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15連環火船

  015連環火船



  主營帳內。



  龍豪 龍七 千雨 龍舒龍凡等人圍著地圖。一個個神色凝重。



  “前麵東北一百裏就是“進賢”。”千雨道:“正北五十裏就是“洛水”。”原計劃我們走陸的話下一站就是進賢。



  “現在我們已經被盯上了。”龍七道:“走陸路不再安全,我建議從洛水走水路。”



  “我也是這麽認為。”龍舒附和道。



  “可是我們根本沒有船啊。”龍豪道。



  “沒有船,可以伐木造筏。”龍七道。



  “洛水湍急,臨時造的木筏根本不能承受。”龍豪道。



  “洛水下遊是白沙城,哪裏有最好的船隻。”千雨興致勃勃地道:“我和白沙城主有些交情問他借隻船不是問題。”



  “恩。”龍七點頭道:“從白沙,走水路到李渡也非常便捷,這主意不錯。”



  “這樣一來可真有點出其不意的了?”龍凡興奮道:“如果說對方是針對我們走陸路而設下的陷阱這次絕對要落空了。”



  “事不宜遲,午飯之後,伐木造筏。”龍七道。



  人多好辦事。這群龍家弟子和燕氏十二兄弟個個身手不凡,伐木造筏也不是什麽難事,半天的功夫便造了十二隻大木筏。



  隻不過這些木筏、是臨時所造,工藝自然沒那麽多講究,,纏繞木筏的藤鎖都是山間巨藤所紮而成。



  而木頭也並非是最後的空心毛竹和,彈木,這樣的木筏一旦浸在水裏時間久了就會因為吸水而變得沉重甚至會沉入水裏。



  可如果隻是支持個十天半個月卻是沒有什麽問題的。



  木筏地底部雖然都是木頭,不過木筏之上倒是搭建了防風防雨的座艙,有些不倫不類。



  既是木筏,也可以算做是船。



  “他們改變了行程的安排。”一旁的無雙若有所失:“這倒是個好辦法。”



  “改陸路為水路。雖然要多繞了一些路,不過卻能起到出乎敵人的意料作用。對於別有用心的跟蹤者想要伏擊他們,看就沒那麽容易了,就算到時發現了想要再行布置也會手忙腳亂的吧。”蛟洛難得發表了一番很有見地的言論。



  “看來龍家和千雨那老頭還是很有腦子的啊。”無傷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讓人忍俊不禁。



  “還以為人人都和你一樣木魚腦袋嗎。”隻要有機會雲霞是絕不會放過奚落無傷的。



  “木魚腦袋,總比胸大無腦來得好些吧。”無傷立刻反唇相譏。



  不出意外,人性暴龍果然暴走。一時間,營帳內外,雞飛狗跳。



  悠悠洛水南起,金沙河,延綿千裏,到達北方下遊之後則匯入白沙河。



  雖然洛水隻不過是屬於金沙河的一個支流,然而水勢卻是頗為湍急。隻不過這些臨時所造的木筏卻也是非常的結實,不用擔心散架什麽的。



  一路順風順水,倒是讓眾人極為快意。



  相比車馬起伏的舟車勞頓,坐船顯然要舒服了許多。



  兩岸,青山紅花,鳥鳴獸吼,生機盎然。雖然明知旅途危機,不過雲霞 無傷 蛟洛三人卻是心情愉悅,一個個興致勃勃地坐在木筏的前頭,吹著河風,欣賞著這難得的兩岸風光。



  當然,開心的可不僅僅隻是他們,龍家弟子,甚至連那十二個一天到晚繃著臉的大冰塊也難度露出一絲輕鬆的表情。



  除了兩岸難得的風景之外,最重要的是這十天下來卻是沒有再出什麽意外。頗有點郊遊踏春的意味。



  “快看是,金龍魚?”蛟洛指在河麵一群如魚類般逆流而上的金色大魚,大聲歡呼。



  “真的是金龍魚。”雲霞歡呼道:“據說金龍魚可是河裏遊得最快的魚兒。”



  “要是我能變成魚就好了。”無傷一臉向往:“那樣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裏遊來遊去了。”



  “你要是條魚,我就把你釣上來。”蛟洛笑道:“然後烤著吃。”



  “好你個死丫頭居然想吃我。”無傷氣急敗壞:“我先吃了你。”



  。。。。。。。。。。



  船頭歡笑嬉戲,可是青山卻有著自己的心思。



  而腦海之內的藍月雖然還是每天按時維護者武裝衛星的運轉,可是到目前為止,那上麵還是沒有人來接替自己的工作。



  要知道自己已經失蹤了快一年了,按照軍部的管理程序。早就應該派人前來檢查情況了。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煩心的還不止這點。



  離開猛獁森林也有一段日子,可是到現在還是沒有絲毫關於,拉頓的線索。



  當然就算是發現了拉頓的行蹤,自己真能達成自己的目標嗎。這一切還是個未知之數。



  不過煩心事雖然不少,不過卻也並非全無收獲。



  這段時間,隻要一有空閑,青山便一直嚐試著研究這個世界的神奇的天罡鬥氣。



  如果自己能夠學會這個世界的天罡鬥氣,以後有機會返回軍部的話,或許能讓軍隊的格鬥能力有一個整體的質的飛躍。



  其意義絕不亞於,軒轅七絕在軍中的普及吧。



  擁有了鬥氣,再穿上生化機甲,戰鬥力會有多強,隻要一想到這裏,青山便感覺激動難耐。奈何想法雖好,可是現在的自己連門鬥沒有入,隻能徒呼奈何了。



  而對於這個世界傳說中的星劍,青山也非的好奇。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見識一番。最好能帶回一把讓軍部研究一下,嘿嘿到時候肯定是大功一件啊。要是擁有了這個世界星劍戰士的力量再加上軍部的生化機甲,那樣的戰鬥力,就算單挑最強的拉頓戰士也能穩操勝券了吧。



  或許自己有機會成為,結束這場戰爭的最大功臣。



  就在青山幻想著世界和平之後的情形,眼角閃過一道曼妙的身影。卻是無雙從艙內走了出來,隨後坐在了船舷的邊上出神呆坐艙內,那模樣顯得心事重重。



  “怎麽啦,有什麽心事。”青山不由好奇走進問道。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心事不寧。”無雙道:“這一路也未免太順利了吧。”



  而此刻,龍七也正好自艙內走出,坐到了無雙和青山身旁:“無雙姑娘難道發現了什麽異常不成。”



  “沒什麽。”無雙幹笑道:“可能是我太多疑了吧。”



  “下遊不遠處就是白沙穀了。”龍七道:“無雙姑娘應該是擔心在那裏會遇到伏擊吧。”



  “啊。”無雙一臉吃驚地望著龍七。



  “嗬嗬。”龍七灑然一笑:“姑娘也未免太小看我們龍家人了。”龍七道:“這幾天雖然順風順水,沒出什麽狀況,可正是如此,反而讓我們更加的不安,如果賊人早就盯上了我們,不可能沒有發現我們已經改變了行程,可是他們一直沒有采取動作,可見必然是在尋找適合的時機,下遊的白沙穀,地勢險要,隻要築起一攔河水寨,我們可就插翅難飛了。”



  “看來倒是我多慮。”無雙不由尷尬道:“既然你們已經料到了想必應該有解決的辦法了吧。”



  龍七苦笑道:“實不相瞞,就是還沒想到辦法,所以我才頭疼啊。”



  而就在此時龍舒 千雨和龍豪也走了出來:“我們都在商量這事,不知無雙姑娘有什麽好提議嗎。”



  “抱歉。”無雙無奈道:“我也沒有什麽好辦法。”



  “。。。。。。。”一時間眾人都默然無語了。



  “如果現在棄水路而走陸路,你們看如何。”青山道。



  “不行。”龍七苦笑道:“沿岸的都是奇險的山路,崎嶇不平,就算是輕型馬車也無法穿行。”



  “如此說來隻能走水路,而且還必須強行闖過白沙穀嗎。”青山道。



  “是啊,這就是最頭疼的地方。”千雨道:“就算明知道對方在哪裏設下攔截,可我們也隻有硬闖一途了。”



  “強行硬闖的話,以我們的戰力恐怕是凶多吉少啊。”一旁打鬧的無傷等人也是湊了過來。



  “能否給我畫出個地形圖來。”青山道。



  “難道青山少俠有什麽好辦法。”龍舒和千雨都是兩眼一亮。



  “這個得看過地圖之後才有把握。”身為工程兵出身的青山可沒有戰術參謀那麽好的戰略眼光。



  不過藍月的資料庫倒是存了不少經典戰例,如果能找到與之相近的成功戰例的話,或許能解決眼前的危機也說不定。



  地圖歸類掃描。完畢。



  輸入經典戰役分析。



  尋找相似地圖 相似環境的成功戰例。



  搜索完畢。共搜索出成功戰例一百五十二例。



  其中冷兵器時代成功戰例二十一例。



  顯示冷兵器時代的成功戰例。



  果然在掃描了地圖,並輸入了必要的戰略條件之後,藍月搜索出了至少不下二十個可以參考的成功經典強襲戰例。



  這倒是個意外的收獲。



  而其中一例和眼前的情形是最為相似。幾乎可以讓青山生搬硬套來用了。這個成功的戰例有個很牛逼的標題。



  火燒赤壁。



  想當初為了火燒赤壁,諸葛亮還弄了個登台拜祭,作法借東風。



  可如今自己等人順風順水,而且根據他們的介紹這水寨是攔河而建,簡直就是天然的火把場啊。



  這要不放上一把火,青山都覺得對不起自己了。



  看到青山那興奮的眼神,千雨和龍舒等人也是兩眼一亮。



  “青山少俠難道想到了什麽好辦法嗎。”龍七問道。



  “不錯。”青山道:“用火燒。”



  “火燒。”



  在場眾人哪一個不是心思靈巧,機變百出。很快便明白了青山的用意。



  “哈哈哈,果然好計。”龍七欣喜萬分。



  “好家夥。”無雙也是兩眼一亮:“這麽簡單的辦法,我怎麽沒想到。”



  “辦法是有了。”千雨接著道:“不過這把火該怎麽燒可得仔細研究研究。”



  白沙穀,是金沙河通往白沙城的上遊一百裏處的一道狹長的山穀。



  特殊的的地勢使得河道內水流湍急而狹窄。而在這狹長的河道之後則是一片開闊,地形的落差,使得這裏形成了一個類似於山坡瀑布一樣的特殊河流。



  而在瀑布之下,則是一萬平靜得如湖麵一般的河槽。過了河槽,便可以直達,白沙城。



  俗話說,靠山吃閃,靠水吃水。



  叢山峻嶺之間有嘯聚山林的盜賊被稱之為山賊。



  而窮凶湍急的河流之間同樣也有,以打劫為生的盜賊,這些又被稱之為水賊。或者河盜。



  白沙穀,地勢險要,若是築起閘門,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絕對是攔河搶劫,發家致富的好去處。



  所以這裏從來就不缺乏,那些想要不勞而獲的,水賊們拒關而守。



  悠悠洛水,奔流不息,原本寬達百米大河,到了這裏卻驟然縮減變成了一條寬隻有二十米的河道。



  二十米的河麵,水光粼粼,碧波蕩漾,顯得頗為寫意。



  一道攔河水槽,飛架河麵,把這二十米的寬,場足有兩百米的河道一分為二。



  河槽上,一群人數近百的黑甲劍士正警惕地注視著河道的風吹草動。



  領頭的共有三人。



  這三人幾乎長的一個模樣。一樣的高大,雄壯,一樣的光頭,暴眼,滿臉橫肉。



  一看便知是窮凶極惡的亡命之徒。而他們的長相讓人很容易聯想到一個古老的而不光彩的職業——強盜。



  可惜那一身標準的製式黑甲鎢鋼裝備,怎麽看都不想是強盜所能裝備起來的精良被。



  就算是白沙城最精銳白沙兵團,也沒有如此精良的裝備。



  事實上原本這裏確實有著一幫名為白鯊兵團的水賊兵團。這可惜這群水賊已經被這群後來者送去見閻王了。



  而此刻這群黑甲戰士正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河道上的風吹草動。



  “快看。”眼尖的一人發現,上遊忽然飄來了一片黑點點。隻是隔得太遠,讓人根本看不清楚。



  “有情況。”三個光頭大漢神色微變,麵麵相覷,目光全都向河槽上遊的上遊望去,隻見那片黑點迅速逼近。



  “是木筏,好多木筏。”哨兵高聲道:“少說也有五十十多條啊。”



  三人之中的老大沙裏飛,神色凝重:“真是他們來了,可其他們隻有三十人,就算裝貨裝馬車,也用不到這麽多木筏吧。”



  “情況有古怪。”老二沙裏汗道:“吹警號,集合所有人。”



  很快,河槽兩側湧出更多的黑甲戰士少說也有兩百號人。



  一個個如臨大敵,守著河槽。



  很快,上遊飄來的木筏靠得更近了。足有百米的距離。



  奇怪,上麵怎麽都蓋著滿布。”三人之中的老大叫沙裏飛。眼前這詭異的一幕,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不過沙裏飛的的眼力卻是相當的銳利。



  誰也不知道這木筏上到底裝著什麽因為根本就看不見。



  然而隨著木筏逼近,沙裏飛卻本能地感到了一股不安的,總覺得會有有什麽不妙的情況發生。



  幾乎是在同時,木筏上的滿布被同時旋開了。沙裏飛等人看清之後,卻無不愣在當場。



  因為每一艘木筏上都撞門了稻草之類的東西,還幾個舉著木把的人。



  這是。難道就憑這些人也想攻下這鐵索橫江的河槽不成,沙裏飛不有些疑惑。



  弓箭手,預備。老二沙裏汗,大聲道。



  兩百名黑甲戰士同時張弓搭箭,瞄向了正在飄來的木筏。



  可就在此時,那三十多隻木筏居然在同一時間顯出了火光,隨後以驚人的速度,蔓延開來。



  “啊,他們把木筏給燒著了。”老三沙裏躍,大驚失色。



  “該死的是火攻。”沙裏飛氣急敗壞:“他們想把河槽給燒掉。”



  “快撤。”老二沙裏汗立刻反應過來。



  兩百號人,飛快地衝下了河槽。



  三十多隻著火的木筏,猶如三十多隻被烈火燃燒的火龍一般,瘋狂地撲向了河槽。



  轟隆隆。沉悶的轟鳴,連用鐵索鑄造的河槽也被震得搖搖晃晃。



  然而更驚人的卻是,那衝天的火光,滾滾濃煙,使得狹長的河槽之內,瞬間變成了一篇煉獄火海。



  灼熱的氣浪撲麵而來。



  哪怕是已經上了岸,隔著老遠的一眾黑甲戰士能感受到那驚人熱量,一個個臉色大變。



  而沙裏飛 和沙裏躍 沙裏汗三個更是目瞪口呆。



  “可惡的混蛋,居然想出這等毒辣的招數。”此刻的沙裏飛一臉慘白。



  “河槽是攔不住他們了。”沙裏汗道:“還是盡快用船隻準備水麵作戰吧。”



  “撤往下遊穀口,絕不能讓他們衝出去。”雖然很不甘心可沙裏飛還是發出了命令。



  上遊跟著火船後麵的龍七 龍舒 等人,一個個得意洋洋。



  “哈哈哈,不費一兵一卒。就把這天險河槽給摧毀了青山少俠這火攻之計真是絕妙無比啊。”千雨大為興奮。



  青山幹笑一聲,暗道一聲慚愧,這主意可是照搬古人的,沒想到還真的派上了用場。



  “不過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龍七道:“真正的戰鬥還沒開始呢。”



  熊熊烈火足足燒了兩個小時,終於將河槽給燒毀。



  穿過依然冒著青煙河槽廢墟,又是一大群的木筏順流而下。



  雖然出其不意地攻破了河槽可接下來勢必將有成水上惡戰。



  不過早在青山獻出火攻之計的時候,龍七和千雨這兩個陰損的老家夥便打定主意,順流而下。火船開路。



  反正現在通往白沙城也是順風順水。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所有人都躲在了加固的船艙裏。手持弓箭,,嚴陣以待。以龍七等人的分析。



  河槽雖然已經被攻破,可那幫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果然,當木筏衝出了狹長的白沙穀之後,展現在眾人眼前的則是十幾艘體戰船。



  沒艘穿上都賠了三層桅杆,此刻卻已經卸下了風帆。



  船體高大,船頭則被逐層了尖利的圓錐形,可見這種船有著很強的衝擊防禦力裏。



  而在船的前端和兩側更是駕著威力巨大的床弩,可見這些船不但防禦驚人,攻擊力更是恐怖之極。此刻每架床弩都被拉滿了鋼弦就等對方衝出穀口發動攔截了。



  “這回看你們往哪裏跑。”沙裏飛神色陰沉。那把火確實把燒的火冒三丈。



  然而當他看清了從白沙穀衝出的船隻時,還是嚇了一跳。



  “我靠,又是火船。”沙裏汗驚呼道。



  沒錯最先衝出穀口的正是十幾艘著火的火船。



  這是第二批。早在穿過了白沙穀的河槽廢墟的時候,千雨和龍七便命人,點燃了第二批火船。當然如果有需要話也會有第三批第四批。



  要知道,為了準備這些火船,青山和龍家的弟子們可是忙乎了足有兩天,才造出了這麽多木筏,就連一向淑女的大小姐龍舒也操刀上陣,香汗淋淋,這才造出了這麽多的木筏。



  而後又花了一天的時間收集了足夠的柴草,可謂工程浩大,不過收到的效果也是非常的豐富。



  當沙裏飛看著那順流而下,急速逼近的火船時,臉都嚇綠。



  “幹他娘的。”沙裏汗氣急敗壞:“這幫龜兒子,燒出癮來了。”



  “快閃開。”好一會之後沙裏飛才算回過神來。



  於是乎才剛擺好攔截架勢的十幾艘戰船,又慌慌張張地朝著岸邊劃去。



  嗖 嗖 嗖。



  順流而下的火船,駕著熊熊的風雷之聲,穿過江而過。那氣勢頗有點神擋殺神,魔阻殺魔的意味。



  而在那些火船之後的不遠處則是,載著人的木筏跟著火船順流而下。



  沙裏飛等人空有功高防高的戰船,卻是半步也不敢靠近。好不容易等那些火船過去了想要讓大船靠近攔截,卻已經來不及了。



  氣急敗壞的沙裏飛隻能命人射箭。



  一時間箭雨如蝗,鋪天蓋地。



  可惜的早有準備的千雨 和龍七等人都躲在了船艙內。射出去的箭有點準頭的也隻能插在船艙上,根本毛都沒有傷到他們一根。



  於是在沙裏飛等兩百多名黑甲戰士幹瞪眼下。



  千雨 青山等人的船隊便施施然地離開了。



  “哈哈哈哈。”船艙內,眾人笑得腸子都快打卷了。



  “這火船開路,果然是強悍。”千雨若有所思,看來這一戰足以寫進的,帝國軍事案例之中了。



  “可惜的是連交手的對手倒地是誰都不清楚啊。”龍七倒是有些遺憾道。



  “哈哈,看來有時候太強了也未必是件好事啊。”無傷湊趣道。



  “就你小子多嘴。”無雙沒好氣笑罵道:“沒看見那些戰船嗎,要真是在河麵交戰,我們可是必死無疑啊。”



  “不管怎麽說,這關總算是過了。”龍舒輕笑道:“在到達白沙城以前,他們是不可能追上我們的了。”



  眾人歡笑打鬧,好不痛快,當然所有人都很清楚,這次能夠成功脫險,青山絕對是功不可沒。



  順流而下,就算那些戰船追擊也未必能追上體積小巧的木筏。可以說這次的的闖關作戰堪稱完美。



  艙內眾人總算是鬆了口氣。



  “能夠闖過這關,多虧了青山少俠的火船妙計啊。”千雨雙目灼灼,盯著青山。這小子是個人才,能文能武。老家夥甚至開始合計著怎麽把他給招攬過來。



  要知道這樣的人才可不是輕易就能碰上的。



  “湊巧而已。”青山倒是麵不改色。



  “不知你們是否有興趣從軍為帝國建功立業呢。”這老家夥終於安奈不住了。



  “小子身負重任。”青山坦言道:“在完成之前暫時還沒有從軍的打算。”



  “哦,那還真是可惜了呢。”千雨有些失望。



  而龍舒和龍七卻是一臉探究。



  這小子連大祭司的招攬都拒絕了,看來他的來曆非比尋常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