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02拉頓再現

  002拉頓再現



  吼 吼 吼。



  一陣沉悶的模糊的狂吼驟然傳來。



  這吼聲大得出奇。青山甚至感覺整個洞壁都在不住顫抖著。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青山大吃一驚當下連忙跑出了洞口。



  到處是猛獸沉悶的吼叫聲,甚至在南方的村莊也傳來陣陣驚慌失措的叱嗬聲,很顯然這個世界正在發生著某種可怕的變化。



  青山能清楚地感覺到,無論是動物 還是那些“村莊”裏的村民們都在非常的恐懼。



  大老虎沉悶的咆哮,還有遠處村民們那陣陣吃喝聲都顯得驚恐萬分



  整個世界被一股濃鬱到了極點的殺伐之氣所籠罩。



  吼吼吼。吼吼。在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對於青山而言絕不陌生。



  這熟悉的氣息,這幾乎令人窒息的恐懼和戰栗,在青山的記憶之中隻有一種生物能夠擁有。



  那就是強大到足以和陸戰坦克鋼瓦納正麵抗衡的恐怖生物。



  拉頓。沒錯這熟悉的吼聲,青山絕不會聽錯。拉頓之中可怕殺手,又被軍中稱之為捕食者。



  這種恐怖的生物,會攻擊所有在它感知範圍以內的生物。



  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這個世界居然還存在著拉頓巨獸。



  一時間青山為自己的推測給驚呆了。



  難道那隻逃逸的拉姆居然降臨到了這個星球。



  一瞬間,青山忽然想起,軍部曾經發布的那一則關於運載拉頓母獸遭遇流星雨襲擊而失蹤的內部報道。



  想到這裏,青山隻感覺一股冰冷的寒意直透骨髓。



  然而,伴隨而來的卻是一股無法壓抑的欣喜若狂。



  要真是那樣,那麽運送那隻拉姆的飛船應該也和自己 一樣墜落在了這個星球的某個角落。或許那輛飛船已經損毀,可如果那輛飛船還完好無損的話,那麽自己不就可以用它返回外太空了嗎。



  是的,一定可以這樣。



  隻是一想到即將麵對是強大的拉頓。青山這狂喜的心情瞬間冷卻了下來。



  拉頓的強大是不容置疑的。以青山對拉頓的了解



  不出十年,這個星球絕對會變成一個生機絕跡的死亡星球。



  是的。



  拉姆的存在就是為了毀滅。



  毀滅一切文明。



  哪怕降臨到這個星球的隻有一隻拉頓母獸也足以毀掉這個星球。



  沒人可以想象拉頓是一種怎樣強橫恐怖的生物。



  哪怕是拉頓之中戰鬥力最為弱小的捕食者,也能憑借著利爪硬生生地撕開一輛輕型陸戰坦克鋼瓦納。



  而被它們的裝甲係統所強植培育出來的生化人也就是被軍方稱之為刀鋒戰士的 變異拉頓甚至能憑借一把重劍把一輛納斯卡級戰艦斬成兩段。



  這恐怖的破壞力。



  連線現代科技依然無法解釋那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力量,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無論那些村莊裏的“村民”們有多強,“它們”也絕不是捕食者的對手。



  因此“它們”死定了。



  不知為何,現在的青山一點興奮的心情都沒有。



  甚至還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或許要不了多久,自己也會被,捕食者給殺死吧。



  可以肯定,這顆行星上的拉頓,絕對是那隻失蹤的拉姆所繁殖出來的。



  真是想不到,僅僅隻過了一年,它居然繁殖已經繁殖出了捕食者,隻是不知道這樣的捕食者被繁殖出了多少隻。



  該死的,要是現在有一輛鋼瓦納,絕對可以把它幹掉。



  可現在卻是毫無辦法了。



  青山有些挫敗的癱坐在了地上,即使不用去看,青山也知道那絕對是一場恐怖的大屠殺。



  這樣的情形,青山見得太多了。



  甚至已經習慣麻木了,人類擴展的殖民星球在銀河係就有十個,其中六個就是被拉頓捕食者給直接毀掉了。



  就連人類的大本營,地球的部分地區也遭受了拉頓的攻擊。



  而青山的父親 母親 還有妹妹就是 在那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中,給拉頓捕食者所殺死。為了給親人報仇,同樣也是為了人類最後的生存空間,青山加入了軍隊。成了一名戰士。



  很快遠處的嘶吼,慘叫平息了下來。



  沉悶的轟鳴迅速遠去。直到徹底消失。



  青山知道,那個“村莊”完了。



  看來是時候行動了。



  當然青山並不打算獵殺捕食者,就算他想也沒有那個能力。



  青山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想通過捕食者來尋找拉姆。



  要知道,拉姆本身就具備了不亞於人類的智慧。甚至可以說,拉姆本身就是一種人類。



  它們的刀鋒戰士和人類有著一樣的外形和容貌。



  當然這已經不重要了。



  青山可以肯定,那隻存活下來的拉姆應該還呆在那輛飛船內。



  如果那輛飛船還沒墜毀的話。



  不過這樣的幾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這卻是青山最後的一線希望,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那隻拉姆。



  青山仔細地分辨著。



  聲音的方向應該是朝著南方消散,可見捕食者應該是向南方移動了,如果能跟著捕食者移動的蹤跡,或許可以找到拉姆的所在位置。



  就算真的碰上了拉姆,青山還有這最後一張王牌,那便是藍月所控製的武裝衛星。真要是被逼急了隻好動用這可怕的終極力量了。



  要知道武裝衛星的鐳射激光威力之強足以毀滅一個星球。對付拉姆自然是綽綽有餘,然而讓青山頭疼的,正是這可怕的武裝衛星,威力太強了,反而不好控製。



  如果自己身處衛星之上當然不用顧忌這麽多了,可是如今的自己卻是身處地麵。



  一個不小心,武裝衛星的火力也會把自己和這顆星球也一起幹掉,那可真是連哭都沒地方哭去了。



  看來有必要對武裝衛星的火控係統做出一番改動才行。



  至少要把鐳射激光的火力調到最低點。



  這樣哪怕是到時候調用了武裝衛星的力量也不用擔心把這顆星球毀滅掉吧。



  “把所有火控係統的輸出功率,調到最低點。”青山命令道



  “是,武裝衛星 雙子座 金牛座 獅子座 處女座 火控係統設定為最低發射功率。”藍月發出了控製電波隨即道:“火控係統調試完畢,是否進行火力測試。”



  “不用了。”青山否決了藍月的提議。



  開玩要是被軍部發現自己擅自啟動武裝衛星的鐳射火炮,那還得了。就算以後回到了部隊也會被送上軍事法庭的。



  當然如果自己能找到那隻逃逸的拉頓母獸,可就另當別論了。



  想到這裏,青山立刻開始行動。



  牆角裏唯一剩下的一捆玉米,被放在了軍用背包裏。雖然這個背包裝不了多少東西,可是能裝多少算多少了。



  除了裝滿玉米的軍用背包之外,青山也很猶豫是否要把那個納米工具包帶上,裏麵可都是自己吃飯用的家夥。



  雖然現在已經不在衛星上了,可是工程兵的職業習慣還讓青山下意識地把納米工具包帶在哦身上。反正這納米工具包也沒多大,就和手機一般大小可以掛在脖子上。



  半小時後。青山來到了過去無數次光顧過的“村莊”



  看到的隻滿地的屍體,殘破之體,散落的內髒,還有那刺鼻的血腥,幾乎填滿了周圍的每一寸空間,說不出的血腥惡心。



  整個村落,仿佛變成了一座修羅煉獄,到處散發著死亡的氣息。



  雖然對於眼前的一切早有預料,可是青山還是忍不住一陣胃部抽搐。



  不過以青山過去的經驗立刻判斷出,襲擊這個村莊的捕食者應該隻有一隻。



  可哪怕隻有一隻,對於這裏的“村民”們而言也絕對是不可戰勝的。



  以鐵器時代的所鍛造出的武器是不可能,傷害到捕食者堅硬皮甲的。



  該死的拉頓。



  青山很快分辨出了捕食者遁去的方向。隨後追了上去。



  接下來的幾天裏,青山一直沿著捕食者所留下的痕跡繼續追蹤。



  隻是以青山步行的速度自然是不可能追得上捕食者的步伐,因此直到現在,青山依然沒能看見捕食者的影子。



  一個月後,青山完全失去了它的蹤影。



  這讓青山大為懊惱,捕食者的速度絕不亞於一輛輕型戰車,哪怕是在密林之間,它們的速度也是非常驚人。



  能夠連續追蹤一個月,已經是青山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而連續一個月下來青山幾乎是日夜不停地追蹤著捕食者,整個人早就變得疲憊不堪了。無奈之下隻好,爬上了以顆大樹休息片刻。



  或許是捕食者在前開路,以至於青山一路行來甚至連一隻活物都沒看見。



  要知道,捕食者的氣息是非常恐怖的,而且發散的範圍極其廣泛,來到這個世界也隻有一年之久,使得青山很清楚這個世界的生物對於殺氣也非常的敏感,更何況以捕食者這等恐怖的殺氣足以讓所有生物遠遠躲開了。



  而此刻的青山,身處密林之中,也正是這片密林,徹底斷絕了捕食者的蹤跡。



  隻不過讓青山覺得奇怪的是,此刻的這片密林,似乎顯得太過小巧,纖細了。



  是的。在此前,青山一直呆在那個山洞裏。



  而山洞的周圍無論是 植物還是 動物都大得出奇的。



  相比之下,眼前的這片密林反而顯得非常的小巧,袖珍。簡直就是。以至於這看起來和地球差不多的高達的樹木,在青山眼裏也變成了這洪荒世界的迷你型森林了。



  隻不過青山也不不上想那麽多了。



  現在該怎麽辦。



  難道還要回到那個山洞嗎。



  一時間青山也感覺有些進退兩難。



  這個星球青山了解的並不多,而唯一稱得上是安全的,也隻有那個藏身了一年之久的山洞。



  可是好不容易追蹤到了這裏,想要在度掉頭回到那裏,青山還是很不甘心。



  然而,隻要一想到這個世界的恐怖生物,青山就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捕食者的氣息已經消失,那麽不久之後這片林子將會再度恢複以往的生機,到時候會出現什麽可怕的生物,青山根本無法想象。



  更何況眼前的環境和先前那片巨大的森林完全不同,那麽這片區域的生物到底是模樣,青山也無從猜想。



  對於未知的事物人類總是有著某種莫名的恐懼,青山也是如此。



  思前想後,青山還是決定繼續追擊。



  奶奶滴,管那麽多。索性一直朝南方走吧,以捕食者的移動路線來看應該是直線朝南而去,或許到了前麵會有什麽發現也說不定。



  至於沿途會碰上什麽,隻能聽天由命了。如果不能離開這鬼地方,那和死了有什麽分別。



  打定主意後的青山不再猶豫邁開步子朝著南方繼續進發。



  五天之後,眼前依舊是茂密的叢林,青山居然還沒走出這片森林。這讓青山有些沮喪。



  不過青山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一路上雖然不時遭遇各種猛獸的襲擊。然而相比之前所遇到的些大得出奇的家夥,這幾天所遇見的幾乎可以看成是迷你型的生物了。



  雖然它們的長相五花八門,可是無論是體積還是力量都遠遠不如先前所遇見的那些生物,長的像老虎,頭上卻長著腳。



  長得象狼,但是卻有能爬樹,長的象大象,但是身上卻布滿了鱗甲,等等古怪的生物1



  然而無論他們的長相有多古怪,力量卻沒先前所遇見的那些大得出奇變態生物那樣強的離譜。



  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不過青山也知道這些個小家夥發出的攻擊,威力還不小,要不是青山早已經今非昔比,恐怕還真對付不了他們。



  還有不少性情暴躁,凶猛的食肉者,不過在青山眼裏,根本就構不成什麽威脅,青山隨手揮出一劍便能將它們輕易分成兩半。



  這使得青山安心了許多。



  看來這林子變小了似乎生活在這裏的生物也相應地變小了啊。以至於自己在先前所練就的一身本領,幾乎可以再做了橫著走了。



  山中無老虎 猴子稱霸王嗎。想不到老子也有耍橫的一天啊。



  一時間,青山有些自嘲。一邊茫然地四處打量著,一邊啃著手裏的烤肉,這幾天總是會有些不開眼的家夥自己送上門來,青山連弓箭都沒有動用,便輕易的殺死了這些生物。



  手裏的肉塊正是一隻長得象老虎一樣的古怪生物,這家夥很顯然是把個頭嬌小的青山當成了獵物,卻沒想自己反而成了青山的獵物。



  讓青山沒想到的是,這看起來麵目猙獰的“小家夥”味道不錯,肉質鮮美,雙嫩可口。讓青山還吃上了癮。



  這段日子可算是青山來到這個世界裏最安逸悠閑的一段日子。



  此時青山整津津有味地撕咬著手裏烤的冒油大肉塊。



  忽然聽見一陣陣沉悶的狂吼聲,隱約還能聽到陣陣驚呼聲。



  奇怪。聽起來好像是人的聲音。



  隻是這個世界有人類嗎。



  一時間青山有些猶豫。到底該不該去看看呢。



  思前想後,終究還是好奇心,占了上風。



  管它呢,隻要小心點應該沒事,要真是此前所遇見“它們”自己躲開就是了。



  打定主意的後的青山不再猶豫,飛快地跑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方向。



  吼。吼。



  十幾隻猛獁狼獸,瘋狂地咆哮著。猙獰的獠牙,嗜血的雙瞳,還有那濃重的喘息聲和狂暴的低吼。



  “啊。哈哈.....。”少女些心虛地打量著眼前這十幾個大家夥:“我說,狼大哥,你們看我人小,肉也少,行行好,放過我吧。”



  恩 喝喝。



  回答少女隻是一聲聲,低沉的狼嚎,還有滴滴嗒嗒砸落在地上的口水聲。很顯然,眼前的小家夥個頭雖然小了點,不過勝在肉質鮮美,爽滑可口。



  再說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何況還是自己送上門來的,沒有道理白白放過。



  所以這十幾隻猛獁狼獸,雖然好奇於眼前的小姑娘那不合常理的反應,可依然還是不緊不慢地圍著小姑娘,打圈圈。



  對於小姑娘嘴裏念叨的是什麽它們自認是聽不懂,隻不過野獸的直覺和本能使得它們清晰地感受到眼前的小家夥,不同尋常。



  至少在小家夥身上,它們感覺不到絲毫的恐懼和慌張。甚至隱約開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所以它們非常的謹慎,非常小心。



  狼本來就是殘忍 狡猾 多疑的生物,即使力量強橫的猛獁狼獸也絕不例外。



  隻是打量了好一會,它們依然看不出什麽名堂,所以它們決定試探一下。



  打頭陣是一頭毛色發青的猛獁狼獸。



  隻是一個縱身,那雄健的身軀便如閃電一般,撲向了小姑娘。



  雪白的狼牙,猩紅的舌頭,還有那幽光閃閃的狼爪,無不顯示著身為狼中之王的猛獁狼獸那無與倫比的矯健和凶猛。



  要是被這鋼爪劃上一下,哪怕是鐵骨鋼筋也非得,撕成碎片不可。



  “破甲劍氣。”



  早有心理準備小姑娘,也隻好,發動了攻擊。手裏的大劍瞬間展出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



  碰。轟隆。



  強勁的劍氣,炮彈一般狠狠地撞上了淩空飛起的猛獁狼獸。



  撲哧。嗷唔。



  猛獁狼獸發出了一聲怪異的慘叫,巨大的身軀仿佛撞上了一堵鋼牆一般,隨即狠狠地彈了開來,之後重重地砸落在地。



  而身上依然被一道道詭異,耀眼的白芒所纏繞著。猛獁狼獸那雄健的身軀依然在微微地抽搐,扭動著。隨後便一動不動。



  然而那淒厲,急促的慘叫卻透出一股異樣的陰森和詭異。



  嗷唔。



  看出了眼前的小家夥不好對付。所有猛獁狼獸都嚇得連退了好幾步。可依然不肯離開。反而發出了陣陣淒厲的狼嚎。



  狼性記仇。



  哪怕是拚著一死也一定要讓仇敵付出慘重的代價,所以僅僅隻是微微猶豫了一會。



  便又有三隻衝了出來。



  三隻大狼。形成了一個奇異的品字陣型,旋風一般撲了上來,不但如此,在高速的跑動中三隻大狼的身影也在飛速變化著奔跑的軌跡。



  很顯然它們想憑借著高速的不規則的跑動,來避開小姑娘的攻擊。同時欺近身前,發動致命一擊。



  “好家夥,再吃一招。”小姑娘臉色微變,翻飛揮又是三道劍氣攔腰掃出。



  這速度快得驚人。



  嗷唔。



  三匹大狼,同時發出急促的狼嚎,居然在同一瞬間,飛速閃開。



  然而還是慢了一拍。



  兩聲淒厲的狼嚎中,又是兩道雄健的身軀,飛速彈開。



  然而還是有一隻,躲過了攻擊。



  “啊。慘了。”小姑娘臉色大變,不過還是很快反應過來斬出的大劍迅速翻轉,同時運轉體內鬥氣能量。



  嬌喝聲中,小姑娘周身上下,忽然炸開了一團耀眼個光盾。就想一巨大的金蛋一般將小姑娘緊緊地罩在了中央。



  一道灰影瞬間撞上小姑娘架起的大劍之上,正是先前躲開了攻擊攻擊的那隻大狼。



  猶如被一腳踢飛的皮球一般,大狼那雄健的身軀居然被震飛了老遠。



  然而大狼這一撞力道何止千鈞,小姑娘扛著大劍的身軀,同樣也飛出了老遠。隨後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啊。好痛。



  這下砸得可不輕,饒是小姑娘修為不俗也被震得七葷八素,眼冒金星。渾身上下更是幾乎散架一般痛得要命。



  嗷唔。



  一擊得手,大狼不做任何停留,立刻飛身撲了上去。



  “該死的,本姑娘可要用絕招了。”小姑娘,臉色蒼白,嘴角掛血,而身上的金蛋也在瞬間消散無蹤。



  生死存亡關頭,小姑娘根本顧不上再有所保留,鬥氣瞬間催發到了極限。



  “蒼龍出海。”正當小姑娘打算祭出最後的王牌。



  空氣中傳來一聲奇異的波動。



  嗖 。撲哧。



  猛然間一陣尖銳的破空呼嘯驟然傳來。



  吼。猛獁狼獸那巨大的身軀仿佛被一把無形的重錘擊中了一般,身不由己地飛了起來。



  碰隨後重重地砸落在地。



  “啊。”突如其來的巨變弄得小姑娘一頭霧水。不過小姑娘很快也發現不知什麽時候,自己身前居然憑空出現了一道藍色的身影。



  而被他一拳幹飛的猛獁獸的腦袋上已經爆出了一個血洞,紅色的液體如噴泉一般,不住冒出。



  “啊。好 好厲害的拳勁。”



  小姑娘大吃一驚,這。這真是人類的力量能辦到的嗎,在那一瞬間,小姑娘甚至連一絲鬥氣的波動都沒感覺到,很顯然眼前這人隻憑借強橫的肉體力量便一拳打死了這匹猛獁獸。



  吼。同伴的慘死激起了其他猛獁獸的凶性,十幾道猶如十幾道灰色的閃電一般,射向了突然出現那道藍色的身影。



  哼。



  嗖嗖嗖嗖。



  藍影晃動的瞬間,黑芒閃現。猶如夜空中閃現即逝的黑色流星一般。



  沒有人能形容這是一種怎樣的速度和靈動。小姑娘甚至沒看清是怎麽一回事,那道黝黑的幻影便瞬間隱沒。



  撲哧 撲哧 撲哧。轟隆隆。



  血雨紛飛。之後是重物砸落地麵的轟響。



  十幾隻猛獁獸,毫無預兆地,失去了平衡,以詭異無比的姿勢,砸落地麵。濺起陣陣飛揚的塵土。而直到這個時候,小姑娘才看清,每隻猛獁獸都被分成了兩半。



  淩亂的內髒,還有那鮮紅的液體,散落在了林間的每一處空間。



  “。。。。。。。。。。。”



  突如其來的巨變讓所小姑娘目瞪口呆。



  甚至連驚呼都忘記了。



  “好。好厲害。”許久之後,這小姑娘才一臉見鬼的表情呆呆地望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神秘人物。



  老天,這突然出現的家夥到底是什麽人。



  隻一劍便連殺了十六隻猛獁獸,這等恐怖的實力幾乎相當於20級劍士的修為。



  而且從頭到尾都沒感覺到一絲的鬥氣波動,居然隻憑借這強悍的肉體力量和一把劍。



  然而更令小姑娘吃驚的是,眼前的人居然是大陸罕見的黑發 黑眼 不但如此,看他的年紀頂多也就十六歲的樣子,身材適中,看起來並不是那種非常孔武有力的人,甚至比一般的戰士還要瘦弱,纖細許多。



  要不是親眼所見,小姑娘幾乎不敢相信,這副看似瘦弱的身板居然隱藏著完全不同比例的恐怖力量,隻是眨眼間殺死了十幾隻猛獁獸,而且還是采取的一刀兩斷的強橫手段。



  “多謝閣下出手相助。”小姑娘有些結結巴巴。



  “@#¥¥%……”青山一臉疑惑,根本聽不懂眼前的小姑娘在說些什麽。



  不過當他看清眼前的小姑娘的時候還是被電到了



  乖乖。好個卡通美少女。



  小小的鵝蛋臉,秀氣的尖下巴。



  雙眸如星的藍色大眼睛,挺直嬌小的鼻子,再配上一頭藍色紮成了兩條大辮子的長發。



  簡直和漫畫裏的美少女戰士月野兔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老實說,在地球的時候,青山看過的美女可謂不計其數,然而那些美女或多或少都有些人工雕琢的成分在裏麵。



  要知道32世紀的整容科技是難以想象的,尤其是韓國,哪怕是一頭霸王龍,經過他們一整立刻就能變成一個絕色大美女。



  以至於很多男同胞對於所謂的美女早就免疫了。



  天然的 還是改裝的,恐怕也隻又等到孩子出生了在知道吧。



  隻是眼前的美少女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經過整容整出來的,這可就顯得彌足珍貴了。



  青山還是第一次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兩眼直勾勾地盯著這少女猛瞧,完了,完了,天底下怎麽可以有這麽漂亮可愛的女孩。而且還是純天然的。



  隻不當青山看見小姑娘右手輕巧地提著那把和自己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劍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嚇了一條。



  雖然不知道那劍到底有多重,可是看著地上被炸開的幾個大坑,青山還是不難想象這劍的分量恐怕絕不亞於自己手裏的軒轅重劍吧。



  當然在青山直愣愣的瞪著小姑娘的時候,小姑娘也是毫不退縮地打量著眼前的怪家夥。



  無論是黑發 還是黑眼,在大陸上都是非常罕見的,而這兩種特征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那就更不可能了。



  因此,對於眼前的家夥小姑娘也是非常的好奇。愣是從頭到腳看了遍。



  “*&……%#”小姑娘道。



  “對不起,我聽不懂。”青山習慣的以漢語回答。



  聽不懂。



  ”小姑娘,靈動的大眼一轉:“*&…………%¥”這回說的是赤月帝國的官方語言。



  “*……%@。”青山依然搖搖頭。還是聽不懂。



  “(*&¥#@。”小姑娘不信邪再一次開口白日帝國語言。



  “...%¥#@。”青山搖搖頭,要真能聽懂,才見鬼了呢。



  ...................



  十分鍾後,小姑娘一臉挫敗的望著眼前這古怪的家夥,就在此前,小姑娘已經把自己所知道了大陸十六個國家語言全部試了一遍,居然沒有一種是這家夥能聽得懂的。



  而青山也是一臉鬱悶。



  你說好容易碰上這麽個同類,愣是什麽都沒聽懂,這還真是........



  當然天無絕人之人。



  要說人類確實不愧於萬物之靈美名,雖然語言不通,但是人類卻有著一種最為原始有效的交流方式,那就是 手語。



  沒錯,肢體 眼神是表達思想的最原始 簡單的 和有效的工具。



  既然碰上了,想要交流還不是很簡單嗎。



  曆史上第一個洋人和第一個中國人不也是這麽開始的嗎。



  於是乎,青山和這小姑娘一陣雞同鴨講,連比帶劃,居然愣是說出了個子醜寅卯。



  隻是到底聽懂了 或者看懂了多少,恐怕隻有老天爺知道了。



  “。~。@#¥%……”青山微微欠身(你好)



  “*&……%%¥#”小姑娘也是連比帶劃搖搖頭 擺擺手(哈剛吃過,嗬嗬你肚子餓了嗎)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