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話 大神

次日醒來,陳任發現自己躺在水鏡山莊客房的榻上。剛一起來,宿醉的後發症就使得陳任抱著頭叫嚷起來。

“哈哈!子賜啊子賜!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郭嘉一掃昨夜的落寞,嬉笑著走進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郭嘉天生異賦,這小子明明瘦弱不堪,但每次喝醉之後,卻沒有半點不良反應。看著郭嘉那嬉皮笑臉的表情,陳任恨不得拿起木枕丟到他的臉上。

“德操兄呢?”陳任一邊揉著頭,一邊沒好氣地瞪著郭嘉。

郭嘉依然不為所動地嬉笑說道:“德操兄的兩名學生來了,正在接待呢。”

“學生?”陳任跌跌撞撞地走到漱洗架旁開始漱洗。

“對啊!好像一個是叫孔明,一個叫元直。看德操兄的樣子,似乎是他的愛徒啊。”

“孔明?元直?”陳任用冷水泡的手巾敷在臉上,冰冷的感覺讓他的頭痛減輕了許多,忽然身子一顫,整個人定住了,臉上的手巾掉到地上都沒有反應,“孔明!元直!”

天啊,司馬徽的學生裏,叫孔明的不就是諸葛亮嗎?叫元直的不就是徐庶嗎?兩位大神啊!

也顧不上臉上是否還有水珠,陳任拉起郭嘉就往外跑。幸好水鏡山莊並不像蒯府那麽大,說是山莊,實際上不過也就三個院子。按照郭嘉的指引,陳任二人一路狂奔來到正中央的院子,陳任是習武之人,自然是沒有什麽,可憐郭嘉一貨真價實的文弱書生,差點連氣都緩不過來。

踏進院門,就看見司馬徽與兩名大約二十來歲的年輕書生圍坐在院子內的石桌旁。兩名書生都是麵白無須,長相俊朗,比起陳任這平庸的模樣可是好看了不知多少倍,兩名書生的穿著打扮都差不多,隻是其中一名書生在腰間還懸掛著一柄長劍,而另一名書生則是手中拿著一把白羽扇。

一看著打扮,陳任就知道誰是諸葛亮,誰是徐庶了。拿著白羽扇,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的那自然就是多智近妖的諸葛亮了。至於那腰掛寶劍的嘛,野史上說徐庶在年輕的時候,喜歡練習擊劍,還做過一段時間的任俠,估計就是現在這個年紀吧。

見陳任進來了,司馬徽笑著迎了上去:“來來來!子賜!我來給你介紹介紹我的學生!這兩位可是我的得意弟子哦!”

諸葛亮和徐庶都跟在自己的老師身後,諸葛亮微笑著看著陳任和一直喘著粗氣的郭嘉,但是在諸葛亮的眼睛裏,陳任還是看出了一絲傲氣。而徐庶望向陳任的神色似乎有些奇異,想想陳任也就釋然了。徐庶年少時也算是擊劍的好手,曾經行俠仗義,還做過刺客呢,想來他的功夫自然是不會太低。陳任這些年習武,走起路來自然和普通人不一樣,其他人看不出來,但徐庶卻是看的一清二楚。對於自己會功夫的這件事,陳任也從來沒有打算隱瞞,自然也就不在意了。

“子賜啊!這兩位,一個姓諸葛,名亮,字孔明,一個姓徐,名庶,字元直,在我的學生中算是出類拔萃的了。”司馬徽笑嘻嘻地拍著兩個學生的肩膀,神情有些得意。

“老師謬讚了。”二人都比司馬徽要高出一個頭,可為了司馬徽能方便拍到自己的肩膀,都同時彎下了腰,嘴裏還不停地謙虛。

看著這二人的模樣,陳任有些無語了,這就是徐庶?這就是諸葛亮?怎麽在司馬徽麵前跟個孩童一樣的。看看身後那依舊爬在地上麵色蒼白的郭嘉,陳任搖了搖頭:還是不要要求太高了。

司馬徽介紹陳任時,用上了天下奇才這四個字,頓時震住了這兩位未來的頂級謀士。畢竟司馬徽的名望擺在那裏,又有幾個人能得到司馬徽如此評價呢?

“末學諸葛亮(徐庶),拜見先生!”既然陳任與他們的老師司馬徽平輩論交,這二人雖然不比陳任小多少,但也要以晚輩自稱。

陳任在扶起他們的時候,心中不禁感慨,這兩個可是大神級的人物啊,竟然成了自己的晚輩,昨日自己以末學拜見了龐德公,今日諸葛亮和徐庶就自稱末學來拜見自己,這買賣做得!

二人自然是不知道陳任心中的想法,要不然定是要氣得吐血不可。在緊接著拜見了郭嘉之後,五人又圍坐在石桌旁談論。

大概是司馬徽和郭嘉的刻意為之,幾人談話的內容都是些風花雪月之事,要麽就是各地的風土人情,絕不談論半點朝政。就算是諸葛亮和徐庶不經意談到了朝廷政事,也會被其他二人叉開。

“子賜先生,南蠻真的有那種鼻子有一丈多長,身體有百石重的怪獸?”諸葛亮睜大眼睛問道,身邊的其他四人也是一臉不信的表情。

“哈哈哈哈!”能被諸葛亮這樣看著,陳任自然是十分得意,說起了風土人情,陳任就沒有了心中的那個顧忌,若論起對各地風土人情的了解,這個時代又有誰能比陳任知道得多?“當然有,當地人管這種怪獸叫做大象,不過這種大象性情溫和,經常會被當地人抓來馴養,作為騎乘之用。”

“天啊,那這種怪獸要是被馴養作為騎兵,那這種兵種豈不是天下無敵?”徐庶感慨道,郭嘉和諸葛亮都紛紛點頭讚成。

陳任心中想,這幾個人不愧是未來頂級的戰略謀士,不過形容了一下大象的模樣給他們聽,他們就能不約而同地聯想到戰爭方麵去。將來諸葛亮入主西川後,不會真的跑到南蠻去抓大象當騎兵吧?陳任有點揣揣地想到。

“沒有什麽兵種是真正天下無敵的,就像我剛剛說的大象,雖然體型龐大,但隨之而來的就是它動作緩慢。而且野獸都有怕火的天性,在它們麵前放把大火,那這些大象你怎麽趕它,它都不敢向前走。”陳任趕忙補救,希望能撲滅諸葛亮這位未來西川宰相訓練象兵的念頭。

“想不到子賜先生如此博聞,真當得上老師所說的‘天下奇才’的評價!”如果剛見麵時,諸葛亮和徐庶還有稍稍的不服氣,那麽現在二人已經完全用敬服的眼光看著陳任了。

“對啊!子賜!你常年都窩在平原那片桃花林裏,怎麽會知道那麽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郭嘉隔三差五就會到陳任住處混酒喝,自然知道陳任並沒有去過什麽南蠻之地。

“哈哈!這個嘛,我是聽我師傅說的,我師傅當年可是天下有名的遊俠,自然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奇聞。”陳任很自然地就把師傅童淵給出賣了。

聽得陳任師傅遊俠的身份,徐庶顯然也想起當年自己做任俠的經曆,眼中閃過一絲向往,倒是諸葛亮像個好奇寶寶似得,扯住陳任天南地北的問問題。不過這次陳任可就學乖了,每次回答之前都仔細想清楚了,很好,這個答案跟軍事政事都扯不上關係,可以回答!這才把答案告訴諸葛亮,饒是如此,也讓很少出門的諸葛亮和徐庶打開眼界,就連郭嘉和司馬徽也都驚歎連連,郭嘉甚至拉住陳任,要陳任帶他一起去印度看看剃光頭的和尚是什麽樣子,聽得陳任暗自抹了把虛汗。



————————————————————————————————————————



陳任在南邊與諸葛亮等人聊得熱火朝天時,北方已經開始進入暗潮洶湧,象征一個時代來臨的關鍵時刻了。

洛陽城內,皇城門外。一大隊鐵甲衛士擁著幾名金甲將軍和一名穿著朝服的中年男子昂首走到宮門,卻被宮門口一瘦小閹官擋住了去路。那朝服男子眉頭一皺,身邊一金甲將軍留有短須,身形修長,相貌堂堂,對著攔路的閹官大喝:“大膽!大將軍奉太後之命前來見駕!你竟敢阻攔?”

那閹官立刻跪在地上戰戰兢兢地說道:“奴才正是來迎接大將軍的,隻不過太後隻是宣召大將軍,其他諸人不得擅自入宮。”

朝服男子另一邊的金甲將軍卻是五短身材,雖也是留有短須,但麵色黝黑,一雙小小的眼睛不時露出寒光,他附到朝服男子耳邊悄聲說道:“大將軍不可輕入!恐是十常侍的奸計!”

“哈哈!”朝服男子仿佛聽到一個極好笑的笑話,仰頭笑道,“孟德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小了!太後乃是我親妹,她要見我,又怎會有什麽事情?況且我何進掌管天下大權,量那十常侍不過幾名閹黨,何敢打我的主意?”說著滿臉的驕橫,輕蔑的眼光掃了一眼那金甲將軍。

“請大將軍速速入宮,太後娘娘急招。”那閹官也算是穩住了心神,說話也流利了許多。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