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43獵人常秋

  043獵人常秋



  該不會這個萬羅世界的日出之島也和曆史上所記載的那樣讓人討厭吧,想到這裏青山忽然明白了,銀塵那不屑的眼神和陰沉的氣息到底是怎麽回事了。



  “前輩說的日出之島,在我們國家又被稱之為蟲兒島。”青山道:“距離我們大陸還有五十萬裏,如果從蟲兒島出發的話,往東方再行船五十萬裏便能到達,我的故鄉華夏大陸了。”



  “五十萬裏。”銀塵倒抽了一口涼氣:“好遠的距離,難道你就是從那裏來的。”



  “不錯。”青山的這個數值可並不是胡亂報出來的,而是通過了衛星的探測從而得知的。



  “還真是難以自信啊。”銀塵喃喃自語隻是他也覺得很奇怪:“為何你們大陸又把那個日出之島稱之為蟲兒島。”



  “因為那個島上的人,很可惡很讓人討厭,所以他們幹脆就把他們稱之為蟲子,而他們的島國從天上俯瞰也和蟲子一個模樣,所以我們也把那個島稱之為蟲兒島。”青山道。



  “聽你這麽一說,還真象是那麽一回事。”銀塵微微一笑隨後好奇道:“年輕人,你的故鄉距離這裏少說也有五十多萬裏,你是如何到達這裏的,而你來到這裏又要做些什麽呢。”



  “來到這裏隻是個意外。”青山大喃喃道。



  “意外。”銀塵倒是很好奇。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和常秋一樣也算是個獵人吧。”青山道:“隻不過我的獵物和他的獵物不同而已。”



  “那你倒是說說你的獵物和我的有什麽不同。”常秋放慢了速度,這家夥居然在探查之中還留意著青山和銀塵的對話。



  “這個暫時保密。”青山輕笑道。



  “你這家夥,吊我胃口。”常秋沒好氣白了青山一眼又加快了速度,追上了前方的銀耀。



  看他那輕鬆從容的模樣青山不禁好奇道:“有你們這麽追蹤的嗎。”



  “嗬嗬,這你就不懂了。”常秋得意道:“我可以肯定,往東方走,是找不到那隻魔獸的,既然沒有收獲又何必浪費這個精力呢。”



  “什麽。”青山不由好奇道:“你怎麽知道往東方不會有它的蹤跡。”



  “常秋是常家的內院最優秀的弟子。”一直沉默不語的銀耀難得開口道:“他說找不到,就肯定是找不到的。”



  “。。。。。。”青山不解地望向了常秋,其實一路上青山一直很注意觀察常秋的一舉一動,可是給人的感覺這家夥完全是出工不出力,也沒看他有多認真的勘察分析。



  “一個真正的獵人根本就不用滿山遍野找線索的。”常秋道:“那是最下乘的追蹤術。”說到這裏,常秋居然找了個露出地麵的大樹根然後好整以暇的坐了下來。



  而銀耀和銀塵也跟著坐了下來,看他們那模樣根本就沒有繼續前行的意思。



  “那我倒要聽聽你要什麽過人之處了。”青山也看出三人似乎早有定計,否則這一路上根本不可能這麽輕鬆自在甚至還有心情和自己聊天。



  銀耀似乎有些不服氣,可是此刻卻是一臉的挫敗:“你是怎麽知道那隻魔獸沒有往這個方向的。”



  “現在信了我的話吧。”常秋得意洋洋:“早就叫你不要白費力氣,你就是不聽,這大半天你都找到了些什麽。”



  青山在和才明白,原來銀耀和常秋在暗中較勁啊,難怪這一路都是銀耀在前麵探查,而常秋卻是如此悠閑。



  不過看起來似乎常秋技高一籌,因為他早就看出銀耀的追查不可能有什麽收獲的。



  “我認輸還不行。”銀耀沒好氣道:“快說,你是怎麽確定再找下去也是白搭的。”



  “因為這一路行來,我根本沒有聞到那奇怪的氣味了。”常秋抹了抹自己的鼻子:“我常家人天生就有一副好鼻子,任何氣味都瞞不過我們,就算是隔了半個月,隻要是那隻神秘的魔獸曾經路過這裏,它的氣味我還是可以聞出。”



  “可是先前那隻大腳印那裏,你不不應該能聞到它的氣味從而找到線索嗎。”青山好奇道。



  “沒錯,在那裏我確實聞到了屬於它的氣味,可是也僅僅隻是在那一處的空地上而已。”說到這裏常秋卻是一臉凝重:“可是它的氣味就仿佛憑空出現在理,之後又憑空消失了。”



  “憑空出現,人後又憑空消失。”青山不由吃驚道:“這怎麽可能,他難道是幽靈不成,能夠瞬間移動。”



  “是不是幽靈我不清楚。”常秋道:“不過這隻魔獸顯然非常的狡猾,根本不會留下任何可以讓我們跟蹤的線索,在叢林裏想要追蹤到它簡直是癡人說夢。”



  “那該怎麽辦。”青山道:“連氣味都沒有留下,豈不是沒有其它辦法了嗎。”



  “你們猜猜看能在空氣中不留下氣味又能自由活動的都有哪些方法。”常秋道。



  “除了幽靈能憑空出沒之外。”青山沒好氣道:“我看就隻有天上飛的和地裏鑽的了,還有水裏遊的。”



  “飛天遁地還潛水。”銀耀兩眼一瞪:“我靠那夜魔獸該不會是會飛的吧,要不就是能鑽地而行的。”



  “我就說了你是天生的獵人。”常秋道:“這麽深奧的問題都被你一下猜中了。”



  “這樣也行。”青山不由苦笑:“我說常大哥,你就別賣關子裏,塊說吧。”



  “其實也沒什麽了不起的。”常秋道:“在我看來這隻夜魔獸連巨型爆熊都能吃得那麽幹淨隻剩下一堆骨頭可見這家夥的體型肯定不小,而地麵隻留下了腳印和樹上留下的抓痕隻能說明它的有著一雙很堅銳的爪子。除了能上樹之外,這爪子也能鑽地。所以我斷定他是會鑽地,不過現場沒有留下什麽挖掘東洞坑的痕跡。所以它不可能是挖洞離開的。”



  “那裏有個湖。”一瞬間青山忽然想起了這個曾經不忽略的細節。



  “沒錯。”常秋道:“我肯定那隻夜魔獸是遁水兒走。”



  “可如果是遁水兒走,森林裏根本沒有通往小鎮的河道啊,它又是怎麽出現在小鎮子裏的。”



  “所以我才想到了它會遁水,也會挖洞。”常秋道“如果這兩樣結合起來,你們覺得這隻魔獸會怎麽樣。”



  “我想到了。”青山幾乎跳了起來:“這家夥挖掘的地道入口就在那個湖裏。”



  “哈哈哈聰明。”常秋道:“這麽快就被你猜到了。”



  “可如果是這樣,那樹上的抓痕又該怎麽解釋呢。”銀塵疑惑道:“既然它會潛水還能在水裏挖掘地道,那他幹嘛還要上樹呢。”



  “因為他要捕獵。”銀耀也想通了其中的奧妙興奮道:“那個留在樹上的抓痕是它藏身在樹上,然後等那隻爆熊來喝水的時候發動伏擊,把殺死了,它在湖邊吃飽了之後又遁水離開了,所以我們才無法發現的它的其他蹤跡。”



  “難怪它能神出鬼沒了。”青山喃喃道:“又是遁水,又是鑽地,還能上樹,要想要追蹤它簡直是不可能啊。”



  “種種跡象表明著隻魔獸肯定就是我們要找到夜魔獸了。”常秋道:“而且它的活動範圍就是這一代兩百裏之內,而那個湖便是它出沒的狩獵點隻可惜連這麽簡單的線索,成武和成風都沒看出來。”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也不早說,害我們忙乎了大半天。”青山沒好氣地抱怨著。



  “這不能怪他。”銀塵道:“常秋的追蹤術雖然高明,可是他太年輕了,人微言輕,而其成武 成飛都是心高氣傲之人,一直以來就對西川尋龍世家頗有微詞,就算說常秋說的正確他們依然會我行我素,以其如此,索性大家就散了,等到三天之後我們趕回那裏會合就是了。”



  “要等三天,恐怕這隻夜魔獸早就換地方了吧。”青山道。



  “那可不一定。”常秋道:“在發現那堆殘骸的時候我還聞到了一股很重的奶腥味,也就是說著隻夜魔獸很有可能是一隻母獸,而且還是處於哺乳期的母獸,再結合這段時間它連續傷人,甚至不惜闖入鎮子上掠食人畜,可見它對事物的消耗量必然很大。”



  “你是說它在帶孩子。”銀耀驚呼道。



  “沒錯,很多魔獸在哺乳期見,都是食量大增,尤其是那些體型龐大的獸類更是如此,這夜魔獸顯然是生了小獸,如果真是這樣那麽它的窩應該就在這一帶,而這個窩很有可能藏在這一代的地底深處,或者某處山洞裏,如果這些假設都成的話在小獸能夠活動前它是不會離開這一代的。”



  常秋的分析條理分明,絲絲入扣,讓青山吃驚不小,這家夥的追蹤術果然厲害,看來以後跟他學習追蹤術肯定是沒錯大陸。



  “那這三天怎麽過。”青山道:“難道真要在這裏耗上三天然後和他們會合再回到鎮子裏嗎。”



  “除了這樣你覺得還能如何。”銀塵道。



  “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三天我們能否黯然無恙。”常秋神色凝重:“這裏已經是屬於夜魔獸的互動範圍,根據傳說記載,夜魔獸白天不出來活動,可是倒了晚上,這裏將是最危險的地方。”



  “不是吧。”銀耀吃驚道:“你的意思是我們晚上要和那家夥捉迷藏不成。”



  “我們這一組倒是不用擔心。”常秋道:“我擔心的是沉鷹 和成老前輩他們,一心想要找到夜魔獸,到時候一旦對上了,可就麻煩了。”



  “以他們現在的戰鬥力,對上了夜魔獸絕對是個死字。”銀塵道:“可是我們的提議他們是不可能接受的。”



  銀塵的話讓青山微微一愣,而看到無論是 銀塵還銀耀 很常秋雖然嘴裏說著擔心可是臉上卻非常的平靜。根本看不出他們心裏想些什麽。



  而在那一瞬間,青山甚至感覺到,銀塵的眼裏甚至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機,難道這自己的錯覺嗎,為什麽總感覺有些不對勁的地方一時間青山忽然舉得事情恐怕沒那麽簡單。江湖曆來便是爾虞我詐的,勾心鬥角的地方。



  雖然在這個世界,所謂的江湖被另一個名稱,遊俠世界所代替,可是利益紛爭,排除異己,依然是永遠不變的主旋律。



  難道說他們嘴裏說著擔心恐怕心裏卻已經巴不得,成昆他們出什麽狀況吧,甚至有可能這次的聯合行動,根本就是一場爾虞我詐的借刀殺人。



  想到這裏,青山頓時感覺一陣心裏發毛。但願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吧。



  不過除開這些之外青山更在意的是這三天該怎麽度過,難道就這樣無聊地幹坐這嗎。



  “怎麽啦,你的臉色看起來很難看。”銀塵道。



  “沒什麽。”青山臉色有些不自然,不過他還決定探測一下虛實,以便驗證剛才那到底是不是錯覺:“前輩這夜魔獸到底是什麽生物,怎麽大家一個個看起來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夜魔獸,的可怕不是你我所能想象的。”銀塵道:“在過去甚至有十個黃金大劍師試圖獵殺夜魔獸,可惜他們不但失敗了,甚至連命都丟了,你說大家能不怕嗎。”



  “既然是這樣,為什麽大家還要冒險呢,難道兵團的功勳值和酬勞真的那麽重要嗎。”青山道不解道。



  “看來你對夜魔獸的了解還不算多。”銀塵道:“沒錯,如果隻是衝著功勳值和酬勞而去,我們根本不願冒險,而這樣的事情,隻要上報給國家,皇室自然會排出劍聖,將它解決掉。”



  “這麽說你們如此冒險並不是為了功勳值和酬勞。”青山隱約間把握住了什麽。



  “其實這根本算不上是什麽秘密了。”銀塵道:“你們剛剛出道,可能還沒聽說過夜魔獸的神奇之處。”



  “夜魔獸的神奇之處。”青山大惑不解。



  “傳說夜魔獸乃是上古魔獸的異種,一直存活到了今天,所以在它的體內有一顆能夠增加人一百年壽命的生命精魄石。”銀塵道:“這可是無價之寶,所有人都想得到它。”



  “啊,居然有這樣的事情。”青山不由嘀咕道:“一百年的壽命真的這麽重要,居然要用這麽多人的命去冒險。”



  “你不懂的。”銀塵道:“這裏麵所代表的是怎樣含義,一百年的壽命,在有些人眼裏,哪怕是用再多人命去換,也是值得的。”



  “為了這一百年的壽命。”常秋道:“大路上的強者可是沒有什麽事情是幹不出來。”



  “搞不懂。”青山不由小聲嘀咕:“活得那麽久有什麽意思,難道不嫌累嗎。”



  “。。。。。。。”青山的話讓銀塵三人卻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不是吧,難道你不覺得能活得久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嗎。”常秋沒好氣道:“這世上有誰不願意活得長久,甚至長生不老。”



  您輕輕的一次點擊,溫暖了我整個碼字人生。鮮花收藏,隻是舉手之勞,請大家多多支持,星星在此謝過大家了O(∩_∩)O~



  群新建書群 72510210 萬羅世界 期待您的加入



  入群朋友請輸入別信息 17K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