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降臨

暮雲星

數百米深的海底,海水呈現出一種令人心悸的暗紅色,在這樣的深度是不可能見到陽光的。所以這裏的環境基本和黑夜沒什麽區別。

雲昊羽靜靜地藏在一塊巨大的礁石下麵,這裏的水溫已經很低了,雙層潛水服裏的保溫裝置一直在工作,但他仍然感到一陣陣刺骨的寒意。這感覺不是來自於身體,而是發自內心的感受!

幽暗的海底,危機四伏,僅僅在以藏身之地為中心,方圓五十米的範圍內,就有著不下十種凶名赫赫的生物。在他的左手兩米遠處,一頭蛇鱗海星將自己的軀體半埋在沙土中;右邊,幾條鹿晶藤正圍著一條倒黴的荊沙鱘大快朵頤。

頭頂上,通體暗紅的曇雲水母悠哉遊哉地舒展著粗大的觸手,據說那東西可以輕易撕裂潛水艙的高強度合金外壁。

如果他稍稍扭一下頭,就可以看見在四十米外,一頭小山般大小的鋸齒蚰蜒正在打盹,旁邊還趴著一條大腿粗的腐蚺。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東西,每一樣都可以輕易地要了他的命!

在他潛伏的這幾個小時裏,他甚至還發現了一條摩羅鯊的蹤跡!也不知它怎麽會有閑心來三百米深的相對淺海區串門,據說這種深海霸主,暮雲星上排名前十的凶物從來隻在一千米以下的海域活動的!

他已經耐心地在這裏守了六個小時了!他的目標,是一種叫做紅睛海膽蟲的生物。這種生物隻有拳頭大小,形狀有些像海參,在身體的正中央長著一隻類似於眼睛的血紅色觸手,因此而得名。

它的珍貴之處,就在於它的體液,是人類配製抗衰老藥劑的重要原料。隻要能抓到一隻,就可以讓他很舒服地過上一年了。

當然,這種生物不是那麽好弄到的,因為它活動的地域在眾多深海凶物的守護下,想要在不驚動它們的情況下得手,難度用“虎口拔牙”都不足以形容!

小心翼翼地活動了一下手腳,再次檢查了一遍隨身攜帶的裝備:一個高壓氧氣瓶,兩瓶壓縮營養劑,一支強力麻醉槍,一把水手刀,一個書包大小的生態箱,還有一個急救藥包。這就是自己的全部家當了。

曾經有同伴建議他帶上一支射線槍,被他拒絕了——在這種地方,如果被那些要命的東西盯上,你就是有一門粒子炮也保不住自己的命!

目標終於出現了,兩隻海膽蟲慢吞吞地從海草中爬出來,開始覓食了。距他不到十五米,但他仍然一動不動。他已經不是新手了,明白越是接近成功,越要沉得住氣,若是太過激動,露了蹤跡,雞飛蛋打不說,自己也要被那些凶物撕成碎片!

他以前就親眼見過一個同伴因為大意,驚動了一群鹿晶藤,被那群家夥死死纏住,鋒銳的觸手像撕紙一般劃開了潛水服,將他生生吸成一具幹屍!而他就在不遠處眼睜睜地看著,卻束手無策!

獵物過來了,他仍然平靜地趴著,麻醉槍已經握在了手裏,這東西的有效射程可達四十米,之所以忍到現在,隻是為了確保一擊得手。這東西本身不難對付,就是特別機警,稍有風吹草動就會逃之夭夭。

慢慢地,一頭海膽蟲已經遊到了身邊,另一頭也隻相距一米了。他最後調整了一下角度,對準前麵的那一頭按下了激發鍵,一枚不到十毫米的鎢針無聲地破開海水,隻一瞬,就紮進了它的身體。緊接著是第二發,對準後麵那一頭。很快!兩頭海膽蟲都不動了。

拿出生態箱,將戰利品收進去,整個過程不到十秒。等到一切搞定,他才輕輕地舒了口氣,發現自己已經出了一身冷汗。不遠處的腐蚺動了一下,換了個姿勢繼續打盹,其它的凶物各行其是,並沒有發現這個外來者!

海麵上,弗路德拎著酒瓶正在甲板上轉悠,時不時灌上一口,他幹這行已經許多年了,別的愛好沒有,就愛喝酒。據說就連睡覺時手裏都攥著酒瓶!

“船長!”大副從後麵走過來找他,“還有一個小時就該收工了。”

“唔唔,知道了。”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又灌了一口,弗路德這才開口說道:“老夥計,你說,這次下去的四十個人中,能回來多少?”

“多少?很難說!你不是一向猜得很準的嗎?不如咱們來賭一把!我猜三十四個。”

“成,如果我贏了,你就得把這次的收入拿出來請我喝酒!三十五個!”

“我就知道!好吧,如果我贏了,你得請我去‘魅夜’酒吧快活一次!”

“說定了!”

船長一口氣將瓶子裏剩下的酒全灌進肚子裏,滿足地打了個酒嗝,又說道:“你知道嗎?海膽蟲的行情又看漲了,黑市上的價格已經炒到五萬一隻啦!還有鬼麵鹿魨,藍血海星,熔岩鯊……都是好東西啊!”

“那又怎樣?就憑咱們這條破船,弄得到那些東西嗎?”大副打斷了他的YY!

“哎!我也就是說說而已!誰不知道好東西是要拿命去換的?”船長歎了口氣,他知道大副說的沒錯,幹這一行的都是在死神的眼皮底下討生活!抓紅睛海膽蟲就夠麻煩的了,每次出海,手下的潛水員們總有那麽幾個會留在這該死的地方永遠回不來。

鬼麵鹿魨是生長在五百米的海下,與閻羅烏賊伴生的一種凶物!而藍血海星隻在兩千米以下的海域中才有出產;至於熔岩鯊就不用說了,那是暮雲星上凶名遠播的存在,尋常口徑的光炮都奈何不了,必須出動高階異能者才能對付!這都不是現在的他們所能奢望的!

-----------------------------------------------

水下,雲昊羽換了個位置繼續潛伏。生態箱裏已經有六隻戰利品了。距收工還有一會,無論怎樣,今天的收獲都是很讓人滿意了,以前的成績一次最多不會超過四隻。麻醉槍裏麵還有十四枚鎢針,他想再碰碰運氣。

“我是不是太貪心了?”他有時也這樣問自己,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沒人會嫌錢多的,下次來還有沒有這樣好的運氣實在難說!

這是第幾次出海了?十七次還是十八次?雖然每次都是有驚無險,但自從決定來這裏搏命,他就沒睡過一個好覺!

無數次夢見各種各樣的凶物以不同的方式奪去自己的生命,活吞算是最體麵的死法,肢解、碎屍、淩遲,或者是被纏繞窒息而死,被強酸慢慢溶解,再不然就是被吸成幹屍……種種超出人們想象極限的恐怖死法!從噩夢中驚醒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這樣拚命值得嗎?他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每次他都會努力說服自己,隻要再做一次就收手!再做一次,就一次……但每次回來後,隻隔一星期他又會重複這樣的行為。

也許,在外人看來,這孩子一定是瘋了!錢再多,命沒了又有意義嗎?

是的,首先要活著,然後才能談其他!他也不否認這一點,並且不止一次試圖以此說服自己,不要再冒險!但,心中的那份執著卻怎麽也放不下!

因為,人生在世,不僅僅是為了活著。

在“活著”二字的前麵,還應加上諸如尊嚴、體麵、開心之類的前綴才行!

有尊嚴地活著!體麵地活著!開心地活著!

這幾乎是所有人的夢想,然而千萬年以來,能夠達到這一標準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有尊嚴地活著!說起來很輕鬆,要做到卻何其難也?

他隻是一個出身最底層的少年,除了青春,除了熱血,除了勇氣,一無所有!

當然,他還有夢想,那就是有尊嚴地活著!

卑微的存在,卑微的夢想!

為了那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夢想,他選擇了這條路。後悔嗎?也許是吧!但每次從鬼門關一般的海底回來,在自己的小巢中默默舔舐傷口,調整心態。一星期後,他又會義無反顧地繼續登上出海的漁船。從那些噩夢般的凶物口裏奪食,為了心中的那份執著而奮鬥!

輕輕一抬手,又一枚鎢針發射出去,這次的目標離他遠了些,將近六米外!想要收入囊中有些難度,他一寸寸地挪動著身軀,小心翼翼地靠過去。

命運在冷笑,死神的氣息始終在周圍徘徊不去!

近一點,再近一點!就要抓到它了!

一條鹿晶藤閑庭信步地蕩了過來,離他隻有不到一米的距離!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滿是慘白色細小骨刺的觸手,由於剛剛進食完畢的緣故,青黑色的粗大藤身已化為深紫色,上麵還掛著一些暗紅色的肉筋,隨著藤身的搖擺不停地蠕動!一股子猙獰恐怖的氣息撲麵而來!

他不為所動,靜靜地等待著,潛水服裏的身體在微微顫抖。

鹿晶藤終於飄到了七八米開外,死神的目光稍稍從他身上移開了。

伸手,抓住獵物,塞進生態箱!

然而,不知是不是他動靜太大,還是那條鹿晶藤太敏感,對方又繞了個圈子折回來了!而且徑直衝著他的位置遊過來!

該怎麽辦?

跑嗎?那樣隻會死得更快!不跑,手頭的武器可對付不了這家夥!

他咬著牙,一動不動,心裏自欺欺人地祈禱著對方沒有發現自己。

猙獰的觸手慢慢伸過來,宛若死神的邀請……

幸運女神在冥冥中憂心忡忡地望著他!

-----------------------

“時間快到了,準備發射吧!”弗路德吩咐手下們。他說的是一種導彈,發射入海後會發出一種特定頻率的聲波,將海下那些要命的東西驅趕開,以便讓那些潛水員們順利回來。

隻是這玩意的效果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好,價錢還不便宜!所以他隻舍得在開工和收工的時候用上兩次!好歹讓這些小夥子們多幾分活命的機會!

海麵上,暮雲星的太陽即將落入海平線下。和人類的故鄉地球不同,這個星球的太陽是藍色的,藍得耀眼!此時在那顆太陽正上方的天穹上,出現了一個耀眼的光團。斜斜地劃過長空,朝這邊疾飛過來!

弗路德又開了一瓶酒,正仰著脖子猛灌,眼角的餘光正好瞥見了那個光團。

“什麽玩意?隕石嗎?似乎又不像!”他嘀咕著,打算拿個望遠鏡來瞧瞧。還沒等他挪動腳步,那光團的速度極快,轉眼就到了麵前,在離船三十米的地方一頭紮入了海裏!

詭異的是,海麵上平靜如常,沒有激起任何波浪!仿佛什麽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怎麽回事?難道是幻覺嗎?”酒鬼船長愣愣地盯著海麵發呆!他不知道的是,此時的海下,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雲昊羽本來已經絕望了,那條鹿晶藤慢慢纏住了他,開始撕扯他的潛水服。不想它卻突然停下了動作,飛快地向一邊遊去!

不光是它,仿佛見了鬼一般,各種各樣的凶物發了瘋似地往遠處逃去,包括那條凶名赫赫的摩羅鯊。

是什麽東西讓它們也會感到害怕??他正在猶豫著下一步該怎麽辦,就覺得眼前一黑,難以抑製的困意湧上來!他嚇得魂飛魄散,在這種地方睡過去意味著什麽後果,用腳後跟都想得出來!可惜,事情的發展不以他的意誌為轉移,很快他就失去了知覺!

他不知道的是,一個混沌色的光團懸浮在他的頭頂。沛然無可抵禦的威壓下,周圍數百米的海底已成死域!

年輕的潛水員們陸陸續續地浮出了水麵,帶回來了或多或少的收獲。看起來,他們的狀態都還不錯,能從那種地方平安回來,大家都有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覺!

大副指揮著手下清點戰利品,弗路德拎著酒瓶,眯著眼睛數人頭:“十六,十七,十八……二十九,三十……”已經有三十二個了,可能剩下的幾個家夥動作慢了點,也可能已經去見上帝了。

這種情況司空見慣了,想吃這碗飯,自然要有所覺悟才是!

等了一會,又上來兩個,三十四個了!

“船長,看來這次你要出血了!”大副不無得意地說。

“少來,我怎麽可能輸?”弗路德撇了撇嘴,看了一下時間,“再等一會吧,我並不認為我的直覺會有錯!”

藍色的太陽已經落下去了,暮雲星的三顆衛星開始在夜空中現出身影,兩顆大點的呈藍色,稍小的那個則是紫紅色,看上去有幾分妖異。

“我們該打道回府了,船長。”大副提醒道。



“哎!好吧。”弗路德有些鬱悶地答道。“莫非真的是我的直覺有誤?TMD,多少年的英名,今天卻交代了……”

就在他已經準備認輸的時候,一個船員忽然大叫起來:“船長,還有一個!”

“什麽?”酒鬼船長和大副異口同聲地問道!

距右舷二十米的地方,一個身影慢慢地浮出了水麵。

“哇哈哈……是那個小子!”弗路德扔下酒瓶,親自衝過去把他接了上來。

“TND,又讓這該死的酒鬼得逞了!”這下輪到大副鬱悶了。

雲昊羽的狀態看上去還不壞,至少他還能站著,除了臉色蒼白了些。對圍觀過來的眾人勉強笑了下,將生態箱遞給船長,說道:“出了點變故,所以回來晚了些,讓大家擔心了!”

“昊哥兒,今天的收獲怎樣?你的運氣一向不壞,相信這次也不例外……”酒鬼船長一邊笑著,一邊打開生態箱,可是當箱子完全打開,在場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氣。

箱子裏整整齊齊放著二十頭海膽蟲,還有兩個玉蝶雲貝,這可是能賣大價錢的東西,隻在鹿晶藤的巢穴裏才能找到!這小子是怎麽弄到的?

最後還是大副打破了沉默,笑著說道:“昊哥兒,看來你今天的運氣真的不錯。等下是不是請大家喝一杯?”

“理當如此!”雲昊羽的回答很痛快,他現在有理由高興。按照先前的協議,抓到一隻海膽蟲可以得兩萬信用點的報酬,二十隻就是四十萬,這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筆巨款了!至於玉蝶雲貝,酒鬼船長給出了十萬一隻的價格,加起來他這次的收入抵得上以前七、八次了!

漁船返航了,遠處的港口燈火璀璨!雲昊羽衝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站在甲板上出神!這一次總算是活著回來了,頭頂上的星空從沒有像現在這樣美麗。夜風徐徐吹來,帶著一股熟悉的鹹腥味。

“能活著,真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