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3

  日本將軍們將統一的意誌由作戰地圖上粗大的黑色箭頭變成指向了敵人的縱深和後方的鋼鐵洪流,沿著緬甸的公路和鐵路勢不可當地快速推進。

  此後中國遠征軍所有的抵抗都是被動和無奈的,雖然在各個炮火連天的陣地上也不乏英勇慘烈驚天地泣鬼神的場麵,但下層官兵的決死抗擊對戰爭的大局而言,已經顯得毫無用處。

  隨著日軍發起的猛烈進攻,中國遠征軍布下的各條戰線都相繼陷入了混亂之中。

  與中國雲南接壤的東線,是遠征軍的補給基地、處於深遠後方的臘戍。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中國遠征軍的軍需輜重在臘戍堆積如山。臘戍不僅是重要的軍火集散地和中轉站,而且是滇緬公路的門戶和遠征軍回國的唯一咽喉要道。蔣委員長唯恐臘戍失守,曾再三指示“確保臘戍”。史迪威、杜聿明異常清楚臘戍對遠征軍的重要性,所以把臘戍交給了資深將軍甘麗初和張軫負責。

  然而甘將軍卻以為他的部隊身處後方縱深,日本人怎麽也不可能越過中國遠征軍在曼德勒一帶的防線,跑到他的地盤上來,所以兵力配置極其稀薄,將陳勉吾的暫編第55師當做公路警備隊以連、營為單位分散配置於茂奇、包拉克、壘固、東枝、黑河等地。與其說防禦日軍,不如說是製止“緬甸義勇軍”和不良之徒搶劫偷盜公路上的運輸物資。

  日本人甚至比中國指揮官們更加清楚臘戍對他們的重要性。為了奪取臘戍,他們派出了一支無堅不摧的鋼鐵大軍。

  第56師團是一支令所有戰場上的對手望而生畏的軍隊,在日軍中,第56師團被裕仁天皇譽為“常勝師團”。該師團主要由日本本州造船廠的產業工人組成,所以也叫做“工人師團”。這個師團的官兵都有文化、有技術,還有著鋼鐵一般的紀律。他們曾在中國戰場上對中國人民犯下過一係列滔天罪行,其中最重要的罪行就是製造“九一八”事件和參與“南京大屠殺”。

  而為了達成此次戰鬥任務,這個師團得到日軍第15軍直屬的重炮、汽車、坦克部隊和第5航空師團的加強,集中了400多輛大卡車和1000桶汽油,以50輛坦克和裝甲車作開路先鋒直插臘戍,為了完成這次遠途奔襲,還特地給步兵們配備了自行車,實際戰鬥效能已經超過兩個日軍師團。除此之外,還有一支500人的緬甸義勇軍為日軍擔任向導和翻譯。

  日軍第56師團在臘戍的行動完全是一次奇襲:這一支龐大的隊伍居然在沒有任何後勤保障的情況下,穿插泰緬邊境,孤軍突入,進行縱深1500公裏的長途大奔襲,沿途還要闖過十幾座敵人重兵設防的城鎮關口。

  兩萬餘人的隊伍加上數百輛坦克、裝甲、汽車、炮車,在敵後銜枚急進長驅上千公裏,竟然將對手蒙了個雲山霧罩。

  而與之相反的是,重慶軍委會軍令部對於緬甸日軍的判斷,卻出現了重大錯誤。他們認為沿著滇緬公路孤軍深入的日軍,隻是敵人為了實行追擊任務而臨時編成的一個快速部隊,最多不過兩三千人,孤軍深入,不能持久。

  實際上,突破東線側翼向中國遠征軍後方突進的是得到大力加強的第56師團,人數達到了兩萬多人。56師團早在3月24日開始在仰光登陸,並於3月28日投入同古方麵作戰,由於日軍保密措施做得成功,中國最高統帥部直至5月28日才弄清楚。

  這一天,第88師的264團在龍鬆公路上擊斃了一個日軍大隊長,在其圖囊中獲得日軍第56師團的一份作戰計劃和一張地圖,才得知日軍第56師團早已在緬甸與中國遠征軍作戰,林蔚得到這份文件後,立即電告軍令部,蔣介石隨即在31日下令停止攻擊,將主力部隊撤回。

  至此,中國統帥部方知造成東線崩潰的是日軍1個加強師團,而絕非兩三千人的騷擾部隊。

  中國統帥部與中國遠征軍指揮官怎麽會做出東線日軍隻是兩三千人的騷擾性部隊的判斷呢?原來遠征軍作戰的敵情依據最初主要就是從皮尤河前哨戰中繳獲一被擊斃的日軍聯絡官文件中得知是日軍的第55師團,第33師團和中國軍隊,以及西路普羅美方麵的英軍接仗對陣,第18師團主力尚未跟進。

  第5軍軍長杜聿明以為與中國3個軍對抗的最多不過第55、第33兩個日本師團。第5軍要對付的隻是1個日本師團,於是他決定在同古放手大打。

  但出乎意料的是,日軍第56師團在中英盟軍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於3月28日就迅速加入同古方向作戰,日軍第18師團於3月29日也加入同古方麵戰鬥,杜聿明的第5軍3個師實際上已稀裏糊塗地同日軍3個師團在交戰,錯把3個日本師團當1個師團來打,戴安瀾的第200師即便個個都神勇得像天兵天將,也差點被圍殲,接著新編第22師、第96師輪番上場,也仍然被打得節節敗退。

  顯然,中國統帥部對日軍兵力稀裏糊塗造成了中國遠征軍的大潰敗。

  渡邊正夫率第56師團穿插成功後,短短幾天的時間裏體重驟減25斤。師團長如此,其餘兩萬餘名官兵可想而知。這種驚人的忍耐力不得不讓人歎服。

  日本陸軍是全世界公認的最強悍的隊伍。日本人在空中也許戰不過蘇聯,在海上也許打不過美國,但是,他們的陸軍在亞洲大陸橫行無阻,所向披靡。日本兵都有一雙鋼鐵一樣堅實的腳板,別看他們雙腿又短又粗,卻是威力無比。他們憑著一雙鐵腳板,踏過中國東三省,踏過盧溝,踏過上海、南京,踏過中國半壁河山。然後,踏過越南、踏過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整個亞洲大陸都在日軍的鐵蹄下顫抖。現在,日軍一跺腳,緬北也要地動山搖了。

  現在渡邊師團長專心誌意催動部下,沿著滇緬公路,邁開雙腿,大步前進。

  沿途路麵有中國軍隊設置的路障,路邊叢林中遺棄著大批中國軍隊扔下的軍需物資和堆積如山的汽油桶,渡邊將軍看也不看。日本步兵斜背著槍支,刺刀上挑著鋼盔,一路上嘻嘻哈哈,如入無人之境,好像他們不是去攻城掠地,而是野營一般,將緬北的土地敲得“咚咚”作響,輕易到手的勝利果實讓日軍官兵欣喜若狂。

  唯一令日軍痛苦的是軍鞋供應不足,晝夜強行軍,又是在山地叢林,軍鞋磨損得特別快,一雙膠鞋頂多隻能穿兩天。即使是蹄子也得給釘掌啊,何況那是肉長的腳板。加上緬甸的夏天赤日炎炎,大地冒煙,連當地土人也不敢赤腳走路。

  日軍官兵叫苦不迭。有的腳板燙起了大水泡,有的腳後跟蹭掉了一層皮。鞋子破了,隻好用麻袋片把腳板包紮起來,有的把褲管撕下一截,裹著腳走路。還有的幹脆把軍帽套到腳板上。有些地段,日軍從柏油路麵開過,身後留下一行行斑駁的血痕。

  部署作戰任務,長官問部下需要什麽,回答是軍鞋;每場戰鬥結束,論功行賞,最高獎賞也是軍鞋;打掃戰場,繳獲戰利品,日本兵拚命爭搶的還是軍鞋。一封封十萬火急的電報到日軍司令部:“軍鞋”,“盡快補充軍鞋”。

  第33師團櫻井省三師團長甚至叫苦說:“若不及時補充軍鞋,本部戰鬥行動將被迫推遲一周。”

  在仰光後方基地,日軍將滿載的彈藥從汽車上卸下來,裝上軍鞋軍襪,緊急向前線輸送;在曼穀機場,日軍運輸機奉命向緬甸前線緊急空投軍鞋。

  征服緬甸,日軍好像已經不再需要槍支彈藥、戰車和大炮,隻要有鞋子和襪子就行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大唐空華記
10紅牆檔案(二)...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三)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