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26跟蹤信號

026跟蹤信號



  隻是就算現在有了神峰劍宗和白沙城主的幫忙,可眾人依然沒有頭緒想要追查也無從下手。



  龍彪和龍猛卻是一臉茫然。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一件比一件匪夷所思。這讓年輕龍家弟子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所以兩人都下意識地望向了青山。



  對於這個來曆神秘的年輕人龍彪和龍猛卻是越來越好奇了。他們怎麽也弄不明白,他是怎麽和神川成了朋友。



  可以肯定此前青山和神峰劍宗根本沒有任何瓜葛,甚至連神峰劍宗的名頭都沒有聽說過。



  可是不到半天的功夫,青山居然和神峰劍宗的神川成了朋友。要說著神川清風大劍師的名頭,龍猛和龍彪是絕不會陌生的。那可是大陸有數的頂尖高手。出道二十餘年,幹下了不少驚天動地的大事,算得上是個成名已久的老前輩了。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如今卻和青山成了忘年之交的好友,而且還是在打過了一場之後。從敵人變成了朋友。



  這事哪怕是他們親眼所見也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發生在青山的身上,卻似乎,沒什麽值得意外的。



  仔細想想,一路行來,青山已經幫助龍家化解了兩次重大的危機。無論是那晚的夜戰群盜,還是河道上,匪夷所思的火船之計都讓人感覺這年輕人的有些高深莫測。



  雖然他們沒見識過青山和神川的比鬥,不過可以想象那一定是場非常難精彩的決鬥。



  而青山的實力也絕不可能想他所說的那樣隻有二十級的修為。



  或許這便是不幸中的萬幸吧。誰能想到當初一時興起邀請他車位鏢隊的護衛居然在這時候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



  雖然沒有什麽根據,可是龍彪和龍猛卻是直覺的相信,隻要有他在,這次肯定也能化險為夷,所以兩人都有些期待地望向了青山。



  “現在該怎麽辦。”龍彪道。



  “既然無法確定龍豪和蛟洛的生死,現在也隻能現找到龍蟠了。”青山道:“隻要找到了他,就可以找到被劫走的其他人。”



  “找到龍蟠。”龍彪有些吃驚更多的卻是疑惑:“怎麽找。”



  “現在的我們可是沒有任何的線索和頭緒啊。”龍猛道。



  線索。線索。難道真的沒有任何線索嗎。青山不由皺緊了眉頭。很快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由兩眼一亮。



  “你們沒有。”青山自信道:“可我有。”



  “你。你能找到龍蟠。”龍彪和龍猛難以置信地打量著青山。



  而一旁的神川也是極為好奇,不知道這年輕人到底有什麽手段。



  青山微微一笑:“你們隻管跟著我就是了。”



  其實說起來也真的很巧。



  當初是為了給龍蟠治療手臂的傷勢而特意給他戴上的。



  是的,在後現代那個急救護腕是專門用來救治骨折之類的創傷,而那天晚上,龍蟠正是因為手腕受了重傷才被青山帶上了這個急救護腕,可沒想那個護腕此刻卻成了,青山追蹤龍蟠的線索。



  藍月,啟動衛星的追蹤信號。搜索急救信號。



  武裝衛星 啟動急救信號搜索頻率。



  SOS急救信號頻率鎖定,坐標東經XX.XX北緯XX.XX鎖定目標。



  目標自動編號為OO1



  001當前處於移動狀態。



  啟動通訊模式,啟動環境感應模式。



  與此同時,青山的腦海裏顯出了副清晰的三維畫麵那正是和視覺神經 聽覺神經項鏈的生物電腦,意識投放。



  可以讓青山在腦海裏生成信號影響,而這組畫麵和聲音就是目標所在的環境狀況。而且因為裝配了攝像頭使得青山甚至能看清



  耳朵裏隻聽到一陣平緩的呼吸聲,這應該是龍蟠的呼吸聲,青山暗自分析著,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聲響。



  然而環境模式的感應下,卻清晰地顯出三百多個奇異的光點,那代表在龍蟠的周圍至少有三百多人。



  原來龍蟠真的還活著,青山不由暗喜,真是天無絕人之路。老天爺果然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這一刻青山再次湧起了強烈的自信。



  根據坐標的判斷此刻001位於青山等人坐在的正北方向約二百裏處。而且正以每小時五十公裏的速度快速移動著。



  “神川長老。”青山道:“在我們正北方向的兩百裏處是什麽地方。”



  “正被方向的兩百處。”神川不由微微一愣不過還是很快為青山解釋道:“那應該是鬆竹山一帶。”說到這裏,神川下意識道:“難道你認為他們在那個方向。”



  “是的。”青山道:“具體情況我暫時無法跟你們解釋,總之我知道,龍蟠就在那裏,而且正以每小時五十公裏的速度快速移動。”



  “那應該是通往北非的方向。”說到這裏神川不由好奇道:“難道說你確定他們在那裏不成。”



  “是的。”青山道:“我敢肯定。”



  “。。。。。。。”龍彪和龍猛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他們很難想象青山到底是憑的什麽如此肯定龍蟠的行蹤可是看著青山那自信的模樣又不像是裝的。



  “一定是了。”龍彪驚呼道。



  龍猛也瞬間醒悟過來,北非正好處於齊王控製的領地也是距離白蛟城最近的屬於齊王的領地,如果說這次追殺的人馬真的是齊王所派出的,那麽他追有可能的便是取道北非回到日出之城,當然這些龍彪和龍猛是絕不會說出來的,因為他們也害怕,神川和白蛟在得知了這次的對頭是齊王之後會撒手不管。



  “既然如此,我們還等什麽。”青山道:“現在就去那裏看個究竟。”



  “恩。”龍彪也是連連點頭。



  “雖然有了大概的方位。”青山道:“不過具體方位還不能確定,白蛟城主是否能助我們一臂之力,出動軍隊,協助我們呢。”



  “隻要有了大概的方位。”白蛟道:“自然沒什麽問題,不過一旦進入北非地界我就沒辦法了。”



  “北非距離白蛟兩千多裏。”神川道:“如果對方以時速五十公裏的速度快速移動的話,應該是騎馬走的管道。”



  “那就算我們知道了也很難追得上他們啊。”青山不由一陣頭疼。



  “看來隻好出動,輕騎兵了。”白蛟道:“輕騎兵的速度是最快的時速可達七十裏,如果日夜不停的追擊應該能追得上他們。”



  “如此有勞白蛟城主了。”青山感激道。



  “青山少俠客氣了。”白蛟城主連忙還禮。



  這恭敬的架勢更是讓龍彪和龍猛兩個看得兩眼**。這青山真是越來越神秘了。



  青山裏也是暗喜,原本,就算有了消息,龍蟠那方有三十多人,而且青山也不敢肯定對方的實力如何情況非常棘手,不過這回不但有了神峰劍宗的幫助而且還有,白沙城主出動軍隊的協助。



  這次營救勝算很大。



  北冥小城,以北五十裏處有一大山,因為盛產輕鬆和青竹故而得名——鬆竹林。



  此刻快天色已晚,茂密的山林內,不時顯出陣陣朦朧詭異的身影,這些都是夜間活動的各類魔獸。



  而在這群山之間有條小徑。延綿穿梭便如一條穿行於草叢之間的小蛇一般,若隱若現。



  顯然這是一條由山間野獸常年踐踏而形成的一條天然小徑。



  青山把生物雷達,開到了最大的搜索模式。這使得他能夠輕易發現,五百米內的風吹草動,如果有人的話是瞞不過他的。



  在猛獁森林,正是憑借著生物雷達的幫助使得青山一次又一次地躲過了可怕的危機。



  而此刻的青山便如一條敏捷的豹子,輕巧地穿梭在叢林之間,他的速度很快,卻絕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響。



  這使得跟在他身後的神川和龍彪 白蛟等人暗自心驚。



  哪怕是最優秀的獵人,也不可能有他這種靈巧敏捷叢林穿行的身法。而且更讓他們感覺奇怪的是青山根本沒有停下來探查和分析,而是沿著一個特定的方向,快速前進,似乎很肯定目標的存在。



  最讓他們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在夜間的青山似乎能看見周圍所有的情況,他挑選的小路雖然崎嶇複雜,卻總是能夠帶著大家毫無阻礙地穿行過去。



  一路上雖然經常遇上一些小獸可是青山這隊人馬少說也有,六百多人而且都是精裝勇猛的戰士,所以這些魔獸根本據不敢靠近他們,遠遠的看見了他們也都會識相地避開。



  終於一路急行的青山聽了下來。並揚起了手,示意眾人停下。



  經過連續不停的三天三夜的追擊,青山終於肯定已經成功地追上了對方,因為腦海裏的信號,顯示龍蟠就在前方大約千米開外。



  並且已經停止了移動。



  考慮到現在的天色已經很晚了,所以對方應該是在安營紮寨。



  為了不打草驚蛇,青山等人決定,抄小路靠近目標。



  而此刻終於迎來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就在前麵五百米左右的地方。”青山指著密林深處的某個方位小聲道:“注意隱蔽,我們悄悄地靠過去。”



  “五百百米處。”龍彪不由臉色微變:“你是怎麽知道的。”



  不但是龍彪其他人也是一個個難以置信。



  要知道這一路行來,哪怕神川和白蛟城主暗中留意可還是沒發現什麽有價值的線索,可是青山直撲目標之後,居然還能準確地說出對方的人數



  “這些以後再告訴你們。”青山接著道:“總之相信我沒錯。”



  眾人已經被青山這匪夷所思的話語給鎮住了,可是看他說得那麽肯定又使得他們很難懷疑。



  “這次的營救一定要注意隱蔽不能打草驚蛇,否則的話千雨和無雙 龍舒他們看就有危險了。”



  “恩。”神川和白蛟都是暗暗點頭。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兵分兩組組第一祖由我和神川長老設法混入,內部確定無雙和龍舒他們的位置,白蛟城主的軍隊和神峰劍宗的弟子們組成突擊主力之後等待我們的信號,一舉殺入,救出人質。”



  這套戰術是反恐演習之中典型的人質營救作戰計劃,此刻不過是被青山照搬照套而已。



  當然這也是有了白蛟城主二十名精銳戰將還有神峰劍宗二十名精英弟子再加上,神川和白蛟這兩個頂尖高手坐鎮,青山才顯得這嗎真定自若。



  無論是情報 軍力 自己一方都占據了絕對的優勢,更重要的是青山肯定對方對自己等人的到來一無所知。這要是再不成功過可就真的沒有天理了。



  可是在神川和白蛟看來這卻是非常周密老練的戰術。



  看他一副胸有成竹,自信從容的模樣,似乎沒少幹過這樣的夥計。這使得眾人對他的來曆又一次多出了一種高深莫測的猜測。



  一行四十五人,小心地向前摸進。



  很快,他們終於看見了前方露出了一個大宅院,宅院的外圍則是皮甲帶刀的護衛在往來巡邏。



  看起來就和一般的有錢人家沒什麽兩樣



  神川和白蛟等人更是臉色大變,因為經驗老道的他們隻看一眼便能分辨出這些守衛都是訓練有素的軍人。



  雖然不知道這幫人馬到底是何方神聖,可以肯定,對方來頭不小。



  而還有一點,而院落之內那幾輛馬車和無數隻打著響鼻的戰馬也清晰地表明這群人應該是長途跋涉,並感到了這裏作為臨時的落腳點。



  可是一個臨時的落腳點居然也能選中這麽一個易守難攻的高牆大院,可見對手的準備是何等充分。



  想要悄然進去救出龍舒等人,難度可謂不小。



  “龍蟠就在裏麵。”青山非常肯定道。



  “龍蟠在的話那麽千雨和大小姐他們也肯定在。”龍猛沉聲道:“這群人就是襲擊了他們的那幫人。”



  “終於追上了,這次一定要救出大小姐他們。”龍彪牢牢地握緊了拳頭。



  這是一個很簡陋的牢籠。普通的民居隻是加固了門板和窗戶就變成了一個簡單的牢籠。



  對於一般的強者而言這個牢籠算不了什麽甚至不能承受一個十級戰士的全力一擊。



  可是對於手無縛雞之力的千雨這卻是個無法突破的屏障。



  而且這樣的牢籠還不止一個,而是足有四個。



  被抓來的也絕不止自己一人至少,千雨確定龍舒和龍怡也被抓來。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他怎麽也沒想到,從頭到尾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對方算得死死的。



  隻是身負使命的千雨並不願意就此放棄。所以他在等待著適合適合的機會。哪怕是隻有一絲機會,千雨也絕不會放棄。



  夜色正濃,牢房之中極為陰暗,千雨的耳朵中隱隱聽到隔鄰的地牢中發出的咒罵之聲,這是守衛著牢房的守衛。



  千雨身份特殊,地位尊貴,所以 他被隔絕開來,並沒有和龍七 燕老大等人被關在一起。



  想必龍舒也應該和自己一樣吧。



  雖然暫時還不知道他們的目的,可是千雨首先肯定自己不會有危險,至少暫時不會。而這也是他目前唯一可以利用的。



  等待了許久,千雨終於決定今天晚上冒險一搏。



  因為連續不停三天三夜的趕路已經讓這群神秘的強盜疲憊不堪,所以他們今天才選擇了這裏作為落腳點進行休整,一旦錯過了今天晚上可就再也沒有更好的機會了。



  所以千雨決定冒險一搏。



  低沉的腳步齊緩緩傳來。千雨知道那應該是守衛到了換班的時間。這就是千雨等待的機會。



  每一次換班,接班的守衛都會來到牢房的門口確定囚犯的狀況,這也是千雨唯一可供利用的機會了。



  果然交班之後,便有一名守衛來到了牢房的門口。



  “這位兄弟。”千雨祭司似乎有些虛弱:“能給我弄碗水來嗎和清熱解毒的藥劑嗎。”



  千雨怪異的舉動引起了守衛的注意。



  “這個?”那守衛遲疑道:“我去稟告統領。”



  “啊,等等。”千雨大祭司似乎大為著急連忙道:“隻要給我一碗水,一副藥劑就行,不用驚動你們的統領。”千雨一邊說著一邊從懷裏摸出了一跳樣式古樸的項鏈道:“這隻是小事,辦成了這條靈魂項鏈,就是你的了。”



  那守衛隻覺眼前一亮,顯然是對這種樣式古樸的項鏈很感興趣下意識地走到了牢房的柵欄加固的木門前。



  “這靈魂項鏈可是難得的好寶貝?”千雨的話語充滿了不舍和無奈。



  “這怎麽行。”守衛雖然兩眼放光可還是猶豫地搖搖頭:“您是身份尊貴的國師,我可不敢要您的東西。”



  “沒事,這是我送你的。”千雨道:“這可是我最珍貴的東西。”



  “貴為國師,拿的出手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貨色。”守衛喃喃自語,兩眼放光死死地盯著這古樸的項鏈。



  小指般粗的黑色鏈條也不知道是到底是用的什麽打造的。



  而那個巴掌大小的鏈墜子比起一般的項鏈墜子顯然要大了很多,圓圓的,上麵刻滿了古樸的紋路,而在墜子的中間則是一個褐色的寶石。



  看起來就想是一隻奇異的魔眼,散發著詭異的幽光,甚至讓人有種靈魂被吸入其中的感覺。



  “你看,這條項鏈是不是很漂亮。”千雨大祭司的聲音顯得一樣柔和似乎充滿了一種令人心平氣和的神奇魔力。



  “確實很美。”守衛喃喃自語。



  “當然,他叫靈魂項鏈。”千雨大祭司的聲音變得更加的柔和,而那股神奇的魔力也變得更加清晰和濃鬱。



  “靈魂項鏈。”守衛放光的兩眼逐漸變得迷離,可卻還是死死地盯著那隻奇異的魔眼。



  “是不是很想得到他。”千雨的聲音充滿了一種難以抗拒的誘惑和引導。



  “對,我很想得到。”守衛迷離的眼神變得更加的模糊似乎被蒙上了一層奇異的魔霧一般。



  “想要得到他並不難。”千雨的聲音依然是那麽的具有誘惑力。



  “不難,不難。”守衛喃喃自語,原本迷離的眼神此刻更顯得呆滯。



  “隻要你打開,牢籠的木門。”千雨依然繼續著那極具誘惑力的的引導:“拔出你的劍,把木門劈開。”



  “拔出劍,把木門劈開。”守衛呆呆地靠近,隨後緩緩地拔出了背上的大劍。



  “對,把木門劈開。”千雨緩緩道。



  “把木門劈開。”守衛高舉過頭的大劍猛然一劈。



  碰。轟隆。一聲悶響,木門粗大的門拴被狠狠地劈開了。



  然而這沉悶的聲響卻驚動了其他的護衛。



  最先走趕到的是大個子的光頭護衛。



  “老三,你在幹什麽。”光頭護衛大吃一驚。



  “殺了他。”千雨的聲音冰冷消殺,而那陰沉的眼神便如一頭邪惡的毒蛇盯上了一隻青蛙一般。



  那光頭護衛被千雨那詭異的模樣給嚇得楞了一下。



  隨後他看見了一道雪亮的幽光。



  撲哧。光頭甚至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便感覺自己整個人飛了起來。所有他看見了地麵,那句無頭的屍體,還有另外一個魔神一般的身影提著雪亮的長劍,木然地站著。



  “為什麽,殺我。”光頭怎麽也想不明白:“我是你二哥啊。”



  可惜的是,他永遠也聽不到回答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