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8章,中醫大學

來到這所學校都快一個多月了,林曉魚算是感觸良多,要不是因為倔強和易永恒比試的話,恐怕她也不會來這所學校,可是讓她很生氣的是,易永恒這個神神秘秘的家夥居然不來讀書了,這個高考狀元居然放棄了學業,說要自學醫術,她才不相信易永恒拜了什麽鳥神醫呢,她覺的易永恒肯定是編謊話騙她的,還好的是易永恒答應了她,如果比試不過的話,那就回來讀書。

中醫大學,名為中醫大學實際上卻有些掛著羊頭賣狗肉的嫌疑,從學科上就和林曉魚所期待的完全不一樣,沒有了傳統中醫的藥罐子藥匣子,也沒有古香古韻的校園環境,到處都是高科技的產物,更可笑的是中醫大學每天的學業分三分,第一分時間用來學習西醫,對,試想中醫大學為什麽要學習西醫呢?林曉魚搞不懂,去問老師,於是老師給她一個令她膛目結舌的回答,說現在西醫是必修課程,你要學習中醫那就必須學習西醫,這樣你才能用科學的方式去理解中醫,你可以不懂中醫,但你必須的懂西醫。這個回答讓林曉魚徹底無語了,她不是沒查過關於中醫的資料,傳承了五千年曆史,三千年實際的中醫,現在居然要學會西醫才可以科學的理解,林曉魚不經要問,什麽才是科學?是傳承不到幾百年的西醫麽?

她問了,可是結果很悲劇,她被老師劃成了那種刺頭生對待,雖然她長得不錯,一進學院就被譽為大一的校花,但這也挽回不了她的杯具。

而第二分時間才是用來學習中醫的,而這中醫學起來也是古怪的很,西醫的器械,中醫的理論合為一體,這是中醫呢?還是不倫不類的中西結合?不過林曉魚沒有放棄,她自有她的一套學習方式,她要在與易永恒的比試中讓易永恒輸的是五體投地,這樣才算完事。

也許是林曉魚惹人喜歡,也許是林曉魚的專注用功,學院的幾個老教授,倒是很喜歡她,對她關照有佳,別說還真讓她學到了一些皮毛的東西,當她把易永恒這個高考狀元的事情一說,說易永恒拜了什麽神醫為師還和她立下了兩個月的約定,這些老古董們都不服了,說哪天一定要這個小夥子見識下什麽是中醫,要他敗的心服口服。

第一份和第二分說了,那麽第三分時間呢,說出來恐怕讓人膛目結舌,這第三分就是用來學習英語,這個林曉魚到是沒反對,雖然中醫典籍的術語中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英語,但是她還是願意學的,以後肯定用得著的,諷刺的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像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等等醫學經典,到這裏居然成了選修課。

不知道易永恒一直在忙活什麽,反正一天林曉魚三個電話必打,可是易永恒接電話的時候幾乎沒有,不是關機就是不在服務區,這讓林曉魚很惱火,不經想是不是易永恒想躲著她,不願意和她比試,不願意完成自己的承諾,想到這裏林曉魚的電話更加勤快了。

好不容易約到了這個大忙人來看看她,可是易永恒居然放鴿子,這讓林曉魚氣憤惱火啊。一個堂堂的大美女居然被人放鴿子了,這是什麽感覺,恐怕鬼都猜得出來了。

今天易永恒向她萬般的保證她才放心下來,想到這可惡的家夥要來了林曉魚心裏那個激動啊,今天終於可以打敗他了,三年了,她無時無刻不在等著這一天呢。因為這樣她上課都不專心了,挨老師點了幾次名,不過這都值得。

“玲玲”下課之後,林曉魚打開手機,隻見易永恒的短信已經來了,說他大約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她歡喜的跑出教室,走向了校門口,因為易永恒沒有學生證恐怕很難進來。

一路上校花甜蜜的笑容不知道引動了多少猥瑣男心胸蕩漾,高 潮迭起,林曉魚直接無視,她隻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裏。

“曉魚。”一長得陰陽怪氣的男人背著手,迎著林曉魚走了過來。早就已經忘神的林曉魚才反應過來。

這不正是他那表哥麽,看到如此林曉魚臉上的笑容瞬間收起,換回了平常的微笑。

“出院了表哥。”林曉魚走過去道。

“嗯,出院了,看你這麽高興有是不是學業進步了。”範建仁背著手道。

“沒有啦,有個同學要來看我,所以高興啊。”林曉魚可不敢說是易永恒,不然這個表哥估計又不高興了。

“這樣啊。”範建仁手一伸出,一束玫瑰花出現在林曉魚麵前。

看到如此,林曉魚臉色不好了,顯然是想到了當時醫院的事情。

‘“怎麽啦,小魚,不開心了?”看到林曉魚臉色變了,範建仁解釋道:“我沒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讓你開心而已,哥都不能送花給你了?”

看著範建仁一臉的厚臉皮,林曉魚硬將花接了下來道:“表哥你是回來上課,還是……” “嗬嗬,不急,我準備來看下你然後在去上課。”範建仁也在這所學校上課,不過他讀的是西醫學科,不是中醫學科而已。

“這樣啊,表哥你先忙吧,我去接下我同學。”說著林曉魚就要走,顯然是想甩開範建仁了。

“既然是同學,那讓表哥見見怎麽啦,走表哥陪你一塊去。”範建仁殷勤道。

聞言,林曉魚頓時臉色一變,結結巴巴道:“還是….還是不要了吧,我一個人去就好了,表哥你忙吧。”

“這樣啊。”範建仁如何看不出林曉魚表情的變化,他這樣的富家子弟,玩過的女人多了去了。

“好吧,你去吧,小心點啊。”範建仁道。

“嗯。”說完林曉魚高興的走了。

待到林曉魚走遠了之後,範建仁陰冷道:“哼,同學,不就是那個鄉巴佬麽?”

可是他已經知會了三個了啊,要他除掉這小子的,可是現在都還沒音訊,看來是還沒辦到啊,想到這裏,範建仁掏出電話。

‘“三哥,件事情怎麽還沒辦妥?”範建仁有些怒氣道。

“範少啊,你說的事情不是沒辦妥,光查那小子的住處就耗費了好一段時間,所以才拖到現在,我已經派人跟著他了,一有機會就就下手。”電話裏傳來解釋的聲音。

“是麽?他現在好像來中醫大學了,我表妹現在去接他了,你知道麽?”範建仁陰沉道。

“我知道該怎麽做了範少,等我好消息吧。”沉寂了一會,那邊傳來聲音道

“好,我等你好消息,不過不要傷到我表妹。”

“這哪能啊。”

隨後範建仁掛掉了電話,一臉陰笑道:“不知道在表妹麵前顏麵盡失,看你以後還有沒有膽量在纏著表妹了,不過你好像沒有以後了…….”

唱著小曲,範建仁走向了校門,他要看看易永恒被打的模樣,以解在老人頭店裏的心頭之恨,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那束花,在校門口就被林曉魚塞進了垃圾桶,如果知道估計要氣的吐血吧。

坐在寶馬內,易永恒優哉遊哉的樣子,這寶馬是老郭給買的,還把小四這個專職司機也給了易永恒,說什麽他現在都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了,怎麽也得搞輛車不是,易永恒也就欣然接受了。

這些日子被劉菲纏的可不行,一直把劉菲送去王強的公司去當她的副總裁,易永恒總算省心了,要不是她易永恒也不會這麽晚來中醫大學了。

車速度還算好,比公交車快了許多,問了問小四,小四說還有幾分鍾就到了,易永恒心裏忐忑了起來,想著等下怎麽應付林曉魚呢,來之前林曉魚可是硬是說要和他比試啊,他是贏了也不好,輸了也不好,正煩著呢,小四開口道:“老板,後麵那輛麵包車跟了我們好長一段時間了。”

回過頭望了望,易永恒說:“你怎麽知道?”

“嘿嘿,老板,我以前是幹什麽的你不是不知道。”小四笑道。

聞言,易永恒明白了,小四以前專門給老郭開車,而老郭是賣假藥的,恐怕經常要躲避別人的跟蹤,這裏麵估計連警察都有,在小四眼裏這人的跟蹤水平太爛了。

“別管他,直接去中醫學院就好。”易永恒暗暗的想著是什麽人要對付自己,劉菲那邊基本上不可能了,那還有誰呢?

“難道是楚氏?”易永恒警惕了起來。

“老板,那輛車好像是黑車。”小四從後視鏡裏麵打量了下那車的車牌號碼道。

“黑車?你肯定。”

“肯定。”小四堅定道。

聽到如此,易永恒反而鎮定了起來,楚氏不可能用黑車,這麽大個企業,找輛車還不簡單,正所謂藝高人膽大,隻要不是拿著衝鋒槍向他掃射,他就可以橫著在這個都市裏轉悠了。

很快中醫學院到了,門上站著兩個警衛,易永恒一眼就打量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正是林曉魚麽。

存心笑戲弄下林曉魚的他,拿起電話撥了起來。

“你在哪呢?怎麽還沒到呢?”林曉魚道。

“我已經來了啊。”

聞言,林曉魚四處打量了下,除了一輛開過來的小車之外什麽都沒有,她才不相信易永恒開著寶馬進來呢。

“你耍我吧?我沒見的士也沒見公交車來啊。”

“嗬嗬,反正我是到了。”

說完易永恒直接掛了電話,叫小四開到林曉魚的身邊。而此時林曉魚氣的直跺腳,她想易永恒肯定又放他鴿子了。

在門衛室裏,範建仁看到自己表妹接了個電話氣的直跺腳的樣子也是疑惑,可就在此時,那輛剛開進來的寶馬車停在了自己表妹的身邊,車上下來一個人,那熟悉的身影,那可恨的笑容不正是易永恒麽,他那個氣啊。

此時最驚訝的還是林曉魚,她一跺腳的功夫,易永恒就下車了,輕輕的拍了拍林曉魚的肩膀易永恒道:“怎麽,我就一定要坐著的士或者公交車來,你才安心?”

回過頭,看著旁邊的寶馬車,林曉魚目瞪口呆,不過還不忘了還嘴:“好啊,易永恒,你是真發財了,買彩票中了還是咋的,居然買了輛寶馬。”

因為門口不能停車,此時小四打開車窗伸出腦袋恭敬道:“老板,我將車停到裏麵去吧。”

這句話,讓林曉魚膛目結舌,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PS:鮮花收藏,給力些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