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19情況有變

    019情況有變



  就在眾人喝得盡興的時候。



  卻有下人來報:“祭司,有位自稱是龍家勇士龍潘的人要求相見。”



  青山和千雨相視望了一眼,都掩飾不住各自心頭的訝異和不解。這時候,龍蟠來幹什麽,難道是客棧出了什麽事情嗎。



  “我們先出去看看。”千雨隨即望向了白蛟有些歉意道:“城主稍候。”



  “恩。”白蛟倒是不以為意隨即對一旁陪坐的五人之中的女孩道:“白希,你領他們出去看看,是怎麽回事。”



  “是。”名叫白希的女孩挺身立起。



  和進來的時候一樣,前麵依然由有軍士負責引路,隻不過這回換上了那個名叫白希的女兵,出了大廳,外麵的氣氛又變得森嚴井然,五步一哨,十步一崗,而守衛的軍士也是個個滿臉警醒,顯得極為盡職。



  龍潘立在柵府門的十幾米之外,被一群軍士謹慎地攔著。此刻已經是夜晚,然而朦朧的夜幕並沒能阻擋青山銳利的目光。



  出於習慣,青山已經把藍月的夜市模式調整為,自動控製隻要光感不足,夜視模式就會自動開啟,所以他最先看見了龍蟠。



  出事了。當他看到龍蟠的第一眼便直覺地地判斷出了大事。



  隻見龍潘衣衫。衣衫破亂,血跡斑斑。狼狽之極。看起來卻是經過一番慘烈的廝殺。



  “出了什麽事?”青山大吃一驚。



  “神峰劍宗的人出手殺了我們的兄弟,並搶走了我們貨物還有大小姐等人。”龍蟠麵色淒涼,上氣不接下氣,狼狽之極。



  “。。。。。。。”青山隻覺腦中“嗡”地一聲炸響。



  龍彪已暴怒地吼道:“神峰劍宗,膽敢如此欺人。”



  “冷靜點”千雨祭司的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但事到臨頭,他竟表現得十分的鎮靜:“慢慢說,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青山也很快平靜下來,看來自己是關心則亂,現在情況不明絕不自亂陣腳:“無雙他們呢,是不是也被抓走了?”



  “隻有我 龍豪和蛟洛殺出了重圍,也不知道現在他們怎麽樣了。”或許是見到了青山和千雨,龍蟠總算是恢複了鎮靜,說話也顯得更有條理。



  “這幫狗娘養的。”龍彪 和龍猛 兩眼冒火。殺氣騰騰。



  “隻有龍豪和蛟洛殺出重圍。”青山不由大吃一驚。



  “白將軍,麻煩你去告訴城主,就說我們有很重要的事必須趕回客棧,那艘戰船就先為我們留著。”千雨鎮靜道。



  白希神色平靜地點點頭,雖然他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可是隻憑神峰劍宗這四個字還有,龍猛 龍彪那副吃人的表情也不難分析出輕輕的大概:“大祭司有什麽需要幫助,不妨讓末將帶為轉達。”



  “不用了。”千雨道。



  奇怪,為什麽這麽一個好幫手就在眼前,千雨卻白白放過了。青山看不透千雨到底是打的什麽注意。



  可是無雙和無傷的被抓,卻讓青山決定以自己的方式來解決這次的事情。



  打定主意的青山卻是一臉陰沉道:“白將軍可否告知,神峰劍宗在什麽地方。”



  “難道你想闖進神峰劍宗。”一向神色波瀾不驚的白希終臉色大變,下意識地望向了千雨。



  在他映像之中青山應給是千雨的隨從才是,可是此刻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對,要知道,一般情況下,如果沒有主人的允許,隨從是不能隨意自作主張的。尤其是千雨還是來自宮裏身份尊貴的大祭司。



  讓白希意外的是千雨似乎並沒有責怪的青山的意思。



  這讓白希有些糊塗了,這些人彼此之間到底是什麽關係。雖然看不懂,不過她還是為青山指明了方向:“白沙城以南的 神峰山下,有一片很大的杏子林,裏麵有座巨大的古堡,就是神峰劍宗所在的神峰城堡。”



  離開了城主府,青山 千雨 龍彪 龍猛 還有龍蟠來到了城裏街道的一角。



  “大祭司為何不願動用白蛟城主的力量,來救回我們的人。”離開了城主府之後,青山終於忍不住發問道。



  “不是我不想,而是根本不可能。”千雨沉聲道:“白蛟此人最為勢利,是絕不會為了我們和神峰劍宗翻臉的,所以現在的我們隻能靠自己了。”



  “啊。”龍猛和龍彪也一臉的難以置信。



  很難想象,剛才的千雨和白蛟可是親如兄弟一般,可是現在卻說出這麽一番截然不同的話來。



  “你們還年輕,不會明白這些在官場中,摸爬滾打的人,最是見風使舵,靠不住的。”



  “您不是大祭司嗎,以您的身份和地位難道還不能指使他嗎。”青山疑惑道。



  “大祭司掌管司儀,司天,雖然身份尊貴,卻是無權調動地方官員,和軍隊。根本沒有什麽實權,所以白蛟是不會聽從我的調遣的,否則我也不用舍去了一口寶劍來換取他的一艘戰船了。”



  還真是複雜的可以,青山不由一陣頭疼,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官場規則嗎。



  可是青山還是有些不死心:“那您能夠以大祭司的身份,讓神峰劍宗交出無雙和大小姐她們。”



  “實不相瞞。”大祭司苦笑道:“我這大祭司名頭叫的風光,可惜八大劍宗地位更是超然,根本不會賣我的帳。”大祭司接著長歎道:“這其中的關係極為複雜,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的,總之你隻要知道,八大劍宗支持根本不會賣我和太子的帳,甚至一旦知道了我們的身份情況會變得更糟,所以你們絕不可暴露身份,隻能把這件事情當做一般的糾紛衝突明白嗎。”



  這大祭司,還真是一無是處啊。青山總算是對千雨徹底死心了。當官當到這份上,可見千雨和他背後的太子似乎也沒有多大的分量。



  在聯想到這次的護送任務多災多難,可是他們派出的護衛任務卻隻有十二個神劍禁衛。



  這等陣容雖然也算強大了,可是相比太子和國師那尊貴的身份卻是怎麽看就怎麽寒酸啊。



  看來一切都得靠自己了。青山開始盤算著可行的計劃。



  就在此時,忽聽身旁的龍彪一陣驚呼。“龍蟠,你怎麽樣了。”卻是龍彪攙扶著龍蟠腰間卻摸出了一把模糊的血色。



  “可能是傷口裂開了。”龍蟠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此刻也被劇痛折磨得開始扭曲。



  “不行,你不能再走了。”龍猛沉聲道:“以你現在的狀況就算到了神峰城堡也幫不了我們什麽。”



  “還是留在這裏吧。”青山也看出,龍蟠的情況似乎非常不妙,必須立刻急救。



  龍猛連忙從便攜包裹裏,掏出了金瘡藥和繃帶,為龍蟠療傷包紮。



  “啊,傷得這麽嚴重。”眾人揭開龍蟠身上的血衣的時候,還是被龍蟠身上可怕的傷痕嚇了一跳。



  一道道又深又長就好比幾隻扭曲的小蛇一般。而手腕是上一道傷口更是入骨三分,讓龍蟠的手幾乎斷了。



  很難想象龍蟠到底是憑借著怎樣的意誌力才堅持到了現在。



  “傷的太重,這樣的包紮根本起不到什麽作用啊。”龍彪心急如焚。



  “你們快去救大小姐他們吧。”龍蟠扭曲的麵容卻顯得極為堅毅:“否則大小姐一旦有所不測,我們怎麽向宗主交代啊。”



  “大小姐要救。”青山不由為這小子忠義所感動:“不過你的命也不能不管。”青山連忙從軍用背包裏摸出了幾顆消炎藥:“這幾顆藥先吃下去。”



  “這是什麽藥。”龍蟠根本沒有見過這些膠囊製成的藥粒不由疑惑道。



  “別問那麽多,總之對你的身體大有好處。”青山隨即又摸出了一個電子醫療護腕。



  給龍蟠帶上之後又用繃帶給龍蟠做了個吊帶讓龍蟠的受傷的左手固定吊好:“別亂動,這樣傷口才能愈合。”



  這個醫療護腕有這固定夾板一樣的功能,對於骨折有著很好的固定和治療作用。



  不但如此,在這個醫療護腕上麵還配備了後現代最顯見的電子信號發射器,為的就是讓士兵們在野外受傷的時候,在啟動醫療護腕的同時也能發射出求救信號,好讓搜索隊和醫療隊能及時地找到士兵的位置。



  要知道這可是每個士兵都必須配備的野外醫療器械,沒想到在這時候居然派上了用場。



  “這什麽寶貝,好神奇,套在手腕上我居然不覺得疼了。”龍蟠難以置信地撫摸著左手拿奇異的“手鐲”還有那吊帶。



  而一旁的千雨也看得連連稱奇。



  又一次,千雨升起了一種奇異的感覺,這叫青山的年輕人,到底是什麽來頭,不但劍術高超,而且頗有謀略,現在更發現他對醫術也頗有研究。簡直就是個全才啊。



  看來以後得找機會把他收歸麾下為太子殿下所用,否則真是可惜了啊。



  “隻要好好休息不要亂動,你的傷應該沒有大礙。”青山道。



  “多謝了。”龍蟠原本就算不死這條手臂也殘了,卻沒想被青山這寶貝居然如此神奇,能保住他的一條手臂。不過龍蟠還是焦急道:“快去救大小姐他們吧。”



  “我們這就出發,前往營救她們。”雖然沒有可行的計劃,可是現在也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老夫不通武藝,就算去了也隻能拖你們的後腿,索性就由老夫照顧傷重的龍蟠在這裏等候你們吧。”



  “恩。”青山也是微微點頭:“大祭司多加小心。”



  夜涼如水,一片朦朧,神峰山下,杏子林內。巨大的古堡猶如一頭張牙舞爪的猙獰巨獸,矗立於夜幕之中,讓人升起一股,詭異的陰森和猙獰。



  那便是神峰劍宗的所在,神峰城堡。



  啟動了夜視模式,使得青山的視野根本不受光亮的限製,所以哪怕是在夜幕之中他依然能清晰看出神峰城堡的全貌。



  比起白蛟的城主府甚至還要更為氣派,聳立的高牆,厚實的鋼釘大鐵門,還有高牆上,那林立的箭樓,盤踞的守城重弩,還有往來巡邏披甲帶刀的守衛,無不清楚地顯示著這神峰劍宗的財雄勢大,地位超然。



  這哪裏像是什麽大戶人家,根本就是一個標準的軍事要塞。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出身軍旅的青山非常清楚情報的重要性,所以在來的路上便讓龍彪把知道的所有關於神峰劍宗的信息都告訴了自己。



  根據龍彪的介紹,青山知道。



  神峰劍宗乃是蘭奇大國八大劍宗之一,地位超然,宗內高手無數,門下弟子不下七千,絕對是一股非常強勁可怕的勢力,就連皇室也不願意招惹他們。



  神峰劍宗的傳承已有千年之久,曆史可謂源遠流長,所謂樹大根深,七千人的門下弟子,七百人的宗內高手,隻是擺在門麵上的。據龍彪的推測,神峰劍宗隱藏在背後的實力隻會更加驚人。



  事實上八大劍宗各有底蘊,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強,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藏著什麽底牌。



  也因此無論是誰也不願輕易得罪他們。



  不過這裏麵可不包括,青山。



  最好祈禱著無雙他們平安無事,否則不管你神峰劍宗還是封神劍宗,老子都要讓你化為灰燼。



  青山深沉的眼眸透著無限的殺機。



  龍彪和龍猛卻是如兩字雌伏獵豹一般,巧妙地隱藏著自己的身形。兩人雖然也身手不凡的年輕高手,不過比起青山到底還是差了一截,而且一路上青山所展現出來的智謀,無論是連環火船還是那夜,殺死夜襲的高手,都讓他們清楚一件事情,那便是,這次的營救應該聽他的指揮。



  腦海裏的藍月清晰的現實這現在的標準時間,01:33



  正是夜色最濃的時候。



  箭樓上,鐵門下,原本還算是警醒的守衛們也露出了一絲倦意,有幾個甚至打起了哈欠。伸起了懶腰。可更多人卻依然是警惕地守望著四周。



  城牆上視野開闊,還有往來巡邏的守衛,再加上每隔十米便有一大夥伴照明。



  青山腦海飛速的分析著。防衛森嚴。根本沒有任何的死角。秘密潛入看來是行不通的。



  不過就這麽放棄了,絕不是青山的作風,不管怎麽說既然來了就得闖進去,或許還能找到一絲機會。



  “跟著我。”青山下意識打出 手語,卻對上了龍彪和龍猛 不解的眼神,這才醒悟,這兩人根本就沒有受過專業的手語訓練又如何能看得懂他的手語,無奈之下隻好低聲道:“跟著我,小心點。”



  “是。”



  夜幕下,三道朦朧的身影猶如青風一般飄向了城牆下。



  圍牆雖然很高少說也有十米的樣子。



  不過對於裝備精良的青山這十米的高度實在是算不了什麽。



  一個助跑,之後便是縱身一躍,整個人便如大鳥一般飛上了城牆。過去在軍中,青山可沒有這等飛簷走壁的功夫,隻是來到了萬羅世界之後,卻因為環境所迫青山也開始慢慢變成了了超人了。



  隻不過青山更知道,在這個世界,這樣的超人多如牛毛。別的不說,至少身後的龍彪和龍猛便毫不費力地跟了上來。



  或許是察覺到了身後的異動。巡邏的戰士下意識地回過頭來,然而迎入眼簾的卻是一抹朦朧虛幻的黑影。隨後便是一個飄忽不定的拳頭。



  碰。被一拳擊中的守衛連哼都沒來得急哼一聲便被砸暈了。



  青山雖然隻是個後勤工程兵,可也是接受過了全麵係統的軍事訓練,而這秘密潛入,以及反恐營救也是其中的重要科目之一。



  在後現代,這是所有參軍入伍的軍人所必修的科目。



  雖然青山的成績一直不是很理想,可也算是勉強及格了。那時候的青山怎麽也沒想到,以前隻是為了應付考試而敷衍了事的反恐營救訓練,會在這個陌生的大陸派上了用場。



  這一拳可是很有講究,無論是力道還是出拳的角度,都是大有講究。一拳下去,正好擊中了對手的太陽穴,能夠中斷對方的大腦神經中樞,而力道算不上很強也不用擔心會把對方給殺死。



  雖然對於神峰劍宗的所作所為青山極度痛恨,可是能夠不殺人的話,他也盡量不想大開殺戒。



  或許的察覺到身後有異,前麵的四人正想回過頭來。



  可是青山又豈會讓他們如願。



  拳腳如風,連續四個手刀,閃電一般劈出。不到一息之間,五個巡邏的戰士便被無聲無息地放倒了。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識到青山的身手,然而龍猛和龍彪還是被這怪異之極的拳法給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家夥絕對是天生的殺手。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