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三話 會合

且說身後的趙雲帶著兵路追趕,但趙雲隻要在路上看到了百姓的屍首,便會下令掩埋。這麽走走停停,卻是一直都沒有追上陳任。

“將軍!那裏有具董軍士兵的屍體!”趙雲身邊的一名騎兵喊道。

趙雲連忙止住坐騎,轉向趕到屬下所說的屍首旁。趙雲一看那屍首的慘狀,便知道是陳任下的手,屍首的腦袋前半塊完全被搗得稀爛,但腦後卻是一個圓滑的槍孔。隻有陳任那種手勁超強的人,才能用槍把人的腦袋捅成這樣。

盡管知道陳任就在前方,但趙雲還是感到有些不妙,陳任很少會像這樣出這麽重的手,但看看那士兵身邊**的女子屍體,趙雲似乎又明白了些什麽。

“何人?”趙雲的部下忽然一身暴喝。

“你們又是何人?”那邊的聲音粗獷,但也絲毫不客氣。

趙雲站起身子,向那聲音的方向望去,隻見在白馬義從身後,浩浩蕩蕩迎來數千名士兵,為首一人一身鋼甲卻是滿臉的胡子,卻正是之前趙雲曾經見過的長沙太守孫堅的屬下,再一看,可不是,在祖茂身後立著一杆旗幟,上麵書著一個大大的“孫”字。

趙雲立刻縱馬上前,衝著那武將抱拳道:“末將北平太守麾下平原郡縣令劉備所屬趙雲!敢問可是孫太守的兵馬?”

“公孫太守的兵馬嗎?”一聲穩重的聲音從那武將身後響起,一員身著赤甲的將軍騎著高頭大馬從軍隊中出來,饒有興趣地看著趙雲說道:“某正是孫堅!你既是公孫太守的將領為何會出現在此?公孫太守呢?”

趙雲看見孫堅的風度,竟絲毫不比劉備差,不由得暗自讚歎,難怪陳任會甘心留在他的帳下。既然知道這是陳任的頂頭上司,趙雲也就不加隱瞞,把事情從頭說了一遍。

“什麽?子賜一個人去了洛陽?”孫堅剛聽聞陳任已經出了汜水關,來到此處頓時麵露喜色,後來又聽得說陳任獨自一人殺進了洛陽,立刻緊張起來,“大榮!你速帶一千精騎前往接應!”

先前與趙雲對話的,正是祖茂。祖茂抱拳應下,大手一揮,領著一隊騎兵便向前趕去。

趙雲見孫堅麵露急色,知道孫堅還不知道陳任的功夫了得,忙是解釋道:“孫太守請放心,子賜師弟已然得家師親傳,其身手還在末將之上,尋常士兵傷他不得。就算是遇上了董卓大軍,師弟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

聽得趙雲這麽說,孫堅臉色稍安,但也無法就這麽等著,向趙雲抱拳說道:“某先行一步!兒郎們!跟我來!”說完,帶著江東軍飛快地跟隨著祖茂的騎兵,加快行程地向洛陽進軍。

趙雲見孫堅如此緊張陳任,心下也為陳任寬慰,既然孫堅已經帶大軍前往,趙雲便徹底放慢了腳步,仔細將無辜百姓的屍首都安置好。

祖茂帶著千餘騎兵飛快地趕向前方,陳任是從他的手底下出來的,平日裏與他的關係也是最好的。雖然不知道陳任的身手如何,但聽得那叫趙雲的小白臉說陳任一個人進了洛陽,心中總是不安,當下快馬加鞭地向前追趕。

不過一會兒,隻聽得身邊的一名騎兵對祖茂喊道:“將軍!你看!那可是陳主薄?”

祖茂忙是望去,卻是驚訝地張大了嘴。隻見前麵地上布滿了董軍士兵的屍體,少說也有四百餘人,有幾處地方的屍首甚至疊得比馬還高。在往前看去,隻見一騎正把長槍**唯一一名站立的士兵胸口。那騎渾身上下,無論是馬兒還是人都已然是血紅一片。待那騎士回過身子,雖然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但分明感覺得到那雙冰冷的眼光。

那對祖茂喊話的騎兵,正是當初與陳任同一營帳的親兵,算是整個江東軍中對陳任最熟悉的一人,祖茂本想縱馬上前看個清楚,誰知就在那騎士回過身的一刹那,包括祖茂在內的千餘名騎兵的坐騎,竟在同一時間止住了馬蹄,無論騎兵們如何驅使,馬兒就是不肯在往前跨一步。

祖茂隻得下馬,從那騎士的身形來,祖茂已經有九分把握確定那就是陳任,當下跑了幾步,直接趕到那騎士麵前,雖然騎士臉上盡是血漬,但祖茂還是認出來,正是陳任。

“子賜,你……”祖茂剛剛開口,陳任的眼中忽然閃過一道寒光,手中的槍閃電般刺向祖茂。

祖茂堪堪來得及提刀防禦,可惜,陳任的槍就連呂布都放得艱難,更何況祖茂。隻見那槍尖刺在祖茂的鋼刀上,祖茂頓時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力量傳了過來,直接把祖茂手中的鋼刀震得脫了手,祖茂還被震得在地上連翻幾個跟頭。

祖茂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睜大眼睛看著陳任。這還是原來經常被他一拳頭敲頭的陳任嗎?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可卻容不得祖茂多想,已經刺了一槍之後的陳任,仿佛機械般收回鋼槍,朝著祖茂再次刺去。感受著這一槍尖銳的氣勢,祖茂頓時整個身子都冰冷了,眼看著槍尖在祖茂的眼珠裏的倒影越來越大。

“陳主薄!住手啊!那是祖茂將軍!”那之前認出陳任的騎兵拚命地大聲叫喊。

“祖,茂?”陳任手中的鋼槍刷地停住了,那槍尖正好停在了祖茂的腦門上。一滴汗水緩緩地滑過祖茂的皮膚和槍尖隻見,把祖茂的腦門和那槍尖連在一起,祖茂仿佛能夠從那滴汗水那感到槍尖的絲絲寒意。

陳任冰冷的眼睛終於開始回暖,仿佛如夢方醒般,陳任看了看周圍,卻是帶動著手中的槍前後移動,驚得祖茂哇哇大叫。

陳任這才發現自己正拿槍指著祖茂的腦門,慌忙把槍收了回來,下馬扶起了祖茂。祖茂重重地呼了幾口氣,一看恢複了常態的陳任,心中的怒火騰地就燃了起來,砂鍋大的拳頭直接敲在了陳任的頭上。

“好你個陳子賜!老子不枉千山萬水來救你!你竟然恩將仇報!還拿槍指著老子的頭!”

陳任被祖茂一拳敲了個正著,摸摸頭卻是不敢還手,畢竟是自己理虧了。心裏就搞不清楚,自己本來好好的在殺那些董軍士兵的,怎麽轉眼間就拿槍指著祖茂了。一個屬下跑了過去幫祖茂撿起鋼刀,卻看見那柄精鋼打造的鋼刀上竟然多了個透明窟窿,不由得吐了吐舌頭,慌忙還給祖茂。

祖茂接過鋼刀,一看那刀上的窟窿,背脊就是一陣暴寒,想起剛剛自己狼狽的情景,又一拳敲在陳任的腦袋上。

陳任很是委屈地捂住腦袋說道:“祖將軍,你要是把我的腦袋打傻了,以後我怎麽幫主公出謀劃策啊!”

祖茂很是不屑地瞪了他一眼:“你不很能打麽?到時候更我衝鋒陷陣去!以後我先鋒的位置讓給你!”

知道祖茂是心裏有氣,陳任也就嘿嘿地笑著裝傻,很可惜這一招對祖茂已經沒有作用。

“裝吧!你就接著裝吧!原來可還不知道你這麽能打啊!連那個被稱作並州軍神的呂布都被你打得落荒而逃啊!”

“那個,那個,完全是運氣嘛!”

祖茂瞪了一眼陳任,張嘴還想說什麽,身後傳一陣呼聲。

“前麵可是子賜?”兩人一轉頭,正是孫堅帶著大軍趕來。孫堅遠遠看見和祖茂說話的那人身形像是陳任,卻又不敢確認,隻能遠遠地試著叫了一聲。

“主公!”兩人連忙衝著孫堅拜倒。

孫堅這時走近了,可是卻是被陳任這一身血給嚇到了,忙是下馬來到陳任身邊,一邊上下摸著陳任,一邊說道:“怎麽了?傷到哪裏了?”

陳任可是被孫堅這一摸,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趕忙起身退一步好避開孫堅的魔掌說道:“主公!陳任無礙!”

“哼!你無礙?我可有礙!”祖茂在一邊牛脾氣犯了,對著孫堅很是委屈的說道,“主公!你看看,我的寶刀啊!都被他給捅了這麽大一個窟窿!他陳任成天裝傻充愣!我剛剛才曉得,他那一身力氣比起我和德謀他們加起來還要大!主公!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說著說著,祖茂竟然抹起了眼淚。

孫堅和陳任一陣惡寒,孫堅拍拍祖茂的肩膀,沒辦法,這忠臣自然是要好好安撫一下,不過也隻是僅僅限於拍拍肩膀而已。

“主公!”陳任再退一步,他可不是祖茂,可不想再被孫堅一雙大手摸來摸去,當即抱拳說道,“陳任擅自做主,將三千騎兵的坐騎舍去,請主公責罰!”

三千匹駿馬沒了,孫堅自然是有些肉痛,可是在陳任麵前還是要表現出風度,畢竟陳任所作出的決策是很正確的。孫堅擺擺手,仿佛無所謂的模樣:“畜生而已,隻要子賜你人沒事就行!”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