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話 錦帆

“水賊?”陳任的眼睛一亮,站起身來,隨著船家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在距離船尾兩百來米,有四條烏篷船正在不斷的靠近,不過奇怪的是,在這四條船中間,係著五顏六色的彩帶。

這是船家也看清楚了那船與船之間的彩帶,陳任明顯看出船家麵色放鬆了下來。船家見陳任看著自己,忙解釋道:“先生也可以放心了,這不是一般的水賊,而是錦帆賊。這錦帆賊是有名的劫富濟貧,像我這樣的小船,錦帆賊是不會動手的。”

“錦帆賊?”陳任立刻就想到了一個人:甘寧!這個時候,不正是甘寧在長江當水賊的時候嗎。

“哦?”一旁的郭嘉聽得船家的說話,也湊了過來,“既然是水賊,為何你還不怕呢?”

船家自知道是錦帆賊後,整個人都放輕鬆了,連麵色也恢複了,笑著對郭嘉說道:“這位先生有所不知,在長江上,隻要是咱貧苦百姓出身的,誰不念叨錦帆賊的好啊。自從這錦帆賊來到這長江做生意以後,不僅劫富濟貧,而且還把原來在長江上為禍的那些水賊都趕跑了。像我們這些靠著長江吃飯的窮人家,也都能安安穩穩地過日子了。”

“有趣!有趣!想不到這長江之上,竟也有如此有趣的水賊。”郭嘉雙手一拍,大笑著說道,平常的郭嘉就有些粗神經,喝了酒的郭嘉更加是瘋瘋癲癲,陳任真的想不通為何這樣一個人竟然能成為曹操手下的第一謀略家。

那四艘船漸漸靠近,慢慢地從陳任所在的小舟旁劃過。正如船家所言,這四艘船並沒有為難他們,相反,還有幾名船夫向船家打招呼。陳任暗自感慨,在這亂世,恐怕對於老百姓來說,官兵才是真正的土匪吧!

“停船!”就在那四艘錦帆賊的船快要劃過時,一聲巨大的喝聲響起,隨著船夫熟練地動作,那四艘船竟然硬生生地在這長江當中停了下來。

“好香的酒啊!那船家!可是你船上的美酒?”一把豪爽的聲音響起,隻見那錦帆賊當中的一艘船上,立著一名高大漢子,雖看不清楚容貌,但卻能夠看清楚他穿著紅紅綠綠的短袖袍子,威風凜凜地站在船尾衝著陳任這邊呼喝著。

船家顯得有些為難,平日裏這些錦帆賊可是沒少照顧他們這些擺渡的,但這酒明顯是這幾位書生的,總不能拿著別人的東西獻寶吧。

陳任看那漢子的裝扮,以及其他錦帆賊的態度,心中已然猜出他便是甘寧,當即嘴角一翹,大聲喝道:“美酒在下這裏有的是,壯士要想喝,卻得到這來!”此時兩船之間已經有七八丈的距離了,陳任有心要考驗考驗這後世被稱作三國水上第一將的本事。

那甘寧也未想到會收到這種答案,手下那般兄弟們也都跟著起哄。甘寧不過一愣,隨即豪爽地仰天一笑,彎腰從自己船上的甲板上撈起一捆繩索,再奪過身邊屬下的一把長刀,拿繩索一頭在長刀刀把上綁了個死結。拿在手中掂了掂,嘿嘿一笑,直接就這麽朝著陳任這條船一丟,那長刀帶著疾風,“嗖”地一聲,直接釘在了陳任這條船的甲板上,竟沒入至刀把。

“某來也!”甘寧一聲大吼,身子一縱,竟踏著繩索飛快地越過江麵,身手麻利的躍到陳任的船上。

看著甘寧漂亮的身手,無論是那四艘船上的錦帆賊,還是這邊的船家都無一不拍手叫好,連陳任也不得不心中暗自稱讚,這甘寧果然是名不虛傳。

“壯士好身手!來!接著!”陳任原本就有結交之意,自然也不會吝惜這幾壇子美酒,手一揮,一壇酒便直接飛向了甘寧。

甘寧也不客氣,接過酒壇,一掌便拍碎了瓶口的封泥,一陣濃鬱的酒香撲鼻而來。甘寧深深吸了口氣,大喝一聲:“果然是好酒!”說罷,拿起酒壇便直接仰頭倒入口中,從瓶口倒出的美酒不能全部灌入甘寧的口裏,順著甘寧的脖子流出了許多。

陳任並不在意,武將嘛,喝酒就是有這麽股子豪情,倒是郭嘉看著那流到甲板上的酒,心痛得直哼哼。

“嗚啊!”甘寧一口就灌了五分之一壇的酒,平日裏千杯不醉的他,如今竟然有些暈暈的感覺,一股火辣辣的味道從肚子裏直接燒到了喉嚨口,“痛快!真是痛快!哈哈哈哈!”

趁著甘寧灌酒的時候,陳任也在仔細觀察這未來東吳的大將軍。史書記載甘寧是巴郡臨江人士,也就是後世的重慶忠縣,甘寧的長相頗有四川漢子的味道,兩道劍眉,一雙虎眼,頜下無須,透著一絲果敢狠辣,短袍的領襟的敞口很寬,露出結實的肌肉。

甘寧放下酒壇,用手臂擦了擦嘴角殘留的酒水,從懷中掏出一大錠金子,直接丟給正看著那被長刀捅出的窟窿滿臉肉痛的船家。

“某今日興起,敲壞了你的船,這金子是賠你的!”甘寧淡淡的說道,卻是看都未看那船家一眼,隻是饒有興趣地盯著陳任不放。那船家則是歡天喜地地接著金子,連聲稱謝。

“錦帆賊果然豪氣!”陳任卻是不怕甘寧那刀子似的眼睛,拍手笑道,“弄破一艘小舟便賠了一錠金子,我的酒天下間隻有我這一家,壯士喝了我一壇子美酒,卻不知壯士要賠我什麽?”

聽得陳任的這話,郭嘉仿佛臉色變得很難看,卻沒有說什麽,隻是抱著酒壇縮到一邊,嘴裏還不停地輕聲嘀咕著什麽。

甘寧倒是沒有注意到郭嘉的異常,抱著酒壇又灌了一口,問道:“某看你儀表不凡,雖衣著樸素,但某這些黃白之物,你定是看不上眼。說吧!隻要某做得到,某絕不賴你的帳!”

“好!”陳任大笑一聲說道,“我這人有個規矩,這酒是我所釀,全天下獨此一家。要喝我的酒很簡單,你若是文人,就和我比比文采!你若是武者……”

“哈哈哈!”甘寧看了看陳任那略帶消瘦的身板,笑道,“若某是武者,某非你這書生還要和某比比身手?”

“哈哈哈哈——!”甘寧的聲音很大,江麵上所有的人都聽得清楚,一時間錦帆賊的四條船和陳任所乘的船暴起了驚天的笑聲。

陳任的臉色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一副人畜無害的笑臉,隻是隨著他的右腳向前一踏,右手往前一擺,甘寧首先停住了笑聲,有些驚訝地看著陳任。此時的甘寧雖然還不如幾年後從軍的甘將軍那麽勇猛,但也在這長江之上大大小小打過數十仗,而且他自幼拜得明師,習得一身好武功。甘寧一眼看出陳任此時的架勢宛如猛虎出籠,比之之前所遇見的任何一個對手都要強大得多。

一邊的郭嘉可沒有絲毫驚訝,早在當初和陳任去北方遊玩時,就見過陳任單槍匹馬殺上土匪窩,對他的身手可是心中明白得很。郭嘉適才在嘴裏嘀咕的是:“什麽怪物,文采出眾也就算了,武功也是一等一,還要不要別人活了!”

至於陳任,看著甘寧驚訝的目光卻已經是習以為常了。幼年時無意間救的一個瀕死的糟老頭,竟然會是三國時代有名的武術大家,趙雲的師傅童淵。在這樣一個狗血的劇情之下,陳任就成為了童淵最小的一個徒弟,趙雲的師弟。

現在陳任突然向甘寧挑戰,原本不符合陳任低調的行事準則,但不知道為何,陳任仿佛感覺到胸口有一團火在燃燒,全身都充滿了力量,一定要喝眼前的高手一較高下不可。或許這就是老師告訴過他的武者的本能吧。

甘寧的眼神也開始慢慢變化,由驚訝慢慢轉變出一絲喜悅,陳任看得出那是棋逢對手的喜悅。當下再飲了一口酒,倒是慢慢地把酒壇放下,生怕多灑出一點酒水,看著甘寧那小心翼翼的模樣,一旁看熱鬧的郭嘉忍不住笑出聲來。

甘寧也不理會郭嘉的取笑,慢慢度步到陳任麵前五六步的距離,雙手握拳在胸**叉後,隨著他深吸一口氣,慢慢吐出,雙拳也緩緩地拉開,左腳向後一拉,擺出一套進攻姿勢。如果說剛剛陳任的氣勢宛如出柙猛虎,那麽甘寧此時便宛如一隻時刻準備捕食的雄獅。

錦帆賊上的甘寧部下,見到甘寧準備出手,紛紛搖旗呐喊,為甘寧助威。而一旁的郭嘉卻是一邊狂飲著美酒,一邊大叫著打啊打啊,怎麽看怎麽像是在看好戲。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