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話 初遇德公

蒯良可不知道陳任心裏的這些小九九,雖然在幾年後,蒯良以沉穩著稱於世,但現在畢竟隻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聽得這位連司馬徽都稱讚的人物對自己的客套,心中不免有些飄飄然,當下連臉上也下意識地多出了幾分笑意。

“嗬嗬!子賜兄客氣了!水鏡先生已在在下家中等候多日了!還請子賜兄與郭兄上車,在下送兩位與水鏡先生見麵。”說著側身讓過,請陳任二人先上了車,這才跟在二人身後躍上了車。這對二人的稱呼上,就有了不同,可見蒯良對陳任的態度的變化。

郭嘉見了蒯良的麵色,自然是對蒯良的心理變化猜了個正著,雖然臉上沒有什麽變化,但心裏還是暗自笑道:“就被子賜小小地拍了個馬屁,馬上連稱呼都變了,真是沉不住氣。”

而至於陳任,卻是在心底暗自揣摩,依照司馬徽那淡泊名利的性格,應該是不會結交蒯良這樣的世家子弟,為何這次會拜托蒯良來迎接他們呢?

各人帶著各人的心思,乘著馬車向城內飛奔而去。

不過多時,馬車便在一座大宅門前停下,在大門上的門匾上書寫“蒯府”兩字金光閃閃,甚是氣派。那門前的看守小奴自然是識得自家的馬車,忙是上前作揖。

蒯良、陳任和郭嘉依次下了馬車,蒯良對小奴的殷勤似是有些不耐煩,皺著眉頭擺了擺手像是幹蒼蠅般地把小奴打發走。倒是一個側身,親自拉著陳任的手走進了蒯府。

不得不說,作為荊州數一數二的大族,蒯家的確是有著不同凡響的氣派,蒯府內可以說是富麗堂皇。陳任和郭嘉在蒯良的牽引下,在蒯府裏七拐八拐,走了約摸半柱香的時間,這才走到目的地,一間裝飾清雅的廳間。

踏進廳間,陳任就見到裏麵已然坐了三個人,其中一位,正是邀他來荊州的水鏡先生司馬徽。在司馬徽下首坐著一年輕男子,長相與打扮都與蒯良有著幾分相似,陳任心中猜想該不會就是與蒯良齊名的蒯越吧。不過陳任對這年輕男子都沒有多留心,陳任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與司馬徽並排而坐的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

一時間,陳任在腦子裏不停地搜略,在荊州能夠和司馬徽平起平坐的人能有幾個?忽然一個人名閃現出來,陳任頓時感到有些驚訝,按道理不應該是此人,但放眼整個荊州,又有誰能讓司馬徽平輩相交,能讓蒯氏兄弟甘拜下首。

“龐公,子柔幸不辱命,將子賜兄接來了。”這邊陳任正胡思亂想著,那蒯良已經走到那老者麵前一拜說道。

龐?果然沒錯!陳任眼前一亮,所有的線索都連接起來。在荊州有如此威望的龐姓老者,除了那絕不做官的龐德公,那是再無他人了。

想到此處,陳任拉了拉身邊因為被蒯良冷落而一直生悶氣的郭嘉,向前走了幾步,朝著老者拜了個大禮,朗聲說道:“末學陳任,拜見龐公!”這邊郭嘉此時也是猜到了龐德公的身份,饒是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的郭奉孝,麵對這位也是畢恭畢敬的作起禮來。

“嗬嗬!不必多禮!”龐德公虛扶陳任,和藹地笑著說道,“平日裏,總是聽德操說起平原有個天下奇才,我還不信,今日一見,方知德操所言不虛啊!”

陳任連聲說不敢當,雖然在這個時代能得到龐德公如此誇獎,的確是一件很令人驕傲的事情,要不然你看那蒯氏兄弟嫉妒那樣。但這名聲一旦傳了出去,可就與陳任低調處事的原則相違背了。

於是乎,在接下來眾人的談論中,陳任便成了最沉默的一個,唯有在他人問道他的時候,他才會吱吱唔唔地應付幾句。知道陳任處事原則的郭嘉和司馬徽自然是沒有奇怪的,而蒯良發現陳任與之前在馬車上的談吐完全不似一個人,不時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蒯越對陳任的表現也未說什麽,隻是在望向陳任時,麵色上不時流露輕蔑的神情;倒是龐德公對陳任的表現視而不見,不過偶爾會用種很奇怪的目光望著陳任。

房內幾人談論自然是離不開朝政,聽得蒯越所說,前幾日何進招各鎮兵馬入京的密詔剛剛來到荊州,而荊州牧劉表似乎並沒有應詔入京之意,不僅是劉表,接到密詔的各鎮諸侯,似乎隻有西涼太守董卓和並州刺史有意應詔,並且聽聞那董卓已經提兵進京。

在聽到這個消息,陳任的臉頰不由得一陣抽動,隨即又恢複了平靜。眾人則都是頻頻歎氣。

“這何進好糊塗啊!”龐德公連拍大腿歎道,“不過是清除幾名閹黨,何須引兵入京,豈不是自取滅亡之道乎?”

蒯越也是歎道:“更可惜的是,劉荊州不知善用此等機遇啊!”蒯越此言一出,蒯良立刻是臉色一變,而其他人的麵色也是變得古怪。

“異度!”蒯良忙是低聲嗬斥弟弟,掉過頭笑著說道,“嗬嗬,時候也不早了,諸位可隨在下至飯廳進食!請!”蒯良雖說是為了轉移話題,但卻沒有說錯,此時天色已暗,正是晚宴之時。

蒯越也是立刻知道自己失言了,雖然如今天下諸侯都有割據之心,但把此言明挑出來的卻是沒有一個,蒯越剛剛所說之語,可謂是誅心之言啊!

眾人也都各自打著哈哈,仿佛沒有聽到蒯越的那句話,紛紛站立隨著蒯良前往客廳,一頓晚宴下來,主客皆盡興。隻是郭嘉喝慣了陳任自釀的好酒,這蒯府所用的酒雖然在這個時代而言算是上好美酒,但和陳任依照後世技術釀造出來的美酒相比,那就差得多了,因此郭嘉破天荒的第一次在吃飯時沒有喝酒。

吃完飯後,陳任便已旅途疲憊為由早早的告退。在下人的指引下,來到了蒯府為他安排的客房。客房的裝飾倒還算是豪華,貌似自己這個無名小卒是不可能住這麽好的客房的,估摸著是賣龐德公的麵子吧。

陳任倒也不客氣,剛剛說自己旅途疲憊到也不是說假話,一路上雖然有甘寧照顧,但畢竟比不得後世那般安穩,一路上的顛簸真的是挺辛苦的。陳任關上房門,連外衣也不脫,直接就躺在榻上休息,沒過多久便進入了夢鄉。

這一覺便睡到次日淩晨,天還未亮,陳任便醒了。這其中有一部分是昨日休息得早的原因,但主要還是因為這些年,陳任已經養成了早起鍛煉的習慣。起來簡單漱洗之後,陳任便來到客房外的庭院,稍稍活動一番後,竟打起了太極。

這套太極自然不是後世的太極拳,後世的陳任根本就未練過太極拳,但電影小說畢竟接觸得不少,什麽以快打慢,什麽後發製人,這些道理陳任倒也是說得朗朗上口,前些年在童淵處習武時,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被童淵聽了去。

那童淵是何許人物,一代武學宗師啊!這些雖然在後世被傳得無人不知的武學道理,對這個時代的其他人來說,可能是根本聽不懂,但對於童淵來說,就仿佛在他麵前開辟了一條全新的道路。童淵在聽到陳任泄露的這些“天機”之後,立刻閉關了三年,創出了這套完全不同的太極拳法。

在童淵給徒弟們演示的時候,咋一看上去,很像是太極拳,陳任脫口而出“太極”二字,倒是聽得童淵眼前一亮,於是乎,後世的太極拳就這樣被陳任和童淵兩人聯手盜竊了去了。

如今這套全新的太極拳,陳任已經練了五年,雖然沒有像後世那部太極拳的電影那般虎虎生威,但也算是不同凡響了。前幾日在與甘寧切磋的時候,陳任並沒有使出這套太極拳,不然的話,饒是甘寧拳法再威猛,恐怕也要敗北。

“好拳法!”隨著陳任打完整套拳法,收息之時,一聲喝彩聲響起。陳任睜開眼睛,見得郭嘉和司馬徽正站在一旁笑盈盈地看著自己。

見了司馬徽,陳任一個白眼丟過去,怪聲怪氣地說道:“不知水鏡先生大駕光臨,有何吩咐啊?”

司馬徽一臉苦笑,在郭嘉的嬉笑聲中,朝著陳任深深一拜:“為兄特來向賢弟請罪來的。”

“喲喲!水鏡先生可是言重了!先生何罪之有啊!”陳任依然是那副怪腔調,見一旁看熱鬧的郭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轉身要回房去了。

“子賜!哎——!子賜莫惱了!為兄錯了還不成?”司馬徽上前拉住陳任的衣袖,陪著笑說道,“不是為兄故意泄露你的行蹤,實在是有一次我複吟你的詩詞時,被德公發現了,在他的追問之下,我才說出了你的身份。這次邀你來荊州,也是德公一力主張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