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話 馬中赤兔

眼見呂布如此厲害,眾諸侯都驚得變了麵色。北海太守孔融忙是叫道:“國安!武國安何在?”

一虎背熊腰武將在關下出列抱拳拜道:“主公!國安這就去迎戰那廝!”

孔融麵色稍緩,隨即又衝著武國安的背影大聲喊道:“小心為上!”

這武國安使著是一柄長杆鐵錘,揮舞起來虎虎生威,且武國安的本領倒還不錯,和呂布有來有往交鋒了十幾個回合。呂布麵色一冷,找了武國安一個空檔,竟直接把武國安的手腕砍斷,武國安吃痛之下,把鐵錘往呂布身上一丟,直接掉頭便跑回了關內。呂布架開鐵錘,倒也不追,就看著武國安逃了回去,望著關上的諸侯,仰天長笑:“十八路諸侯?烏合之眾!”

“哼!”身邊的公孫瓚一聲冷哼,陳任知道公孫瓚要請戰了,忙是搶先一步站起來,抱拳對袁紹說道:“陳任請戰!”

眾人一看陳任一副瘦弱身板,竟然起身請戰,都是不免好笑,但一想到這是孫堅的部下,就都不說話,心想著等陳任落敗,也算是滅了滅孫堅的威風!就連袁紹也是這種想法,於是袁紹揮了揮手,便允了陳任的請戰。

陳任提起槍便要下關,臨走時給趙雲使了個眼色,趙雲立刻會意,當下喝道:“師弟!我為你壓陣!”說完便和陳任一道下了關。上了馬後,二人便帶著三千江東騎兵出了關門,一邊走陳任還和趙雲說著悄悄話:“三師兄啊,待會莫急得上!先讓師弟我威風一陣子再說!”趙雲頓時無語,鋼盔內,一條條黑線落了下來。

出了關門,陳任這才看清楚呂布的相貌,不得不說呂布的相貌那叫一個英俊,原說身邊的趙雲已經是個小白臉了,這呂布長得竟然比趙雲還要奶油。問題是呂布的功夫還又那麽厲害,陳任不禁喃喃道:“真不懂,呂布這身板,那一身力氣從哪裏來的。”

趙雲聽了,差點沒栽下馬去,看了看陳任的身板,貌似這陳某人的身板比呂布還要瘦弱三分吧!

這呂布遠遠望見關內又出來了兩將,手中方天畫戟一舉,身後的兵士立時停住了拍打的聲音,待陳任二人走近了,呂布一瞧,頓時哈哈大笑道:“這十八路諸侯無將矣!竟派這黃口孺子和書生上陣!”頓時惹得身後兵將也是一片笑聲。

關上則是一片氣悶,雖說眾人都想看孫堅的笑話,可這樣被呂布恥笑,誰都不好受。那袁紹用力一拍:“可惜我手下猛將顏良文醜未至,若有一人,如何讓這呂布如此囂張!”

陳任倒是對呂布的譏笑沒有反應,這種嘲笑,他可是碰到不少,也不多說話,兩腿一夾,拍馬便直衝向呂布。呂布倒是輕蔑的看著陳任,放任陳任衝過來,正準備等陳任衝到身邊再將他掃落馬下。

忽然間,呂布感到一陣尖銳的氣息撲麵而來,一個槍頭在眼前越來越大,呂布慌忙舉起畫戟擋住,隻覺得一股從未遇見過的強大力量從那個槍頭傳了過來,身子都快控製不住要向後倒飛出去。呂布一咬牙,兩腿拚命夾住座下的赤兔馬。饒是如此,呂布連人帶馬還是被這股力量推得直接倒退了數十步的距離。

寂靜!關上關下一片寂靜!關上的眾人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關下的眾人也是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著那瘦弱的身板。

陳任提起槍上下看了看,笑著對身後的趙雲說道:“三師兄,這槍真的不錯哦!能吃得住我八分的力道!這可是我這次下荊州最大的收獲了!”

趙雲無語了,陳任天生神力他當然知道,問題是陳任那身形太有欺騙力了。真正算的話,其實陳任和呂布應該算是同一種類型的武將,都是天生神力,而且身體並不強壯,這樣反而更能讓身體具備柔韌性,更靈活。但是,陳任與呂布相比,陳任的力量更大,身體更舒展,更靈活!況且之前,陳任曾經偷偷找過幾個未來的名將切磋過,因此陳任比較之後能夠斷定論這馬上功夫,陳任要在這呂布之上!那為什麽陳任一定要拉上趙雲呢?

道理很簡單,因為陳任要殺了呂布!既然要幫助孫堅闖出一番事業,這呂布就是一個不安定要素,一個火藥桶,誰知道這呂布什麽時候,在哪裏,突然一下爆炸。所以,還是把他殺了最保險。而且殺了呂布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陳任的名聲,殺死呂布陳任可謂是天下聞名,而且還是絕世猛將的名頭。在世人眼裏,絕世猛將是不會用計的,最起碼不會用那些很陰險歹毒的計謀。這樣在別人的眼裏,陳任的威脅無形中就少了一大半。說白了,陳任這就是在裝B!

但陳任也知道自己比呂布也厲害不了多少,而呂布有赤兔馬,跑起來陳任是肯定追不上的,但有了趙雲,呂布就沒有讓赤兔馬加速的機會,陳任要殺呂布,那就更有把握一點。

陳任收回在鋼槍的目光望向呂布,眼神越來越冷。鋼槍向前虛指,口中冷冷地說道:“馬是好馬!不過這人嘛……”話中意思,不言而明。

呂布一聽,那眼中怒火頓時騰地就燃燒起來,大喝一聲:“欺人太甚!”舞起方天畫戟,驅馳著座下的赤兔馬,飛快地向陳任攻了過來。陳任自然不會犯呂布剛剛輕敵的毛病,這一擊乃是呂布含怒而出,絕對不一般,陳任穩住身形,握緊鋼槍,眼睛緊緊盯住呂布。

“喝!”呂布手中方天畫戟帶起一道勁風,戟未到勁先到!陳任橫槍一架,擋住這含憤一擊,確也是震得雙手發麻,而呂布的畫戟也被震得高高彈起。

“好!”陳任也是暴喝一聲,混身的戰意被呂布撩起,挺起一槍就直接刺向呂布麵門。呂布來不及收戟,隻得仰身在馬上做了個鐵板橋,閃過這一槍。手中也未停下,畫戟在空中劃了個圈,又由下至上撩了過來。

鋼槍在陳任手中宛如毒蛇吐信,閃電般地收回,正好架在呂布的畫戟上。陳任抬起頭,呂布坐正身子,兩人同時望向對方,眼睛內充滿了濃濃的戰意。

陳任不待呂布收回畫戟,手中長槍順勢纏住畫戟,呂布頓時覺得手中畫戟傳來一陣強力的勁道,帶動著手中的畫戟在空中不停地轉著圈,而且勁道越來越大,幾欲脫手。

正當陳任要加大力量把呂布的畫戟甩出去的時候,忽然座下馬匹不停地往後麵撤。陳任低頭一看便鬱悶了,原來是呂布眼見不敵,驅使這赤兔馬不停地往陳任的坐騎踢。陳任心想:我們兩個大男子在這裏打架,你一匹馬攪和什麽勁嘛!

正想著,赤兔馬抬起後腿又是一個後踢,直接踢到了陳任坐騎的馬頭。陳任忙是控製鋼槍鬆開了呂布的畫戟,駕馭著坐騎離赤兔馬遠遠的,滿是怨念地看著赤兔馬。

且不理會陳任如何怨念了,這是關上關下都回過了神來。關上的眾諸侯都麵麵相窺,這風頭又被孫堅給搶去了。公孫瓚身後的劉關張三兄弟,一臉的凝重。

劉備輕聲問道:“二弟?三弟?”

張飛晃著個腦袋,難得低聲說道:“我打不贏他!這個陳子賜,原來這般厲害!”

關羽則是思索了半響,勉強在臉上聚起一絲傲然說道:“要打過才知道!”

劉備這時候原本已經平複的心情就開始心痛起來,能文能武,人才啊!

關上的人驚訝,關下呂布的部下則是震撼了,他們都是呂布在並州的老部下了,什麽時候見過呂布在單對單的時候落過下風?有些人甚至懷疑自己是在做夢,手上用力一掐。

“咦?真的不痛啊!果然是在做夢!”

“廢話!你掐得是我,你怎麽會痛!”

陳任伸手在坐騎的鬃毛上輕輕摸了摸,安撫了一下剛剛受到打擊的馬兒,轉頭對趙雲說:“三師兄!要幫忙啊!”

趙雲可能是戰場上唯一沒有驚訝的人,他笑嗬嗬地說道:“你不是要威風一陣子的麽?”

陳任頓時囧了,很委屈地指了指赤兔馬說道:“這不公平嘛!打架就打架嘛!哪有連馬都動手的?”

呂布被陳任這麽一指俊臉不由得一紅,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事,剛剛那一招呂布就已經吃不住了,若不是赤兔馬幫忙,他的畫戟早就脫手了,被陳任這麽裝傻諷刺,呂布也是無言以對。

“好!”趙雲看了半天,也是手癢了,不過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一個人不是呂布的對手。不過這個時候的趙雲可不是曆史上那個趙雲了,從小被陳任灌輸了勝者為王的他,一上前便說道,“這是戰場,沒有公平可言,我們兩師兄弟打你一個,你沒話說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