拱手說道:“子賜所言,良策矣!”

  “好!來人啊!”孫堅見兩人意見相合,當下大喜,忙是喚進門口的親兵,吩咐道:“你速去軍營傳我軍令,來日校場點將,出兵江東!”

  “喏!”親兵接過孫堅剛剛所寫的軍令,掉頭就走。

  “主公!”陳任又說道,“我聞袁術自會盟解散之後,趁機侵吞了豫州,主公與袁術有舊怨,不可不防!”

  孫堅想起袁術那張略帶陰晦的臉,忙是問道:“主公可在取得柴桑之後,分一軍去揚州附近等候。我料袁術取了豫州之後定會圖揚州,那揚州刺史劉繇乃是漢室宗親,主公到時可借口維護皇親,出兵駐進揚州,待幫助劉繇擊退袁術之後,主公再將劉繇架空。這樣雖然劉繇仍是揚州刺史,但揚州之主卻是主公!”

  孫堅聽得陳任的謀劃,再仔細看了看地圖,大笑道:“子賜真來吾之子房!吾有子賜,何懼天下豪傑?”

  被孫堅這樣一誇,陳任竟然會有一點不好意思,當下說道:“主公謬讚了!”

  孫堅一邊大笑一邊望著地圖上的江東和揚州,他仿佛看見在那上邊寫著一個大大的“孫”字,心中更是得意。

  這邊陳任孫堅在謀劃江東之事,在孫府的另一個角落,朱治和程昱正在挑選著去往各地細作的人選。

  “皇普菜頭?”

  在昏暗的房間內,朱治和程昱正坐在上方,看著眼前的男子。這男子約摸十七八歲,白麵無須,長得甚是俊朗,而且身體頗為壯實,挺起胸口,倒蠻有男子氣概。

  “屬下正是皇普菜頭!”那男子不卑不亢地說道。

  程昱微微點了點頭,看這手中竹簡上所記載的該男子的生平。

  “從軍幾年?家中可還有家眷?”隨著朱治問話越來越快,男子卻是一一作了回答,並沒有絲毫不適的模樣。

  再問過十幾個問題之後,程昱點點頭,與朱治眼神交流了一下經驗。程昱雖然才與朱治見麵不過片刻,但朱治已然知道程昱才能在己之上,雖然程昱現在還是朱治的下屬,但朱治卻是很尊重程昱的意見。見程昱望過來,便點了點頭。

  程昱從身邊的方桌上取出一塊令牌,丟給了那男子,冷漠地說道:“從今日開始,你不再叫皇普菜頭!拿著這塊令牌至城內祥和米鋪找羅當家,他自會給你安排!”

  “喏!”男子行了個禮,隨即退了下去。程昱在和朱治商量了一會,便在手中竹簡最後寫下了兩個。

  “長安”。

  PS:小馬甲朋友菜頭同學在此章友情客串,鄭重聲明,此角色絕非龍套!!!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